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105 小恶魔的小性子(下)

作者:庭外流魂    更新时间:2010-08-03 11:32:00    状态:已完结
  夏日的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色说变就变,早晨还晴空万里的,才过了不到三个小时就稀里哗啦的下起了暴雨。黑沉沉的云死死地压住天上,漏不下哪怕一丝光线,就像某女神愁云密布的心情。

  C大的医务室里,穿着白大褂戴着平光镜的梦星左手撑着下巴,呆呆地望着窗外,数着那些大滴大滴打在窗玻璃上的水珠子。她的心情很是烦躁,是因为早上的事情。虽不知道表妹是有心还是无意,但不可否认的是叶馨戳到了梦星的伤口,让梦星想起了她这辈子最不愿意面对的回忆。如果早上没发生这件事情,梦星本打算带着叶馨先去六中办理入学手续,然后再陪同可爱的小表妹好好游玩一番C市。可现在的她却没了这份闲情逸致,把所有的事情都丢给了又悠曼,自己则跟梦林和玉流来了学校。现在坐到这静悄悄的医务室里,梦星只渴望自己的心也能得到哪怕片刻的宁静。

  夏日里,也只有大下起暴雨时才会起风。屋外的狂风如同野兽的哀号,时不时的钻到女神的耳朵里。梦星下意识的将自己身上的大褂紧了紧,仿佛这风不是在外面呼啸,而是正撕扯着梦星的衣服,钻进她的肌肤、撕咬着他的骨骼……

  “呼——呼——呼——”又是几声风过,梦星不禁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咦?小尹,你这是咋了?”护士长偶然经过梦星的办公桌,看到梦星这副样子,便关心的问道:“是不是天气突然转冷给冻着了?”

  “嗯?……嗯——”梦星先愣了一下,随后也点点头,她也不想让人过多的猜测自己的心事,于是就坡下驴,顺着护士长的话说道:“这天也不只是怎么的,竟然说变就变了。早上也没多穿些衣服就过来了。”

  “就没在这儿多准备件衣服?”护士长笑道。

  “唔——”梦星摇了摇头。

  “你们这些年轻人呐——”护士长一边说着,一边起身走向墙边的储物柜,从里面找出两件旧外套。先把一件递给梦星,另一件自己穿上:“可能老气了点,你穿上也短了点。不过还是将就着穿一下吧!冻坏了身子可不好。”

  尹梦星就是这种人,或者说就是这样的一个女神。即使陷入往昔莫大的悲哀之中,但只要身边有人给她一点点寻常的关心,一丝丝平常的温暖,也就足以化开蒙在她心上的忧伤。稍微抖抖护士长给她的衣服上的灰尘,女神就这么披上了这件还带着些烟尘气的外套。

  “轰隆!!!——”外面又炸出一声响雷,医务室里的人都猛地一惊,之后各自抚膺,显然都被这声雷骇得不轻。可是,我们的女神却在雷声之后挂起会心的微笑,仿佛遇见了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径步于窗前,等待着又有三条闪电落进雨帘里,激起几声隆隆的雷……

  梦星闭上眼,这雷声似乎成了最动听的乐曲一般值得细细聆听。睁开眼,雨帘里又浮起一串串回忆——又是那个家伙,刚毅得倔强,固执得古板;虽然成天只知道打雷打闪却会在自己忧郁、烦闷、伤心的时候显现出温柔。明明不善言辞却总想要安慰自己,结果往往适得其反,弄得自己更闷更烦。可在事后回忆起来也总让自己忍俊不禁。

  梦星“吃吃”地笑了出来,外面虽然雷雨交加,可医务室里却静得出奇。乐天云:“回眸一笑百媚生。”女神虽未回眸,可她的微笑却已叫这里的男男女女所迷醉。虽然他们不知道女神在想什么,甚至不知道眼前的同事其实是一位女神,但也不自觉地欣赏着不应留于人间的美景。

