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架空历史 > 闯明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0回父子禽兽

作者:萧叔郎    更新时间:2010-10-28 08:00:00    状态:已完结
  灵芝姑娘见胡岩裕没有动静,伸手把他玩弄自己耳朵的手拿开。见他仍没反应,轻轻抬头想看个究竟。见他神色凝重,不知在想些什么?便不敢打搅,仍又乖巧地把头埋进他的怀里,一动不动,就象一只小猫一样。

  胡岩裕听到三个人在说话,有一个是这里的老鸨子;另外两个,一个应该是年轻人,另一个应该是个中年人。仔细辨别了一下,终于听出来了,那个中年人正是那宋姑娘未来的老公公——阴隼。

  老鸨道:“二位爷,想找什么样的姑娘啊?”

  阴隼道:“现在先不找姑娘,你只管给我们弄桌好菜,上壶好酒就行了。等会儿要姑娘的时候,再喊你。”

  “二位爷,我们这里可跟那些酒楼、客栈不同。”老鸨道。

  “这个知道,不就是先要钱吗?”接着就听到“哗啦”一声铜钱响,“给你,这总够了吧!”是那个年轻人的声音。

  “够了!够了!二位,你们稍等,酒菜就来。”老鸨笑道。

  “爹,好容易出来一趟,干嘛不找个姑娘?”年轻人道。胡岩裕听到这一声,判断这个人一定是那位宋姑娘的未婚夫阴辰,“这道好,父子俩一块逛窑子。也不知他们会不会找同一个姑娘?”想到这里,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

  “你就知道找姑娘?”阴隼训斥道。

  “你还不是一样吗?背着妈,你也没少找啊?”阴辰嘀咕道。

  “你个兔子小子嘀咕什么?反了你了?是不是?”阴隼怒斥道。

  “我没说什么样呀?爹,一定是你年纪大了,听差音了。”阴辰狡辩道。

  “我很老了吗?”阴辰又是一声怒呵。

  “我哪敢说你老人家老了?你还是很年轻的嘛。”阴辰笑道。

  阴隼还要说些什么,听到门响,就住了嘴。原来是把酒菜送上来了。工夫不大,酒菜摆好了,人也退了出去。又剩下了父子二人。

  “爹,我先敬你老一杯。”阴辰道。

  “这还差不多,那我们爷俩就先干了这杯。”阴隼道。

  “爹,你带我来这里到底干什么?”阴辰道。

  “傻孩子!到这还能干什么?为父现在是难得出来一趟,你也知道你娘近来又看得我很紧,而县城那种小地方不但没什么好货色,并且也容易传出风声。这可是绍兴最有名的,也是档次最高的地方,爹带你也来是让你见识见识。你也大了,男人嘛,这总是免不了的。”阴隼道。

  “靠!这林子大了,真是什么鸟都有?还有老子主动带儿子来窑子看眼的,看来这古人教育孩子的方式还真是有独到的地方。”胡岩裕在心中暗骂着。低头看到灵芝姑娘那可爱的小鸟依人状,不禁暗暗欣喜,把她从座位上拉起来,就往里间走。

  “爹,你现在发现你是普天下最好的爹、最开明的爹、最明理的爹。”阴辰兴奋地道。

  “你个兔子小子,就知道拍老爹的马屁。”阴隼笑骂道。

  “那爹,我们现在就点姑娘吧?”阴辰猴急地道。

  “说你小子不懂事吧,这不懂事的劲就来了。你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老子带儿子逛窑子?若是让那些言官们知道了,你小子的功名还想不想要了?”阴隼道。”他娘的,原来你们也知道这样不象啊!我还以为古人比我这个现代人还开放呢?”胡岩裕听到阴隼的话,也是一阵暗骂。

  “还是爹想得周到,难怪爹一进不点呢?那我们快点喝,喝完了好办正事。”阴辰道。

  “急什么?我都不急,你急个屁呀!”阴隼道。

  “我当然比你急了,再怎么说,你家里不但有娘,还有位姨娘呢?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呢?”阴辰道。

  “那车上不是坐着你未来的小娘子呢吗?”阴隼道。

  胡岩裕已经把灵芝姑娘领到了里屋的床边,双双坐了下来。灵芝姑娘自打进了这个里屋,就觉得心跳得发慌,小脸红得象苹果,小手心里更是香汗直冒。她见胡岩裕一句话不说,也不敢轻易开口。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又不好强硬的拒绝,那样可能眼看到手的机会就从手边溜走了。

  胡岩裕把灵芝姑娘拉坐在床上,刚想有进一步的动作,听到阴家父子提到宋姑娘,生怕漏掉一句,忙止住了手,凝神细听。

  “那又能怎样?中看又不中吃。我总不能用强的吧,再怎么说,你儿子也是个新科举人。”阴辰自豪地道。

  “等你和高二小姐成了亲,有你老泰山的提携,飞黄腾达那就有望了。”阴隼道。

  “和高二小姐成亲?他不是宋姑娘的未婚夫吗?那要是娶了高二小姐,那宋姑娘怎么办?”一念至此,胡岩裕不免为宋姑娘担心起来。

  灵芝姑娘见胡岩裕把自己拉到床上,只是握着自己的手不放,再也没有下一步动作,不免有些好奇。既欣喜又失望还有点担心,欣喜的是,没有发生自己担心的事;失望的是,难道自己对他没有足够的吸引力?担心的是,如果自己对他没有吸引力,那他还会为自己赎身吗?

