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3章:大礼

作者:玉竹仙仕    更新时间:2010-09-03 11:38:31    状态:已完结
见两人一副不舍的样子,欣怡也是加入了她们的队伍,摇了摇少龙的手臂,撒娇道:“少龙,那我们就多留几天吧,反正你都请了假了,也不在乎多这么几天,再说了,人家云梦斋主都同意你了,你就忍心让她们师徒这么快就分开吗?”关键时刻,欣怡扮演的是大姐大的风范,既然她认同了紫璇和嫣苒,就要和两人搞好关系,这样以后才能和平相处,不给少龙带来麻烦,这也是为什么少龙这么爱她的原因。

  面对欣怡的诱惑,少龙差点就是把持不住,不过,一考虑到云梦的脾气,他又狠了狠心,说道:“紫璇,嫣苒,你们是知道的,你们师傅现在不像以前了,女人面对感情之后,整个人都是会性情大变,你想想你们自己,如果是以前,你们敢想刚刚那样反驳你们师傅吗。不敢吧,所以呀,何况你师傅现在是感情有危机,那性情变得就更厉害了,她万一晚上想想就不爽了,那怎么办,何况我们住在这里,卿卿我我的,更加刺激她,这一不小心,怕是前功尽弃了,这样的局面,难道你们想要面对吗?”

  面对少龙的解释,三人都是无话可说,想想也是,云梦显然是在感情上受挫,一个感情受伤的女人最容易暴怒,情绪极不稳定,尤其是见到别人一对对的卿卿我我,更会激发她的嫉妒,也会是感情失控,倒时候她真的变卦,不让自己跟着少龙走,那可就真的要后悔一辈子了。

  在师傅和和自己最爱的男人之间选择,紫璇和嫣苒斟酌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跟着少龙,如果师傅不理她们了,她们会伤心好久,但是失去了少龙,她们会伤心一辈子,人生也是从此失去了快乐。

  见两人一副痛下决心的样子,少龙不禁莞尔而笑,走上前,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两人的秀发,温柔的说道:“呵呵,你们两个傻丫头,不用这么悲观,又不是要你们永远离开你们师傅和众姐妹,我们只是暂时离开,只要将白无涯请到这里,你们就和欣怡一样,是我沈少龙的女人了。”说着,便是搂住了一旁的欣怡,低头就是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自己的唇印,欣怡也是大大方方的接受了,反正都是自己人,没什么好害羞的。

  享受了一番温纯,少龙继续说了起来:“到时候,你们什么时候想回慈航静斋就什么时候回来,就像回娘家一样,多好啊,我和欣怡也会陪着你们一起来,其乐融融的,不是更有味道吗?”

  被少龙这么一说,两人也是觉得有理,又注意到少龙说是他的女人,心中又是一阵荡漾,刚想娇呼几句,青木门就是“哒哒”的敲了两下,随后就是进来了两个女子。

  “兰若,兰蕙,两位师姐,有什么事吗?”紫璇和嫣苒连忙走上前挽住两位师姐,由于她们年纪最小,所以斋内的其他人都是对她们很好,她们也是对所有人都比较熟悉,姐妹间的感情很是深厚。

  “紫璇,嫣苒,两位好妹妹,是斋主派我们过来的,让我们将这个储物戒指交给少龙少侠,说是当作他为我们慈航静斋做了这么多事的报酬。”说着,兰若就是将一枚古朴的戒指取了出来,交给了少龙。

  少龙先是一愣,少龙大侠,这称呼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不过,怎么就这么好听呢。随即就是大喜,原本以为云梦给自己一个机会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了,没想到她还给自己准备了大礼,这倒是让他有点受宠若惊,对云梦的印象也是好了很多,看来她真的是一时失控,丧失了理智,所以在平静之后,就是为刚刚的事做了点补偿,嗯,不错,有一代英雌的风范。