  不可否认,梦星喜欢看着那家伙持着巨盾打闪,梦星喜欢看着这那家伙挥着重锤打雷。无论有什么烦心事、忧心事,在他的闪电中、在他的雷声里都可以得到片刻的宁静。

  “找个时间去看看他好了……”梦星呢喃道,同时也想起昨晚就决定去找那家伙办件事……

  +++++++++++++++++++++++++++++++++++++++++++++++++++++++++++++++++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雨过天晴,彩虹当空。

  女神踏着轻快的步子穿过大学里的林荫小道,来到C大篮球队训练的体育馆。馆内球场上,校队的队员们在教练大嗓门的指导声里热火朝天的训练着。球场边熙熙攘攘的站着几个看队员们训练凑热闹的人。

  场边的人们见梦星过来,稍微愣神了一下便立刻慌慌张张的为梦星让出了一条道路,看来谁都不愿唐突佳人。梦星友好地朝众人笑笑以示感谢,便开始扫视整个球场,搜寻她要找的人影……

  突然,一个球“嗖”的一声朝梦星飞过来,“砰”地一声,无论是场上还是场边的大伙都为梦星捏了把汗,有胆子小的甚至还闭上了眼睛。可待他们睁眼一看,却是梦星抬手挡住了飞过来的篮球,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梦星一翻手腕就将篮球给抱在了手里。

  记得自己在初中的时候也是校篮球队主将,虽然在上高中之后就几乎没碰过球,今日又久违的捧起这20盎司的牛皮弹子,女神也不禁一时技痒——她左右手交错运球进到场中,也不理会场上其他停止了手中的训练而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一群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径直来到三分线前,举起球瞄准了篮筐。

  虽然以前因为身体方面的原因,梦星一直站着中锋位,可基本的投篮技术梦星还是有扎实基础的。再加上成为女神后练就的一手百步穿杨的绝技,梦星有绝对的信心在任何位置、任何情况下投篮百发百中。

  可才举起球,梦星便又改了主意——因为在她喵准篮筐的一瞬间,一股久违的激情在她心中燃起——以前因为身上赘肉太多无法高高跃起,后来更是因为种种莫名其妙的原因放弃了继续在球场上自由飞翔。在重新触碰到篮球的今天,女神她想要弥补当初的遗憾。

  于是乎“砰”的一声,梦星将篮球往地上一砸,皮球高高弹起,梦星飞奔着追了上去,刚进三秒区就起跳,在空中将球接住,接着是全身180°回转——宛如当年飞人乔丹横空出世一般——“哐”的一声,在所有人的眼里是一个挂着老气眼镜的紫发“女医生”背身灌篮成功了。

  梦星从篮筐上下来,球场里一片寂静,只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不知道是过了几十秒还是几分钟,也不知最后是谁在那里叫了一声“好啊!!!——”整个体育馆里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何止不住的呐喊喝彩声,似乎是想要掀掉这体育馆的顶棚。

  此时,梦星也找到了她的目标——运动员打扮却呆在场边的只有两个人。坐着的那个稍显消瘦,脸上稚气尚未脱尽,他的椅子旁边还摆着副拐杖——这是C大的当家控卫罗西,也是罗晓敏的亲弟弟,在上次CUBA的四分之一决算的时候光荣负伤了。而站着的那个高大英俊,脖子上挂着口哨,手上也还捏着秒表——这便是C大篮球队的主教练展鹏飞,也是梦星专程来探望的人。

  梦星直接来到大鹏跟前:“今晚有空么?”

  “……”

  “七点钟我在校门口等你,不见不散。”梦星说完便转身离开,也不给大鹏一个回话的机会。

  “这……”大鹏还在为梦星的突然袭击不知所措。可球队的小伙子们却是早就按耐不住了,二十来人把大鹏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跟大鹏问东问西。就连受了伤腿脚不方便的罗西也架着双拐过来凑热闹。

  “教练,你跟那美女认识啊?”

