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7章:祸不单行

作者:玉竹仙仕    更新时间:2010-08-28 09:44:00    状态:已完结
躲,是不可能了,因为自己的一只手抓被他粘住了,挡,更难,自己的另一只手臂都是被他给砍断了。没办法,只有凭借这强劲的身体墙体强行接下这一击了,不过它却没有想过,自己的手臂都是可以被对方轻易砍断,何况这一次的力道显然比过刚刚要强大的多。

  “噗”

  在手心与蛭猿的胸口相撞一刹那,少龙更是提升了几分内劲,明显可以看到胸口凹陷的迹象。与此同时,一口混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破口而出,少龙身体微侧,躲过这鲜血,他可不想沾上一身的腥臭味。与此同时,那蛭猿的眼睛中那一抹生机却是在悄然的消逝,迷茫,不敢置信,自己引以为傲的身体居然在这个人类的以及之下彻底崩溃,为什么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冰凉,呼吸越来越承重……

  终于,它还是无力的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就是彻底的静止不动了,不用查探就知道已经死透了,少龙对自己这一掌的威力还是颇为自信的,凭着四阶的防御力还是远远无法抵抗住自己的一击的。

  四阶的蛭猿也是拥有妖丹的,但是少龙却是提不起欲望,自己手上已经拥有一颗六阶的水属性妖丹,一颗五阶的冰属性妖丹,一颗五阶的火属性妖丹,对着四阶的水属性妖丹,就不怎么看的上眼了,何况自己回去之后,慈航静斋肯定还会给自己不少的妖丹,又何必自己去寻找这么一颗四阶的呢。

  不过,这蛭猿的价值不在它的妖丹,而在与它向少龙透露了它们的老巢位置。

  既然这附近就有蛭猿出没,说明这里离它们的老巢也就不会太遥远了。因为风凌长老曾经说过,蛭猿这种妖兽生性胆小,绝对不会单独离开自己的老巢太远,所以说,它们的老巢肯定就在附近。而且,少龙感受了一下,发现这里水属性的灵气相当的充足,而且夹杂着不少的阴柔之气,与蛭猿的居住环境颇为相似。

  双手翻腾,火红的灵气萦绕在双手,“喝!”双掌齐开,两道帜热的火焰便是由掌心扑向了蛭猿的尸体,顷刻间便是将它吞没,这可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少龙催动了体内的三昧真火,温度之高令人咋舌,就连附近的空气都是一阵扭曲,很快,那尸体便是化为了一滩烟灰,就连妖丹都没有留下,被森林的微风带向远方,化为大自然的肥料。

  少龙也是不再耽误,现在都已经在蛭猿老巢的附近了,自己得要小心一点,不然被发现了可就前功尽弃了。小心的探出神识,感受着周围的能量波动,没多久,少龙就是感受到了越往西面,那阴柔的感觉也就越加浓烈,也就是说,自己的目标就在那里。

  “轰——隆隆”

  几声响雷,狂风便是如约而至,横扫这片森林,即使是比少龙的腰还要粗的大树都是不得不低下了头,在大自然面前,一切的力量都是有限的。少龙突然觉得一阵发凉,自己可是修真者啊,无视外界温度的,居然也会怕冷。赶忙运转起真元力来,其实,这是内心对大自然的敬畏。

  风未停,雷雨又至。无情的暴雨就像要摧毁一切似的向下冲刺。少龙赶忙聚起真气罩,护住身体,虽说自己是修真者,不会感冒之类的,但是他也不想被淋的浑身湿透。一个人悄然无声的在雨中前进,大约又是走了半个多小时,少龙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同时,那种感觉也是越来越浓郁。

  向着不远处望去,让少龙也是一惊,一条环形的河流将这片土地与周围的森林化开了界限,就像大海中的一个岛屿。而在这篇土地上,却是长满了高大的树木,每一棵都是要三四个成年人才能环抱的起来的样子。这要是在外界,肯定被政府圈地保护起来了,没想到这里所有的树木都是那么巨大。很明显,每一棵树的树冠那里都是被处理了一番,所以,上面密集的建造了不少的巢穴,都是由一些树枝建造而成的。

  “想不到这畜生也是蛮有智慧的嘛,居然可以还懂得造房子。”

  少龙看着这些造型独特的建筑,也是心生感慨,这些房子虽然不像人类居住的那样,但是也可以算得上是精致了,而且又是建造在树上的,又是增加了不少的难度,反正少龙是承认自己根本无法建的这么好。在看向中间,一棵大的让少龙都是无法相信的树笔直的立在那里。

  “我靠!”

