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54 打破的屏障

作者:庭外流魂    更新时间:2010-07-25 19:46:48    状态:已完结
  当三个女孩架着昏迷的姜研跌跌撞撞地回到农家乐的门口,此时,梦星也急匆匆地从另一个方向赶过来,身后是面色铁青,还时不时干呕的罗晓敏。

  话说梦星怎么会这么适时地和妹妹他们会和呢?这都多亏了她让玉流绑在梦林手上的平安绳——它让梦星感觉到梦林有危险。本来梦星是要直接赶往梦林出事的地方的,可随之而来女神之泪发出的强大神力却让她坦然。又被平安绳指引着梦林他们正赶回农家乐,于是也急匆匆地跑了回来。

  “哥……救救……姜研……”梦林架着姜研的胳膊求着哥哥。

  看着梦林几个人灰头土脸、遍体鳞伤的样子,梦星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你们这是……”

  还不等梦星问完,筋疲力竭的梦林就眼皮一翻、身子一软——瘫了下去。幸好被梦星一把扶住,才不至于摔在地上。不过,伤得最重的姜研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娇小的希维显然不可能一个人撑住比她身材高大许多的姜研,一下子就和姜研一起摔了下去。使得姜研双膝以下早已变成红褐色的裤腿又被染上了一层鲜红色……

  这时罗晓敏走过来,架起姜研的一条胳膊,对希维点点头:“我们一起搀他进去吧!”

  于是,玉流在前面开路,罗晓敏、希维架着姜研,梦星则横抱起梦林,飞快地往他们的房间里赶。

  抱着梦林颤抖的娇躯,梦星不自觉地紧了紧自己并不强健的臂腕。换来的却是梦林的一声闷哼和全身的一下抽搐。梦星银牙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和她走得最近的玉流可以看见,她的唇上隐隐渗出了金色的液体。

  进到房里,把梦林和姜研分别放到房间的两张床上。

  “我马上叫救护车来!”罗晓敏镇静地说道。

  “没用的,”可希维却阻止了罗晓敏的行动,“梦林姐姐受的硬伤还好说;但姜研哥哥好像是被下了诅咒……”

  “都什么时候了还玩这些神神怪怪的游戏!”希维的话叫罗晓敏有些抓狂。

  “现在能救他们的就只有……”希维并未理会罗晓敏,怯生生地把目光投向了梦星。

  “没错,只有我了……”

  听到耳边悦耳的女声,罗晓敏吓了一跳。看向身边刚刚梦星站立的位置——刚才那个脂粉气十足的小白脸已经被一个羡煞天人的美丽女子所取代。曲线玲珑的曼妙身材,雪白纤瘦的瓜子脸,一对琥珀色的星眸都给罗晓敏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但最惹眼的莫过于她那一头绸缎般的齐臀紫发。

  但这个紫发的美女却穿着刚才那小白脸的衣服,难道……“你……不会是……尹……尹……”

  “这些事情以后跟你解释,先救人再说。”梦星一边说着,一边催动起身上的神力——用那天玉流买给她的紫色衬衫和牛仔长裤换掉了已经不再合身,阻碍行动的男装。同时还从裤兜里掏出一条发带,束起自己披散的紫发,不让它影响自己工作。

  梦星快步走到梦林的床前,将妹妹血肉模糊的双手交叠在一起,温柔地放到自己唇边轻轻一吻。马上,血肉模糊的双手又变成了光滑白嫩的玉手。

  放下梦林的手,梦星轻轻触碰梦林的身体,并且自言自语:“全身都有骨裂的现象,能和希维一起架着个大男人走回来简直都是奇迹。”

  此时,梦星的手上泛起淡紫色的光辉,光辉将梦林罩住,几十秒后,梦星长出了一口气:“她没事了。”

