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架空历史 > 闯明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2回议亲

作者:萧叔郎    更新时间:2010-08-02 08:02:00    状态:已完结
二妞娘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换个话题道:“那胡岩裕,胡先生是湖海老爹你的本家亲戚?”

  湖海散人立刻明白二妞娘是把“胡”“湖”当成一个字,不过这也难怪,她又不认识字,也不想从两个字上解释,那更解释不清楚,而是直接回答道:“这个胡岩裕是我在去找小三子的时候碰上的,以前根本不认识。”

  “哦……”二妞娘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你老人家对这个人也是一点都不了解了?”

  湖海散人道:“我知道的,也不比你多多少。不过看今天的架势,这人品还算说得过去。”

  二妞娘感慨道:“是啊!今天这事,整个庄子的乡亲们,除了你湖海老爹以外,就没有一个敢出头的,这真是人情薄如纸啊!人家一个外乡人,能出头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那你还愁个什么?”湖海散人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不过这话听到二妞娘的耳朵里,这心里反而有些着落了,也明白这湖海老爹听懂了自己刚才的话,这样就不用自己厚着老脸去明说了,乃道:“你老人家是最明白事理的人,我们这个家自从他爹走了以后,多亏你老人家帮着照看着。今天这事望你老人家给拿个主意才好。”

  “这个么?”湖海散人略微沉吟了一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道:“这种大主意还得你们自己拿才是,我也只能从旁帮衬帮衬。”

  “唉……”二妞娘长叹了一声道:“这个胡岩裕就人品来说也算不错的了,先不要说这模样配得上配不上妞儿,就这年纪也差得大了些。"

  湖海散人解劝道:“这个男人丑点好,省得到外边到处沾花惹草。再者说了,年纪大点知道疼人。”这胡岩裕的缺点到了湖海散人嘴里都成了优点了。

  “可是我们对他的身世一点都不了解,这可如何是好?”二妞娘道。

  湖海散人摸着胡子想了想道:“我也曾问过他,他只说是中州人,在结亲途中被土匪打劫了,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这四明山来了。不过看他那身礼服倒是上好的,想来家境不错。只是……”湖海散人有意停顿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

  “唉……!”二妞娘也明白了湖海散人的意思,有重重地叹了口气道:“难道还让我们家妞儿去给他做小不成?”

  湖海散人道:“这个倒不一定,既然他都被土匪抢了,那他的新娘子岂有幸免的道理?八成被土匪强盗抢到山寨里,当压寨夫人去了。”

  二妞娘听湖海散人说得有道理,这心也就稍稍开朗了些,又道:“你老人家说的也有道理。不管怎么说,我们妞儿被他这么一闹腾,这大庭广众之下的,被这么多人看着,除了这样,以后还怎么见人?唉……!”说完又是长叹一声。

  “这样也好。既然你们有这种想法,那我就回去帮你们打听打听。如果能玉成此事也算坏事变好事。我看这胡岩鱼也是个读书人,将来也保不齐能考取个功名,到那时妞儿也就是诰命夫人了。”湖海散人继续解劝道。湖海散人又哪里会想到,二妞的将来又岂止是一个诰命夫人能比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二妞娘也知道这是湖海散人给自己宽心丸吃,但人家是一番好意,自己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便道:“那就有劳你老人家跑一趟了。”

  湖海散人见话已说明了也就不便多呆了,就要告辞回去,二妞娘把湖海散人送到大门外,当然那大门还没有修好。二人分手后,二妞娘回了屋子,湖海散人回了家。

  胡岩裕正睡得香甜,忽然听得房门响,以为又是什么人来打自己,本能地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跳到地上,从里屋走了出来,见是湖海散人回来了,这才把一颗心放了下来。这些日子胡岩裕算是给打怕了,做梦都怕被人打,都快成惊弓之鸟了。

  湖海散人见胡岩裕从里屋出来了,正好这不用自己去叫他了。就把胡岩裕叫到一旁坐下,把二妞娘的意思说了一遍。

  湖海散人本以为,胡岩裕听了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会高兴得跳起来。初时见胡岩裕听了也是眉飞色舞很是高兴,到后来邓湖海散人询问他的想法时,这胡岩裕把个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湖海散人有些不解的问道:“这种好事你不同意?”

  “是”胡岩裕答道。

  “为什么?难道是二妞的容貌配不上你?”湖海散人边问边想,“以二妞的相貌配你,也算是你烧了八辈子高香了,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了。凭你也配挑三拣四的?”