  少龙忍不住赞叹起来,高耸云霄,一眼望不到树梢,粗犷的躯干就像一座山似的,稳扎无比,给人一种就算是外界发生了任何事,它都不会动摇一下的感觉。大自然真是神奇啊,这棵巨树也不知道成活了多少年了,应该算得上是树祖宗了,真是大自然的奇葩,可惜,就这么被一群蛭猿给占有了。

  感叹归感叹,少龙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把自己的气息内敛,就悄悄的潜了过去。由于这里是蛭猿的老巢,它们坚信还没有其他的家伙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潜过来,所以放哨的并不多,而且都是松松苒苒的,所以少龙还是很轻松的就达到了对面,赶忙躲在暗处,仔细观察起来。

  接下去最为重要的就是打探两位长老是否还健在,如果还健在,那么又被关押在什么地方,这里这么大,如果一处一处这么找,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去。而且这么多的蛭猿,一个不慎,就会被它们发现,到时候就完了,上次外出都有六阶的,这次在老巢,就算是没有七阶的,六阶的肯定就有几只。一只六阶的蛭猿它就受不了了,何况这么多,加上一群四阶,五阶的阻拦,自己肯定是无法逃脱得了的。

  本想抓一只低阶的蛭猿拷问一下,临到动手时才想起来他不会说蛭猿话,蛭猿也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这可怎么办?少龙也是开始头疼起来。

  “人类,你好啊!”

  就在少龙一筹莫展之际,一个悠远而又沧桑的声音传来。

  “谁?谁在那里!”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少龙还以为是被蛭猿发现了,赶忙调动了全身的真元力,一副临战的样子。

  “人类,你不要惊慌,我只是一棵树精,对你没有敌意的。”见少龙一副随时迎战的紧张样子,那苍老的声音立马解释起来,“如果你在这样,你的灵气立马就会招来附近的蛭猿,到时候,想走就难啦,呵呵!”

  被那苍老的声音一提醒,少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蛭猿的老巢,赶忙压下真元力,压制了气息。讪讪一笑,轻轻的问道:“这位树前辈,可否献身一见啊!”

  “呵呵,人类小娃娃,如果我现在化为人形,肯定会被蛭猿发现,到时候,你也就暴露了。”听他这么一说,少龙也是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点不太现实,不过,随即又是一副夸张的表情。“前辈,你……你可以幻化为人形?”

  看少龙这么一副惊讶的表情,那老树精自然是猜到他的想法,一般的妖兽至少要达到七阶才可以幻化为人形,而七阶妖兽,那实力可是何等的恐怖了啊。当下‘呵呵’一笑之后,就解释起来:“人类小娃娃,你别误会了,我们树精虽然也是要达到七阶才可以幻化为任性,但是我们不像那些妖兽,拥有恐怖的攻击力的防御力,我们只是可以自由行动了而已,论起战斗力,我也就只能和一只五阶的蛭猿相媲美罢了,要不然,我也就不会被抓来这里给它们当作家园了。”

  那老树精话中明显多了一分无奈,也有一份不甘,堂堂的七阶树精,居然被抓来当别人的家,这简直是耻辱。少龙也是蛮同情这位树精的。

  “呵呵,老前辈,请问找小子有什么事啊?”

  “想必你此次冒险潜入蛭猿的老巢,目的就是为了那两个人类的小姑娘吧?”

