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113 酒仙

作者:庭外流魂    更新时间:2010-08-04 17:30:24    状态:已完结
  千百年来来,龙一直被人们作为传说中的神兽所崇拜。传说中,龙的体态可大可小、变化万千,吞云吐雾、行雷施雨、翻江倒海无所不能。不同于成精的蛇或者蛟被世人当成妖魔鬼怪,龙本身就是尊贵和神圣的体现。即使是凶暴残忍,被俗称为“妖龙”或是“孽龙”的龙,也是最强最猛的恶煞凶神。龙颜一旦大怒,就非是人力所能挽回的了。

  “龙?!!!……这是一条龙?!!!……”

  于是乎,在姜研听清龙吟之后,在姜明听到堂哥用颤巍巍的声音说出“龙”这个字的时候,兄弟俩近乎绝望了。

  两人背靠背瘫坐在了地上,眼睁睁看着身下一点点被炎流蚕食的方寸土地,却又无计可施。

  姜研面无表情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一行“可打紧急电话”的文字,不再言语。只隐隐约约听见身后的姜明“嗤嗤”的笑声:“真他妈的,要死了都不能抱个美女,非靠着个男人……”

  听着堂弟的抱怨,姜研自嘲地勾起了嘴角——他还真是佩服姜明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种事情。但姜研更清楚只有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会把思绪放到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的人,才会拥有铁铮铮傲骨,所谓的自嘲也只有硬骨头的人才能随随便便做到。

  闭上眼,就当听不到堂弟的喋喋不休——姜研和姜明兄弟虽然骨子里都有着一样的执拗和爽朗,但他们两人的性格却是截然不同的。姜研喜欢在安静中静观事态的发展;姜明则爱好热热闹闹、风风火火的办事,算是冲动型人物的典型了。现在,他们都在等,等着沸腾的炎流漫过他们的全身,等着“尘归尘土归土”的时刻。

  然而,中国有个成语叫“吉人天相”,或许是因为姜研是属蟑螂的——拥有超级强韧的生命力,每次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都有命等到贵人出手相救。这回,连堂弟姜明也跟着沾了光。

  就在两人已经完全放弃抵抗,安心等死的时候。山壁又“隆隆”地剧烈抖动起来,最后“轰隆”一声——山壁上被炸开一个窟窿。而那窟窿也是奇怪,先是喷出一股满是酒气的“台风”,吹开了快要烧着姜研兄弟的炎流。接着那“台风”开始回流,把两人跟树叶似的卷了起来,掉进了山壁上的那个窟窿里。

  只可惜就筋疲力尽加之伤痕累累的两人哪里经得起这么折腾,立马就昏死了过去。

  +++++++++++++++++++++++++++++++++++++++++++++++++++++++++++++++++

  当姜研再醒过来的时候,他觉得被人喷了一脸的水——不对,这好像不是“水”。摸摸脸上的不明液体,拿到鼻子前闻闻——酒味?不过,这酒味里好像还有股别的什么异味。再看看全身上下——好像刚从河里爬上来似的湿透了。不过身上大大小小烫伤烧伤的创口却尽数消失了,更觉得有使不完的气力……

  “哇!好酒啊!——”当然,耳畔更少不了堂弟轻浮狂躁的叫喊声。只见坐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姜明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在手上,再拿舌头舔舔。“酒是好酒,可怎么还有股口臭味呢?”

  “哈哈哈哈……好——小子!有——见地!”正当姜研在心里鄙视姜明焦躁浮夸的时候,耳边又响起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猛抬头——从未梳理过的乱糟糟的头发,更没打理过的脏兮兮的胡渣,因为老是一副颓废的样子,虽然模样只有三十几岁却显得有些枯瘦的脸颊——“师父!!!”姜研欣喜地喊道。不错,眼前人正是不久前收了自己为徒,被C大学子们传为“酒剑仙”的那个男人。

  虽然是师徒,但姜研对自己的这个师父却也不甚了解。

  名字是“天风子”,是一名有金丹期修为的修真者;是一个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的叫做“五行门宗”的修真门派的长老,最善结界和封印;随身带有两个什么东西都可以找得出来的袋子和一个酒葫芦;一星期的七天里会有六天泡在酒坛子里的超级酒鬼。这便是姜研对师父的所有了解。

  今天的天风子还和姜研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大热天的却裹在他那件不知道已经多少年没洗的宽大风衣里,右手拿着他最宝贝的酒葫芦,时不时往嘴里来上几口……现在他正摇摇晃晃到姜明面前,拿起酒葫芦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然后“噗”的一声全喷在了姜明的脸上,而后乐呵呵地说:“小子……好酒吧?!”

