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46 意乱情迷

作者:庭外流魂    更新时间:2010-07-23 17:17:21    状态:已完结
  “准备好了么?”经过短暂而又漫长的两个小时,终于到了兄妹俩的最终时刻。

  此时,在化妆师们故意偏向中性方面的有意为之下,梦星本就阴郁的中性美更显浓郁。加上“他”已经换上纯白色的天使长裙,背着纯洁柔软的天使之翼——阴郁的气质里又增添了一分圣洁。

  “加油!”在梦林的鼓励下,梦星微微颔首,显得格外从容。

  …………

  随着灯光的慢慢聚拢,幕布的缓缓拉起,诺大的礼堂里鸦雀无声。

  在一弦琴弦的拨弄里,灯光慢慢聚向舞台的顶端——怀抱竖琴的梦星缓缓从空中降下,抱膝坐于“云端”(舞台道具而已)。但见云中的天使指尖轻动,温润如玉的声音绕梁于满座哑然的礼堂,天使拨弄的仿佛不只是“他”怀里的乐器,“他”也在拨弄着在场每个人的心弦。一点一滴地触动起他们内心深处最纯、最真、最美的思念。

  带着每个人飞舞在云端、翱翔在大海、穿梭于山林、漫步于幽谷……灯光打在梦星白净纤瘦的侧脸上——天使的忧郁叫每个人都心生凄凉之感——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天使也忧愁。再看天使那望穿秋水的双眸,更在人们心里激起一圈圈涟漪……台上的天使,给了大家一种美绝人寰的感觉……

  “喂!你们不是说尹梦林学姐不会上台么?”此时,开演前在梦星身后叽叽喳喳的几个学生又在议论了。不过,他们这次的相当的小心——只是自己在那里小声的议论,生怕打破了这礼堂的寂静。

  “不知道,不过我听说那个男主角——就是天使,不是璃姐来反串的么?怎么又变成尹梦林学姐了?”

  “是谁都好拉!……不过,没想到尹梦林学姐还有这绝活,她的琴声——真的好美!”

  ……

  接着,梦星开始伴着琴声轻唱,“他”这一开口,就听台下齐刷刷地“咦?”了一声。毕竟,大家才听过梦林唱的歌,现在又听到梦星发出低沉沙哑的嗓音,自然都会觉得惊奇——除了几个认识梦星的人:姜研、李强,以及刚才见过梦星的几个学生干部……

  梦星的嗓音虽然沙哑,但里面却透着别样的美,观众们很快又在其中沉醉……

  梦星一曲唱完,灯光立刻转向了另一处——双手合十跪在地上,作祈祷状的梦林。随着舒缓的节奏,梦林也低低吟唱——这是观众们绝对熟悉的声音——这无疑又叫众人吃了一惊——这台上怎么有两个C大女神?但是,仍旧谁都没有出声,因为这些都可以在事后讨论,现在最重要的是静静地欣赏完这出音乐剧。

  …………

  这出音乐剧是梦林根据自己的《天使哥哥》改编而成的剧本,她将50余万字的小说精简到了这只有30分钟舞台音乐剧上。这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梦林她做到了。

  哥哥在天堂的牵挂,妹妹在人间的思念……原著所有的精华,在这仅仅30分钟的音乐剧里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台下观众们眼眶里呼之欲出的点点晶莹就是最好的证明。

  …………

  最后,在梦星和梦林的共舞里,大家迎来了整出剧的最gao潮。

  “少女爬满泪水的脸颊终于展开了笑颜、泛起迷人的酒窝,呼喊着‘一定要幸福’,不停的追逐越飞越高的天使。越来越远的天使渐渐停住了离去的翅膀,因为少女的呼喊震撼着他的心房。他停下了,转身,向少女伸出双手——终于,天使决定这次不再放弃。

  少女渐渐浮到空中,牵起天使的双手——天使带着她飞,带着她舞,带她在空中漫步,带她在天际翱翔……”

  这便是剧目最后的结局——为了少女,天使放弃了整个天堂。

  坐在台下的C大的学子们今天走了人生的大运,他们没有买票便观赏到了人生里最精彩的剧集。以至于许多年以后,同学们回忆至此都不住津津乐道——尤其是梦星和梦林那段空中漫步,更成了无数C大学子们心里的经典。

  最后,在幕布降下前,梦星悄悄地打碎了一个水球——彩灯下,舞台上飘零着七彩的晶莹把整出剧凄婉浪漫的格调推向了极致。

  同时,希维在后台对着麦克风用神语清唱起真正的天使之歌——这是最能触动人心底那根弦的歌谣。随着幕布的慢慢降下,歌曲唱罢——只留下一大群含着泪微笑的观众。由此,《天使哥哥》成了C大戏剧史上永远不可超越的经典。