  小姑娘?少龙一愣,随即又反应过来,这老树精起码有了上万岁的年龄,云芝,云青两位长老虽然也都是百岁开外了,但是相对而言也就成了小姑娘了。不过,他这么直接的说开还是让少龙颇为意外。如果可以得到他的相助,相信此次救助的危险性和成功率将会大大的增加,但是没有人会无故的帮助别人,何况还要得罪强大的蛭猿,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活了上万年的老树精。少龙觉得他肯定是有所要求,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帮助自己。

  当下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问道:“前辈为什么要冒着得罪蛭猿的危险来帮我呢,难道仅仅是为了不服它们,为了报复,或者说还是因为小子长得比较帅,所以你想帮我啊!”

  “呵呵,呵呵,你也算帅?”那老树精苍老的笑声传进少龙的耳朵里,显得那么的讥讽。

  “老子难道不帅吗!”

  少龙大喝了一声,随即又想起自己的处境,赶忙闭上了嘴。“呵呵,小子,没错,光是报复还不足以让我冒这么大的险来帮你,我的确是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果然有目的!想必他冒这么大的险来帮自己,那么他的要求肯定也不会简单,当下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请问什么要求啊?如果太难了,小子恐怕很难完成啊。”少龙还真怕他提出要自己帮他灭了整个蛭猿这种无力的要求,如果真是这样,自己还不如直接跑了算了。

  “小娃娃,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提出那些让你根本无法完成的要求的,呵呵。”听那老树精这么一说,少龙也是松了一口气。“其实,唉,我只是想求你将我的后代带出这里,我不想让她被这些畜生侮辱了。”说到这里,居然透着一丝乞求,一丝不忍。

  “您的后代?她怎么了?”

  “我被囚禁在这里已经有几千年了,也在这里孕育了不少的后代,有很多的后代都是已经可以幻化为人形。但是我们天魁树一般都是雄性的,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会产生变异,从而变化为雌性,同时,身体也会发生变化,不会像我们一样,拥有这么庞大的身躯,而是化为一株天魁花。”

  “这么神奇?”

  “呵呵,是啊,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小子,你别打断我说话!”老树精嗔怪了一句,又继续说了起来:“这么几千年下来,我的后代中就出现了这么变异的天魁花,而且她的天赋极佳,才不到千年的时间,就可以化为为人形,只是时间太短,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彻底的幻化为人形了。”

  说到这里,老树精的声音明显是多了一分欣喜,而且充满了期待。想必他对自己的这位后代也是抱了极大的期望。

  “哈哈,前辈,我知道了,你是希望我传她一套功法,要我帮她修炼成人形。对不对,可是,前辈,我不会诶?”

  “我没有让你帮她修为人形,你乱猜什么,对了,小子,你怎么又插嘴,不是让你别打断我说话吗?”

  少龙赶忙闭上了嘴巴,还狠狠的朝着远方刮了一眼,问问都不可以啊,我靠。见少龙不再插嘴,那老树精又开始将他那个故事讲完了。

  原来他的那个后代在短短不到六百年的时间里就是修炼到了六阶后期这样的地步,这样的天赋,放在整个族群中也是前无仅有的。所以那老树精以及族中的一些长辈都是对她寄予了厚望,希望她可以早日脱离树精的范畴,早日得道成仙,到时候他们也就可以脱离苦海了。可是,事情就是那么的糟糕,在一次成功化为人性后,却被那蛭猿的头头发现了,蛭猿的本性,大家都是了解的,淫乱,好色。何况那天魁花精长得是那么的清丽脱俗,刚一现身,便是将所有的蛭猿魂给勾走了。

  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殷桃小嘴一张一合,摄人心魄,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一席白衣长衫,白色百褶裙,坐在那儿,端庄高贵,文静优雅。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那些蛭猿当场就是将那小天魁花精堵了起来,欲行不堪之事,好在那老树精以及其他族员全体抗议,加上她化为人形的时间太短,易受刺激,稍稍紊乱就是会蜕化为天魁花,那些蛭猿才暂时打消了立马玩弄那小美人的心思。不过,却也放出了话:只要等到那天魁花精可以自由的幻化人性了,就要贡献给蛭猿享受!