  “爹,我想跟你商量点事。”阴辰道。

  “什么事?你说吧。”阴隼道。

  “你看能不能把她留下来给我当二房?就别把她卖到青楼去了。”阴辰道。

  “什么?你要把宋姑娘卖进窑子?我靠!你们也太猪狗不如了吧!我现在就去把你们杀了。”胡岩裕听到这里气愤异常,这手上的劲自然就用得大了些。这下灵芝姑娘受不了,“哎呀!”轻轻叫一声娇呼打断了胡岩裕的思绪。

  “怎么了?”胡岩裕忙收回心神,轻声地问道。

  灵芝姑娘把手抽回来,用另一只手轻轻揉着道:“你把人家弄疼了。”

  胡岩裕闻言忙把她的小手一看,那如白玉般的小手上,起了一圈的红印,心疼的拿到嘴边,边揉边往上面吹气道:“都怪我不好,我不该用这么大力的。要不然你也使劲捏我一下吧。”

  灵芝姑娘被他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笑声如同风铃一样,悦耳动听。

  胡岩裕见她笑了,自己也“哈哈”笑了两声。

  “我才舍不得捏爷呢,我现在也不怎么疼了。爷真会带我走吗?”灵芝姑娘道。

  转来转去,又回到这个问题上来了。胡岩裕开始觉得有点烦,“女人怎么这样?自己已经答应你了,你还怕我中途变卦不成?你把我胡岩裕当成什么人了?”

  胡岩裕虽然知道象灵芝姑娘这种风尘女子苦,渴望跳出火坑,可他毕竟是从现代过去的人,还是不能理解古代风尘女子那种强烈的渴望。

  “你舍不得了?这可是你当初说不要的柴火妞?”阴隼道。

  “当初我也不是没到她的本人吗?谁知道她长得那么俊呢?”阴辰道。

  “若论长相,这宋兰儿也算是上等人材了。况且当年他父亲和我交情也不错,我也有点舍不得。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事你将来怎么和高家小姐说?况且她可是和你自幼定的亲,按理来说,应该在高家小姐之上才对,若让人知道,你停妻再娶,就会落个攀龙附凤的坏名声,那对你的将来可是大大的不利啊!不能因小失大呀!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放眼天下,岂能儿女情长?那样是成不了大事的!”阴隼说得是义正辞严。

  “我靠!这种没天理的话,都让你这老小子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大义凛然。看来你这老小子,必定修炼过厚黑神功,而且是个高手。”胡岩裕在心中把阴隼的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个遍。他光顾想这些了,可就忘记回答灵芝姑娘的问题。

  “父亲教训的极是,是儿子错了。可是我还是有些不忍心把她卖到那种地方去。我们能把能找个人家把她嫁出去?或者把她卖到一个良善之家。”阴辰道。

  “还是你小子有点良心,比你那猪狗不如的老子强多了。”胡岩裕刚想到这里,突然觉得手上一湿,忙低头看去。原来灵芝姑娘见他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只是坐在那里呆呆地发愣,脸上阴晴变化不定,只当他后悔了,不想给自己赎身,不觉黯然神伤,泪水就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胡岩裕不知道,她为什么好端端地又哭起来了?当即就有些手足无措了。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几个不怕女人哭的男人。哭可以说,是女人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如果说,哪个男人说,他不怕女人哭,那么胡岩裕一定会愿意出一锭大银。如果哪个男人说,你能有很好的办法应付女人的哭,而且行之有效的话,那我们希望你发在网上,我敢保你一定会红的。当然这些都是题外的废话。

  胡岩裕无有他法,伸猿襞探熊掌,一把把个灵芝姑娘搂进了怀里,温柔地问道:“你又怎么了?”

  这不问还好,灵芝姑娘还只是无声而泣,这一问反而变成了,放声而哭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
闯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闯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闯明全文阅读和闯明txt全集下载。闯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闯明 第70回父子禽兽 灵芝姑娘见胡岩裕没有动静,伸手把他玩弄自己耳朵的手拿开。见他仍没反应,轻轻抬头想看个究竟。见他神色凝重,不知在想些什么?便不敢打搅,仍又乖巧地把头埋进他的怀里,一动不动,就象一只小猫一样。 2010-10-28 0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