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四章 道法突破

作者:杨小少    更新时间:2015-10-04 23:48:36    状态:连载中
  苗疆看我怔了怔,随即,又轻轻抿嘴一笑,收起他的桃木剑,用右手翘起了一个兰花指,淡淡说道“沈长风,你杂那么磨磨唧唧的,我苗大人就喜欢看你现在这傻样。来,来,给本大人抱抱呗!就当你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苗疆话说完,已经伸开双臂朝我抱来,我霎时间目瞪口呆。脊背上刷刷的立起了无数个鸡皮疙瘩,这苗疆到底是这啥人啊?竟连男人的便宜都想占,我想想都是心里一阵阵发堵。

  “别,别,别,苗大人,男人和男人授受不亲,我们不能这样,犯天下之大不为行事。苗疆大人,你这样,会被世人唾弃的。会让别人以为我们是有断袖之好。”我无奈的揉了揉鼻子,有点责怪的对苗疆说道。

  苗疆听闻我的话,满脑门子黑线,嘴角抽搐了下便说道“我靠,沈长风,你脑袋里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本大人抱你,是男人之间,兄弟之间的抱抱。你居然误会老子是同性恋,有龙阳之好。”

  苗疆话说完,放下了他已经快要抱到我的双臂,轻轻跺了下脚,定定的瞧着我,那种委屈的目光,把我看的怪不好意思的。

  我望他这般模样,顿时哭笑不得,你说说你一个大老爷们,没事还学女人抿嘴一笑,过后,还翘起兰花指。只要脑袋没被门夹过的人,都会误以为你苗疆就是同性恋。

  我在心里念叨了一会,长舒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苗兄,不好意思啊。我沈长风以小人之心度你的君子之腹了。勿怪,勿怪。你肿么可能是同性恋啊。”

  我话说完,苗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似乎快要爆发了,但是我仍是不放心,又看了眼儒雅雍容的苗疆一眼,又是不放心的弱弱问道“苗疆大人,你真的不是同性恋,对么?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你不能欺骗我呀!我不喜欢男人,真的不喜欢。”

  “沈长风,老子再告诉你一遍,我苗疆不是同性恋。”苗疆紧紧握着拳头,牙齿咬的吱吱作响,眉头高高的皱起,哭笑不得的对我回道。

  “不是就好,你刚才吓死我了。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叫沈长风,还知道我在无边湖。这不科学。苗大人”我不敢继续纠结苗疆是不是同性恋这个问题,一本正经的看着苗疆问道。

  苗疆听闻之后,微微皱了皱眉,沉吟半响,口气凝重的说道“沈长风,我想你应该知道,你师傅独身上京城阴阳教这件事情。他老人家与家父苗正英是生死兄弟,你师傅担心你在平阳镇应付不了,此地的这些鬼物。随即,他在半路上飞鸽传书到我们贵州苗家寨,请求我父亲来此帮忙。但我父亲有要事缠身,一时半会走不开。便叫我马不停蹄的从贵州骑马到云南平阳镇来找你,那样关键时刻能够照顾你一二。”

  “我一个小时前赶到平阳镇,问了几个当地老乡,打听到了无边湖的坐标,便风尘仆仆,丝毫不敢怠慢的赶来了。如果,我苗大人在迟来一步,你和那群鬼物,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我看的出来,你修行捉鬼道法时间不怎么长。不过,沈长风也算天赋异禀。我有你这个年纪之时,看见鬼都会打哆嗦,更别说还敢和他们交手了。”

  苗疆话说完,赞赏目光深深的注视着我,我心里顿时有一股暖流奔腾,看来师傅还是最关心他的小风儿。但是我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在京城怎么样了。一念至此,我心头便是怅然若失起来。

  过后,我发现这个苗疆非常不简单,我用天目扫视了他三息,发现他的体内似乎有着什么非常危险的东西,那东西好像是一只有点邪门的虫子。

  但是这些是人家的秘密,我也不便点破。之后,我与苗疆闲扯了几句,才知道这家伙,是一个很厉害的巫师,他懂得很多盅术。捉鬼之术只是苗疆平常随便修行的,道行并不怎么高深。

  我想想也是,他从小生长在贵州苗家寨长大,盅术本就是他们苗家寨的绝学。我以前听师傅提过苗家寨,师傅他老人家说,苗家寨的盅术另辟蹊径,很是邪门。往往能够杀人于无形无影之间。

  我和苗疆在回去平阳镇的路上,渐渐的不断的深入交流,我发现苗疆这人是个邪气凛然的人,他做事情从来不安常理出牌,还唯恐天下不乱。但他这样的行事风格确实很对我脾气。

  另外,因为有了师傅的这层关系,所以我对他基本没有任何防备之心,特别是他手里还有着师傅潦草的笔迹,那封传到贵州苗家寨的飞鸽传书。至此,我更是对他深信不疑了,也在心头默默认定了,苗疆是我以后一生的至交好友。

  故此,我和他说了阿妈的事情,他听闻之后凝思了一会儿,便是一口咬定的告诉我,阿妈是惊吓过度,导致三魂七魄不能归位,只要摆下法坛,招回了她的魂魄,便可让阿妈恢复原状。

