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架空历史 > 闯明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2回花舫救人

作者:萧叔郎    更新时间:2010-11-05 07:00:00    状态:已完结
  “这下到好,连名次都排好了。这只母老虎要是真弄家来,还不给翻了天啊?怕是自己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胡岩裕还真从心里怕这事弄假成真,忙道:“你还是饶了我吧,我可真消受不起你这位杨大小姐,咱们救人归救人,这件事我看还是算了吧。”

  一个大姑娘家上赶着往上贴,而被男人当面拒绝,不要说在那个年代,就算是放到现代,也是很没面子的事,这脸上还怎么挂得住?脸往哪放?杨贞贞立刻柳眉一立,杏眼圆睁,气得用手一指胡岩裕道:“你说说,本大小姐哪点配不上你?论家势,我乃是堂堂名门之女,忠良之后,你又算什么?论相貌,就算我再丑也怕得上你这个又老又丑的家伙吧?你也不拿块镜子照照你自己的模样,你凭什么推三阻四的?”越说也越气越觉得自己委屈,这眼泪又差点流出来,一下又扑进了胡珍珍的怀里,双肩抽动。

  胡岩裕话一出口,就发现自己把话说的太重了,现在见她立着眼珠子教训自己,就想立刻反驳,后来见她又要哭了,这才干张了张嘴,没有出声,只能在心里反驳了,“我算什么?我可是建文帝亲口封在皇叔,再怎么算也算是皇亲国戚吧。我又老又丑怎么了?你还不是上赶着找我来?”想到这里又自己劝自己道,“算了,我这么个大人了,总不能老是跟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吧,真要弄出个好歹来,有朝一日见了杨应能也不好交代,还是忍了吧。谁让咱是个大男人呢?”想到这里“唉……”长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就在胡岩裕不知道下来怎么好的时候,救命的人来了,谁呀?

  胡传魁快步赶了进来,急急忙忙道:“爷,他们回来了。”

  胡岩裕正好借这件事先行离开这是非之地,便道:“在哪?你带我去。”说完和胡传魁走了出来。

  杨贞贞见胡岩裕一声不响的走了,没有了观众的她,也就没有再表演下去的兴趣,很快也就收了场,工夫不大就和胡珍珍二人有说有笑的了。

  胡岩裕人走了出去,可一直还在凝神细听这屋里的动静,听到这里已经云开雾散,也就把心放下来了。二人一路急行,很快就到了阴家父子住的客房。胡岩裕推门就闯了进去。

  阴家父子是刚刚拜访完回来,这屁股刚刚坐定,茶刚刚沏上还没来急喝一口呢,就听到门响,还以为是店小二呢,哪知抬头一看竟然是胡岩裕?皆是一阵纳闷。

  阴隼认识胡岩裕。阴辰可不认识他,大声道:“你是谁?怎么闯进我们住的房间来了?”

  阴隼忙站起身来打着哈哈道:“辰儿不得无理,这位就是为父常常跟你提起的,那位护送宋姑娘来咱家的胡义士。”说着,向胡岩裕一抱拳道:“胡义士,是何时进的京城啊?”

  胡岩裕现在可没心情和他打哈哈,直接了当地道:“这个一会儿再说。我现在问你,你们把宋姑娘弄哪去了?”

  听到胡岩裕这么一问,阴家父子心里都是一震,还是阴隼见多识广,忙打着哈哈道:“胡义士,你这话是从何说起啊?那宋姑娘自然是在崔家庄里我的家中啊!”

  胡岩裕实在是无心听他胡扯,扭头对胡传魁道:“你去门口看着点。”

  胡传魁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你少跟我在这胡扯,快说实话,不然的话……”胡岩裕说着,把随身宝剑往桌子上一拍道:“它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那阴辰少年气盛,初生牛犊不怕虎,高声道:“你拿把破剑吓唬谁呀?我可告诉你,这是京城,乃是天子脚下,有王法的地方,还轮不到你撒野。少爷我是堂堂举人,天子门生,你敢把我怎样?”

  胡岩裕差点被他气乐了,“哼哼”冷笑了两声道:“好一个举人,好一个天子门生?实话告诉你,我杀你比捻死个臭虫都简单。你们都睁眼睛给我看好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枚腰牌,慢慢在他们父子面前晃了晃,“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原来大人是锦衣卫,小人实在该死,刚才多有冒犯,请大人恕罪!”阴隼边说边拉着儿子吓得跪了下去。他刚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枚腰牌上明明白白地写着锦衣卫千户,不要说自己的儿子只是个小小举人,就算是朝廷里的封疆大吏,见了他们也会礼让三分。他说的一点都不假,锦衣卫杀个把百姓,根本不算回事,更何况是一位千户呢?

