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59 挥舞巨阙的梦林(上)

作者:庭外流魂    更新时间:2010-07-27 08:32:05    状态:已完结
  华灯久上,夜已三更,古朴原生态的酒吧里琴声悠扬。帅气的调酒师细心地擦拭着杯具,吧台前,溢彩的流光里浮动着几抹稀疏的倩影。

  李雪夜今天没有用法术伪装,露出风华绝代的姿态翘着长腿慵懒地坐在吧台后面。凤目半闭,颇有意境地欣赏着眼前一位同样宛若天人的佳丽摇曳着半杯残酒,欲饮欲罢。

  佳丽的旁边,一位银发的妖娆女子摆着和李雪夜同样的姿态,用同样慵懒的眼神挑逗着那位端着酒杯的佳丽。

  “苦艾酒让人产生幻觉,什么事能让玉仙颜梦璃想起了这种逃避现实的方法?”银发女子挑逗性地说道。

  “还用说么?悠曼,”李雪夜梳了梳她的乌发,“绝对是又去找果子的麻烦,然后灰溜溜地逃回来了。”

  “差点忘了,”悠曼也端起身前的酒杯,“她跟果子从以前就是水火不容的。哎——都是为了那男人。”

  “其实,”李雪夜收起慵懒地笑容,拿出严肃认真的态度,“梦璃,你是斗不过果子的,这几次若不是她手下留情,你有几条命都不够。”

  “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我就是豁出性命也要替他拿到!”颜梦璃显得有点激动。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天风向来就是个狂放不羁的男人。”李雪夜抿了一口自己杯中的酒液,“你为他做尽了任何事,他绝对会感激你。但你却不可能将他拴在身边。而且,他也从来没有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过,要他接受你是很难的。”

  “那又怎么样,”也不知是不是酒精的刺激,颜梦璃的眼角流动着若隐若现的晶莹。“我不过是想要他一个承诺,一个继续让我留在他身边的承诺。”

  “要换取一个好男人的心,需要的绝对不仅仅是付出,也不是靠一张他心目中的容颜就可以的。”李雪夜轻叹着,“况且,你现在的付出根本就没有意义——想强夺果子的宝贝,即使是现在的天风本人也做不到。”

  “上次我们就做到了。”颜梦璃还不死心。

  “上次是因为你和天风在一起。”

  “上次穆果叶的身边也有兰斯。”

  “可那时候有格兰杰帮你和天风。”悠曼的最后一句话打碎了颜梦璃最后的希望,再也无言以对了。

  “那时候的日子,”但悠曼却没有管颜梦璃的尴尬,“雪夜、我、梦璃、果子、江雪、格兰杰、兰斯、天风、穆宏,还有阿离和阿豹……”说着,还看了一眼在弹琴的闻离和调酒的阿豹。“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像昨天一样啊!”

  “你是在想格兰杰了吧?”对于刚才给予自己尴尬地悠曼,颜梦璃当然要在口角上扳回点面子,“可惜啊!那时候还是江雪技高一筹,把格兰杰拽在了手里。”

  “哪……哪有啊?!!!”不自觉的,悠曼的脸颊也变得绯红。

  “不用害羞的,”李雪夜对悠曼笑笑,“会看上格兰杰也不奇怪。当年我也是被他吸引过的哦!可惜,我们最后都输给了江雪。想来也不奇怪,毕竟我们两个都是上千岁的‘老怪物’了。”

  “是啊,”颜梦璃的脸上也露出缅怀的神色,“那时候,江雪可是我们中间唯一一个正常的人类女孩儿啊!”

  “我们没见也有四百年了吧?”悠曼沉吟道。

  “是啊,”颜梦璃也附和着,“一眨眼都四百年了,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呢?”

  “江雪是凡人,应该已经经过很多次轮回了吧?”悠曼也猜测着,“不过格兰杰,他是六道外的来客。虽然看不出他是神仙、妖怪还是凡人,但近千年的寿命对他也应该没问题吧?不知道他跟我们说的那个他祖父交给他的任务完成了没有?”