  “她不就是上次文化节上看到的那个吗?原来是教练你的……熟人……呐?”

  “真是绝了,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简直就不是人嘛!她现在是咱们校医务室的医生么?以后要经常给自己弄点小病小伤的出来……”

  “教练你不厚道!认识这么个大美女也不给兄弟们介绍介绍!……”

  …………

  这些小伙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弄得大鹏甚是尴尬,实在没办法只得把脸一沉,扯着嗓子吼道:“都有精神是吧?每人再给我加跑五千米!”

  “啊!!!——”霎时间,体育馆内一片鬼哭狼嚎。

  ………………

  +++++++++++++++++++++++++++++++++++++++++++++++++++++++++++++++++

  训练结束后,大鹏先回宿舍冲了个澡。又换上干爽帅气的休闲服,再梳梳头发,把自己弄得尽量帅气些——算起来,这算是自己第一次正式地和梦星约会,上次确实太仓促了些。看看时间,不过六点半,自信满满的点点头,便兴冲冲地赴约去了。

  大鹏花了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校门口,估计着梦星可能还没到。可事与愿违,远远的他就看到人群中伫立着的那个叫他魂牵梦绕的身影。此时的梦星脱下了白大褂和平光眼镜,只穿着短袖T-shirt和洁白的休闲长裤跟帆布鞋,静若处子、清丽脱俗。大鹏自嘲地笑笑,最终还是没能当成绅士,让女士等了自己。

  “忒弥斯!”走近梦星,大鹏呼唤道。

  “……”听见有人叫自己,梦星回头,“你来了?”

  “对不起,让你等我了。”大鹏歉意道:“一会儿我请你吃饭,算是补偿怎么样。”

  “嗯……”梦星用食指点着下巴,“考虑一下吧!”

  “呵呵……”大鹏笑笑,在他的印象里,梦星就是这么有点任性和调皮,“想想去哪儿?我去骑车。”说着,便从口袋里逃出他的摩托车钥匙。

  “诶……不用,”可他的这个举动却被梦星阻止,梦星指指离学校不远的公交车站:“我们乘公车去。”说着,便拉起大鹏的手腕往车站小跑。大鹏身子也是猛然一抖,既是兴奋又是失望——兴奋的是他没料到梦星会对自己这么亲近,失望的则是为什么梦星不干脆牵着自己的手而是要拉着自己的手腕呢?

  刚跑了几步,梦星就停下来,好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回过头来对大鹏说:“公车钱得有你来付。”

  “这……”大鹏有点哭笑不得,他没想到梦星会提醒自己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

  +++++++++++++++++++++++++++++++++++++++++++++++++++++++++++++++++

  梦星和大鹏的晚餐没有烛光的浪漫,也没有星级的奢华。他们只是在一家中上档次的餐馆享受了一顿简单却也很是丰盛的菜肴。

  饭后,梦星带着大鹏去了“在水一方”——这是她今晚邀请大鹏主要原因。

  进到迪厅内,晃眼的闪光灯打得大鹏几乎睁不开眼睛,连眼前的人影都快分辨不清了,高分贝的音乐更叫他脑袋嗡嗡作响。梦星拉着他直接往吧台走去……

  “两位要点什么?”刚过去,就有一个身形娇小的服务员上来接待他们。

  “展玉流——”梦星不紧不慢的从嘴里吐出这三个字。

  那服务员全身一震,转身就想跑,却被梦星拽住了胳膊。

  大鹏这时也反映了过来,一看那服务员初中萝莉一般的脸孔:“你……你怎么在这里?!”