  胡岩裕这才缓缓收了腰牌,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道:“那就快点说实话吧。”

  “是大人,我们……我们……把那宋姑娘给……给卖了。”阴隼实在有些说不出口,结结巴巴地道。

  “这个我知道,我现在要知道的是,被你们卖哪去了?”胡岩裕厉声道。

  “卖到……卖到……秦淮河的花舫上去了。”阴隼感觉自己说出这句话都有些脸红,只得艰难地答道。

  “哪只花舫?痛痛快快地说,少吞吞吐吐的,不然的话……”胡岩裕说着,把桌上那口宝剑拿起来用力一拍,吓得阴家父子就是一哆嗦。

  “秦淮河上那么多花舫,叫什么名字,我们也记不清了,昨晚只是随便找了一家,只想快点把事办了就得了,哪还有心思记叫什么名字?”阴隼道。

  这没有名字该此从何处找起?这让胡岩裕大为犯难了,沉吟了片刻道:“你们俩起来,跟我走。今天若是把人找到了,算是你们万幸;如果今天找不到人,我不但把你们这两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扔进秦淮河里喂王八,还会抄了你们的全家,是男的一律杀,女的统统卖进窑子,懂了吗?”

  阴家父子听了胡岩裕的话,又是一哆嗦,忙点头道:“小人明白,小人明白!”

  “快点滚起来,我们走!多耽搁一会儿,你们的小命,就少了一分,明白吗?”胡岩裕道。

  “明白,明白!”阴家父子连连点头答应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大人,我们是骑马去呢?还是走着去?”阴隼道。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骑马去了。”胡岩裕道。

  “那小人这就去牵马,大人请稍等。”阴辰这次总算是还算机灵,一溜烟地跑了去备马了。

  等胡岩裕、胡传魁、阴隼三人到客栈大门口的时候,阴辰已经牵着两匹马过来。

  “你们俩骑一匹,”胡岩裕一指阴家父子,又扭头看着胡传魁,“你先留在这里等着我们,看着他们的东西,别让人拿跑了。”

  胡传魁一看胡岩裕的眼神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答应了一声就又回客栈了。

  胡岩裕这才上了马,独乘一匹,押着阴家父子,往秦淮河而去。

  秦淮河上那花舫还真是不少,现在不是营业时间,所以人并不多,这里只有到了黄昏掌灯时分才会热闹起来。

  三个人两匹马,顺着秦淮河一路找寻,上了好几只花舫,一打听都不是。这阴家父子的汗就下来了。这要是真找不到了,只怕今天父子俩就交代的这了,这还不错,怕是还得来个全家抄斩。越想越觉得后怕,早知道到这样,当初就不卖好了,现在是越想越觉得后悔。可惜的是,这个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顺着秦淮河已经走出很远了,忽然阴辰道:“爹,你看是不是那只?”

  这一路看来,阴隼的眼都有些看花了,看哪只都象,看哪只又都不象,现在顺着儿子指的方向一看,觉得很象,又怕再次上错了,忙用手揉了揉眼睛,看了几遍道:“看着确实很象。要不然你先过去看看?”

  阴辰哪敢擅自作主,抬头看了看胡岩裕。胡岩裕点了点,道:“快去快回,如果这次再错了,我就先剁你一根手指头下来。”

  阴辰吓得一哆嗦,刚要下马去看。胡岩裕听到那花舫里传来了一阵阵轻微的哭声。这哭声胡岩裕听着有点耳熟,有点象宋兰儿的声音,便飞身下来马,一纵身形飞上船去。

  阴家父子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忙用手擦擦眼睛,再看,那马上果然不见了人,那人已在花舫的舱门口了。“这还是人吗?这么远就飞过去了?”父子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一个劲的犯着嘀咕。现在不知道是跟着上花舫好,还是留在这里等着好?商量了一下决定先下马,在花舫癞边上的岸上等着,随时听候胡岩裕的传唤。

  胡岩裕上了花舫顺着声音,直奔底舱,根本无视老鸨、龟公的阻拦。见那里果然是被五花大绑着的宋兰儿,二话不说,挥剑斩断了绳索。

  宋兰儿见如从天而降的胡岩裕,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飞身投入胡岩裕的怀了里失声痛哭。

  老鸨带着几个龟公也跟了进来,见状道:“这位大爷,你这是干什么?”

  “我是来赎人的。”胡岩裕道。

  “你要赎别人都行,唯独她不行。”老鸨道。

  胡岩裕不想再她罗嗦,伸手掏出锦衣卫的腰牌,实指望这块百试百灵的腰牌能管用,又谁知这次确意外失灵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
闯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闯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闯明全文阅读和闯明txt全集下载。闯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闯明 第82回花舫救人 “这下到好,连名次都排好了。这只母老虎要是真弄家来,还不给翻了天啊?怕是自己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胡岩裕还真从心里怕这事弄假成真,忙道:“你还是饶了我吧,我可真消受不起你这位杨大小姐,咱们救人归救 2010-11-05 07: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