  “没有……”李雪夜落寞地摇了摇头。

  “……???”悠曼和颜梦璃都直勾勾地盯着李雪夜,分明是在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年我们大家分手后,”李雪夜娓娓说道,“格兰杰就和江雪回她的老家隐居了——对了,他还入赘江雪的家族改姓尹了。之后他们过了十几年平静快乐的日子。不过,在江雪三十六岁那年,她却身染恶疾死了。伤心欲绝的格兰杰为了追回江雪的魂魄大闹地府,却失手被擒,结果也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那……格兰杰现在!!!……”悠曼的脸上浮起担忧——大闹地府后被擒?!!!这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呵呵,”悠曼是满脸焦虑,李雪夜却笑了出来,“不用这么紧张的,其实,格兰杰早就投胎转世了。”

  “可是,”这次轮到颜梦璃疑惑了,“格兰杰他是来自六道外的,生死簿上根本没他的名字,怎么可能转世呢?”

  “虽然他入不了六道轮回,却可以在自己留下的血脉里不断的转生啊!”李雪夜一本正经地说:“就上个星期,格兰杰还带着江雪来找我帮忙呢!”

  “你是说,格兰杰和江雪都转生在这个城市了?!!!”颜梦璃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雪夜你怎么不告诉我们,真是太过分了!”

  但李雪夜却对颜梦璃的指责报以一脸疑惑:“你这两三年不一直和格兰杰混在一起么?……”接着,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对了,你满脑子都是天风的事情,哪会关心身边的其他事呢?”

  “……”颜梦璃顿时语塞。

  “那,现在他……他们又在哪儿呢?”悠曼有些心急了。

  “都跟我的女儿在一起,”李雪夜笑道,“说是去查个什么恶鬼作祟的案子。如果不是格兰杰也在一起,我才不会放心我的晓敏去碰那么危险的东西。而且,格兰杰因为转世的关系,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也没了力量。需要被江雪和鬼神的事情刺激,使自身面对危险才有可能恢复——这次,对他来说也是个机会。”

  说完,李雪夜举杯做了个“干杯”的手势,三个女人饮尽杯中物,又进入了别的话题。

  “咦?雪夜,你说格兰杰去大闹地府,你知道当时的过程么?”

  “我事后倒是从陆判那里打听到了,当时……”

  ………………

  +++++++++++++++++++++++++++++++++++++++++++++++++++++++++++++++++

  黑暗中,梦林张开眼——“咦,这里怎么没有光线呢?可能是突然置身于黑暗,瞳孔还没来得及打开吧?”梦林再次闭上眼,使劲摔了两下头,好使自己能够适应黑暗的环境。

  再把眼睛睁开,还是一丝光也没有。梦林举起自己的双手——明明手指就在眼前怎么什么也看不见呢?梦林又划动了两下手臂,想拽住些什么——拽不到;又把脚蹬了几下想踩到什么——踩不着。

  糟了,自己现在被困在一个无光无重力的空间里面——怎么会这样?

  对了,之前自己都在干什么?——先是和哥哥……或许是姐姐在墓地里分别,然后回农家乐洗了个澡就和晓敏去了新凯村,可赶到新凯村里却发现了第七具尸体。就在晓敏处理尸体的时候,突然就……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么?不行,我还不想死啊!人世间的家人、朋友,还有……应该是“他”还是“她”呢?但不管是“他”还是“她”,这个人都已经是自己心里分量最重的了——真的好不甘心啊!什么都没开始,什么也没发生就这么结束了。以后还能再见“他”或者“她”么?她是另一个世界的女神,可以常来这个世界的阴间看看自己么?……

  “不行!我不能死!我要活着!我必须活着!这样才跟那个人纠缠出个结果!”悬浮在无光的空间里,梦林无规律地甩动这四肢,死命地挣扎着。

  “迷惘吗?彷徨吗?”然而,就是在这么虚无的空间里,梦林的耳畔却响起了男女交杂的飘渺声音。

  “你是谁?是你把我弄到这儿的吗?你有什么目的?”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梦林并未慌张,很镇静地向对方提问。

  “你想得到么?想占有么?”声音没有回答梦林的任何问题,仍然自顾自地说着和梦林毫不相干的话题。

  “……”但是,就是这似乎看起来和目前状况不相干的两句话却触动的梦林心底的某个部分——得到?占有?这些……

  “明明就在眼前却抓不到他,明明就在身边却隔着巨大的鸿沟。可怜的人呐!”声音仍然在继续,“上天为了惩罚殉情的恋人们,让他们转世成为双胞胎兄妹或是姐弟,用血缘在他们中间筑起穿不透、打不破的屏障。仿佛终身相依,却又永远分离。在身边却抓不到,明明爱对方却绝对不能表露心意。终生的煎熬,一世的惩罚。中间屏障打得破么?你做得到么?……”

