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2章:我的女人

作者:玉竹仙仕    更新时间:2010-09-12 14:03:51    状态:已完结
李欣自然也是明白,对于嫣苒,也是充满了谢意,这几天,一直都是紫璇,嫣苒和欣怡三个人陪着她,安慰她,想必她们也是知道自己和少龙以前发生的一切,但是她们还是这么热心的帮助自己,这一点,李欣真的是由衷的感谢。

  “是啊,李欣,你比我们先认识少龙,应该对他很了解的,他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缓急的人,所以,我们相信他肯定会在关键时刻出现的!”欣怡也是鼓励着。

  听她们这么一说,李欣也是有了点底,以前的少龙虽然没有现在的能力,但是,他对待每一件事情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没有把握的事,他是不会答应别人的。当下也是冲着三人微微一笑,说道:“那我们先下山应付一下吧,能拖就尽量拖一下,希望少龙能够准时出关吧。”

  学校后山的一片空地上,四周都是用铁丝围着,这里原本是南大的生态基地,后来南大搬走了,这里也就逐渐荒废,无人问津,除了偶尔有个守林人过来看一下,基本上属于人迹罕至……

  “呵呵,一个月的期限已经到了,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晚啊,我还以为你们跑了呢,刚想去找,嘿嘿,你们这就来了,我说小欣欣,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啊。”

  消瘦的身躯,两撇八字胡须,一双贼鼠眼,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个猥琐的小老头!加上一见面就是如此不堪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是一阵不爽!

  “死老头,把嘴巴放干净点,看我们带回怎么收拾你!”施伟伟冲着流星子大声叫了起来。“收拾我?就凭你?哈哈哈,臭小子,是不是嫌上次打得不够爽啊,怎么,皮又痒了?告诉你,英雄救美还轮不到你这种小菜鸟!”说着,随手一挥,一道火红色的劲气便是袭向施伟伟,感受到那股帜热,施伟伟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这是,一股清凉的气体从后背渗入了自己的体内,施伟伟大呼‘爽哉’,双掌一开,对着那股罡气就是压了下去,“嗤”的一声,一切都是化为了虚无!

  “咦?”见自己的一击居然被对方化解,流星子也是忍不住咦了一声,施伟伟的实力,他在清楚不过了,筑基期罢了,自己刚刚那一下虽然很是随意,但是凭他还不足以挡下,而且定闲也是没有出手,看来还有别的修真者再此,而且修为还是不弱,当下仔细的看去。

  “呵呵额,哪来的三位漂亮小美眉啊,看来本人今天运气不错,还可以同时享受四个美女啦哈哈哈!”流星子自顾自的淫笑起来,完了又是一惊,“了不得,真是没想到,我的三位小美人不仅长得俊俏,就连修为都是如此了得,妙哉,妙哉!”

  虽然嘴上还是那么的轻浮,但是流星子的神识却是不断的查探着周围的环境,这么三个漂亮的女孩子,而且修为都是如此了得,尤其是其中那个穿黄衣服的女孩子,不过才十八九岁的样子,已经是达到了金丹后期,这样恐怖的天赋,即使放在八大门派中,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他可不敢相信,这样的人物会是自己出来的,身边没有一个强横的人保护着。而可以保护她的,实力最起码也是合体期以上,流星子虽然自负,但是还没有自负到能和这样的高手一决高下,当下也是谨慎起来。

  查探了半天,也是没有发现其他人,流星子也是有点疑惑了,难道对方实力超出自己太多,自己都已经无法查探出他的气息。脑瓜子一转,便是对着定闲喊道:“定闲,算我瞎了眼,居然真的相信你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没想到你居然请了峨嵋派的高手前来,哼,算我看错了你!”

  流星子以为是定闲叫了峨嵋派的一些长老来,所以高声指出,希望这么一来,对方碍于面子,就不会参与这件事。听得流星子这么说,定闲可是站不住了,她一向自诩‘诚信第一’,居然被他说成这种人,当下反驳起来:“流老头,你别乱说,我定闲何曾请我们峨嵋派的长老前来,你可不要乱嚼耳根,毁我名声!”