  可这样姜明就不乐意了,大吼道:“你这酒疯子搞啥啊?!!!”说着还挥起了拳头:“老子扁你啊!!!”

  姜研连忙上前来拉开堂弟,又忙着跟天风子道歉:“对不起师父!您老人家就甭和小屁孩儿一般见识了!”

  姜明也是个识时务的“俊杰”,一听姜研对那“酒疯子”的称呼,本来还火冒三丈的他便只是气呼呼的“切”了一声,就立时收起了自己的拳头。这倒不是他对长辈的尊敬和忍让,而是他清楚能教得了姜研的人,自己要真跟他动起手来也是决计讨不了好的。

  见天风子也没和姜明计较的打算,姜研算是长舒了口气,有考虑到眼下的处境,先谢过天风子的救命之恩,便问起了其他事:“师父,这您怎么来啦?还有我们这是在哪儿啊?”

  “嗝——”天风子打了个酒嗝,指着自己的酒葫芦说:“要刚才的话……你俩都在我这葫芦里泡着。现在的话……”说着指了指地面。

  姜研留意四周,思想自己肯定是刚才泡在天风子的酒葫芦里被酒精给弄得有点神志不清了,竟然连周遭这么大的异常都没发现——现在他们哪里是在地上,现在他们正在天上高速飞行。而托着他们飞的正是天风子那两个袋子中的一个,袋子的四周似乎被布下了某种结界,风吹不进来,人更不用担心会掉下去。

  “要……再在先前的话……”天风子又说话了,“你们就在它的肚子里……”说着往袋子的屁股后面一指——一条百多米长的黑色巨龙张着血盆大口朝他们吞云吐雾而来。

  结合天风子的话分析,姜研这才明白自己和堂弟从刚才开始就已经在人家的胃袋里了——想必那座活火山的山壁就是这凶恶黑龙胃部的平滑肌,那些沸腾的炎流就应该是它的胃液,而那个一尺宽的火山口就是食道的连接口了。

  眼看着凶龙步步逼近,姜研来不及庆幸师父有本事剖开凶龙的肚子把自己和堂弟救出来。拽着天风子的胳膊焦急道:“怎么办,师父?!!!它快追上我们了!!!”

  而天风子却还是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眯缝着醉眼吞吞吐吐出几个字:“呃……不急……不怕……”说着踉踉跄跄地走到袋子后面,挥手拨开些许结界,又举起酒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大口,然后对着结界的出口“噗”的一声,把嘴里的酒液全部朝那凶龙喷了过去。

  酒液在空中迅速凝结成锋利的冰箭刺到凶龙的身上。只听“叮叮叮”几声清脆的鸣响,凶龙在空中稍稍停滞,全身痉挛了几下又掉了几片鳞片……“吼——”最后一声愤怒的咆哮,凶龙更加疯狂的朝天风子他们追来。

  “糟了糟了……你你你……把它惹火了!!!这这这……你可得负责啊!!!……”姜明愤怒地朝天风子咆哮道。

  但姜研却伸手阻止了他,他觉得自己的师父绝对不是这么轻率的人。即使激怒了跟在后面的这条“畜牲”,他也一定有这么做的道理。

  “嗝——”天风子并不看姜研兄弟,只是打了个酒嗝,走到袋子的前端。右手掐出个结印在空中一划,袋子猛然向下俯冲,凶龙也紧随其后。

  拨开天空的云雾,姜研看清楚了下面的地势——这是城市郊区的一片荒地。

  天风子驾驶着袋子一直俯冲往下,快要撞到地面的时候猛地往上一拉——高速的气流激得地上的尘土铺天盖地,无论是天风子驾驶的袋子还是紧追他们的凶龙都被淹没在了这弥漫的尘土里……

  片刻后,姜研他们冲出了这烟尘大雾,可后面的凶龙却没见出来。留意到天风子嘴角不易察觉的一丝笑意,姜研明了这是师父用那烟尘做质布了结界,把凶龙困在了里面。但他更清楚这种用烟做的结界的脆弱——等到烟尘散去,凶龙也将立刻重获自由。