  既然是大礼,少龙自然毫不犹豫的收下,神识稍稍探出,就是侵入了戒指中,原来里面堆满了妖丹以及晶石,少龙差点忍不住就是叫了出来,他何时见过这么多的宝贝,这些妖丹大多都是四阶,五阶的妖丹,碧绿的表面闪过一丝波动,预示着里面蕴含的强大能量,这可是宝贝啊,炼丹,炼器,布阵或是其他方面,都是有着强大的用途。至于晶石,那就更不用说了,它的用途就像俗尘间的钱币一样,是修真界的等价物桥梁,而且,它的直接用途更是强大,现在这储物戒指中的晶石怕是足有五百来块,而且绝大多数是上品的晶石,这无疑是让少龙这个穷光蛋一下子成为了富翁,这其中的喜悦,岂是可以用文字来形容的。

  “呵呵,向我带你们斋主说声谢谢,请她放心,她交代我的事,我保证完成任务,就请她等着吧,不出多久,白无涯就会前来慈航静斋!”少龙抱了抱拳,一脸的诚恳,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还有,斋主让我们向您致歉,明天斋内有很多事要处理,不能亲自送你们下山,就由我们送你们下山了。”

  “呵呵,没事,你们忙,我们自己下山好了。真是有劳两位姐姐了。”

  听到少龙叫自己姐姐,兰若,兰蕙俏脸一红,马上就是告辞了。

  第二天一早,少龙就是拉着一位老婆,两位准老婆,在兰若和兰蕙的带领下,玩乐似的下山了。由于什么东西都是放在了储物戒指中,沿途风景又是如此优美,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总算是搞定了,所以这一路上,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玩的无比开心,第二天下午便是回到了学校。

  一回来,免不了又是与众兄弟的一番“缠绵”,最后,少龙只得以每人分配一块晶石才是让他们暂时放下了似火的热情,闪到一边去研究这价值连城的“大钻石”。而少龙,当然是要为紫璇和嫣苒办入学手续,有政府帮忙,什么事都是容易解决,交了钱,就是成为了金陵学院的一份子。

  少龙又是帮各位兄弟们查探了一下修为的进展情况,有着怪老的高级心法,加上少龙的悉心指点,很多人都是已经筑基了,那些还没有筑基的,也是已经触碰到了那层屏障,只要有一个合适的外力,那么便可以突破这层屏障,达到筑基期,筑基才是一个修真者真正修炼之途的起点。而这个外力,毫无意外就是少龙。

  还是在龙王山,一片刚刚砍出来的平地上,十几人盘膝而坐,脸上都是洋溢着兴奋的笑容,正是少龙和他的那一帮兄弟。少龙借着在慈航静斋得到的五百来块晶石,布了一个足够十几人吸纳的聚灵阵,就是在这里,他要让那些还在开光期的兄弟顺利突破至筑基,让那些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的兄弟巩固自己的根基,修为更上一层楼。要知道,如果自己光是一个人的话,还真的很难从魔界中救出怪老,所以,他需要人手,而这帮兄弟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只要自己加把劲,将他们的修为提升上去,那么就等于瞬间提升了自己的实力,到时候,气势汹汹的前往魔界,轰轰烈烈的干上一场,再将怪老风风光光的接出来,这才算是对得起他的一番教导。

  “少龙,你看我现在达到什么境界了,我感觉体内充满了力量,好像一拳下去,就可以将整座山夷为平地似的。”说着,施伟伟就是握了握拳头,象征性的向着天空打出一拳,一道低沉的轰鸣声便是徐徐传来。

  “你,我看看阿。”少龙精神力稍稍释放,感受了一下施伟伟的气息,满意的说道:“不错,不错,想不到你小子天赋也是不低啊,这么短的日子就是达到了筑基期,经过这几天的聚灵巩固,实力已是稳定在了筑基中期,很好,继续努力,你很有前途的!”