  “畜生!”

  少龙一听到这么漂亮的美人居然要被这么一群蛭猿糟蹋,心里就是涌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对于美女,少龙一向是善待的,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也绝对不会允许癞蛤蟆去享受天鹅肉,何况那蛭猿连癞蛤蟆都算不上。一气之下,少龙竟是一掌拍向了自己的大腿。清脆的响声应运而起,疼的他是有跳起来的冲动,但是又碍于场地不允许,只得用手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来。

  “哈哈哈,人类小娃娃……你……”

  “别小娃娃小娃娃的,搞得我很小似的!”说着,少龙还特意瞄了瞄自己的裆部,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很牛逼的说道:“老子的一点也不小,嘿嘿,你可以叫我少龙!”

  那老树精被少龙的这句话给搞糊涂了,他虽然活了上万年,但是毕竟一直生活在这里,对很多事都是不了解,何况少龙那一番话又是那么的深奥。什么一点也不小?他不是很小嘛,人类真是奇怪!不过他也不耽误时间,少龙就少龙吧,少和小不是一样的意思嘛!

  “少龙,你知道吗,虽然她也是有意克制自己的修炼速度,但是那身体毕竟是太过于变态了,就算是不可以吸收,那天地灵气也是会不由自主的涌向她的身体,从而使修为大大的提升。以我的估计,不出一个月的时间,她就会突破至七阶,到时候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幻化为人形,也就是她的灾难来临之际。”

  少龙明显能够感受到他的迫切,紧张,其实他也是很不忍,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还是一个刚刚才化为人形的天魁精。就这么被糟蹋了,真的是上天没长眼睛啊,可是,自己又能帮得了她吗?欲言又止,让他也是很难受。

  那老树精也是看出了少龙的疑虑,当下解释道:“你放心,虽然它们都对我那可怜的后代垂涎很久了,但是这里毕竟是在它们的地盘,加上她的修为在它们眼里是在不咋的,所以并没有看守的很严,只是有两只五阶的蛭猿负责看守而已,你既然敢独创它们的老巢,想必也应该不会将两只五阶的蛭猿放在眼里吧?”

  五阶蛭猿,两只?我草!少龙沉思了,五阶的蛭猿就已经相当于出窍期的修为了,很是强悍,公平打斗,自己自然是可以将其击败,现在可是有两只,少龙应该可以勉强应付得了,但是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它们击杀,这就有很大的难度了。

  “小……不,少龙,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肯帮这个忙,我自是会鼎力相助,保证你不会有任何的危险!”见少龙一脸的犹豫,老树精赶忙打起包票来。

  “凭什么?你又不能来帮我!”

  少龙很无奈的回了一句,话音刚落,由脚底便是传来了一阵微妙的波动,小心的向后退了一步,却是发现原本站立的土地一阵松动,紧接着一棵绿色的藤蔓便破土而出,快速的伸张,没多少时间,就长得和少龙一般高下。少龙面对这突入而来的藤蔓也是感到颇为新奇,虽然自己利用法术也是可以召唤出这样的效果,但是它的却没有一丝的能量波动,如果自己也可以做到这一点,那么在作战时就可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就在感慨这样神奇的法术时,那老树精又是提醒他看自己的脚边,少龙顺势看去,就在自己的脚边,居然凭空多出了三个小玉瓶。显然就是那些藤蔓送过来的,这一招,又是少龙无法办到的。心中对那老树精也是多了一分敬佩。其实,他倒是高看了老树精,作为一个树精,尤其是像他一样活了上万年的老树精,这周围的植物都是他的小弟,想要控制它们传递一下东西还不简单嘛。

  “少龙,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三个瓶子,里面装的可是醉清风。这醉清风是我们天魁家族的秘宝,就算是蛭猿威逼利诱,我们也是没有给它们一点。我们每一名成年的天魁精每百年都会分泌一滴醉清风,上万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们也才是收集了十瓶醉清风。其中有五瓶已经在族内弟子的晋级中使用了,如今就剩下了五瓶,现在,我将其中的三瓶送与你,希望你可以为我们家族救出天魁花。”