  “……打得破么?你做得到么?……打得破么?你做得到么?……打得破么?你做得到么?……”这两句话不断地从梦林的耳朵钻进她的脑子里,在里面不断的回响。

  梦林的心神也为之紊乱,她拼命用双手塞住耳朵,可声音非但没有减小,反而更加清晰起来。在它的骚扰下,梦林的精神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我……我……我……我做得到!!!——”最后,梦林终于歇斯底里的大叫了出来,接着便小声嘀咕:“我……我当然能打破它……如果……哥哥……还是……哥哥的话……”

  这时,无光的空间里逐渐泛起些光亮,那光亮不断扭曲,渐渐地光亮处出现了一个缠着藤条的银白色大铁柜子。

  “打开它,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他会实现你的任何愿望。”

  “这不是……压着姜研的那个柜子么?”梦林疑惑地看着柜子。

  “打开它、打开它……”声音继续响着,“打开它,你的愿望就能实现……实现……”

  “我的……愿望……实现……”面对诱.惑,梦林动摇了。其实,就是没有那个声音,就是那个柜子本身也对梦林充满了诱.惑——就在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个柜子的时候,她就被深深的吸引,当时若不是为了救姜研,她绝对会细细研究那柜子一番。而现在,梦林向柜子伸出了白皙的手。

  ………………

  +++++++++++++++++++++++++++++++++++++++++++++++++++++++++++++++++

  罗晓敏焦急地奔跑在乡间的羊肠小道上,偶尔踏过一两片荒草堆。细长魅惑的狐狸眼饱含着惊恐与不安,四下寻找着什么。

  真见鬼了,这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当时自己在拍尸体的照片,梦林明明就站在自己身后的啊!可这一转过身来……

  发现梦林失踪后,罗晓敏马上就联系了梦星和姜研,可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们谁的电话都打不通。只得退而求其次——打电话给玉流和希维,要她们尽快联系梦星和姜研。

  自己则在通知同事来处理尸体之后,急匆匆的去找梦林了。

  跑到这个长满密密麻麻半人高野草的荒草滩子上,罗晓敏紧蹙的剑眉终于舒展——前面一个草堆里站着的正是梦林。

  罗晓敏高兴地跑过去,“梦林,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走!快回去。别让大家担心了。”说着,便拉起梦林的手要离开。

  “咦?”可是,连拉了梦林好几下她也一动不动。这时,罗晓敏才觉得自己的手湿湿黏黏的——放开梦林,借着朦胧的月光定睛观看——“血?!!!”自己的双手竟沾满了鲜血!

  “梦林你?!!!……”罗晓敏又牵起梦林的右手——她的手腕处竟然有一条不断渗血的口子。

  这可吓坏了罗晓敏,梦林到底在这儿干什么傻事。这时,梦林又向前方伸出右手。顺着梦林手指的方向看去——她竟不断把自己的血抹在身前一个银白色的铁柜子上——刚才因为找到梦林一时太高兴了,再加上天又黑,所以没看到梦林身前还有东西——但梦林往这柜子上抹血是什么意思?——哎呀!不管她想干什么。看她现在眼神这么涣散,肯定是姜研他们说的中邪或者鬼上身之类的啦!不能再让她这么干了,一定要强行把她带走。

  想着,罗晓敏右手支起手刀——看来她是想打昏正在做傻事的梦林在扛着她离开。

  罗晓敏从背后慢慢靠近梦林,她的手对着梦林白细的脖颈——近了、近了!……“卡擦”一声,骨节交错的声音……

  “怎么会?!!!……噗——”罗晓敏只觉得背后一股巨力袭来——就像是几十万吨的大石头往自己背上砸一样,还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胸腔里翻涌着要出去——结果,一口殷红的鲜血喷了身前的梦林一身。

  “呃……”罗晓敏支撑着身体趴在地上,从背后传来钻心透骨的疼痛感让她明白,自己的脊柱已经被刚才的那股力量砸断了。

  勉强地扭动了一下身子,想去拉梦林的裤腿——“嘭”的一下,又是一股巨力将她仰面击飞,在地上栽了好几个跟头。秀美的脸庞也被土块和野草上的毛刺划出条条血痕,有的甚至已经渗出血来。