  听得定闲这么一说,流星子却是露出了一个常人难以察觉到笑容,定闲的为人他自然是及其了解,她说没有就肯定没有,当下呵呵一笑,就是说道:“好,既然你们有请你们峨嵋派的高手前来,那么我们间的赌约也就如期而行吧,怎么样,你们是哪位来上啊?”

  流星子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是露出难看之色,在场的都是修为低下的,除了定闲之外,其他人都不是他的一合之将,可是定闲还不能亲自上,当下都是看着定闲,希望她可以拖延一下时间,等真正的救星——少龙。

  “你急什么?这时间不是还没到么,流星子,我就想不通,你都一大把年纪了,为什么一定要我这个还未长成的徒弟,她还笑,你就放了她,其他的条件你可以随便提,哪怕是法术,法宝,晶石,我都可以交换,如何?”定闲上前一步,对着不远处的流星子谈起条件来。

  “哈哈,什么法术,晶石,法宝,你定闲可以教我的东西我还真的不稀罕,如果你有什么厉害的法宝或是法术,当初也就不会输给我了,所以,你的东西,我就不要了。还是快点派人出战吧,我还准备带我的小宝贝回去呢,哈哈,这么水灵灵,娇嫩嫩的女孩子可不多见,而且还是修真的,又是处女,哈哈,相信对我的修为也是大有益处!”

  说着,流星子便是色迷迷的盯着李欣的胸脯猛瞧,那神色,简直就是一匹饿了几十年的老色狼!见流星子死死盯着自己的胸脯,李欣也是一阵恼怒,不过,更多的还是惊慌,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被这么一个猥琐而又好色的家伙占有,心中就是涌起一股寻死的念头。

  “喂,糟老头子,你都这么老了,还要女孩子干嘛,你……你吃得消吗?”紫璇果然是女中豪杰,所有人都是不敢说话了,只有她大胆的走了出来,还大声指责他。“呵呵,好漂亮的小美眉啊,你放心,叔叔我身体好着呢,别说是一个了,就算是加上你们三个,叔叔我也是吃得消,要不,今晚咱们……试试?嘿嘿。”对于紫璇个责问,流星子不但不感到害羞,反而是挑逗起来。

  没想到流星子这么不要脸,紫璇虽然恼怒,但是也是一时说不出话了,只得在心中暗骂“老变态,死色狼,臭不要脸的。”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她虽然任性,但是轻重还是知道的,以自己的修为,还不够人家挥一下手的,贸贸然冲上去,怕是只会影响大局。

  “好了,我可没那么多的时间和你们耗下去了,如果你们在不派人出战,那么,我便要自己动手抢人了!老夫最近片子看多了,有点邪火没法发泄,今晚必须办事,哈哈,今晚就有劳你了,我的小美人。”说着,又是看了看李欣,准备动手。

  “慢着!”就在流星子准备出手时,嫣苒却是冲了出来,将剑一横,说道:“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这个修真界的败类吧!”

  “呵呵,就凭你,我的小美人,叔叔我虽然爱美女,但是一旦动起手来也是不知道轻重的,如果一不小心伤了你,叔叔也是会心痛的,你确定还要打?”

  “废话少说,看剑!”嫣苒可不想和他多废话,提着剑就是冲了上去!

  看着气势汹汹的嫣苒,流星子却是轻蔑的一笑,随着大手一挥,一道火红的罡气便是瞬间击在了嫣苒的身上,遭受到如此猛烈的攻击,嫣苒也是受不了,“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就是破体而出,整个身体也想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向后摔去!

  “师姐……”

  “嫣苒……”

  “哼,不自量力,区区金丹期的修为也敢和我斗,要不是老夫今天心情好,就把你们一起收了,然后好好玩玩!”

  正当流星子洋洋得意,准备出手抓李欣时,一道雄浑的声音却是从天而降“我的女人,可不是你这种糟老头子可以伤害的!”