  胡岩裕还算是有自知自明的,虽然说,这二妞的外貌比起自己的老婆来,还是要差上一截,但要说配自己还是绰绰有余的。现在听湖海散人这样一说忙道:“前辈这是说的那里话,就晚辈这副尊容,有女人肯嫁给我就是烧了高香了,像二妞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晚辈那里高攀得上?”

  湖海散人听他言词中肯,暗想,“算你识相,还有些自知之明。”又问道:“那是嫌弃二妞的家境贫寒?”

  胡岩裕暗想,“我现在是身无分文,怕是比乞丐都穷?我连自己明天都不知道怎么活呢?你让我拿什么养活这么个老婆?”忙摇头道:“也不是。我的家境也不富裕。又怎么可能嫌弃别人呢?”

  湖海散人又问道:“那是怕你的父母不同意?”

  胡岩裕又摇头道:“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父母双亲。”胡岩裕说完这话,正在自鸣得意“我说的这可是大实话,我的父母都在另一个世界呢。这可不算假话骗你。”忽然想到自己怎么如此老实?应该顺坡下驴才是,心中不由暗暗懊悔不已。

  湖海散人听他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心中不免有些不爽,语气有些不善的问道:“那你到底为了些什么?老朽也不想猜了,你自己说吧。”

  胡岩裕心道,“我这可都是为了你们好。这个世界太危险,等李达贤来了,我就要回去了,再也不回来了。二妞那个美丽可怜的女孩,我怎么好坑他一生的幸福呢?那我该怎么和这老家伙讲呢?总不能说,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我是来自未来的。这话怕是鬼都不信?”但如果他知道自己再也回不了不知道会有何感想?

  胡岩裕心里这么翻腾着,一直没有想好怎么回答湖海散人的话,就愣在那里没有言语。

  湖海散人见他脸上变颜变色不说话,不由有些急了,催问道:“怎么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胡岩裕心道,“难言之隐多了去了,告诉你怕把你吓死。”现在被他这么一催,心中一急不由想出一个主意来,只有拿那子虚乌有的老婆来挡一挡了,便道:“前辈说的不错,晚辈却有难之隐。想晚辈那未过门的妻室被土匪掠去,如今生死未卜,晚辈怎好现在就另娶呢?希望前辈能理解晚辈的一片苦衷。”说着,胡岩裕面带凄苦之色,好似却有其事一般。

  湖海散人见他说着说着动容起来,心中大赞了一番其有情有义,不由对他高看了一眼,心道,“如果二妞能嫁得如此重情重义的男人,也算是福份了。”就更加坚定了要促成此事的想法。但也不好当面直说,“你那妻室被土匪抢了去还想要回来呀?你还是死了这门心思吧。趁早另娶算了。”

  胡岩裕见自己的一番声情并茂的表演,说得湖海散人无话可说了,心中窃喜道,“这些年在文化馆没有白呆,表演的本事大涨,等回去是不是可以去拍电影了?就凭自己这表演天赋,象不火都难?”如果他知道,正是因为他的出色表现,才坚定了湖海散人促成好事的想法,不知会有何感想?

  湖海散人本是不太赞成此事的,一则是,觉得二人不般配;二则是,觉得此事太荒唐,两家彼此根本一点不都了解。心中也曾暗暗后悔不该把胡岩裕带回庄子里来,这才惹出如此的是非来。但见二妞娘那般愁苦的样子,又不好明说,只得好言相劝,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只好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希望来个一美遮百丑,也算是坏事变好事。

  胡岩裕表演完了,假意装出一脸痛苦的样子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湖海散人一向自命聪慧过人,这到老了,哪里会如此简单就败下阵来?如果胡岩裕换成别的一个理由,也许他会接受。现在如此一个人品出众的人就摆在自己面前,如果自己不能说成此事,将来要是传了出去,那也太有损自己的名声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在湖海散人心目中,已经不是此事可不可成的问题?而是成了自己能不能保住面子的问题,成了意气之争,这就完全偏离了原来的方向。聪明人往往会犯这种错误。

  湖海散人微闭着双目,左手捋着自己的胡子,忽然心生一计,暗道,“他既然那样说,我就如此这般一讲,还怕他不乖乖地答应。”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
闯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闯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闯明全文阅读和闯明txt全集下载。闯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闯明 第12回议亲 二妞娘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换个话题道:“那胡岩裕,胡先生是湖海老爹你的本家亲戚?” 湖海散人立刻明白二妞娘是把“胡”“湖”当成一个字,不过这也难怪,她又不认识字,也不想从两个字上解释,那更 2010-08-02 08:02: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