  而后台,所有为这台演出、这台晚会、这个文化节付出过的学生干部和干事们都止不住的鼓掌——他们称这是将近一百年来C大办得最成功的一届文化节。

  ………………

  +++++++++++++++++++++++++++++++++++++++++++++++++++++++++++++++++

  晚会结束,为这次文化节忙活了不短时间的学生干部们琢磨着来个庆功宴——当然,大家也邀请了帮他们解了燃眉之急的梦星和为让音乐剧变成永恒经典出过力的希维。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梦星看了眼已经露出疲态的梦林,婉言谢绝了同学们的好意。希维当然是形影不离地跟着梦星,而玉流也不好一个人跟大家去玩,虽然有点不情愿,却也只好也跟梦星梦林他们回家。

  …………

  路过河滨公园的时候,梦林突然一扫先前的疲态,兴冲冲地对梦星说:“哥,现在陪我去公园里散散步好么?”

  “……”

  还不等梦星回答,梦林便指着身边的玉流和希维说:“小孩子先回家,我跟你们梦星哥哥一会儿回来。”

  这句“小孩子”可引来了不小的风波——希维还好一点;可因为身材娇小和长相过于低龄化而常被人当成小孩一直是玉流的逆鳞。即使触碰它的使自己向来敬重的C大女神,玉流也忍不住要发飙……

  但梦林哪里会给她机会,还不等两个女孩作出反应,便拉起梦星消失在了二人的视线里。

  只留下发狂的玉流仰天一声长啸……

  “我……我们现在怎么办?”希维怯生生地问发完飙的玉流。

  “回家!!!”玉流气呼呼地答道。

  +++++++++++++++++++++++++++++++++++++++++++++++++++++++++++++++++

  公园里,梦星被梦林牵着手在河堤上奔跑。“他”不知道梦林这丫头这么晚了把“他”拉到这里来想干什么?心里一直上下打鼓。

  至于梦林到底想干什么,恐怕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或许是随兴所至,或许是突然的冲动。只是在这一刻,她突然生出一种想要独占梦星的欲望。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对了,就是刚才在舞台上——梦星搂着她跳舞的时候,要说从小到大,梦林和梦星的身体接触也不在少数,那时候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今天怎么?……尤其是梦星牵着她在“云中漫步”的时候,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发烫的双颊,听到自己忐忑的心跳,牵着梦星的那只手也止不住地发抖。这到底是种什么感觉,梦林从未感受过,这好像浑身触电似的疏疏麻麻的奇妙。

  但看过不少言情小说和影视作品的梦林对这种感觉还是有一点了解的,难道这就是?……不,这怎么可能?!!!对方可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

  人们都说双胞胎会有一定程度的心电感应,或许这只不过是自己和哥哥心灵相通的一瞬间的感觉——对,一定是这样,总之不可能是那种荒唐的事情。可是,为什么这样想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又那么失落呢?

  所以,梦林要确定一下,确定自己刚才对梦星到底是什么感觉。现在拉着梦星的手,心脏还是跳得那么快。难道自己真的对亲哥哥?!!!……

  “喂!梦林你别跑了!拉着我要去哪儿啊!”梦星在后头大喊。

  梦林这才停下——原来自己一直在跑,难怪身上这么热,心跳也这么快呢!慌慌张张地松开梦星的手,尴尬道:“人当然是用跑的,难不成像鸟一样用飞的?”

  可是,梦星却说:“你……那么想飞么?”

  这时,梦星才想起,哥哥已经是个死了一年的水鬼——鬼是可以飘浮在空中的,飞对梦星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就在刚才的舞台上,自己可不记得有吊钢丝的环节,可还不是和哥哥一起漫步云端么?——这显然是梦星干的好事。

  飞?这是个多么梦幻又浪漫的事情。望着浩瀚的夜空,梦林心头顿时生出了对天空的渴望。记得很小的时候和梦星看到从头顶飞过的鸟儿,两人都会流露出憧憬和向往——向往鸟儿们能在天上自由地欢畅。

  “能……再带我飞一次么?”梦林试探地问着梦星。

  “把你的手给我。”梦星微笑着向梦林伸出右手。

  梦林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怯生生地把自己的小手放进了梦星的手心里。哥哥的手很是细腻、白皙、柔软,照梦林的个性是绝对不会看得起这种毫无男子气概的手的。可为什么,当她牵起这只宛若女子娇柔的玉手的时候却会觉得心如鹿撞呢?