  随着那浑厚的喊声降临,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振。“这家伙,总算是出来了,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该则么办!”定闲拍了拍酥胸,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流星子的脸色可是有点难看了,从刚刚那句话中蕴含的灵压,他就可以感受到,此人的实力怕是不逊色于自己,不知道是何方的高人!

  在众人的仰视下,一道黑影‘唰唰唰’那么几下,便是从远处来到了这里的一棵巨树上,居高临下,右手微微捋着黑发,显得那么云淡风轻,那么的悠闲,洒脱!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闭关出来的少龙。

  “少龙,别再装逼了!快下来!”施伟伟最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装逼了,忍不住喝道。“哈哈,难道,你们不觉得我这个样子很帅,很潇洒吗?”少龙轻轻甩了甩头,冲着众人露出一个梁朝伟似的迷人笑容。

  “少龙,别闹了,这老家伙刚刚出言不逊,还把嫣苒妹妹打伤了,你一定帮我们出气啊!”欣怡见少龙出来了,顿时感觉安全很多,心中的那股恐惧感也是消退了,所以马上告起状来。

  听了欣怡的话,少龙也是想起来,嫣苒貌似受伤了,当下一个漂亮的飞身,就是毫无重量般落在了地上,右手搭住嫣苒的命脉,一道真元力就是进入了她的体内,一番查探之下才是舒了一口气,虽然这一击下手颇重,不过好在嫣苒及时防御了一下,加上她的身法不错,所以并没有太大的伤,修养一天就恢复了。不过,对付女孩子都这么狠,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还是少龙的女人,这么一来,就有点不可饶恕了!

  “哼,我当是哪位修真高手来了呢,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罢了,凭你也想玩英雄救美,还是回去多吃几年奶再来吧,哈哈!”其实一开始流星子很是恐慌,甚至想过逃离此地,不过,好奇心驱使他留了下来,当看到少龙的样子时,心中更是多了一份决心:次子,今日必杀之!

  眼前这年轻人不过二十岁的年龄,便是达到了与他差不多的修为,这怎能令他不惊讶,自己可是足足修炼了上百年啊。即使有着高级的丹药和功法,也是不可能如此夸张,如果任由其发展,日后必定是一方霸主,现在自己又和他结了仇,如果让他成长了,自己怕是怎么死都不知道,所以,在他心中,眼前这个年轻人,必须死!只是他不知道,在他这么想的同时,少龙也是如此:此人,今日必杀之!

  “哈哈哈,流星子,名字倒是蛮不错的,我还以为长得也不错,唉,可惜……见了不如不见啊!”少龙摇了摇头,一副惋惜的样子。

  “哼,小娃娃,现在别耍嘴皮子,呆会老夫让你尝尝什么叫有苦说不出!”流星子皮笑肉不笑,出声威胁起来。“好啊,我吃过这么多东西,还真没有吃过什么叫做‘有苦说不出’!”“小娃娃……”“别小娃娃小娃娃的,老子和你这个糟老头子不熟,看打!”

  少龙也是不给他准备的机会,话刚说完,身体骤然向前一倾,双脚猛地一跺,激起了无数尘土,而整个人就是犹如猎豹般弹射出去,双手也是没有闲着,左手一挥,一柄火红色的灵剑便是悄然而出,随着灵剑的出世,周围的温度也是骤然上升!见少龙说动手就动手,流星子脸色微微一变,暗骂了一句‘懂不懂规矩!’整个人便是急速的的后退,他可以看得出,少龙可没有留手,而且实力也是和他差不多,一个不慎,还真的会败于他手!

  见流星子轻易避开自己的一击,少龙一点意外也没有,如果这么一击都是很难躲避的话,那自己也太对不起这闭关的二十天了。两人都是微微一跺脚,整个身子便是犹如花絮般缓缓提升,看到两人的动作,众人都是一阵失神,自己何时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对于施伟伟和方恒他们,虽然也是可以凭借法术或是自身的真元力控制而腾飞起来,但是绝对没有这么潇洒!