  +++++++++++++++++++++++++++++++++++++++++++++++++++++++++++++++++

  玉流现在很是后悔,因为迪厅里黑咕隆咚的再加上被闪光灯打晃了眼。几乎看不清人的脸,只能靠身形来分辨人和人。当时梦星和大鹏走来,从身形分辨出来是对帅哥美女。花痴玉便本能的迎了上去,可谁知到来的竟然是自己的哥哥和未来嫂子(流魂:这完全是这花痴玉一厢情愿,咱不承认!)。

  如果只是梦星一个人来或带着其他什么人来花痴玉还能嬉皮笑脸的跟她们打招呼,可梦星这次偏偏带来了自己那个思想保守得跟老头子似的老哥——不用说,肯定是来抓自己回去的。看来昨天梦星和梦林两个姐姐要自己离开“在水一方”的话不是说着玩的。只是自己耍起脾气来她们没办法,这才搬来了老哥这个救兵。哎——她们要是找老妈来都还有的商量,可老哥——这可是玉流这辈子最爱也是最怕的人。

  卡箱里,梦星对大鹏说明了自己和玉流的关系(流魂:当然,咱大女儿没跟着这混小子说忒弥斯就是尹梦星)和领大鹏来“在水一方“的来意。大鹏听完点点头,有点失落——原来忒弥斯小姐约自己出来是另有目的的;但也十二分的感激梦星——感激她这么关心自己的妹妹。

  大鹏对梦星笑笑:“我这傻妹妹有劳你和尹梦林同学费心了!”然后便转头对玉流说:“小玉,我去跟这里的老板说一下,你收拾收拾东西就和我们回去吧!”

  “我,”虽然玉流了解自己哥哥的强硬手段但还是想要坚持一下,“不……”

  “有什么事么?”这时,伊人也走了过来。原来是经过昨晚北冥浩那么一闹,“在水一方”的所有员工都有点神经敏感了,看到玉流被两个陌生人叫进卡箱里,就以为是坏人想要欺负小姑娘,便立刻去报告了伊人。更有甚者已经准备好打电话报警了。

  “我是这里的老板,使我们的员工对二位有什么冒犯的么?”伊人仔细打量了面前的两人——她虽不认识大鹏,却一眼瞧出了梦星的身份——昨晚二郎对她描述过梦星的容貌——紫红发、琥珀眸——这特征可不是哪里都看得到的。

  梦星和大鹏也向伊人亮明了身份和来意。伊人瞅了玉流一眼,得到她的点头肯定后思索了一会儿,对玉流说道:“小玉,我看你还是跟你哥哥和姐姐回去吧!”

  “什么?!”玉流顿时有一种天塌下来了的感觉,她没想到连伊人都不帮自己,“为……为什么啊?”

  “迪厅这地方太复杂的确不适合小姑娘。”伊人解释道:“昨天晚上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你还是回去安全些。”

  “……”玉流不再说话,只是撇着小嘴,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只冲众人重重的“哼”了一声,便气呼呼地跑出了“在水一方”。

  “小玉!……”梦星对伊人点了一下头算是说了“再见”,便追着玉流出去了。只留下大鹏去做后玉流的善后工作,之后再追上来。

  ………………

  +++++++++++++++++++++++++++++++++++++++++++++++++++++++++++++++++

  “我们就在这儿分手吧!”一家超级市场门前,梦星对大鹏说道。其实,她很乐意大鹏送自己回家的。只是如果这么做了,自己绝对会遭到梦林的白眼和长篇大论的说教。她清楚梦林对大棚的敌意,如果告诉梦林大鹏其实就是索尔的化身,这会不会好一点呢?