  接着,梦星连口水也没喝,就料理起另一张床上的姜研。

  不同于因为硬伤和疲惫陷入昏迷的梦林,姜研的情况要复杂得多——照希维的说法:姜研被什么下了类似诅咒的东西。这样,梦星就不得不仔仔细细用神力为姜研做全身扫描检查。

  而另一边,希维早就用神圣魔法治好了玉流手上的脱皮和水泡。现在,她们一个打来一盆水擦拭着梦林被汗水和尘土弄得脏兮兮的脸庞,一个则为梦林掖上被子,免得她着凉。

  至于另一位平常拥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心理素质的前刑警队长却傻愣愣地站在房间中央,小口一张一合,想说什么,却始终吐不出话来。今天带给她刺激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先是从未见识过的恶心尸体,再是一个男人就在自己眼前变成了绝美的女性,然后这个“女人”又使她妹妹的重伤不药而愈,现在“她”可能还在用同样的方法救治另一个更重的伤员……

  超出自己常识范围的事情一下子发生得太多太突然,罗晓敏实在是接受不过来。而且,现在就在她眼前发生的事,也全都是和自己的唯物主义观背道而驰。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除了在原地发呆之外恐怕没有更合适的事情做了。

  最后,还是玉流拉了拉她的衣角叫她回过神来,再指了指门口陪她出去……

  +++++++++++++++++++++++++++++++++++++++++++++++++++++++++++++++++

  “什么?!!!从异世界回来的裁决女神?!!!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在门外,玉流告诉了罗晓敏关于自己知道的梦星一切——她揣摩过梦星的心思,既然会在罗晓敏面前现出女身,就不怕她知道自己的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相对于罗晓敏的激动,玉流倒是很坦然,“就算是干爹干妈也不是凡人呢!”

  “你说什么?!!!我爸妈?!!!……”

  “嗯!干妈是活了快两千年的山鬼,干爹是本地的城隍……”

  听到这里,罗晓敏的瞳孔猛地一缩,但玉流似乎没有察觉到,依然兴致勃勃地继续着自己的话题:“梦星姐姐和和姜大哥都在干爹手下做事,这次被他派过来调查这件孕妇被剖腹弃尸的案子。干爹开始不让晓敏姐姐你来这里也是因为知道这事情不是‘人’做的,你应付不了。当然,干爹和干妈都不知道梦星姐姐其实是‘姐姐’,更不知道她是女神……咦,晓敏姐姐你怎么啦?……”

  看着罗晓敏恍若行尸走肉般摇摇晃晃地离去,打开隔壁的房门、进去、关门。玉流低吟着:“什么事情都必须自己去面对,这样让你明了自己的身份或许有些突然,但是,这也是你迟早要面对的命运。”

  …………

  +++++++++++++++++++++++++++++++++++++++++++++++++++++++++++++++++

  房间里,罗晓敏锁上门,断绝一切和外界的联系。刚强坚毅的前刑警队长此时终于露出了小女儿态。她两手抱膝蜷缩在床角,脸埋进两腿之间,闭上眼——她不敢再面对世间的东西。什么是真实,什么又是虚幻——她不停地问自己,真真假假、是是非非、黑黑白白、错错对对,不停地在她的脑子里闪现。她不知该相信什么、否定什么、抓住什么、放弃什么……

  从小受到过的教育,长大后树立起来的牢固世界和人生观就如玻璃一样在心里破碎,碎屑洒落满地,再也凑不齐,更拾不起。

  父亲是城隍、母亲是山鬼,一个神、一个妖——那自己和弟弟又算是什么?半妖半神的怪物?杂种?那自己的这二十几年活的又是什么?——自以为是地活着,却丝毫不知身边的一切,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甚至还将其全盘地否定。

  罗晓敏放开膝盖,又将身子缩得更紧了些。她从来都没有像这样觉得自己轻飘飘的,没有真实的存在感——这二十几年她的生活一直很充实,有着明确的目标和方向。可今天,她原来的认知,原来的理念,原来为自己的设计好要走的路全都被无情的砸碎。

  没有翅膀的天使会堕落,没有目标的人则只是躯壳。

  这或许就是罗晓敏现在的感觉,既然自己不是人类,那人的道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走下去。莫说人,自己也不是神、不是妖,以后在人的世界、神的世界、妖的世界,自己又如何去立足。对于给了自己这样的一副身子的父亲和母亲,自己到底是该爱他们还是恨他们。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未来、接下来的日子,对自己到底还有没有意义可言?