  很快,两人便是停留在了几丈高的空中,而在他们与众人之间,定闲早已是支起了护罩,以防狂暴的灵压肆虐过来,他自己可以承受的住,但是这些小辈可是会抵抗不住!见一切都已经搞定,少龙才猛然抬头,狂暴的气息破体而出,一时间,狂风大作。

  感受着少龙身体上所升腾而起的强悍灵气,流星子眼眸中闪过一缕诧异,想不到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就有这么充足的灵气,看他的样子,恐怕也是达到出窍后期巅峰了吧。可是他才二十岁左右啊,二十岁就达到了如此恐怖的高度,这样的修炼速度,堪称变态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流星子心中,少龙更是必死无疑!

  不过,此时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一阵淫邪的笑声之后,一股不弱于少龙的灵压便是破体而出,周围的温度也是猛然间增长了好多,定闲也是明显的向后一怔,显然,这两股灵压虽然不是针对他,但是也不好受,“哈哈,你以为就你是火属性的吗,告诉你,玩火,你还不是老夫的对手!”仰天一笑,一柄火红色的灵剑便是神奇般的出现在了手中,用精血养剑果然神奇,可以随想随到!流星子紧握住火红色长剑,淡淡的红色小风卷在剑身之上翻滚飘荡,风卷之中,凌厉的风刃伸缩吐现,带着丝丝的火苗,偶尔暴射而出,就连空间都是一阵阵的扭曲,剑身逐渐上移,遥遥指向少龙,锋利的剑锋在阳光反射下,森光凛然。

  随着两人身体之上灵气的升腾,下面的气氛,霎时间变得凝结了起来,周围再次变得安静,所有的目光,都是投注在两人身上。少龙到底有没有可能打败这个可恶的老头?

  “喝!”

  就在众人恍惚间,少龙和流星子已经化为了两团火焰,激战在一起,每一次对撞,都是伴随着轰鸣的爆炸声,很难想象,两个人的战斗有多么的激烈,在场的,除了定闲,其他人恐怕都不能当下其中的一击。折也让他们萌生了对实力的渴望,以往他们碰到的都是普通人,或是自己的长辈,没有见过这么激烈的打斗,出窍期的战斗就已经如此恐怖了,那么分神期呢,合体期呢,甚至渡劫期和大乘期的呢?怕是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了吧!

  又是一阵火拼,两把剑对砍了一番之后,终于是分开了,从剑身的火焰来看,少龙明显处于下风,不过,流星子却是不敢在和他拼下去了,他发现少龙就是个疯子,这是剑术吗?他简直就是在乱砍,这可是灵剑啊,不是废铁,这么高强度的对砍,肯定也是会有所损伤,何况这是他的本命飞剑,一旦受到危害,他也是会瞬间处于下风,所以,再也不敢和少龙硬碰硬了。

  其实少龙也是很不好受,他想仗着猛烈的攻势摧毁流星子的灵剑,就算是不能摧毁,让他有点损伤也是好的,可是对方的战斗经验显然不是他可以比拟的,而且那灼热的火焰让他也是有点难受,要不是有着五行合体中水属性真元力的运转,自己怕是会被对方渗入火毒,影响心智。

  “呵呵,很不错的小子,看来到是我小看你了,你还是配我出手的,不过,仅此而已,哈哈哈!”流星子一阵奸笑之后,就是将明霞收入体内,双手立于胸前,一对精明的小眼睛则是死死地盯着少龙,猛然间,便是大喝了一声“大地炎火术!”

  随着声音的落幕,少龙感到四周的火属性灵气都是暴动起立,而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流星子运转而去,眨眼间,在他的手心便是凝聚了一个火红色的球体,而且还在不断的变大,颜色也在不断的加深。

  “哼,以为就你会法术吗,老子也会!”少龙也是将灵剑收入储物戒指,猛推了一步,双拳紧握,整个身体也是一阵晃动,随即,周围的火灵气开始出现了逆转,有着不少都是转向少龙,眨眼间便是凝结成了两个小火拳,“你一个,老子就两个,打不死你!金刚火焰拳!专打色老头!”

