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架空历史 > 闯明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0回大槐树

作者:萧叔郎    更新时间:2010-08-10 08:02:03    状态:已完结
  王铭锵道:“你先把那破被子卷起来,然后再用芦席把那被子包起来,最后再用绳子捆好。弄好后把被子的一头浇上些血。”

  牢头听了王铭锵的吩咐,一刻也不敢停的动了起来,很快就弄完了,道:“王师爷,这样就行了?”

  “当然不行,你打开发迹,转过身去。”王铭锵继续吩咐道。

  牢头拔下簪子,把头发放开,侧转了过去。王铭锵一把抓过了他的头发,从靴筒里抽出一把匕首,“唰”的一声,割掉了他的一大绺头发。牢头听得耳后金风响,以为王铭锵要对自己不利,忙伸手往后一摸,发现自己的头发少了不少,忙转头问道:“王师爷,你这是何意?”

  王铭锵这时已把匕首重插回了靴筒里,拿着那绺头发吩咐道:“把它塞到有血的那头被子里。”

  牢头这时也大概明白了王铭锵的意思,接过头发,把它塞好了,道:“王师爷,这也瞒不了人的,只要有人一打开就知道了。”

  王铭锵道:“我自有办法不让人打开,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现在去外面等候关尧明,他来了,直接把他领到这里来。他要是问为什么?你就什么也不要说,只说是我吩咐的就行了。”

  “哎”牢头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关尧明是打算子时才动手的,为了稳妥起见,天黑以后就想过来,先探探路子,保障到时候动手万无一失,刚到就被牢头拉住了,说是王师爷在里面等他呢。他今天下午好象听王铭锵说了一嗓子,可能要晚上过来,当时也没再意,没想到他真来了。“这事如果有他在,就更好了。”就这样想着,就同牢头进了关押胡岩裕的那间牢房。

  关尧明看到王铭锵果然在里面,地上还有一个被芦席卷着的象人一样的东西,头发散乱着,还有些血渗了出来。

  王铭锵见关尧明和牢头进来了,吩咐牢头道:“你去找辆马车来,你会赶车吧?”

  牢头忙点头道:“会!会!”

  “那就好,你自己赶着,不要车把式,明白吗?”王铭锵道。

  “明白!”牢头道。

  “那就快去快回。”王铭锵道。

  牢头答应一声,小跑着出去了。

  关尧明见牢头走了才问道:“王师爷,这是怎么回事?”

  王铭锵也没有隐瞒关尧明什么,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把个关尧明也说得瞪大了眼珠子,道:“王师爷,你说那人就平空消失了?这也太……”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怕说多了,以为自己怀疑王铭锵的话,那就好了。

  王铭锵道:“不光是你,换作是谁也会觉得匪夷所思。这一点也不奇怪,可是这种事情就真实地发生了,现在是怎么想办法补救的事,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查。”

  关尧明也不是什么笨人,虽然也有些怀疑这事的真实性,不过可不敢说出来,那样说不就是怀疑王师爷私放了人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把自己也搭进去,想明白这一点,就道:“所以师爷就想出了这个妙计?”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牢头苦苦哀求于我,我总得想办法让他过关吧,现在你也知道了,就看你的意思了?”王铭锵道。

  关尧明心道,“你都让他过关了,现在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推给我,我又能怎么办?我能不同意吗?我不同意,那不是把你也得罪了,那以后在这知府衙门,我还能有好日子过?”考虑完了,只能硬头头皮点点头道:“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只要他以后不在出现在这绍兴地面上,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

  “既然你也同意就这样了,那你快去把仵作找来,填补一张尸格就是了。”王铭锵道。“哎”关尧明答应一声就去了。

  不多时,把仵作找了来,吩咐他胡乱地填补了一张撑死的验尸格,就算交差了。

  等牢头把车赶来,关尧明和牢头二人把,那具“尸体”搭上了车,拉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找了块大石头,一起扔进了就近的一处水里,算了了事。

  关尧明当然不会就这样放过那个牢头,那牢头也深明破财免灾的道理,答应改天一定登门拜访才算完了。

  王铭锵见这里的事情总算处理差不多了,天色也晚了,就回家了。

  第二天,方正召见关尧明问道:“昨天吩咐你的事办得怎样?”

  关尧明也没有细说,只是笼统地答道:“大人请放心,那事已经办好了。”

  方正道:“可曾惹起人起疑?”

