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架空历史 > 闯明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回 恨天庵

作者:萧叔郎    更新时间:2010-07-18 10:50:51    状态:已完结
  胡岩裕万没有想到,自己一气胡说八道,不仅没有换来同情,反而由砍脚变成了活埋,暗道了一声“失败!”到也不是很紧张,心道,“只要你不是现在就把我砍头,问题就不大,等一会儿你们活埋我的时候,大不了我找个机会按动保命逃生戒,跑了便是,只是可惜了那戒指,一天就用了两次,以后还不知道会碰到什么凶险呢?早知道这些宝贝这么不中用,当初还不如选第二种呢。”心中暗暗懊悔不已。

  灭情见灭性这样就想把这个男人给活埋了,心中不由大急,暗道,“这可是菩萨显灵赐给我的男人,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让他死了呢?”忙道:“灭性师姐,象这种贪生怕死、抛妻自逃、猪狗不如的臭男人,就这样痛痛快快地让他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了?应该把他千刀万剐了,才解我的心头之恨。”

  胡岩裕这下可是有些紧张了,这帮贼秃尼胆大包天,可能真会做出这种事来,开始后悔自己不该回古代来玩,开口大骂道:“你们这帮没有人性的贼秃驴,”还要骂下去。

  灭情怕他情急之下,口不择言,说出自己的丑事,运足了气力,回手给他一反一正两个大嘴巴。胡岩裕的脸立刻就肿了起来,比吹气球来得都快,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他下面的话,就“唔唔……”说不清楚了。

  灭情打完了,恶狠狠地说:“你再敢嘴里不干不净,满嘴胡吣,现在就先割了你的舌头,你信不信?”

  胡岩裕现在是明白,她真可能做得出来,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忍着痛闭上嘴,不敢再出声了。

  灭性道:“我们是出家人,怎么能做出如血腥之事?我佛慈悲,还是不见血光的好,活埋了最干净,尘归尘、土归土,佛曰,‘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胡岩裕现在是嘴上不敢说,心中大骂,“你个老贼秃驴,假仁假义,要杀人还他娘的什么‘慈悲’?连个佛经都不会念,还他娘的‘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应该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八成这帮都是假尼姑。”

  灭情道:“我们大家都知道,灭性师姐一向是慈悲为怀,不忍见那血光,不过就这样,我觉得还是太便宜了他,不如这样……”说着把嘴凑到灭性的耳边小声地嘀咕了起来。

  初时,灭性听着直摇头,后来就轻轻点起头来。灭情见她点头同意了,就移开了嘴,退了回去。

  灭性道:“你们先把他带到后面柴房里去,手脚都捆好,锁好房门,就都各自回房休息吧,明天再处置这个臭男人。”说完当先回禅房了,众人也都各自散去。灭情带着两个尼姑把胡岩裕押到柴房,给他来了个四马倒攒蹄,手脚都被捆在了后面,而且用绳子绑在了一起。这下可好,胡岩裕想坐起来、站着甚至仰卧都不行了,只能象狗一样趴着,只要一低头就会来个嘴啃泥。

  胡岩裕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心里是把这群尼姑骂了一个遍,连十八代祖宗都没有放过。也只能在心里骂,嘴是没有敢骂出声来,生怕激怒了这帮没有人性的母秃驴,真得割了自己的舌头,那可就吃什么东西都没有味了。

  三个尼姑把胡岩裕绑好了,又在他的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两脚,踹得他屁股都快成两半了。啊……不对,屁股本来就是两半的,应该是快成四半了才对。胡岩裕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当然是咬牙忍住了,没有吭声,心里是暗暗发狠,等老子有朝一日翻了身,全把你们这些贼秃干趴下。三个尼姑踹完了,锁好门,都走了。

  胡岩裕听着她们脚步渐渐远去,最后听不见了,才把头仰起来,鼓了鼓腮帮子,把嘴里的血水和着唾沫向着远处吐了出来。然后嘴里含浑不清地骂了几句,又扭了几下胳臂,想用大拇指去按那枚保命逃生戒,连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感觉那绳子勒得更紧了,都快勒到肉里去了,也弄不明白,几个贼秃母驴是怎么捆的?再也不敢随便动了。胡岩裕“哎……”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李达贤什么时候才能来接自己?下次见到他,无论如何也得让他带自己回去。再也不在这里混了,也太他娘的衰了吧,一天之间被擒了两回。本以为艳福不浅,娶了个天仙,谁知比他娘的母夜叉还难看,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还他娘的把件神兵给弄没了,哎……,也太背了,都快背出屎来了……”