  每个成年的天魁精,每百年时间才可以分泌出一滴,历经了上万年的时间,也就收集了十瓶,现在只剩下了五瓶,现在这五瓶中就有三瓶给了自己。少龙越想越激动,这么珍贵的东西啊,这可要比六阶的妖丹珍贵不知道多少倍呢。当下谨慎的将这三瓶醉清风收入储物戒指中。

  见少龙收下了这三瓶醉清风,那老树精除了一阵不舍,也是放宽了心。从少龙敢只身前来救人这一点,他就敢肯定,眼前这个少年绝对是一个可靠的人类,现在他既然已经收下了,那么自己交代的事他也肯定是会完成的。所以,纵使失去了三瓶的醉清风,他也是感觉很值得。又向少龙介绍起这醉清风的功效来,醉清风,顾名思义,就是一种迷药,吸食或者闻到之后就会晕倒。不过,这醉清风科比一般的迷药厉害许多,只要打开瓶盖,它就会随风飘溢出来,无色无味。一般的人类或是修真者只要吸入一点点就会中毒。不过,这不是致命的,而是使他产生幻觉,或者说使他失聪,失明,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失聪,失明了。

  因为只要一吸入这醉清风,吸入者大脑中的画面便是停留在这一刻,眼前所有的场景,无论如何的变化,光线如何刺眼或者暗淡,以及声音如何的响彻,对于他就毫无感觉。不过,这只对那些寻常的五阶以及五阶以下的蛭猿才有效果,对于那些五阶巅峰,甚至六阶的蛭猿而言,却是起不了半点作用,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反抗的原因。

  当然这醉清风可不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功能,要不然,它也绝对不会这么珍贵了。每一个天魁精进阶到人形都是需要一滴醉清风作为引道。平时修炼时,若是可以辅助醉清风的话,修炼速度将会提升不知道几倍,所以对于它们天魁精而言,这也是极其珍贵的。对于那小天魁花精那就更是好处颇多了,她原本修炼天赋就是不弱,辅助这醉清风的话,必是可以早日突破,踏入仙界。这也是他会给少龙三瓶的原因。当然,这也不是仅能让天魁精享用,对于人类修真者而已,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宝。如果可以成功将它炼化之后吞噬,可以起到清神的功效,对日后对敌,以及修炼心性都是颇有好处。而且它还可以用来炼丹,增强丹药的霸道性。

  “前辈,既然您这么看得起小子,小子定然不负您所托,尽力将您的那个后代救出水火之中,请您放心!”

  “呵呵,希望我没有看错人!”听到少龙豪情壮志的表决,老树精很是欣慰!

  在老树精的指点下,少龙很快就是知晓了云青和云芝两位长老的关押地,当然,那小天魁花精的栖息之所也是同时被告知了,而且似乎是先被告知的。

  不过,这先救谁好呢?救了任何一方,都会惊动蛭猿,到时候它们肯定是加强防守,同时会派出大批蛭猿搜索自己的存在。自己能不能在对方的搜索中逃脱还是个很大的问题,还要想方设法去营救另一方。何况据那老树精透露,对方还有一名达到了七阶的蛭猿坐镇,那可是相当于人类修真者中合体期的高手啊,以少龙现在的修为,一旦被它锁定了,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自杀!第二种:被杀!