  渐渐的,梦林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看看脚下,自己已经和哥哥一起浮在了离地几十米高的空中。

  “抓紧了!”梦星紧了紧握着梦林的那只手。梦林通过哥哥的提醒,也把握住哥哥的左手握得更紧了些。接着就觉着身子向前一倾,她就被梦星带着在夜空里穿梭……

  “啊!!!——”俯瞰着身下城市的流光溢彩,感受着清凉的夜风拂过自己的脸颊、掀起自己的发丝、托起自己的身体,听着耳畔的呼啸——梦林兴奋地大叫着……

  她问梦星:“哥,你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你忘了我是水鬼啊?我可以自由地控制十米之内的水分——人的身体有80%是由水构成的,让你飞起来不是什么难事!”梦星同样大声地回答——因为他们实在飞得太快,耳旁的风呼啸而过,如果不这么大声的话根本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

  听着梦星的声音,虽然“他”这个时候的语气并不温柔,内容也不甜蜜。可就是这句朴实的话,又让一股暖流流遍了梦林全身。一时间,她甚至觉得手里握的不只是哥哥的手,而是她的整个世界。不自觉的又将左手紧了紧。

  ……

  又这么飞了一会儿,梦林觉得握着自己的那只柔软的手逐渐失去了温度,变得冰凉。转头一看梦星,此时“他”面无血色,额头上渗着虚汗。这可吓坏了梦林,担心地喊道:“哥,你怎么了?!!!”

  “没……没事……”梦星说起话也变得有气无力,“只不过……我们得降落了……”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着陆,梦星抚着额头,走路的步伐也有点晃悠。梦林一把将他扶住:“哥,干脆找个地方休息下吧!”

  “没事的,”梦星还在逞强,“我不过是带着你飞得太久,灵力耗费有些过度,头有点晕罢了。这里离家也不远,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看着梦星那一步三摇晃的步子,莫名的心疼涌上梦林的心头。

  “你给我站住!”梦林叫住梦星,做出了自己也无法预料的举动。

  “怎么……”还没等梦星反应过来,梦林就一个公主横抱把梦星抱在了她纤细柔软的臂弯里。

  “你……你……”梦林的这个举动惊得梦星苍白的脸颊上飞出两抹红霞,加上和梦林一模一样的美丽容貌,“他”现在的样子活像一个被欺负的小女儿。梦星本来想挣脱,可无奈现在手脚无力。

  “呀!没想到哥哥还会露出这种小姑娘似的羞涩的表情。我早说过哥哥很适合做女人的……”梦林也是被自己这个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可她又不想在梦星面前惊慌失措——因为自己的大胆生出的心虚,只有用更大胆的举动来掩盖。因此,梦林坏笑着,挑逗着怀里的哥哥:“哥哥的身体真的很纤瘦也很柔软……”说着还在梦星身上捏了两把,然后又把脸颊埋进梦星的脖颈,贪婪的吸了两口气:“身上的味道围起来也叫人舒服……”

  梦林的这一系列举动绝对是叫梦星本来就苍白的脸变得惨白了——虽然清楚自己的妹妹在淑女的背后有极其霸道的一面。但梦林的骨子里小女孩的清纯和天真却是做不了假的——至今这丫头可是至今都幻想着哪天有个英俊的王子骑着白马来娶她。

  可今天,自己那个平时规规矩矩的妹妹怎么活像个女流氓似的——感受着梦林呼在自己脖子上的热气,就差伸出香舌来舔舐自己白细的脖颈了。

  “你……”梦星也因为羞耻而不愿再提刚刚的事情,只得转移话题:“就算要把我弄回去,你不能背着我回去么?这么抱着你也会累吧?”

  “累?怎么会累?鬼又没有重量——你还当你是以前那个160几斤重的大小伙子啊!嘻嘻,长得有男子气概点再说吧!”——是啊!如果只是要把哥哥送回家,背“他”就好了。其实,说穿了还不是如果背在背上就看不到“他”的容颜,闻不到“他”的气味。

  “你……放我下来啦!一个大男生被女孩子公主抱很丢脸的啦!——这条街上还有其他人的不是?”梦星大叫道。

  “那好!你隐身就是了。这样人家看到不过是我一个人用一种古怪的方式在街上走——丢脸也只是我一个人的事!”可梦林却不打算让“他”如愿。

  “算了,让女孩子一个人丢脸怎么行呢!我陪你好了。”最终,梦星放弃了“他”的矜持,任由妹妹就这么将自己抱着。

  听着哥哥的话,梦林的心里又生出了感激——她清楚梦星极好面子,这样在街上上小丑一样被人注目,对梦星而言可以说是付出了很大的牺牲了。不由得把哥哥抱得更紧了些。看着哥哥羞得绯红的脸颊,一种奇异的感觉从梦林的心里升起,她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自己的心脏也仿佛快蹦出了胸腔。她把头慢慢低了下去,她的脸也离梦星的脸越来越近,两个人的鼻尖都已经碰在一起了。