  “嗯——好吧!”虽然有些失望没能看看梦星和玉流住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可大鹏也是个识趣的人,很是干脆的就答应了。

  这时,玉流从超市里出来。先前路过超市的时候,玉流说要去买什么东西,却又不许梦星和大鹏跟着。两人拗不过她,只好随她高兴。

  “我这妹妹就拜托你……和尹梦林……兄妹了。”大鹏将玉流推到梦星身边。

  “嗯——”

  看着大鹏和梦星的样子,玉流又是高兴又是气恼。高兴的是幸好自己的哥哥以前没能沉迷于这世间的庸脂俗粉(当然不包括她给介绍的),这才得遇了这个女神姐姐。而且,找他们现在这么发展下去,拿下这女神姐姐那个八字的一撇马上就写好了,就等着添那一纳了。而气恼的则是不满意今天晚上自己被他俩给联手算计了。

  +++++++++++++++++++++++++++++++++++++++++++++++++++++++++++++++++

  回到家的时候不过九点多,大家都还没睡,全部坐在客厅里看看电视,交流交流感情。

  玉流一进家门就跑进厨房里不知去干什么。梦星也不去管她,把自己往柔软的沙发里一扔,就跟身边的梦星还有希维、叶馨、悠曼说起了一天的辛苦——当然,和大鹏出去的事情她是断不敢告诉梦林的……

  突然,一股刺鼻的味道飘进梦星的鼻孔,梦星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口鼻——“这……着什么味儿啊?”那味道越来越盛,梦星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可看看其她几个人,都跟没事似的,一个个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

  此时,玉流端着牛奶杯从厨房里出来,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个纸盒子。玉流越走越近,梦星分明地闻到那股味道是从玉流的杯子里飘出来的,而她胃里的不适感也越来越重。

  玉流走到梦星身边坐下,把那纸盒子往茶几上一放——天呐!那竟然是可可粉!然后,玉流竟冲冒着热气的牛奶杯向着梦星吹气——梦星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口中发出阵阵干呕声。

  玉流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邪笑,接着便大口大口的喝起那杯中物。

  “呕——”梦星终于受不了了,夺门奔向了卫生间。

  “嘻嘻!”至于玉流,则得意的比出了“V”。

  两分钟后,梦星从卫生间里出来。玉流见她出来,便又端起刚才的辈子就往自己嘴里灌。

  “呕——”这一灌不要紧,梦星才刚刚轻松地胃就又闹腾了起来。她觉得这屋子实在是不能呆了,必须得逃出去。可自己又逃往哪儿呢?看看墙上的挂钟——快十点了——“都这么晚了,我该去巡逻了!只有晓敏一个人我也放心不下她,你们都早些睡,可别玩太晚啊!”说完,梦星大步跑出了家门。

  “嘻嘻嘻嘻——”见此,玉流奸笑不已。

  “喂!花痴玉你可太过分了!”梦林给玉流头上来了一记爆栗。

  “我听梦星姐姐说你们回来的时候你神神秘秘地跑到去买东西,原来就是买这个来捉弄姐姐啊?!”希维拿起茶几上的可可粉,对玉流颇有怨词。

  “这……谁叫她弄丢了我的工作……”玉流鼓着俩腮帮子为自己辩解道。

  “梦星表姐这也是为你好!”这次说话的是叶馨,“也幸好是她宽宏大量不跟你计较,要其他人有表姐百分之一的本事又没她百分之一的心胸就足够玉流姐你吃不了兜着走了。”

  “嗯……我……”大家这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玉流耷拉着脑袋说不出话来。觉得自己真的是过分了。

  “好了,都别再说小玉了。”还是悠曼替玉流解了围,“你们看她都知道错了,你们啊就都别难为她了。”

  听了悠曼的话,玉流抬起头瞥了大家一眼,像是在征求原谅。

  “知错了就好,”最后,梦林总结似的发言道:“以后可不许耍小性子这么欺负你梦星姐姐哦!”

  “嗯……嗯!——”

  ………………………………



温馨提示:
殷月女神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殷月女神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殷月女神传全文阅读和殷月女神传txt全集下载。殷月女神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殷月女神传 105 小恶魔的小性子(下) 夏日的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色说变就变,早晨还晴空万里的,才过了不到三个小时就稀里哗啦的下起了暴雨。黑沉沉的云死死地压住天上,漏不下哪怕一丝光线,就像某女神愁云密布的心情。 C大的医务室里,穿着 2010-08-03 11:32: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