  关尧明道:“并未有任何人起疑,仵作都已验完了尸,断定是吃多了撑死的。那死尸已经扔进了江里。”

  方正听他这样一说,总算去了块心病,心中高兴道:“你也去帐房领100两银子吧。”“多谢大人赏赐!”关尧明说着就要下跪行礼。

  方正忙用手相搀,道:“不必行此大礼,这事细论起来,还是你帮了我的大忙呢,应该是我谢你才对。”

  “替大人办事,乃是小人份内的事,怎敢当大人一个谢字”关尧明忙道。

  “好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方正吩咐道。

  “那小人告退!”关尧明说完又施了一礼,退了出来。

  方正见一切事情都办妥当了,心中大为高兴,只等巡抚一来,献上宝衣,不但能过了这一关,说不定还能升迁呢。方正又哪里会知道,就是这件事,才为他埋下了祸根,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这里的一切就先放在这,我们回头再说胡岩裕,这次又逃到哪里去了。

  胡岩裕按动保命逃生戒,逃出了监牢。这时候天已经大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回又跑到了哪里?先四周看了看,发现一处有隐隐约约亮光,就迈步朝亮光的地方走去。

  黑灯瞎火地也看不清路面,正往前走着,突然感觉一脚踏空,一下子就失去了重心,“哎呀!”一声,就摔了个狗吃屎。忙爬起来,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土,猜想应该是踩在了一个坑里,“他娘的”骂了几句,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得又往前走。

  刚往前迈了一步,感觉腿一软,又差点摔倒,感情是刚才把脚崴了。自己揉了几下,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能一瘸一拐地外前走了,这次想快走也走不了。

  终于离那亮光越来越近了,原来那是个地里搭的窝棚。刚刚看清楚那窝棚的轮廓,“汪汪……”几声狗叫传了过来,把胡岩裕可是吓了一大跳,连忙往后退。

  “谁呀?”一个声音从窝棚里传了出来。

  “我是过路的。”胡岩裕忙道。

  话音刚落,从窝棚里走出一个小伙子来,上下打量了胡岩裕一番道:“你过路怎么跑到我这瓜地里来了?”

  “我是天黑迷了路,看到这里有亮光,就朝亮光的地方走,就找到这了。”胡岩裕解释道。

  小伙子问道:“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是从远地方来的,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胡岩裕含混地道。

  “我们这个村子大槐树村。”小伙子答道。

  “大槐树村?没有听说过,也不知道这是又跑到哪里了?还是先问问是哪个省哪个县吧?”胡岩裕想着,就问道:“这大槐树村,属哪个省哪个县?”

  “这你都不知道,看来你还真是从远地方来了。我们大槐树村属山西洪洞县。”小伙子答道。

  “洪洞县?”胡岩裕有些惊讶地道。

  “洪洞县,你总不会没有听说过吧?”小伙子用有些不高兴地口吻说道。

  “洪洞县当然听说过,这么有名的地方怎么会没听说过呢?”胡岩裕笑了笑道,心道,“这洪洞县、怕是个中国人都知道。苏三那一句,‘洪洞县内无好人’可是让洪洞县出了大名了。据说弄得洪洞县的人出了门,都不敢承认自己的洪洞县的人。不过也不知道这洪洞县内是不是真的没有好人?只是那苏三这个时候怕是还没有出生呢吧,也记不得他是哪个年代的了?”

  小伙子听到洪洞县很有名,也就高兴起来了,道:“你知道我们县有名就好,这里离我们村子还是不近的,你如果没地方去,就先和在这将就一宿,等天亮了再走。”

  “那敢情好,那就多谢你了,兄弟。”胡岩裕听到有地方住了,忙套近乎道。

  “那你就跟我进来吧。”小伙子道。

  “可是那狗?”胡岩裕有些为难地道。

  “没事有我看着的,别怕。”小伙子道,然后冲着那条狗喊了一声,“黑子,别乱叫了,趴下。”那条狗好象听懂了一般,就不叫了,趴了下去。

  进了窝棚,二人又盘谈了几句,知道小伙子叫顾龙。一宿无话,第二天,在顾龙的指引下,胡岩裕很顺利地进了大槐树村。

  刚刚进村,就听有人在敲着铜锣高声喊道:“全村的乡亲们都听着,都到村南头的大槐树下集合,县衙门一会儿要来人。”声音喊了一遍又一遍。整个村子里的人陆陆续续都向材南头走去。

  胡岩裕见大家都往那里去,一时也找到地方,也就随着人流去了。来的人还真不多,黑鸦鸦的,把个不小的空场都快站满了。

  人们刚刚到得差不多了,就听得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接着是尘土飞扬,不多时一队官军就开到了近前,把整个的场地就给围了起来。

  胡岩裕也挤在人群当中,看着眼前的一切,暗道:“难道这些人是来抓自己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
闯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闯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闯明全文阅读和闯明txt全集下载。闯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闯明 第20回大槐树 王铭锵道:“你先把那破被子卷起来,然后再用芦席把那被子包起来,最后再用绳子捆好。弄好后把被子的一头浇上些血。” 牢头听了王铭锵的吩咐,一刻也不敢停的动了起来,很快就弄完了,道:“王师爷,这样 2010-08-10 08:02: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