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架空历史 > 闯明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3回应亲

作者:萧叔郎    更新时间:2010-08-03 08:02:04    状态:已完结
  湖海散人打定了主意,轻轻咳了两声,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大丈夫生在天地之间就要重情重义,人如无情无义了,那和禽兽还有什么分别?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啊?”

  胡岩裕听他同意了自己的观点,似乎也没有再劝自己的意思,那颗紧绷的心也就放松了下来,忙点头跟着一起唱起了高调道:“前辈说的是。我辈理当重情重义才是。”

  “那大丈夫是不是应该敢做敢当呢?”湖海散人见他掉进了自己设计的陷阱,追问了一句道。

  “那是自然。”胡岩裕不假思索的答道。

  “如此说来,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就非大丈夫行径了。”湖海散人道。

  胡岩裕听他说自己不是大丈夫,那自己是什么?难道自己变成太监或人妖了?当即有些急了道:“前辈,你这话是从何说起?”

  湖海散人见他言词有些激烈,反而更沉住气了,又捋了捋胡子道:“这话当然要从头说起。我观你也是识文断字、知书达礼的谦谦君子,想来不会错吧?”

  这高帽子人人喜欢戴,胡岩裕当然也不例外,闻言心道,“算你还有些眼光,再怎么说我也是大学毕业,堂堂副县长的公子。”一念至此,不禁轻轻点点头,刚要吹嘘几句,猛然想起“做人要低调、要谦虚”的古训来,忙道:“晚辈只不过粗读过几本书而已,认识几个字,不当睁眼瞎罢了。”

  湖海散人见他爬到半路就想退回去,哪里会答应?乃道:“你也不必过谦,我的一双老眼尚未昏花至此。这君子总还是的吧?”

  这一下把胡岩裕逼得没有退路了,不承认自己是君子,那自己不成了小人了?胡岩裕只得点点头。

  湖海散人见他承认了,继续说道:“有道是,圣人有云,‘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女子粘衣捋袖即为失节’,‘女子名节重于生死’,这些简单的道理,你岂能不知?岂能不晓?现而今,二妞因你之过而丧失名节,你让她以后如何再立于这天地之间?她还有何面目见父老乡亲?而你对此事既不内疚也不自责,反而想一退六二五,一推了之,让一个小小的女子去承担这一切,这就是你的重情重义?这就是你的大丈夫行径?这就是你的君子所为?”湖海散人越说越激动,不自觉地站了起来,指着胡岩裕的鼻子道:“你这样做和那些禽兽有什么区别?你自己说。”

  “我……”胡岩裕被他质问的一时找不出合适言语反驳,又怕情绪激动的湖海散人揍自己一顿,也忙站起来,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哐啷”一声碰倒了身下的凳子,胡岩裕手忙脚乱地把凳子扶了起来。

  湖海散人看他吓得那模样,差点笑出声来。忙重重地咳了两声,掩饰了过去。

  胡岩裕扶好凳子,刚想反驳他,“你说的这些都是封建思想,我不就是一不留神捏了她一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婚前同居都在正常不过了,就这么点小事把我说得跟十恶不赦似的?”猛然想起现在是几百年前的明朝,他如果不是封建思想那才真的奇怪了呢。

  湖海散人得理不饶人地道:“怎么了?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

  “你不就是想让我娶二妞吗?我可是为了她好,你们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看来这个世界当个好人真难?大不了,我答应了就是了。不过就这样被这个老家伙打败了,也太对不起自己比他多几百年的智慧了?我也难为难为他。”胡岩裕思念至此,道:“前辈教训的极是。听了前辈刚才一席话,晚辈也觉得此事做得不妥。怎奈晚辈愚钝,既不想失信于我那未过门的妻室,又要顾全二妞姑娘,实想不出一良策来。前辈聪慧过人,请赐晚辈一良策?”

  湖海散人听他前面的言词,以为他已经败下阵去。哪知他以退为进,把个烫手的山芋扔给了自己。心道,“你以为这样就难住我了?也太小瞧我的本事了。”乃道:“只要你答应了这门亲事,其他的事你不用管,一切我自有道理,到时候你只管听从我的安排就是。”

  这姜还是老的辣,湖海散人给他来了个避而不答、大包大揽。胡岩裕心道,“既然非要把个小美人儿送给自己圈圈叉叉,那我要是再不要,怕就不是男人了?只是那二妞太可怜了,等自己过几天走了之后,也不知该怎么活下去?到时候二妞找这个老东西要丈夫,看你个老东西该怎么办?”胡岩裕在心中无奈地摇摇头,道:“既然前辈有万全之策,那就一切凭前辈做主。”