  “不过这种事情师父不可能不明白,难不成他还有后招?”姜研如是想着。

  果不其然,天风子看到凶龙被困就立刻飞了回来。绕着烟尘的结界,天风子大口地往嘴里灌着酒水,然后从嘴里喷出熊熊大火——火烧到地上,逐渐蔓延成五行八卦的形状方位并且越烧越旺……

  姜研瞪大了眼睛——关于天风子的传说,家族的典籍里也是有所记载的,他相信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现在天风子所使用的正是他的拿手绝技——五味真火阵。

  烟尘散去,里面的凶龙却被一个更加厉害的烈火阵法所围困,只能嗔怒地咆哮。天风子等人也降落到地上,酒鬼大叔右手一摊,先前还三米见方的口袋立刻变成只有巴掌大小落到他手里。又在里面翻弄一阵,取出一只深黑色的木雕鸟。

  一段沉长的咒语过后,木雕鸟在天风子手里逐渐变大变活——最后一只和凶龙差不多大小,扑扇着金光闪闪翅膀的威猛大鸟出现在众人面前。

  “哥,你神话故事读得多,知道这是啥吗?”姜明拉拉姜研的手腕,无不震惊地问道。

  “这……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混沌初开就早生成的神禽——专门吃天龙的……金翅大鹏神雕!!!……”姜研同样震惊道——他不知道师父的口袋里还可以拿出多少惊世骇俗的事物来。

  其实,姜研还是猜错了。这并不是真正的金翅大鹏,这是天风子早年时候降服的金翅大鹏的影子。虽然力量比起真正的大鹏神雕不及其十分之一,但用来吃掉五味真火阵里的这只畜牲还是绰绰有余的。

  天风子一挥手收了阵法,凶龙刚想飞走就被神雕两只钳子似的爪子扼住了腰和脖子。它使劲扭动身子咆哮着想要挣脱,可神雕哪里肯有半点放松,拿起钩子般的喙嘴就去啄凶龙的脑袋……

  看这一雕一龙大战得精彩,姜研姜明兄弟也都松了口气。互相看看彼此,却发现少了什么东西。

  “秦瑶呢?!!!”姜研大惊道,转头看天风子:“师父,您救我们的时候有没看见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啊?!”

  天风子搔着他乱糟糟的头,醉意阑珊道:“我剖开它肚子就见你们俩,没别人……”

  “会不会还在它那儿?”姜明盯着已经被神雕啄得奄奄一息的凶龙说道。

  “……”姜研想起一直缠着秦瑶父女的恶灵,说不定就是这条凶龙。如果它的目的是秦瑶的话,很可能施了法术把秦瑶藏到了某个特定的空间也不一定(流魂:类似固有结界)。如果它就就这样被吃掉的话,那秦瑶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师父……”姜研看着天风子的眼睛,恳求道。

  “哎——”天风子一下子就明了徒弟的意思,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收——”——神雕变回木雕鸟落进天风子的袋子里,只留下凶龙似泥鳅一般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看上去似乎已经没什么害处了。

  可是,大家错了,所有人都被表象蒙蔽了。就当众人思索让怎么让凶龙归还秦瑶的时候,先前还濒死的凶龙不知怎的一下子就恢复了精神,朝众人喷出一口紫黑色的火焰便奋力向天空飞走逃跑。

  姜明姜研把希望放在了天风子身上,可天风子也是爱莫能助——他的木雕鸟不仅具象化的时间只有几分钟,而且每月只能用一次;其他法宝也追不上这条凶龙。

  正当众人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凶龙消失的时候,天边划过一颗金色的“流星”击中了凶龙。凶龙吃痛的嗷嗷叫了一声,从身上掉下来什么东西。又一个金色的光点往那东西飞去将其接住,接着在空中停滞了一阵。直到凶龙完全在天际消失,连影子也找不到,光点才又有了动静。

  她慢慢朝众人飞来,渐渐的,大家看清了她的轮廓。

  “梦星!!!——”姜研兴奋地大喊道。

  不错,那正是身披金甲的梦星横抱着昏睡的秦瑶振翅朝大家飞来。

  ………………………………



温馨提示:
殷月女神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殷月女神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殷月女神传全文阅读和殷月女神传txt全集下载。殷月女神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殷月女神传 113 酒仙 千百年来来,龙一直被人们作为传说中的神兽所崇拜。传说中,龙的体态可大可小、变化万千,吞云吐雾、行雷施雨、翻江倒海无所不能。不同于成精的蛇或者蛟被世人当成妖魔鬼怪,龙本身就是尊贵和神圣的体现。即使是 2010-08-04 17:30:2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