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一十五章 痛苦与挣扎

作者:口口木可2    更新时间:2010-08-30 20:00:00    状态:已完结
  如果理想是美好的,而现实是残酷的,那从理想到现实间的那段距离又可以被称为什么?痛苦,毫无疑问,那就是痛苦。

  看到狼骑的士气由之前的低迷瞬间暴涨,血骑首领不由对图多对部下的鼓动能力高看了一眼,向后招了招手,一名身材瘦削的骑士出列,在队伍前列勒马顿住。

  之前他在血骑队列中泯然众人,但是现在他只是往前这么一走,身上如水的杀气顿时荡漾开来,如同一头巨兽一边往前走,一边抖落身上的枷锁。

  狼骑们也在距离血骑百米处停住,很快皮秋也带着其他狼骑赶了上来,在旁边立定。

  看看前方那恍如雕像的血骑,图多不理身边叽里呱啦要求出战的队友,只是喝道:“齐若拉,出列。”

  一名一直抱着弓在看热闹的狼骑哈哈一笑,趾高气扬地看了身边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同伴,一边走一边唱道:“是谁能射中百步外毒蛇的眼睛?奥特射手齐若拉;是谁射死了抢夺牧民牛羊的大雕?奥特射手齐若拉;是谁射杀了别林族的库科正,那个号称荒原第一强弓的男人?奥特射手齐若拉!”

  边上其他同伴见到图多叫齐若拉上场,只能摇头叹息,却没有再争辩什么,毕竟自己和齐若拉的射术确实有差距。

  图多给了齐若拉一个拥抱:“兄弟……”他有心想多说几句鼓励的话,却不知道为何说喉咙哽咽,最后只能拍着齐若拉的肩膀,“加油。”

  齐若拉也是拍拍图多的肩膀,再给了图多一个灿烂的笑脸,便驱赶着巨狼走出了队列。

  见到对方已经选好了人,那名血骑往右移了九十度角,保证身后没有人会被流矢射中。

  看到那血骑右移,齐若拉心中微微一喜,现在吹的正好是西北风,自己正好站在上风方向。

  百米外开始的对射,一阵风或许就能成为改变胜负的关键因素。

  他刚才虽然表现的自信满满,但谁的命都只有一条,而对手又是大名鼎鼎的血骑,不由得他不慎重。

  两人间隔百米站定,身前身后都是宽阔的草场,天气晴好,微风,这种天气不但适合游玩,也适合杀人。

  因为被杀者流出的鲜血,一定会干的很快。

  齐若拉拿出长弓,矫正着弓弦,试着弓力,足足挽开长弓三次,才看似满意地放下弓来。

  他的脸上虽然很轻松,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异常沉重。刚才他试弓的时间足足用去了十五分钟,如果那血骑有表现出一丝不耐烦或者有心浮气躁的迹象,他早就一箭射了过去。但没有,血骑彷佛是一块亘古不变的磐石,没有一丝的松动。

  再试下去,只怕自己的自信就会被打击干净了。齐若拉收起了取巧的想法,拿起弓朝着血骑行了一个标准的草原比试时的礼节。

  血骑微微躬身回礼,却并没有摘弓,只是示意齐若拉先射。

  血骑刚做出手势,之前一秒还俯身的齐若拉坐起,手中长弓拉成了满月,双目圆睁,一箭射出。

  箭矢飞行了七八十米距离,边上兽人才听到了“嗡嗡”的弓弦震动声,以及箭矢尖锐的破空声,齐声高喊道:“好。”

  但是他们下一秒便瞪圆了眼睛,因为这声“好”彷佛是对血骑,或者说是对血马喊的一样。

  对着瞬间即到眼前的长箭,血骑没有做出任何动作,而他坐下的血马却是轻巧的往左移了一步,箭矢几乎擦着血骑的脖子飞了出去。

  还有这样的畜生!狼骑们张口结舌,又想到了那个关于血马的恐怖传说,视线再扫过血马红色的眼睛时,心中已不自觉地升起丝丝寒意。

  齐若拉心神也是一震,但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没有退路,深吸一口气,手指连续拂过弓箭,只是短短两秒钟时间,齐若拉便已完成仰弓抛射三次,平射三次。

  六只箭矢速度各有不同,但最后却是同时笼罩住了血骑的身形。

  在一般兽人眼里,那血骑已经避无可避,所以又喊了一声“好”,但下一刻血马的表现简直让他们的下巴都“咣”一声都掉在了地上。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匹会跳舞的血马,虽然他们贫瘠的词汇里并没有优雅、高傲等形容词,但这一刻他们敢用任何东西发誓,这匹马的动作真是太他妈好看了,简直比奥特族美女跳的热舞还要好看一百倍。