  思考了很久,少龙还是决定先救云青,云芝两位长老,她们的处境要比小天魁花精危险的多,估计用不了多久,那些蛭猿就会忍不住欲望,从而对其进行侵犯,到时候,恐怕是救出来了,两位长老也会因为受辱而郁郁不振。

  而且,小天魁精的目标小,就算是蛭猿再怎么聪明,也绝对想不到少龙会去救她。所以对她的防范不会太过严格,或许还会因为人手问题,减轻对她的监控。这么一想,少龙就下定了决心,先去救两位长老。

  将自己的气息掩盖住,少龙慢慢的向前移动着,十分谨慎,加上那老树精的刻意遮挡,根本没有蛭猿可以发现他的踪迹。很快,就是摸索到了关押两位长老的大树下面,神识稍稍探出,就是将上面的一切收入眼中。两只实力大概在五阶左右的蛭猿正“吱吱叽叽”的讨论着什么,少龙虽然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但是从那淫荡的表情就可以猜得出一些内容,应该是讨论在如何享受里面关押的两位美人。

  少龙轻蔑的一笑,扒着树干,稍稍使力,整个身子便是贴着树干慢慢的滑上去了。等快到树梢时,一个闪身,就悄然无声的躲在了小树屋的后面。

  支身一看,那两只蛭猿还在那边一个劲的“吱吱叽叽”,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少龙对它们投以一个同情的眼神后就毫不客气的摸出了一瓶醉清风,碧绿的玉瓶,小巧,玲珑,煞是可爱,不过,这里面的东西却是无价之宝,对于眼前这两只蛭猿而言,则又是悲剧的开始。

  感受了一下风向,又用真元力将自己的鼻口封得严严实实,深怕一个不慎,就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良的影响。确认一切都已经无误之后,才是缓缓的打开了瓶盖……

  威风不住的吹拂,带来一阵阵泥土的芳香,和煦的阳光洒泄下来,罩住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少龙静静的等待,半个多时辰过去了,少龙依然在等……

  “小子,你怎么还愣在这里啊,进去就你的人啊!”

  就在少龙享受暖风的抚摸之际,那老树精特有的沧桑声却是传了过来。“前辈,你讲话不要这么大声好不好,前面就是蛭猿,如果被它们听到了,我就要歇菜了!”少龙满腹牢骚的抱怨起来,不过他的声音似乎比老树精的声音还要响,真不知道他如何想的。

  “搞什么,它们早就已经被醉清风迷惑了,现在它们的大脑是停留在了半个时辰前,你知道吗,你足足浪费了半个时辰了!”

  “我勒个去!”

  少龙咒骂了一句,为了确保真实性,从口袋中取出了一枚一元的人名币抛向两只蛭猿,硬币‘叮’的一声清脆的响起,以它们五阶的修为,绝对是会发现异常的,但是此时,它们却仍在一起谈笑风生,丝毫没有察觉。也就是说,它们早就已经被醉清风给迷惑了。

  对着远方尴尬的一笑,少龙赶忙将瓶盖盖上,看着慢慢的一瓶醉清风此时只剩下了一半,少龙真是又心疼又后悔。这可是一百年才分泌一滴啊,现在一下子损失了半瓶,这岂能让他不心痛。

  慢慢的绕向前方,虽然知道它们已经看不见自己了,但是要这么在它们的眼皮子底下走过去,还是有点慌。小心地站在两只蛭猿的面前,这还是少龙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蛭猿,紧张在所难免。过了一会儿,见它们依然是我行我素的说着什么,完全不理睬他,少龙才是彻底的放下心来。

  也不耽误,一脚踹开木门,就跳了进去。

  “你们想干什么!”

  “少……少龙?”

  面对突然的破门而入,两位长老很是惊慌,以为这些蛭猿终于是忍不住了,要来蹂砺自己了,心中想死的心都有了。当初她们为了给其他人拖延时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垫后,虽然两人都是分神期的修为,但是蛭猿的数量实在太多了,而且不乏一些五阶巅峰甚至六阶的存在,所以在一怒之下斩杀了几只四阶的之后,两人也是被制服了。而且是彻底的制服,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这也是两人惶恐不安的原因。

  但是,当她们见到进来的人居然是一名人类后,先是一惊,紧接着看清楚来人居然就是此次带队的沈少龙时,充满了惊愕,同时,喜悦之情也是溢于言表。

  “两位长老,少龙来晚了,让你们受苦了。”

  见两人一脸的憔悴,以及在见到少龙之后那种劫后余生的眼神,少龙知道,她们真的受苦了。修真者无论如何疲惫,一般来说脸色也不会如此憔悴,只有在心里遭受了巨大的打击或者是绝望时才会这样。不过,好在两人虽然一身白衣已经弄脏了,却还是很完整的,这就表示两人还没有被这些蛭猿侵犯过,这也是让少龙松了一口气。

  “少龙,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其他人呢?这里危险,你快跑吧!不用管我们!”

