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两百三十一章 新家

作者:口口木可2    更新时间:2010-10-27 20:00:00    状态:已完结
  在天地间只剩雨声的渗人寂寥中,萧逸飞终于来到了城门前,西北大都督萧贵和铁柳城城主姜莱早已带着一众文官与守备军官等候多时了。

  见到萧逸飞苍白着脸骑马上前,萧贵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满,随即收敛了,上前行了一礼,刚想开口,便见萧逸飞下马行了一个军礼后淡淡地道:“有劳萧大都督和姜城主久候,但左武卫远行疲惫,其他一切活动,都让士兵们回营安顿下再说吧。”

  萧贵虽然在级别上比萧逸飞高了一级,但他只是文官,重武轻文是大陆所有国家的传统,加上萧逸飞又是武国大名鼎鼎的武威侯三子,这次立下大功,前途更是不可限量,虽然觉得萧逸飞对铁柳城官员不留情面,太不会做人,但心中谩骂,脸上却还是笑道:“好。不过明天晚上有一次庆功的晚宴,届时还请萧副官带着主要贵军英雄光临,当然,不超过一百人就最好了,萧副官,请问你在听吗?”

  庆功?英雄?!萧逸飞的思绪从发生激励战斗的白山黑水中飞了回来,轻轻咧了一下嘴,既像是笑,又像是嘲讽,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不停骚动的人群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利而苍老的呼喊声:“刘度,我的儿啊!你在哪儿啊?刘度,刘度你回来啊……”

  这声呼喊顿时如利刃般划破了寂静,无数焦急、恐惧、担心、害怕、激动等情绪如被打开了大口子的包袱一般,纷纷洒洒落在等后的人群中,偶尔有传来找到亲人后又哭又笑的声音,但更多的还是一声声情深意切、断人肝肠的呼唤:“我的儿啊,我的儿啊,你在哪里啊!”

  “吴方,吴方,你在吗?孙兄弟,你看见我的丈夫没有,啊,你什么什么……那让我怎么活啊,孩子,你再没有父亲了,再也没有了!”

  “爸爸,爸爸,我要爸爸,呜呜呜呜……”

  身后一声声地呼喊如鞭子一般不停抽打在萧逸飞的心上,每一次都是让他的心放肆地痛,眼前也是一阵阵的发黑,可无数痛到极致的经历让萧逸飞这次依然挺了过来,却依然有两道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下。

  深深扫了萧贵和姜莱一眼后,萧逸飞大踏步地进入了铁柳城,只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两人。

  能够成为大都督和一城之主,两人无疑都是不是平凡之辈,可在萧逸飞刚才的注视下,两人竟然全身发冷,生出无可抗拒之意,不由相顾骇然。

  这萧逸飞虽然年轻,杀气却是如此之重,只怕那“三十一格杀令”是真的,有这么一个嗜杀而冷酷的邻居,以后真有的头痛了。

  萧逸飞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军营的,他只记得那天的天异常的黑,雨落在身上出奇的冷,不管是“神圣之力”,还是“体温调节石”,都无法抵挡那沁骨的寒意,直到他下马进入军营,看到了数千留守军营士官肃立两旁时,心中才突然涌起了一团火。

  留守的左武卫将士的面部庄重中隐含悲愤,身卓黑衣黑甲红羽的左武卫制式铠甲,只是在右臂上缠绕着白色布带。雨虽然越下越大,但是他们所有人依然站的笔直,彷佛是一座座凝固的雕塑。

  可就是他们,温暖了萧逸飞冰冷的心,让他颤抖的身体恢复了平静,只听他喃喃地道:“我们绝不孤单,我们一直都有同属一个名字的伙伴们的,坚定不移的支持,是,我们是光荣的左武卫!”

  半个小时后,所有左武卫士兵都已在萧逸飞的命令下,在军营的大校场集合。看看东南角那庞大而繁杂的传送阵,萧逸飞竟然有恍如隔世之感。

  当小半年前,自己随着马将军意气风发来到左武卫时,可曾想到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如此多的事。

  良久,萧逸飞的视线才又落到了面前的左武卫士兵的脸上。

  将近半年残酷征战,让他们完全脱去了出征前的青涩和害羞,也剥夺了他们身上的快乐元素,大部分士兵不但面色憔悴而沧桑,就连头上,甚至已经多出了些许白发。

  雨下的愈发的大了,天空也愈发的黑。因为沉默,更因为萧逸飞那彷佛能把人的心揉碎的目光,所有左武卫士兵都感到了一股奇异的压力,而这股无形的压力,竟然让校场周边夜明珠发出的光亮都减弱了不少。