  与此同时,流星子的火球也是凝聚到了一定的强度,抛向了少龙,少龙的火球虽然有着两个,但是无论是大小还是颜色,都是不如流星子,所蕴含的能量更是一目了然,毕竟这短短的二十天,还不能让他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轰”

  三个火球在空中相撞,一阵蒙哼声也是随之响起,结果也是显而易见,少龙的金刚火焰拳虽然气势汹汹,根本比不上流星子,瞬间便是炸裂开来,好在少龙也是早有察觉,就在那狂暴的能量炸裂开来时,一个远遁,便是逃向远处。

  见少龙不是自己的一合之将,眨眼便逃,流星子不禁大笑起来,“臭下子,就这么两下还想逞英雄,老夫今日便收了你!”说完,便是化为一道火焰,追了上去……

  见少龙这么快就落败,底下的人也是一阵担忧,看流星子的样子,对少龙已经起了杀心,一旦被抓住,定然不会轻易放过他。如果少龙有什么不测,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何况流星子为了灭口,他们也是难逃一劫。定闲现在是后悔至极,早知道自己就不顾什么诚信了,让门派的一些长老解决不就行了,现在恐怕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前辈,我们该怎么办,少龙好像不是那流星子的对手,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眼看着少龙被追杀,欣怡心都要碎了,眼圈也是蒙上了水汽。

  “是啊,师傅,你想想办法,一定要救救少龙,实在不行…实在不行的话,我们投降,我嫁给他便是了!”一想到少龙是为了她才被追杀的,李欣也是把心一横,决定豁出去了,毕竟自己已经欠了少龙的,不能在因为她,让他受伤或是更严重的。

  “唉!”定闲长吐了口气,装作一副坦然的样子,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流星子再怎么说也是前辈,如果对一个小辈下黑手,是会被全整个修真界耻笑的,他应该不会这么不理智,何况少龙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被打败的,你们就放心吧。”

  对于定闲的话,所有人都是将信未信的样子,毕竟流星子下手的那股狠劲他们都是亲眼看见的,而且话中也是摆明了要取少龙的命。不过,他们实力低下,想帮忙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何况他们根本就感应不到少龙他们的位置。

  “你们先回去吧,我去看看,如果流星子真的不顾颜面想要对少龙下黑手,那么我就会出手,想必我和少龙联手,那流星子即使不落败,也捡不到任何的便宜!”

  虽然很想跟去,但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也就是定闲所说的了,他们也相信,以两人的合力,流星子应该不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当下望了望远处,都是离开了。见所有人都是回去了,定闲的脸上才是涌现一抹紧张的神色,稍稍一感应,哀叹了一句,便是化为一道青泓,射向深处!

  “小子,你还想往哪里跑?”在一个转弯处,流星子借着转角的优势,猛的一个加速,便是横在了少龙的前面,一脸的嘲弄,“嘿嘿,现在,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

  “老家伙,你还真是穷追不舍啊!”少龙也是停在了空中,不过,却是没有任何的惧意,这倒是让流星子有着一丝担忧,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后招不成,刚想查探一下,却是听得少龙大喝了一声“天困绝杀,起!”

  话音刚落,流星子便是感受到周围的灵气都是暴动起来,一阵猛烈的颤抖之后,又是恢复了平静。“怎么回事?”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流星子可不会相信,刚刚那一下只是眼前的少年在装神弄鬼!

  “该死的!”少龙也是握了握拳头,他刚刚逃跑并不是真的落败,而是那么多人在下面看着,一旦自己打败了流星子,而他却恼羞成怒,那么以他的实力,少龙实在是很难将他拦下,到时候,下面的兄弟和紫璇她们必然逃不了流星子的毒手,所以,少龙这才想出了这招,假装落败,乘着逃窜时将一些晶石扔在准确的方位上,然后引诱他进入阵法,只要自己已开启,那么流星子便是瓮中之鳖。可惜,流星子的速度太快了,而且疑心也重,少龙不能准确的判断,又怕引起他的怀疑,所以阵法也是没有完全开启,只能勉强困住流星子,却不能对他产生任何伤害,更糟糕的是,少龙自己也被困在了阵法之中。

  当然,少龙可以轻松的出去,但是这么一来,流星子势必也可以窥探一二,从而逃出生天,所以,这一次真的只能靠真本事将他击败了!