  施伟伟却是装出一副很不满意的样子来,很牛逼的吹嘘起来:“唉,太令我失望了,我以为我可以达到辟谷期的,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一直不吃饭,不喝水,为国家,为人民省一大笔钱财了。可惜,可惜呀!”他一个劲的叹息,却是没发现其他人的眼神都是可以杀死他了。随即又是猛地一抬头,很是潇洒的将刘海那么一甩,说道:“不过,像我这样的天赋,还真的是令人羡慕,诶诶诶,大家别妒忌,这是妒忌不来的,嘿嘿……”

  他还是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其他人早已是自动过滤了他后面的所有话,也是上前让少龙检测了一番,结果都是很不错,让他很满意,所有人都是已经步入了筑基期,而且根基很是稳定。方恒天赋最高,和施伟伟一样,都是达到了筑基中期,但是其体内真元力的浓郁度却是快要赶上筑基后期的了,少龙知道,那是因为方恒也算是半个有武入道的修真者,所以同阶级中,不能说是无敌,却也可以傲视一方。

  这一点,和少龙一样,少龙是真正的有武入道,这也是为什么他可以越级作战的原因,想他才是出窍初期的修为时就可以击败达到出窍中期很久了的雅韵,现在他已经达到了出窍中期,体内的真元力充裕度却是超越了寻找的出窍后期高手,所以他现在足以和出窍后期的修真者一战,加上那些神奇的法术以及高级的心法和功法,就算是分神期的高手,也是有着一战的能力。

  再陪兄弟们修炼一段时间,少龙便是要前往黄山,早点将白无涯这尊大神请到慈航静斋,自己也就早点可以得到紫璇和嫣苒,要知道现在和她们三人住在一起,都是绝世的大美女,而且都是彼此真心相爱的,少龙却是无法动她们的身体,这真的是很残忍。

  而且,由于两人的到来,欣怡也是害羞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顺从少龙,一旦到了晚上,少龙想和她亲热一番,她就逃到紫璇和嫣苒那边,就连睡觉,都是和她们同房,害的少龙是一直独守空闺,寂寞难耐。更要命的是,这三个小妖精不知道是不是商量好的,居然都是故意穿的很暴露,在少龙面前转悠,那挺立的双峰,修长的大腿,白皙的肌肤,混合着淡淡的女人香,少龙的雄性激素是一个劲的分泌,可怜了他的一双好手,左右一起加工,才能勉强将那欲火发泄出去,少龙觉得这样下去,自己的手都快长老茧了,现在他是后悔带两人下山了,要不然至少可以每天和欣怡享受一番,那种翻云覆雨的滋味,实在美妙!

  然而,就在少龙准备前往黄山昆仑派时,白无暇却又是找上了门。

  原来,最近中国政府与岛国的关系由于某些事件而再次恶化,原本这也没什么,中日关系本来就不咋的,而且堂堂华夏大国,对于这个小岛国也是毫无惧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小岛国的态度却是异常的坚定,就连背后的那些实力都是参与了。这也原本没什么可怕的,但是巧的是国家一号元首却要在这几天来南京考察,据可靠消息,岛国的那些黑实力都会有所行动。如果让他们得手了,我们还无处伸冤,因为他们是黑社会组织,与日方政府无关。

  而且,由于对方并没有挑明动手,所以各大门派都是无法派人前来帮忙,要不然势必引起全世界修炼者的注意,这样的事,不是我们中华修真者愿意见到的。所以这件事就只能全权交由龙组了,但是不巧的是,最近西方的狼人又是有所动作,所以大部分龙组成员都是被派去监视他们的行动了,一有动静,就是会有更多的龙组成员前往剿灭,所以国内这一边人手不够,这就是找少龙的原因。

  而且少龙的修为很是强悍,法宝众多,这还是在他们不知道少龙会阵法的情况下,如果知道他的阵法这么厉害,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将他调到龙组的内部核心位置,或者直接给他个长老当当。当然了,少龙并不稀罕拿什么长老之类的职衔,这一切都是浮云,要知道,权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一般自己真的被发现了自己的全部实力,想必他们一定会对自己很是重视,到时候自己就有的忙了,这可大大的不利于他的修炼,所以,少龙还是决定像现在这样,混个小角色,但是又有着不晓得权利。

  “沈兄,实在抱歉,你才刚刚加入龙组没多久,就是要你参与这么多的事,对于这一点,我们也表示很对不住,所以商量了一下,决定破格提升你在龙组的地位,恭喜你,你已经是我们龙组在江苏区的副指挥了,这是指挥的令牌,凭这块令牌,你可以调动这里的所有龙组成员,全力可是不小哦。”说着,白无暇就是要将令牌塞到少龙手中。