  正在自艾自怨,忽然觉得内急,想撒尿。今天晚上本就喝了不少酒,尿多也是在情理之中,不过现在这尿来的可不是时候。总不能就这么趴着撒在裤子里吧?撒尿这种事情是不想可能没事,越想越感觉憋得难受,就越想痛痛快快地发泄了。急得胡岩裕直趴在原地打转儿,想找个支点站起来。

  正在胡岩裕无计可施之际,突然听到门锁轻轻地响了一下,然后门就开了,一个人影迅捷地闪了进来,然后又把门轻轻地关上了。

  今晚的天本就是有星无月,可说是伸手不见五指,这间柴房里,又没有窗户,更是对面不见人了。

  胡岩裕只是个普通人,自然认不出来人是谁?但那个人好象夜能视物一般。那人来到胡岩裕的跟前,伸手解开了把胡岩裕的手和脚捆在一起的那根绳子,这样他的腿就能伸开,不用那样绻着,感觉舒服多了。

  胡岩裕以为老天开眼,有人来救自己了,忙道:“你是谁?多谢你来救我。”那人并不答话,而是解开那条绳子后就不再解了。伸手把胡岩裕翻了过来,让他仰躺在地上。然后撩开他的外衣,伸手去解他的裤子。胡岩裕立刻明白她要干什么,很自然地想到一个人,问道:“你是灭情?”

  那人好象很不耐烦胡岩裕罗嗦,挥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这一巴掌比刚才那两下还要重,打得他一阵耳鸣,脑袋也“轰”得一下,差点没有昏过去,牙都有些松动了,鲜血冲击喉管,感觉喉头一痒,“咳咳……”引起一阵咳嗽。

  那人好象很害怕被别人听到,忙伸手捂住了胡岩裕的嘴。胡岩裕的嘴突然被捂住,感觉呼吸不畅,条件反射地左右晃动着脑袋,想挣脱她的手,鼻腔和喉管中发出“喔喔……”的声音。好一会儿,总算是把那口鲜血咽了下去,喉头也不痒了,这才停止了挣扎。

  那人见胡岩裕总算安静了下来,这才松开捂着他嘴的手,继续去解他的裤带。她的动作好象很笨拙弄了好半天,总算是把他的裤带解开了,又两手笨拙地把他的裤子退到了腿弯处。

  胡岩裕早就被尿憋得难受了,这时候总算得到了解脱,微微侧了侧身子,“嗞“的一声,一股骚乎乎的液体就射了出去。

  那人哪里会想到胡岩裕这个时候会撒尿,一个躲闪不急,几点灵星的液体,崩在了脸上,惊得“啊!”的一声跳了起来,闪在了一边。

  胡岩裕这一下尿了个痛快,现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挡不住;哪怕下一分钟就被砍头,也要先尿个舒服再说。

  那人忙用袖子搌了搌脸上、嘴边的尿液,提鼻子闻了闻,一股骚臭味直冲脑门,不由一阵气苦,抬腿照着胡岩裕的屁股就是两脚。

  胡岩裕正尿的舒服,被人冷不丁踹了两脚,“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尿也就停了,这样更觉难受,再也顾不了什么后果,大声嚷道:“你干什么?”幸好这间柴房离尼姑们住的地方比较远,不然胡岩裕这一声,怕是要把这里的人都喊起来了。

  那人听胡岩裕大吼大叫,生怕被人听到,抢前一步,捂住了他的嘴,照着他的屁股又是一脚。

  胡岩裕刚刚被中断的尿液,这一下又被踹了出来。那人好象拿胡岩裕也没有办法了,只好捂着他的嘴,等他把这泡尿撒完,才松了手。又伸手把胡岩裕拎起来,给他换了个地方。这才站起身来,撩开外衣,准备解自己的裤带。刚刚解开裤带,正要往下退裤子,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忙又提好裤子,把裤带系好,四下望望,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这柴房本就不大,哪里会有适合藏人的地方?那人见无处可藏,只好找了个墙角贴墙站着。

  胡岩裕这时也听到外面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开门声响了起来,又有一个人迅速的闪身进来了。来人进了房,也是快速地关上了房门,不过好象感觉哪里不对,鼻子中发出了疑问声。又提鼻子闻到一股尿骚味,不由把鼻子皱了皱。来人一眼看到了地上的胡岩裕,见他仰面躺在地上,有一段绳子扔在旁边,不由得四下寻找,一眼发现墙角站着的那人,二人眼光一对,不约而同地说道:“是你?”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
闯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闯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闯明全文阅读和闯明txt全集下载。闯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闯明 第6回 恨天庵 胡岩裕万没有想到,自己一气胡说八道,不仅没有换来同情,反而由砍脚变成了活埋,暗道了一声“失败!”到也不是很紧张,心道,“只要你不是现在就把我砍头,问题就不大,等一会儿你们活埋我的时候,大不了我找个 2010-07-18 10:50:5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