  湖海散人见他终于认败服输,自己的面子保住了,心中不免高兴,也就坐了下来,并指着那凳子道:“你也坐下。”胡岩裕重新坐了下来。

  湖海散人继续道:“你能如此明白事理,二妞嫁了你也算不亏,以后你可要善待二妞,如果我听说你有对不住二妞的地方,我可饶不了你。”

  胡岩裕心道,“过几天,等我见到李达贤,就让他带我回去了,这种鬼地方是在也不想呆了。到时候你还有本事追到几百年后去?你个老东西就等着做腊吧,你还绕不了我,就等着二妞一家饶不了你吧!”想着想着不由有些幸灾乐祸起来,抬头看着湖海散人道:“这个请前辈放心,只是前辈答应我的事,请前辈也要做到。”

  “这个自然,老朽岂有说了不算的理。我这就给二妞娘回信去,你在这里等着,一会儿听我的安排。”湖海散人说着站了起来,拉房门走了出去。

  二妞娘自送走了湖海散人后,心情也是有些不安。“虽然说,以二妞的容貌和年龄配胡岩裕都可以说是下嫁,但谁又知道这胡岩裕是什么家境?如果万一……,那二妞该怎么办?”二妞娘不敢再想下去。

  二妞的心情比她娘还要紧张,但见娘坐立不安的样子,想上前解劝解劝,可这种事让她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家怎么开得了口?只得走了过去,轻轻地唤了一声:“娘!”

  二妞娘身为人母,哪能看不出二妞的心思?拉住二妞的纤纤玉手,把她轻轻揽在怀里,刚要说什么,听得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接着传来了“当当”地敲门声。

  二妞娘忙推开怀里的二妞,站起身来走到外屋,问道:“谁呀?”

  “我。”门外传来了湖海散人的声音。

  “是湖海老爹呀!”二妞娘边说边打开了房门,把湖海散人让进了屋里,让了座位,刚要去倒茶。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把事情说了就回去,你们也得抓紧时间收拾收拾。”湖海散人道。

  “我们收拾什么?”二妞娘问道。

  “一会儿再说收拾东西的事,先说妞儿的亲事。”湖海散人道。

  二妞娘见湖海散人面带喜色,也猜到了个八九不离十,忙问道:“那就请你老人家说吧。”

  湖海散人笑道:“我这个大媒算是做成了,他答应了。”

  二妞娘一听成了,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落了地,笑着站起身来,就要向湖海散人施礼道谢,湖海散人忙拦住。二妞躲在里屋门后偷听到成了,也是一阵羞喜,按耐不住,芳心是一阵的乱跳。

  二妞娘重新落座后,笑问道:“他怎么说的?”

  湖海散人笑道:“他一听说,有这等好事,乐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那是满口答应。”湖海散人可没有敢实话实说,是自己用计才让胡岩裕不得不答应的,那样就让二妞家太没面子了。

  二妞娘也自豪地笑道:“就凭他那模样和年纪,能找我们妞儿这样的媳妇,算是他上辈子烧了高香,如果不是……,凭他也配得上我们妞儿?”

  “那是!算他有福气,能找到二妞这样的好姑娘。不过还有一件事要和你们一家商量商量。”湖海散人道。

  二妞娘见湖海散人说得庄重,也收起了笑容,道:“有什么事?你老人家尽管说就是了。”

  湖海散人道:“那胡岩裕希望你们全家都迁往中州。”

  二妞娘有些不解的问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湖海散人道:“我觉得他说的还是蛮有道理的。他对我说,这一则,到了中州他方便照顾你们全家,那中州因连年战乱,到处都是无主的土地,只要肯花力气开些荒地,就不会为了生计发愁,强过这山里百倍;二则,那孙富仁经过此事也不会善罢甘休的,那孙家可是本地一霸,此次吃了这么大亏,不仅被毁了借据,而且被打伤了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必会勾结官府再次来,到那时怕是谁也拦不住了?现在趁孙家还没有动作,你们全家要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才是正理。我听他分析得条条在理,这才着急过来和你们商量今晚就离开此地。不知你觉得怎样?”

  二妞娘听了湖海散人的一番分析,不禁沉吟不语,因为这件事太大了,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这背井离乡可不是闹着玩的。

  二妞娘会同意就此离开这故土吗?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
闯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闯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闯明全文阅读和闯明txt全集下载。闯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闯明 第13回应亲 湖海散人打定了主意,轻轻咳了两声,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大丈夫生在天地之间就要重情重义,人如无情无义了,那和禽兽还有什么分别?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啊?” 胡岩裕听他同意了自己的观点,似乎也没有 2010-08-03 08:02:0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