  罗晓敏很矛盾、很彷徨……

  “怎么了?平时不是一直很有活力的么?”耳畔传来一个声音。

  不用抬头,罗晓敏便知道是谁——这个声音只要听过一次就一辈子都忘不了。转头看了下依然紧闭的门扉,剑眉微皱,但转念一想:既然对方是女神,区区门板又怎么拦得住她。

  “怎么?把一个人关在房里?”梦星丝毫不顾及罗晓敏眼中淡淡的敌意,自然地做到她的身边。

  “姜研怎么样了?”罗晓敏避开梦星的话题,转问其他。因为她不敢再在那个话题上纠缠,甚至不敢再想刚刚想过的事情。梦星那凌厉得像是一眼就看得出人的想法的眼神叫罗晓敏很是反感——自己的心事,可没打算拿给别人分享。

  “我给他检查过,中度脑震荡,膝盖的粉碎性骨折都是小问题。最严重的是他被恶鬼用一种叫‘积尸气’的东西封住了心脉。要不是喝过两口希维的天使之泪缓冲其毒性,自己又有些修为,他早就肠穿肚烂、魂飞魄散了。而且,积尸气这东西无法强制排出体外……”

  “那现在他……”

  “放心吧!虽然积尸气没法强制排除,但可以从一个人转给另一个人。”

  “那……”

  “呵呵,”梦星笑着指了指自己,“我把它过到我身上了……”

  “那你……”

  “没事的,这点东西多我产生不了影响。只是,这一两天我不能再变身成水鬼了……哦!就是刚才那个男生的我。因为水鬼的灵体可承受不了积尸气的侵蚀,我得等到这两天的新陈代谢把它自然排出体外后才可以变回去。”

  “……”罗晓敏没有说话。

  “对了,小玉把我的事都告诉你了吧?”

  “嗯。”罗晓敏微微点头。

  “记得我刚刚踏足那片大陆的时候,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甚至‘我’也不再是‘我’。”不知怎么的,梦星竟对罗晓敏诉说起了自己的过往,“即使拥有了神的头衔、神的身体、神的力量,但那种感觉,失落、焦虑、害怕、哀愁、彷徨交织在一起,我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活着能够做什么,活着还算不算是个完整的自己……”

  “那……你后来是怎么办的呢?”而罗晓敏也破天荒地没和梦星斗气,而选择了静静地聆听。

  “还能怎么办?我的过去,我的曾经全都被无情地抹煞了。只能逃避,哭,一开始的时候我只能哭,整夜整夜地哭着。”

  “……”

  “不过晓敏,”这还是梦星第一次唤罗晓敏的名字,还唤得这么亲切,罗晓敏的心里一荡,对这个刚才还想着怎么好好教训的小白脸变成的女人生出几分好感,思绪一下子飘回到8点多钟的时候被梦星压在身下的瞬间,小麦色的双颊不禁飞出两抹红晕。

  “我们一生下来的时候就熟悉身边的人、事、物和世界么?那时候的我们考虑过什么生活的目标,活着的意义的么?我们能选择出生地点、环境还有父母么?”

  “……”罗晓敏摇摇头。

  “我们出生时是这样,被迫进入另一个世界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把它当做一次重生吧!”梦星唇角挂起淡淡的微笑:“逆来顺受、随遇而安都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没有活着目标、意义,那就自己去创造一个。没有未来的道路,那就走出一条来。”

  听着梦星的话,罗晓敏豁然开朗了。放开抱着双膝的手,翘起脚,昂起她高傲的头:“你来找我也不是为了说这些吧?”

  “谁愿意和你说这些,”梦星也是针锋相对,“我不过看某个搞不清自己是谁的迷失的小狗在独自烦恼,善心大发上前抚慰罢了。”

  “你……”解开了心结,罗晓敏就有了精神。看来即使都是女人,这对冤家还是免不了要吵起来。

  “哎——”梦星伸了个懒腰,“今天好累好热啊!还出了这么多汗……我的床让给梦林了,能在你这借个浴室和床位么?”

  “我这里倒是没问题。不过让你妹妹和姜研这孤男寡女的……”

  “这你就甭操心了,梦林那丫头我了解,不会干出出格的事情来。至于姜研,他不到明天日上三竿是不会醒的。”

  “那好,你有换洗的衣服么?”