  谁料少龙却是赶忙将自己的手向后躲去,不去接令牌,这倒是让白无暇颇为意外,虽说龙组比不上那些大门派,但是相对于那些散修而言,却也是一个不小的组织。更重要的是,龙组受国家认可,被国家视为保护神,光是这一点,就足以令不少修真者趋之若鹜了,但是少龙好像并不稀罕,难道是嫌副指挥太小,当下问道:“沈兄,你是不是觉得这副指挥看不上眼,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向上面申请,为你……”

  “不是的。”见白无暇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少龙赶忙解释起来:“白姐姐,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只想简简单单的生活,和自己喜欢的人,每天看看日出日落,这样的日子我就很开心了,至于什么龙组的副指挥,说真的,我没有什么意思,一点都不感兴趣,就连龙组,我都不想当,我只想一心一意的修炼。”

  听少龙这么说,白无暇可就害怕了,这少龙要是离开了龙组,那绝对是龙组的一大损失,而且这件事就在眼前,如果少龙在这个时候离开了,那就等于将此次行动的实力降低了一半,这对于一号首长的安全问题可是一大挑战,急忙拉住少龙的手,劝说道:“沈兄,你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竟可以说,只要我们可以满足你的,我们一定会答应的,我知道,每次有事都是找你对你有点不公平,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不是的,白姐姐,你别急,听我说,这次行动关乎我们国家的利益,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是义不容辞的,这件事我肯定答应,我是说,我不想当什么副指挥。”

  少龙的解释还是让白无暇有点搞不明白,不过,少龙肯答应参加这次行动,还是让她很是欣慰。

  毕竟有了少龙的相助,己方的实力便是大增,那么这次行动的成功率也是大大的提升。而当她在不经意间查探了一下少龙的修为之后,更是惊讶的连嘴都合不拢了,少龙的实力居然是连她都看不穿了,不过,以那气息的强度来看,绝对是达到了出窍期。

  这可是真的吓坏了白无暇,要知道第一次见到少龙的时候,他虽然是已经达到了元婴期,天赋足以令人咋舌,但是他的根基却不稳定,而且作战经验也是匮乏,所以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还是被狼人罗伯特杀得灵气枯竭。不得已,自己才现身救他。可是现在呢,居然是达到了出窍期,而且看他气息内敛,毫不外漏,显然是把握得很好,两个月时间,居然就是足足提升了一阶,这样的修炼天赋,就是放眼整个修真界,也是绝无仅有!

  要知道两个月对于平常人而言或许是不短的一段时间,但是对于修真者而言,绝对可以说是弹指一瞬间。她自己原本就是元婴期的修为,但是已经六十好几,即使这样,修炼天赋也是不弱了。与年仅二十的少龙相同,虽然有点难堪,但也还可以接受,但是这才两个月,人家就是狠狠的将她甩在了后面,这让她多少有点不自然,是不是自己真得太差了,还是修真真的有捷径?

  突然感到白无暇体内的狂暴气息,少龙就是知道她肯定因为自己的修为问题所以产生了心里魔障,如果任由魔障发展下去,必然导致其入魔或者修为大跌,少龙对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想当初要不是她,自己就有可能挂掉了,所以立马就是念起了清心咒。

  慢慢的,白无暇的气息逐渐稳定下来,少龙也是放心了。“白姐姐,你没事吧?”“唉,多谢沈兄相助啊,要不然还……唉,想不到我的心性也是这么差,难怪修炼起来如此之慢。”白无暇还是一个劲的自怨自艾。“白姐姐,你就不要在唉声叹气了,天赋这东西,谁也说不准,我只是运气好,奇遇比较多,所以修为才会在瞬间提升这么多,像白姐姐一样,一步一个脚印的才是最为妥当的,修真,不就是讲究脚踏实地吗!”