  云芝一口气问了一串问题,神色焦急,毕竟这里是蛭猿的老巢啊,她们虽然也很想逃出去,但是连累了少龙就不好了,所以劝阻起他来。

  “其他事回去再说,两位长老,我们先离开这里!”

  说着,少龙就去拉她们,一接触,才发现两人浑身酥软,居然是使不出一点力气,神识一探,才发现两人居然是被封住了全身的经脉,此时的她们就连一个普通人都是比不上,难怪这些蛭猿这么放心,只让两只五阶修为的同伴来看守,不过少龙要想在这里将这个状态的她们带出去,那可就真的是要比登天还难了。

  “两位长老,你们怎么会被封印了?小子该如何帮你们解开封印?”

  面对少龙这样的质疑,她们也是很无奈,谁也没想到这七阶的蛭猿居然这么厉害,居然有封印的本领。她们也试着冲开这封印,但是对方毕竟七阶的,就算是她们拼尽了全力,也是无法冲破这道封印。“少龙,你还是走吧,你根本救不了我们的,时间一久,我怕你也会被它们抓住。”

  两人一个劲的劝少龙快点离开,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少龙又怎么可能会舍弃她们离开,如果要走,他就不会这么辛苦,冒着生命危险来了。当下紧锁着眉头开始回忆起怪老输入在他的大脑里面的东西,尝试着找出一种可以解除这种封印的方法,可是,他失望了。

  见少龙不顾生命危险前来救自己二人,此时又是不顾个人安危的在这里想办法,就冲这一点,让她们很是感动。要知道自己和这个小伙子认识才几天,可是人家就可以这样付出,他完全可以回去的,这事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两人感动之余,也是努力思考起如何破解封印。

  “有了!”

  突然,云青欣喜的喊了起来。

  少龙和云芝都是一脸期待的看向她,如果她真的知道破解的方法,那么就可以成功的解除封印,然后逃之夭夭,活着,谁不想啊,生命如此可爱,谁都想活着,何况还要被蛭猿这种恶心的东西侮辱。

  “只是……”

  “只是什么?”

  见云青吞吞吐吐的,少龙就急了,赶忙催促起来。

  “只是太难了!”云青一脸为难之色,看了两人一眼,继续说道:“我记得听我师叔祖提到过有关封印的一些知识,当初我以为这对我没有什么用处,所以就没有仔细听,不过现在回想一下,还是稍稍的记起了一些。师叔祖说,这天下的封印种类何止千万,但是有一点却是万变不离其中,那就是一个‘封’字。所谓封,就是将人体内的真元力或是其他力量都限制住,而限制住它的方法就是堵住力量的源头,失去了源头,那么力量也就失去了本源,从而逐渐的丧失。”

  听了云青的一番解释,少龙与云芝对望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喜悦,两人几乎是同时喊出来的:疏通力量的源头!

  只要将源头的阻碍的去除,疏通了力量的源头,那么她们的修为也会逐渐恢复过来,就像一条河流,源头被堵住了,导致水流不通,但是只要一疏通,又会绵绵不绝的流转起来。

  “唉,方法是很简单,但是实施起来却也是相当的麻烦,少龙,我看我们怕是很难冲开这些阻碍啊!”见他们这么欣喜,云青却是不得不打击他们。

  原来这破解封印的方法就是通过外人将自身的真元力输入对方体内,使她体内的真元力逆转,一路汇总,积少成多,犹如滔天江水,冲破洪阀,直至紫府,这样就可以冲破了。只是,想要将她体内的真元力逆转运行,施救者的真元力那得要多么的雄厚,修为必然是高出她很多。