  “拿农家乐准备的浴袍给我就行了。”

  ………………

  +++++++++++++++++++++++++++++++++++++++++++++++++++++++++++++++++

  在梦星进入浴室10分钟后

  “笃笃笃……”舒缓的敲门声传来,罗晓敏开门一看,梦林正揉着睡眼站在门口。

  “呃……晓敏,打扰到你休息了么?”

  “不,我还没睡呢!梦林你怎么回来了,伤病初愈是不该下床的。”罗晓敏将梦林搀进屋。

  “没事,我都好了。”坐到床上,梦林说道:“而且,我也不习惯和别的男生睡在一个房间里。再说,我睡了哥哥的床他睡哪?他那么好面子,总不可能和我换床位跟你睡一个房间吧!就这么一晚上他也不可能再开一个房间,一定会睡大堂的桌子了,所以我还是回来睡好了。刚刚我还去大堂找他却没见着,可能是去院子里散步了吧!”说着,梦林就开始脱衣服,“我先去洗澡了,一会再去大堂看看,叫他回房去睡。”

  “哦!”罗晓敏木然地点着头——等等,浴室?!!!——“梦林!浴室里……”突然,她大喊道。

  但此时,梦林已经打开了浴室的门。

  “你是……”这时,梦星正舒服地淋着淋浴,却突然看见妹妹正一脸惊愕地用手指着自己。

  “呀!……”梦星下意识地蹲了下去,双手抱住胸部,大腿遮住下体。奇怪了,以前被梦林看男性的身体都没什么感觉,怎么被她看到同是女性的luo体会这么羞涩呢?

  过了一会儿,罗晓敏也进来,将浴袍披到梦星身上,扶她起来。她也从玉流那里知道梦星最不愿被知道自己秘密的人就是孪生妹妹梦林,也为自己没替她掩饰好而惭愧。但转念一想,纸永远包不住火,窗户纸再厚都有被捅破的一天,梦林那么机灵,这事情迟早得穿帮。既然是逃不脱的命运,那就欣然接受吧!

  罗晓敏拍拍梦星的肩:“尹梦星,你自己和你妹妹解释吧!”

  “尹梦星”?“你妹妹”?这几个字种种地叩击着梦林的心扉。

  梦星深吸一口气,再呼气:‘梦林,其实……我……”

  …………

  15分钟后

  梦林惊慌失措地看着梦星,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掩着嘴,摇着头,哽咽声从喉咙里发出来:“你……你就是……哥哥……”

  “梦林,我知道这很难以相信,”说出一切的梦星反而坦然了,伸出手想去搂梦林的肩膀,“你能……接受我么?”

  “别碰我!!!”可梦星迎来的却是妹妹带着哭腔的一声大吼。“走……走开……”接着是哽咽的小声嘀咕。

  梦星意味深长地看了罗晓敏一眼,意思是替她好好照顾梦林。便无奈地一叹,离开了这间房。

  梦星走后,还徘徊在梦林眼眶里的泪花夺眶而出:“哥哥……怎么会……变成……女人?……”

  “梦林,难道你?……”梦林的语气里带着撕心裂肺的伤痛,那是一种突然失去了眼前幸福的悲哀。拥有专业素养的罗晓敏很容易听出了其中的玄妙。

  她母性大发地抱住梦林的头:“哭吧!哭完了就没事了。其实,哥哥变成姐姐也未必不是件好事。这样你不至于在一段根本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里越陷越深,现在就斩断它,彻底的断绝——记住,她是你姐姐,同性之间更不可能有结果。”

  罗晓敏轻轻拭去梦林的泪珠,低声对她说着。可她的心里也七上八下——没错,这没有结果,但是,真的说断就断得开么?

  ………………………………



温馨提示:
殷月女神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殷月女神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殷月女神传全文阅读和殷月女神传txt全集下载。殷月女神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殷月女神传 54 打破的屏障 当三个女孩架着昏迷的姜研跌跌撞撞地回到农家乐的门口,此时,梦星也急匆匆地从另一个方向赶过来,身后是面色铁青,还时不时干呕的罗晓敏。 话说梦星怎么会这么适时地和妹妹他们会和呢?这都多亏了她让玉 2010-07-25 19:46:4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