  对呀,修真不就应该脚踏实地嘛,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当当,这样才是正途!想通了这一点,白无暇整个人都是精神很多,向少龙致谢起来:“沈兄,真是……”“白姐姐,我都叫你姐姐了,你却叫我沈兄,这是不是有点,那个了啊,嘿嘿,还是你看不起我这个弟弟啊!”少龙假装一副伤心的样子。

  “不不不,怎么会呢,我能有你这么一个弟弟,求之不得呢。呵呵,那沈……老弟,你小小年纪就是可以如此看得开,日后必定会有一番作为。不过,姐姐既然是龙组的,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白无暇还是很不适应这姐姐弟弟的称呼,毕竟她已经是近七十岁了,奶奶级的人物了,现在要和一个自己孙子辈孩子称为姐弟,一时间还真的很难适应。

  少龙却是有苦说不出,好好地干嘛认她为姐姐呢,原本想乘此机会脱离龙组,但是这么一来,又把自己给拉了进去。既然都认了姐姐了,总不能姐姐有事,做弟弟的置之不理吧,一想到这里,少龙就是有点郁闷。不过,想来龙组也不会一直要自己干什么,如果真是这样,大不了一拍两散。

  “白姐姐,你还是给我说说这次行动的时间以及安排吧,我也好准备一下,毕竟这可是大事,关乎我中华大国的根本利益,绝不能有半点闪失。”少龙正色道。

  少龙这么一提醒,白无暇也是想了起来,当下将时间以及安排说了一下。原本她没想到少龙的修为已经如此厉害,所以只是将他安排在其中一个小组中,但是以现在来看,少龙的实力已经超出了这次行动的所有人,如果还是将他安排在这个小组中,那就真的有点大材小用了,所以所有的计划都是要重新安排。

  但是少龙却是反对白无暇要重新安排的想法,理由很简单,如果现在重新安排,原本已经各就各位的人员必定有所怨气,这样的负面情绪会直接影响他们的洞察力以及热情。还有,少龙更希望自己是混在人群中,这样目标小,不被那些人发现,这么一来,他想要去观察那帮人的着陆点以及动向就更加的容易。一旦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少龙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去消灭他们,不惊动其他任何人。要知道以这些修炼者的手段,要以真把他们惹火了,不顾修炼者公约的约束,公然出手,那些普通人恐怕是死伤无数,而且会引起全世界的恐慌。

  对于少龙的提议,白无暇也很是赞同,将实力这么强的少龙作为一支奇兵,混在人群中,这的确要比贴身护着一号首长要好得多,当下赞赏了几句,就是要回去了,少龙也不挽留,毕竟她还要回去商议其他一些细小的细节。

  一回去,少龙就是构思起来,还有三天时间,一号首长便是来南京,而他沿途都是有龙组成员贴身保护着,加上隐蔽在暗处的其他人,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他一来到南京,就是会入住酒店,而他又是出了名的爱好清静,所以就是会入住南京玄武饭店。,而这里面的服务员都是事先检查过的,又有多人监视,应该不可能混的进去,也就是说,如果情报属实,对方真的会派人来刺杀一号首长,那么必然是会在一号元首考察的时候动手。因为这个时候人员混杂,可以很好的藏匿自己,而且就算是成功了或者失败了,因为这么多人的掩护,龙组不敢出手,他们可以轻易地逃脱,最重要的就是他们此次刺杀一号元首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中国国内的恐慌,然后乘乱夺取一些利益。

  想通了这一点,少龙就是立马找来了地图,将玄武饭店附近的境况观察了一下,又是将一号元首此次考察的路线好好核对了一番,这样还是不放心,毕竟地图这东西缺乏真实感,于是,一到晚上,少龙便是偷偷的出去实地考察了,毕竟这影响到自己祖国的利益,一号元首也是一个好的元首,所以少龙更是仔细了。

  玄武饭店是一座豪华五星级酒店,座落在风景迷人的玄武湖畔,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点缀着这座美丽的城市,也见证着她的腾飞。而且由于是晚上,整个玄武湖都是被迷彩灯笼罩着,配以泛着波澜的湖面,就像一层五彩的霞衣随意的披在贵妇的香肩之上,高贵典雅。