  如果不正处于敌对状态,他们几乎要为血马的表现欢呼了。

  但是齐若拉的心却是沉了下去,因为他这六支箭矢全部落空,之前第一箭还只是试探,但之后的六箭自己已经封锁了所有的闪避角度,他简直搞不懂对方是怎么避过的。

  而且这么短的时间连射七次,他的右手已经隐隐有了酸麻感,至少需要一分钟的时间恢复,才能再射出不输于刚才强度的箭矢,可对方会留给自己这段时间吗?他已经看到血骑的左手已经抓向了血马旁边的黑色长弓。

  自己能躲过吗?齐若拉手心冒汗,突然大喊道:“你还是个男人嘛?只会靠你的马子……”话还没说完,齐若拉便看到一道乌光撕裂了空间,突然到了到了自己面前,心中大骇,下意识地举起长弓往乌光扫去,只听“咔”的一声。

  格偏了吗?齐若拉心中还没来得及欣喜,便发现手中用坚韧无比的柘木弓身已然断裂,乌光再进,割断了已然松散的科多兽筋制成的弓弦,最后消失不见。

  而与乌光同时消失的,还有齐若拉的意识。

  边上的狼骑甚至没有倒吸冷气,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他们还不敢相信,直到被箭矢的冲力所带起的齐若拉的尸体砰然落地,他们才回过神来。

  这一刻狼骑阵营寂静无比。他们以为齐若拉拉弓射箭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但是那血骑的表现让他们明白了什么是差距,明明上一刻血骑还在拿弓,下一刻箭矢就已经射出来了……速度快就先不提了,可是箭矢射断柘木弓身后,竟然还能连柔软的弓弦都射断……力量大也就不提了……可是箭矢被微微格偏之后,还能恰恰射入了齐若拉的眉心……那血骑是蒙的,还是连这点都计算进去了?

  他们转头默默看着放下弓回归队列,最后和旁边其他战友再无二致的血骑,心情迅速低落下来。这时他们才明白,要想获得无上光荣,那你就必须先要拥有无上的力量才行。

  一时间山丘无比寂静,只有别林族的正副使者大声的叫好与赞美声在空气中回荡,显得异常刺耳。

  血骑首领又是往后一招手,一名身材壮硕的血骑缓缓走出了队列,在之前那名血骑停留的地方站定,视线只是冷冷地朝前望着,没有朝狼骑看上一眼。

  将齐若拉的尸体和荒原巨狼拉回了阵中,图多往身后一看,许多狼骑情不自禁地低下头,不敢与图多直视。

  心中叹了一口气,图多沉声道:“你们谁敢上前挑战?”

  没有人回答。

  “古汉,你也不敢吗?”

  一个两米多高在兽人中也算壮汉的狼骑“呸”了一声,道:“谁说我不敢,我古汉十岁就敢杀人,十三岁以后在街上找个敢和我对视的人都没有,我会怕一个小鸡似的人类?只不过我昨天凑巧吃坏了肚子,现在使不上力气……”

  一名面无表情的狼骑举手道:“百夫长,我上吧。比骑术,这里没有人比我更行。”

  “是是是,这点我们大家都是承认的。拜登,我会在精神上支持你……”

  一脚将古汉踢下了狼背,图多深深地看了拜登一眼,彷佛要将拜登的相貌全部记在心里:“去吧。”

  拜登点点头,骑着荒原巨狼来到齐若拉刚才的地点,皱了皱眉,又往后退了二十米左右,才抬头看向那血骑。

  只是一眼,他的心就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血骑的眼睛竟然变成了如同血马一样的红色,散发出一股妖异的味道。

  强忍着胸口恶心的感觉,拜登右手抓住缰绳,左手紧紧抓住了刀柄,努力将心定了下来。看到对方右手朝天直举长枪,拜登也是举起了右手,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血骑放下右手,将长枪放置于血马颈部并朝前戳出一米左右,俯下身,下一秒血骑便化成了一蓬黑烟往拜登冲来。

  跑的比眼睛的速度还快?这就是血马冲刺的真实速度吗?狼骑们愈发的沉默了。

  但是在拜登的眼里看到并不是一蓬黑烟,而一个黑色的魔鬼!

  奔驰着的血马四蹄突然着起火来,嘴巴里也长出了尖锐的獠牙,无数的口水淋漓而下;而血骑也发生了明显变化,脸上的面具隐去,露出了正熊熊燃烧着的狰狞骷髅头,眼中妖异的红光大闪,嘎嘎笑着,彷佛要将拜登的灵魂献祭。

  不知为何,拜登突然无法控制心中的恐惧,只想离开这里越远越好,这个意识刚冒出来,他的身体已经狂喊一声,双手急转缰绳,掉转狼头就往后跑去……



温馨提示:
血天空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血天空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血天空全文阅读和血天空txt全集下载。血天空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血天空 第一百一十五章 痛苦与挣扎 如果理想是美好的,而现实是残酷的,那从理想到现实间的那段距离又可以被称为什么?痛苦,毫无疑问,那就是痛苦。 看到狼骑的士气由之前的低迷瞬间暴涨,血骑首领不由对图多对部下的鼓动能力高看了一眼, 2010-08-30 2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