  然后,我两人找遍了无数树丛,大喊吆喝张文修,希望他还没有离去,可是却是没有听见他的回应。

  那时,我在心头暗暗猜想,张文修应该背着阿妈回平阳镇了。张老二的这个儿子,看着五大三粗的,可是那心思却是比一般人缜密好多。

  果不其然,当我带着苗疆回到平阳镇,来到张文修家找到他时,这小子正在细心的照顾阿妈,他用一块白毛巾,轻轻的帮阿妈擦拭着脸。

  一间不算宽敞的土木房间内,阿妈紧紧闭着她的双眼,秀丽的面庞上面有着憔悴之色,她静静的躺在一张红木床上,被一块大红被子深深的盖着,只能看见她的头露出在外,且气息脉动还有点紊乱。

  我看到这些时,一时间情绪有点失控,这时,苗疆在我后背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道“长风,伯母现在没事了。只是需要休息而已,待她气色恢复的差不多,我们便摆下法坛为伯母招魂吧!这样你们母子也能早日相聚。”

  我听闻了苗疆的话,重重点了点头,旋即,感激的望着张文修说道“张哥,从你答应帮我照顾我阿妈,那刻起,你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时。你便是我沈长风认可的兄弟。以后,我们生死与共,有福同享。从今天起若是有我一口吃的,也绝对少不了你张文修那口。”

  张文修闻言,神色有点激动,腼腆的笑了笑,有点拍马屁的说道“沈长风,我不知道为什么,没由的觉得你以后会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我的第六感一直准的可怕。所以我才会想要和你混。但是,能够做你的好兄弟,我却是万万没有想过。”

  张文修眼神里面有一抹惊喜之色,随后,我和张文修又客套了几句,便寸步不离的在床头陪伴阿妈。

  这时,张文修被苗疆找了个借口拉了出房门。苗疆此举我看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另外,我感觉这张老二的儿子,是一个福泽深厚之人,他天庭饱满,耳肥虎目,印堂还有着龙腾虎跃之势,这些面相皆是说明,他往后是有着大富大贵的命数。

  我修行了这几个月的钟馗道法和阴阳师的捉鬼法术,渐渐懂的也越来越多了。甚至于有些地方不对之处我可以找出其毛病,把它慢慢融会贯通,所以也学会了看相。

  我和苗疆在张文修家的小四合院内安心的住了下来,他父母和他老婆具他所说,他家人出了远门回娘家去了。所以,他家现在便是我和苗疆暂时的安身之地,平时修法的时候也不会有人来打扰。

  大概十五天后,我在我所住的房塌床上盘膝打坐,眉心正中央的天目,忽闭忽睁,然后不断的射出一道道淡淡的金色光芒,我便马上运转起钟馗道法,用自身体内的煞气聚在体外,顺着经脉逆流,让煞气渐渐的凝实在血肉里。

  说也奇怪,以前我无数次尝试想把煞气引出体外,但都是徒劳无功。此次竟然能不费吹灰之力,水到渠成的把它引出体外,还能慢慢把煞气融于我的一些经脉内。

  故此,我大胆的揣测,我第一层的钟馗道法也许已然修成了,开了一个天目神通之后,现在煞气外放,应该是我能够突破到第二层的时候了。

  我试着用一丝丝煞气,慢理条斯的缓缓汇集眉心处,但丝丝煞气进入我眉心之时,却犹如一股潺潺流水,神不知鬼不觉的跨过我脑域内的一根根毛细血管内,轻缓缓的冲到我脑海那团发着光亮的红色光晕处。

  忽然间,轰的一声。

  我顿时眼冒金星,头晕眼花,脑胀欲裂,一阵阵眩晕之感迅速袭来,我脑袋疼的如无数根钢针狠狠刺入。

  旋即,无数金光大字,便在我脑海里盘旋,且还像用刻刀铭刻一般的深深的刻在我脑海里,徐徐然的出现。

  一名威严且霸气的中年男子,手执判官朱砂笔,轻轻的一笔划出,有着一道道玄妙的大道轨迹突兀出现,无数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上面流光溢彩,在我脑海里面犹如大钟一般的悠扬响起。

  “天有乾坤,地有阴阳,阴阳互补,万物滋生。何为阴阳?所谓人也,身具阴阳,便能自成大道。”

  “钟馗道法第二层,避祸断因果,双眼平祸乱。亦可占卜天机,独坐红尘半仙人。左眼看阴间,右眼看阳间。此法修成时,可开阴阳二眼,造福世间。;



温馨提示:
捉鬼天师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捉鬼天师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捉鬼天师全文阅读和捉鬼天师txt全集下载。捉鬼天师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捉鬼天师 第二十四章 道法突破   苗疆看我怔了怔,随即,又轻轻抿嘴一笑,收起他的桃木剑,用右手翘起了一个兰花指,淡淡说道“沈长风,你杂那么磨磨唧唧的,我苗大人就喜欢看你现在这傻样。来,来,给本大人抱抱呗!就当你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2015-10-04 23:48:3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