  除了前面几排,后面左武卫士兵的相貌都已隐藏在了黑暗之中,只留下了右臂上依稀的白色,一直刺痛着萧逸飞的眼睛。

  良久,萧逸飞才缓缓开口道:“士兵们,依照原本的打算,我把大家带回军营后,就算是已经完成了马大将军的嘱托,然后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去做我这些天最想做的事,那就是回到那座前任副官留下的小楼里,好好的在大理石温泉浴室里舒舒服服地泡个澡,然后再回到精致的沉水香木床上,裹着真丝棉被,好好地睡一个觉,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用担心,一直睡到大天亮,睡到自然醒为止。这就是我这几天里最真实的愿望。”

  顿了下,萧逸飞的声音转为低沉,穿透人心:“但是在我踏上萧潜西道那一刻起,我的胸口就如同被压了一块大石般,让我难受地几乎透不过气来,而这股闷闷的感觉,从进入左武卫军营的那一刻起,更是到达了顶点。我突然觉得我有许多许多的话要和你们说,所以我带着你们来到了这里。

  可是当我真正站在台上,我却突然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

  是说‘士兵们,国家需要你们,你们准备好再次牺牲了吗’之类的语言来激励士气,可我想到之前那些哭天抢地的平民,我这话现在怎么说得出口?

  那干脆来把这一刻惨胜当成大胜,说国家的不会忘记,军队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我不是政客,这些话我也不会说;

  思前想后,突然之间我就想通了,想到这些平常应该非常适合现在讲的话,我为什么就偏偏讲不出。

  因为整个左武卫,和我有了一种血肉联系,就像是亲生兄弟。

  我不可能在亲生兄弟惨死的情况下,还盲目地号召更多的兄弟去牺牲;也不可能把兄弟的性命,和那些物质的奖励等同在一起。

  或许你们不知道,我并不是那种含着金钥匙出生、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王族公子。八岁前,我一直都被寄养在养父母的家里,就在国家北方的一个名叫‘隐贤村’的小村庄,吕唯晨、吕学文,杨挚爽,方圆,都是我在那个村子里的伙伴。

  村庄并不富裕,我三岁就要帮着割草,烧水,五岁家里的柴都是我劈的,七岁就要跟着养父上山打猎,穿的是布衣,吃的是粗粮,睡的是板床,晚上最多的娱乐活动,就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在村子里捉迷藏,可那是在我十八年的生命里,最幸福的时光。

  因为我有肩膀特别宽厚的养父。

  因为我有双手特别温暖的养母。

  因为我有世界上最可爱、最懂事、最听话的弟弟和妹妹。

  因为我有和我一起上山捉兔,下河捉鱼,听起我讲的故事就两眼冒星星的小伙伴们。

  因为我有世界上最和蔼的姑姑、婶婶、叔叔、伯伯等一大家族人。

  因为我有一个完整的家。

  但是这个家,在我八岁的时候被翔国人给毁了,我永远记得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所有的一切的一切,我都记得。

  后来我上山,跟着师父学武。能得到他的指点,是我这一辈子最值得庆幸的事。虽然他一直对我都很严厉,但我内心中对他只有深深的敬意和感激,如果不是他的悉心指导,我绝不可能获得今天这样的成就。

  在跟了师父三年之后,随着陌生感的减少,我终于又有了家的感觉,师父不是我血缘上的亲人,但胜似亲人。

  时间飞逝,很快又过了八年,我十六岁,到了游历大陆的年龄。于是我又没有了家,只是这次我是主动离开的而已。

  这两年,我经历了无数次劫难,这些劫难,虽然让我变的更加强大,却也让我在每逢佳节时,更加思念家的滋味,每到那时,寂寞、空虚、冷等负面情感就会塞满我的心灵。

  而就在我刚才进入军营,看到向我行礼的左武卫时,胸口突然多了奇异的情感,让我冰冷的心,重新又温暖了过来。是的,这是家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不是突然就有,而是在一次次跟着伙伴们同生共死累积下来的,一直到进入军营的那一刻,这股情感才发生质变,如爆发的火山般喷涌而出。

  左武卫全体士官,就是我的兄弟。左武卫军营,就是我的家,就是我生命中一个永远无法割舍的地方。”

  听到萧逸飞话语,许多低着头的左武卫慢慢抬起了头,他们的脸上水流纵横,既有雨水,也有泪水,左武卫士兵何尝不是自己的兄弟,左武卫军营何尝不是自己的家,这场失败已经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压力,现在在马大将军逝去后,他们似乎又看到了一个崭新的家在废墟中诞生。



温馨提示:
血天空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血天空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血天空全文阅读和血天空txt全集下载。血天空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血天空 第两百三十一章 新家 在天地间只剩雨声的渗人寂寥中,萧逸飞终于来到了城门前,西北大都督萧贵和铁柳城城主姜莱早已带着一众文官与守备军官等候多时了。 见到萧逸飞苍白着脸骑马上前,萧贵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满,随即收敛了,上 2010-10-27 2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