  少龙都是忍不住赞叹起来,忙碌而又喧嚣的南京城,还是有着一处悠远宁静的养生之地。少龙已经开始在构思,只要自己有了钱就要带着自己心爱的人,在这种美妙夜晚,享受着最为舒适的服务。

  正享受着呢,却是突然感觉到了一丝能量的波动,这种气息,很是熟悉,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也顾不得多想,就是要将神识放出,前去查探对方的底细,但是马山又是将神识收了回来,要知道一般修真者很少在尘世间走动,而且是在这几天的关键日子,所以说,这人肯定是知道这次行动的。

  这么一想,少龙就是一阵后怕,好在自己及时将神识收回,要不然在自己的神识查探到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必定会有所察觉,如果对方是龙组成员在此地查看那还好,这要是岛国派来的杀手,那就等于打草惊蛇,坏事了。而且看对方的气息,显然也是不弱,应该达到了元婴中期,虽然这么点修为少龙还看不上眼,但是他也不敢说一定可以将此人在不知不觉中击杀。

  于是,少龙将气息压低,装作普通的市民那样,在那里走来走去,然后顺着气息慢慢的靠近,稍稍靠近了,少龙才是真正了解了情况,对方居然不止一人,在玄武湖边上,居然是有着十来人,虽然他们掩饰得很好,彼此都没有靠在一起,三三两两的,时而看看湖中的风景,时而四处望望,一副来看晚景的样子。但是他们的眼神却是暴露了,因为他们在看风景时,显得很散漫,而大量附近的路况以及其他地点的时候,却是露着精光,显然就是在研究那里可以埋伏,哪里是动手的好地方。

  而且,这些人中居然有一半是普通人,但是看他们的眼神,应该也是一等一的杀手,而那剩余的一半修炼者也是有所不同。在少龙的真元力探视下,有人身体表面浮现一层黑雾。“暗属性!忍者!”少龙差点喊了出来,果然是岛国派来的,少龙捏了捏拳头,又是松开了,现在绝对不是动手的时候。

  又看了看另外几人,居然都是修真者,修为也是不低,都是达到了辟谷期甚至金丹期的,而那老者,也就是刚刚拿到元婴期的气息,显然就是此次行动的负责人。

  一身简单的装扮,一头白发,任谁看,都是看不出这么一个老头居然有着元婴中期的修为,而且还是岛国派来中国的总负责人。就在少龙唏嘘之际,他却是转过了身,当少龙看清了他的容貌之后,却是差点没忍住冲上去。暗暗的低吼了一句:

  “冈村宁次!”

  见到他,少龙自然而然的便是回想起了半年前的事,当时他还是一个九品武者,处于瓶颈期,但是轻松的打败了岛国前来进行学术交流的藤山次野,而且还狠狠的侮辱了他一番。不过,他也是不小心将自己的天狼紫灵戒暴露在了冈村宁次的眼皮底下,虽然不知道这戒指是什么,但是绝非凡物这一点还是让他动了不小的心思。于是堂堂元婴期的修为,居然去偷袭一个九品武者的少龙,好在怪老即使出现,少龙才是活到今天。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才使得少龙找到这个契机,突破了瓶颈,接受了天劫的考验,正式成为了一名万人景仰的修真者。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可以说,少龙几天的成就也都是拜他所赐,要不然,少龙或许还要一年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突破到修真者,而之前的奇遇,以及和生命中的这三个女人怕也是会失之交臂。不过,少龙可不会因为这个而对冈村宁次心存感激。

  “想不到老师将他打成重伤,他不但没事,而且修为好像更甚从前。不过,嘿嘿,既然你这次来了中国,就别再回去了,我们新帐旧账一起算!”少龙望着不远处的冈村宁次,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而倚靠在椅子上,假装在欣赏玄武湖夜景的冈村宁次可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而且这个人还是以前差点被自己杀死的少龙,不过,就算是让他看到了少龙,恐怕他也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少年便是当初自己一根手指就可以捏死的九品武者。