  “梦林……你这是……唔……”下一刻,梦林的樱唇贴上了梦星的嘴唇——怎么又是这样?!!!上次是索尔,这回又是自己的亲妹妹!!!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虽然梦星在理智上极力抗拒,可“他”那不争气的身体却主动迎合着梦林的突袭……

  “这个……就是接吻的滋味么?哥哥的唇……好甜、好软……”接着,梦林的香舌撬开梦星牙关,探进口腔,轻而易举的俘虏了梦星那条僵硬的舌头:“这就好像触电一样,全身都疏疏麻麻的好舒服。如果不算五岁的时候玩结婚游戏的那次,这应该是自己的初吻吧!果然,还是让哥哥给夺走了……或者说,我把初吻给了哥哥。”

  ……

  良久,唇分。怀里梦星别过头不再看梦林,也慢慢合上了眼帘。伴着亭匀的呼吸——“他”似乎睡着了。

  看着怀里“熟睡”的哥哥,梦林没再说什么,加快步子往家里赶——“如果,我们不是亲兄妹的话,梦星……是不是就可以只属于我呢?”

  ………………

  +++++++++++++++++++++++++++++++++++++++++++++++++++++++++++++++++

  回到出租房,两个萝莉见梦林抱着“昏迷”的梦星回来,也都诧异了半天。梦林对她们“嘘”了一声,轻声说:“哥哥太累所以睡着了。”

  然后,便把梦星抱到了自己房间,梦星自己的地铺上,吩咐希维端了盆水进来就打发她和玉流去睡了。自己则替满身是汗的梦星擦拭了身体,又替他换上干爽的睡衣才自行梳洗去睡了。半睡半醒之间,朦胧里梦林看着地上的梦星:“如果……你是我的就好了……”

  直到梦林睡着,梦星从地铺里出来,坐在梦林的床边,轻轻撩着她的鬓发……其实,一开始梦星就没有睡着,“他”不过是刚才被梦林吻了以后心乱如麻,为了躲避尴尬在装睡罢了。同时,那时候“他”的心里也被激起的波澜,“他”也在理顺自己对梦林到底是什么感情。

  此时,梦星的脸也不自觉地靠近梦林,眼看两人的鼻尖就要再次碰撞……

  “啪”——梦星狠狠拍打自己的脸使自己清醒——怎么可以这样?!她可是我妹妹!妹妹不懂事,哥哥怎么可以跟着荒唐!兄妹之间怎么可以发生男女之间的感情——男女?对了!一定是这样——现在自己是个男人,所以才会把持不住对宛若天人的梦林产生那种伤风败俗的感觉。只要变成女人就没事了!

  想着,梦星就把神力流遍了自己的全身,穿着男性睡衣的裁决女神便坐在了梦林的床边。可是,就算变成女神,心里对梦林的感觉又几曾有一点点的减少。反而凭着女神敏锐的的五感,梦星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更火热,把自己加速的心跳听得更清晰,紊乱的呼吸感觉得更清楚。

  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女神的唇最终落在了妹妹那充满诱.惑的娇嫩红唇上。

  “这个,算是对你强吻我的小小报复吧!也算回报你的初吻——这可是我第一次献吻哦!晚安!我的梦林……”

  …………

  有道是“关心则乱”,女神的意乱情迷使她忽略了门外那道炙热的目光。

  “梦星哥哥、忒弥斯姐姐、忒弥斯姐姐、梦星哥哥……”门外,从门缝里看到一切的玉流被刚才的一切惊呆了。本来,她看到今晚梦林看梦星的眼神有点不对——那哪里是妹妹在看哥哥,分明是在看情人。为了预防自己预定的未来大嫂和她自己的哥哥干出什么有违伦常的事情来而拉着希维在梦星和梦林的房门外准备整晚警戒。就在刚刚看到梦星变身之前要吻上梦林时,要不是被希维拉着,肯定会进去给梦星来一记“萝莉升龙霸”的。可当她看清后来发生的一切后——“她们?!!!……两个?!!!……一个?!!!……希维!你能不能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你不说我直接进去问她!”

  “不要!我说就是啦!其实……”无奈之下,希维将梦星的所有事都托盘而出。

  “什么?天晴大陆的裁决女神?!!!梦星哥……不不不,现在该叫她姐姐了……没想到她竟然……嘻嘻……这回有得玩了……”

  ………………………………



温馨提示:
殷月女神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殷月女神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殷月女神传全文阅读和殷月女神传txt全集下载。殷月女神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殷月女神传 46 意乱情迷 “准备好了么?”经过短暂而又漫长的两个小时,终于到了兄妹俩的最终时刻。 此时,在化妆师们故意偏向中性方面的有意为之下,梦星本就阴郁的中性美更显浓郁。加上“他”已经换上纯白色的天使长裙,背着纯 2010-07-23 17:17:2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