  而然,眼下她们都是分神期的,少龙却只是出窍期,还没她们的修为高,想要迫使真元力逆转,显然是痴人说梦,所以这个方法也可以理解为说了等于没说。何况就算是少龙的修为比她们高,双方在强行运转真元力的时候,灵气必定大泄,别说附近的蛭猿,就算是周围的其他妖兽,也都是会一并吸引过来。到时候,他们根本无力反击,一个也是逃不了。

  在了解了实情之后,原本一脸期待的云芝又是无奈地垂下了头,这样的情形显然是就不出自己了,由大悲到大喜,最后又是濒临绝望,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女人而言,真的很残酷。

  “嘿嘿,嘿嘿!”

  自己都快要愁死了,这家伙居然还笑得出来,不过,他好像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吧,要不然也就不会深入这里,冒险前来搭救自己两人,当下疑惑的看着少龙。

  见两位长老这么看着自己,少龙也是知道自己有点失态了,讪讪一笑后,就很牛逼的解释起来:

  原来虽然少龙的修为比不上两人,但是胜在他那变态的体质——五行合体,加上他高超的阵法本领,刚好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缺憾。五行合体,可以吸收任何属性的灵力化为己用,不过却是要在对方心甘情愿的情况下才可以。云芝和云青自然是相信少龙的,何况现在是救自己,自是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力量为少龙所用。两人虽然被封印了,但是对自身力量的控制上却没有被剥夺,所以说,只要少龙吸收一部分她们的力量,就可以逆转形式,强行压下,使真元力逆向运转,从而冲破封印!

  至于灵气外泄的事情就更好解决了,在少龙的脑海中不知道有多少种可以隔绝气息,防止灵气外泄的阵法,随便选一个就可以解决这件事了,所以,他才是如此的兴奋,以至于猥琐的笑了出来。

  “少龙,那我们马上开始吧!”

  听完少龙的一番解释,云青和云芝两人都是无比的愉悦,这世上有什么比在绝望之际,突然看到了生存的机会还要来的珍贵。

  “呵呵,两位长老不要急,容许我在熟悉一下步骤,以保证万无一失!”

  两人也知道自己急了点,尴尬的一笑之后,就是默默的退居一边,等待少龙的指挥。少龙也是不敢耽误,双膝一盘,就地而坐,心神沉浸,开始一个一个的研究阵法起来。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安全的了,因为任谁也想不到,会有人这么大胆,居然敢在关押两人的地方心神出窍,加上外面那两只蛭猿作掩护,那就更是万无一失了。

  大约又是半个多时辰过去了,两位长老一直都是这么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他也并不是那种俊美绝伦的男子,但是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少了一份做作,多了一份爽朗。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小子长的这么迷人,难怪可以同时收服这么多女孩子,就连眼光一向很高的紫璇和嫣苒两个小丫头都是同时臣服于他,果然有一定的资本啊。可是,可是为什么自己在想到他们之间的事情时会有一种莫名的惆怅感,难道……难道……不会的,一定是自己被关久了,所以胡思乱想,可是,他真的好有型!

  “两位长老,你们怎么了,没事吧?”

  少龙一清醒过来,就发现两位长老目光呆滞,嘴角微微上翘,流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让他的后背都是有点发凉。难道两位长老因为开心过度,分泌的甲状腺激素太多,从而危机到了大脑,变成了痴呆?想到这里,少龙忍不住一阵颤抖,自己可没有本事带两个白痴离开这里,就算是救出去了还不如直接杀了她们来的合适。

  “额,没事,没事!”



温馨提示:
龙吟浅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龙吟浅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龙吟浅水全文阅读和龙吟浅水txt全集下载。龙吟浅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龙吟浅水 第47章:祸不单行 躲,是不可能了,因为自己的一只手抓被他粘住了,挡,更难,自己的另一只手臂都是被他给砍断了。没办法,只有凭借这强劲的身体墙体强行接下这一击了,不过它却没有想过,自己的手臂都是可以被对方轻易砍断,何况这一 2010-08-28 09:44: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