  回想起那次的惊险,他至今还是念念不忘,那灵魂强度之强大,令他生不出反抗的念头,自己在他面前好像就是婴儿般渺小。要不是自己跑得快,对方又是急着救那小子,没有追来,恐怕他是没有机会再回到岛国了。饶是这样,他也是受了很重的伤,还被上头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好在他上面有人,还替他疗了伤,所以,这次听说要来刺杀中国一号元首,他便自动请缨,希望可以将功赎罪。

  为了不让他们发现自己,少龙选了一个稍微隐蔽的地方,也是装着欣赏夜景的样子,但是整个人的精神却是全部放在了这批人身上,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任何一个细小的环节都是没放过。就这样,一方仔细的查探着周围的情况,而另一方则是密切的关注着他们的动向,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帅哥!”就在少龙一心一意注意着冈村宁次等人的言行时,一阵浓重的香水味却是钻进了他的鼻孔,这种香水的味道一问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的香水,浓重,刺激,惹得少龙都有呛的冲动。擦这种香水的女人,怕是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少龙皱着眉头擦了擦鼻子,却是感觉肩上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感受到这份力道,少龙对这个女的印象更是差了,女孩子美与丑并不要紧,但是性格很重要,在少龙的心中,只有那种温柔的,偶尔撒撒娇,耍耍脾气的才算是女人,其他的都是男人婆。而身后这位“女人”,不仅用这么刺激的香水,而且如此粗鲁,显然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帅哥,一个人吗?”见少龙没什么反应,那女人又是叫了一声,这么一来,少龙更加恶心了,这声音,居然是有着一丝沙哑,低沉,就像男人的声音一样,不过,有没有男人的阳刚,就像……就像那个古时候的太监似的。

  少龙怕她继续拍自己或者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来,只好转过去将她撵走,以免误了自己的大事。不过,在他转身看清楚这个“女人”的模样之后,他后悔了!“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转过来,为什么我不直接跳河里去,娘啊,爹啊,三叔公,六姑婆,救命啊!”

  眼前这个不明生物有着一米八的身高,高大魁梧,一眼看上去绝对是一个强壮的男人。但是,就是在这么一具强壮的体魄外面,居然是穿着一件孕妇穿的连衣裙,可能是身体太壮,裙子显得有点小,所以将他凹凸有致的肌肉都是勾勒的一览无遗,这肌肉,就算是少龙,也是颇为羡慕。手臂和大腿上都是长的乌黑的体毛,就像一只穿了衣服的黑猩猩似的,在这种夜晚,还真的令人恐怖。

  如果说,他的下半身是令人恐怖的,那么他的那张脸,就真的可以说是让那些有心脏病的人摆脱苦海,早登极乐。一个硕大的脑袋就像一个大冬瓜似的挂在肉脖上,满脸的横肉,络腮胡子就像杂草般浓密,遮蔽了半边脸,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认清这是一张脸。如此狂放的轮廓,却偏偏配上了不协调的五官,一双丹凤眼,对着少龙眨巴眨巴的,一个劲的放电,一个塔拉的鼻子,貌似鼻毛还是漏在外面的,那叫一个恶心。一张大嘴却是故意并得很拢,显出一副殷桃小嘴的模样,“啵”一个飞吻袭向少龙……

  “呕”少龙虽然是修真者,但也是一个人类,面对这样的生物还是抵抗不住,忍不住干呕起来,他甚至怀疑,刚刚那阵刺激的香水味是不是这个生物发出来的,不过,私下看看也是无人,而且,这味道还是一个劲的冒过来。现在少龙算是明白了,原来不是香水太差,而是香水混合了狐臭,所以才变得如此刺激,少龙有时忍不住干呕了几下。

  “额,先生?不,小姐?不,那个,朋友!对不起啊,我没那种嗜好,您还是另觅他人吧,实在抱歉啊!”少龙屏住呼吸,皮笑肉不笑的对着这个生物说道。

  “哼,我就找你了!”少龙的话刚说完,那生物就是接过了话茬,与此同时,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是抵住了少龙腰部。“打劫的?我草,这种好事都是让我见到了,而且还是被这种极品打劫。”少龙突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堂堂一个出窍中期的修真者,居然被这么恶心的东西劫持了。