  罗晓敏趴在地上,好不容易抬起头,夜色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影子,影子慢慢向她走来,而且越来越清晰,最后终于凝聚成一个带着狰狞笑脸的男人的模样。

  “你……到底是谁?”虽然脸上伤痕累累,还夹着土渣和草浆,但前刑警队长依然倔强。

  “嗯?”男人漫不经心地独自沉吟:“本来应该一下就死了,可却撑过了两下。现在竟还看见我了……”

  男人越走越近,罗晓敏自问也独自面对过不少穷凶极恶的歹徒,但能叫她如此胆战心惊的这还是第一个。从刚才男人的措辞中也猜出了他不是人类。哎——看来人和鬼真的有本质的区别啊!

  男人揪住罗晓敏头发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背上立刻传来钻心透骨的痛——但在恶鬼的面前,倔强的晓敏愣是没吭一声。

  男人把罗晓敏的脸凑到自己眼前仔细端详了一阵——“哈哈……原来你是半妖啊!身上还被施加了守护咒法,怪不得扛得住。不过,你看得见我更好——我一向很仁慈的,这回就让你死得明白点……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粗暴地把罗晓敏的脸拧向梦林的方向——“你……想对梦林干什么?”忍着痛楚,罗晓敏愤然道。

  “哗啦”——男人却拉下了自己的衣领,脖子上露出一圈深陷的疤痕:“这就是往柜子上抹血的那个女人的先祖给我留下的……卡擦一下,我的脑袋就被她的先祖砍了下来……”

  “……”

  “现在的那个柜子里,装着的就是当年他的先祖杀我用的武器……现在想起来也真是荣幸啊!那可是六道之外神器,被那女人的先祖用自己的鲜血画成法阵封在里面……要打开它,必须要同样的血……”

  “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哈哈哈哈……一会儿封印打开,那把神器就是我的了。四百年前的仇恨,我也会一并算在他的子孙后人身上——就用夺走我性命的那把神器,割下那颗美丽的头颅……“

  “你这疯子!”

  这时,柜子的门“嘎吱”一声开了。梦林的手也伸了进去……

  “快!把它给我!!!”男人左手提着罗晓敏跑到梦林跟前,疯狂地吼叫着。

  “唰”的一声中银光一闪,男人再看他的左臂时,只有一截上臂黏在肩膀上——“呃……”闷哼里,一团白气在男人手断之处环绕一番,又一条结实的胳膊长在了他的肩膀上。“怎么……会这样?……”一脸不可思议看向梦林的方向。

  此时,梦林正小心翼翼地把罗晓敏放在远处的草地上。

  罗晓敏也一脸的无法置信——虽然梦林不至于柔弱,但刚才迅雷不及掩耳地砍掉对方的左臂还救下了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到底怎么做到的?而且,现在被她握在手里的……应该是剑吧!可这剑也太大了一些吧?——足足有一人多高,看起来又厚又重,起码也有一两百斤——试问一个女孩怎么可能挥舞着这么一把剑救下自己呢?可罗晓敏又不得不信,因为这是自己现在还活的唯一解释。

  这时,梦林脚下又盘旋着升起一股股纯白色的气流,气流越转越快,终于变成了旋风,最后,在梦林身边形成一道龙卷风墙——沙石、土块、草根也都被卷得漫天飞舞。

  几十秒后,风停。梦林先前还很涣散的星眸里闪着坚毅地精芒,而且,她的耳朵怎么变得又尖又长——就像是……西方神话里的精灵。

  对面先前还趾高气昂的男人此时顿时没了气势,说话已有些结巴了:“不……不可能……是……是你?!!!……”

  带着些自嘲,带着些调侃。梦林笑着和对方打起了招呼:“好久不见了,姜武阳。”

  ………………………………



温馨提示:
殷月女神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殷月女神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殷月女神传全文阅读和殷月女神传txt全集下载。殷月女神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殷月女神传 59 挥舞巨阙的梦林(上) 华灯久上,夜已三更,古朴原生态的酒吧里琴声悠扬。帅气的调酒师细心地擦拭着杯具,吧台前,溢彩的流光里浮动着几抹稀疏的倩影。 李雪夜今天没有用法术伪装,露出风华绝代的姿态翘着长腿慵懒地坐在吧台后 2010-07-27 08:32:0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