  “乖乖的跟我走,否则,哼!”少龙明显感觉到那生物用匕首的手稍稍使了使力,算是威胁吧。回头看了看冈村宁次等人,他们还是在那边仔细的查探着情况,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变化。“留在这里估计也没有什么用了,这里的情况他也是了然于胸,只要明天再来一趟,应该就可以找出他们的埋伏之所了。”这么一想,少龙就决定先回去了,不过,回去之前,这个劫持自己的生物,应该好好教训一番。

  “不要杀我,我跟你走,我有钱,我家里也有钱,只要你不杀我,我全部给你!”少龙装作一副很害怕,很可怜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就连这个生物都是心神一当,忍不住用粗糙的黑手抚摸了一下少龙的脸蛋,说道:“你放心,我怎么舍得杀你呢,要是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还给你钱呢,嘿嘿。”听到那生物极具挑衅的话,少龙差点就是没忍住一拳打过去,这也太侮辱自己了,心中暗暗念叨:你个混蛋!死定了!

  在那生物的劫持下,少龙慢慢的走着,不知不觉,就是走到了冈村宁次身边,少龙偷偷的瞄了一眼他,发现他正在偷着乐。显然,他是看穿了少龙两人的小手段,一想到这么一年的少年要被这么一个恶心的东西侮辱,冈村宁次不知道有多开心,他最喜欢看中国出丑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两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确实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右眼皮也是不住的挑抖,好像有什么灾难即将来临似的。甩了甩了头,自言自语道:“看来这几天真的累了,遇到这么一个恶心的东西都是忍不住害怕,看来是该回去休息休息了,明天再来好了。”说着,对着那些手下使了个眼色,都是纷纷离去了。

  很快,少龙就是被劫持到了玄武湖公园的假山后面,由于天色已晚,这里已经没有了人的踪影,虽然有着一盏路灯的照射,但还是显得很黑暗。“畜生,连地方都是找好了,看来这家伙干这种事绝对不是一次两次了,也不知道有多少良家妇男,纯情处男被他糟蹋了,想必这被糟蹋过的男子也是不会报警。怎么报?难道对警察说‘警察叔叔,我被一个男人强奸了!’我靠,这男人的自尊心就从此消失了。”

  “嘿嘿,快点把衣服和裤子脱了,要不然我就杀了你!”那生物色迷迷的盯着少龙的屁股,就像一个饿汉看见了一只油汪汪的烧鸡似的,一边舔着嘴唇,一边把玩着匕首。

  “哦,是吗!那我到是要看看,你如何杀我了!”少龙突然阴沉下脸,冷冷的说道。“你不怕死吗?我真的会杀了你的!”那生物恶狠狠的威胁道。“你可以试试!”“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嘿嘿,我并不介意奸尸!”

  ‘尸’字刚出口,那生物就是举着匕首猛地向少龙冲去。“自从我成为修真者,你还是第一个被我打的普通人,呵呵,你应该感到荣幸!”少龙轻轻说了一句,整个人便是诡异的消失了……

  “呃——啊!”

  一眨眼时间,少龙便是回到了家里,偷偷的躲回了自己的房间,好像一直没有出去过似的。

  大清早的,少龙的三个老婆就是来叫他起床去上课了,还说什么一定要将他的英语训练到六级水平,少龙现在的英语水准还是停留在初一的阶段,以他的资质,想提升到六级的水平,简直比立马成仙还要难!何况他还要睡觉,要知道他昨晚,不,是今天凌晨二点才回到温暖舒适的床榻之上的,好在由于被那恶心的生物这么一刺激,他没有了欲望,要不然还要来个五打一或十打一不过,虽然如此,少龙还是很依恋这张床。



温馨提示:
龙吟浅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龙吟浅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龙吟浅水全文阅读和龙吟浅水txt全集下载。龙吟浅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龙吟浅水 第53章:大礼 见两人一副不舍的样子,欣怡也是加入了她们的队伍,摇了摇少龙的手臂,撒娇道:“少龙,那我们就多留几天吧,反正你都请了假了,也不在乎多这么几天,再说了,人家云梦斋主都同意你了,你就忍心让她们师徒这么快就分 2010-09-03 11:38:3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