  “老家伙,小爷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说完,少龙爆退了一步,双目一转,一道精光便是涌现。等了那么久也不见什么事发生,而少龙也是明显在使用法术,流星子也不在含糊,双手合十,一道无比炙热的火属性真元力便是由指尖迸射而出,直插云霄,见到这一幕,少龙也是微微一颤,“好强的能量!不过,再强的火,也有被熄灭的时候,看我的‘天降甘露’!”

  原本因为流星子的法术而暴动,使周围空气变得无比炙热,但是突然剑,周围的空气却是再次冷凝下来,感受到这一点,流星子也是一阵忐忑,这家伙不是火属性的么,怎么会使出水属性如此强的法术,难道?他是水火双属性的!这怎么可能,水火不容,就算是共处一体,也是无法同时修炼,何况还是如此了得,这家伙,难道是怪胎不成!

  虽然惊讶,但是流星子手头却是一点也不含糊,那股强烈的火属性真元力已经被他压缩起来,“嘿嘿,臭下子,无论你有什么样的潜力,多么让人惊讶,但是,过了今日,都将成为历史!桀桀!”感受到自己双手中那股强劲的力量,流星子信心十足,“天火焚身术!”

  狂暴的热气席卷而来,充斥着整个空间,而在流星子的周身,则是悬浮起了一堵火墙,那跳动的火焰像是在向少龙示威似的,不住的扑腾!

  “管你什么火,老子扑灭你!”

  少龙双手高举,一股强劲的水属性真元力便是破体而出,在他的四周,隐约可见细小的冰珠,很快,以这些小冰珠为质点,形成了一片水幕。

  就在这时,定闲也是来到了此处,望着天空中剑拔弩张的两人,加上两人身边的火墙和水幕,饶是以定闲的定力,也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好精妙的法术!”

  “浇灭你个放火的死老头!”

  少龙咒骂了一句,率先进攻,厚厚的水幕带着呼呼的劲风压向流星子,感受到那股力量,流星子也是面色凝重,猛地一使劲,又是加强了几分力道,那火墙上的火焰也是强了几分。

  “嗤”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水汽声,两人之间腾升了浓浓的水雾,光是凭借肉眼的话,根本看不清对方。此时两人都是非常紧张,神识死死地盯着对方,深怕对方乘着这伙功夫偷袭,“嗤嗤嗤”五分钟左右的时间,那股水汽才是逐渐的消退下去。

  定闲的目光一刻都是没有离开那个界面,在白雾消散的一刹那,她的脸色也是一变。“哈哈,臭小子,貌似你的水浇不灭我的火啊,要知道,天下的火,不是都可以用水就可以熄灭的!”流星子看着自己前面的火墙,虽然没有了起初的强势,但是依旧鼎盛,而少龙的水幕,却是早已化为了水汽,不知去向,当下嘲弄了几句,便是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天火焚身术,去!”

  巨大的火墙,狠狠地砸向少龙,定闲也是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这威力,即使是她,都要谨慎处理,真不知道少龙该如何应付。反光少龙,却是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就在火墙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少龙猛地一抬头,天地间的灵气似乎都是凝固了一般,随即无数的尘埃却是凝聚在了少龙的身体前面,将他团团围住,土尘越来越浓郁,很快便是形成了一堵墙,将那火焰阻拦在了外面。

  “哈哈,糟老头,多谢你的提醒啊,有时候,灭火的确不能光用水,你不知道吧,我是学化学的,当然知道灭火更好的办法是用——沙子!”说完,一声轰鸣声便是响起紧接着,那“沙沙”声也是接踵而来,“流沙!哪来的流沙,该死的,是谁召唤出来的流沙!”

  漫天的流沙笼罩着整片火海,很快,那结实的火墙便是灭了威势,逐渐低迷下来,在最后一丝火苗熄灭之后,彻底的销声匿迹了。

  “你怎么会流沙术,你不是水火双属性吗,怎么会土系的法术?”流星子面露狰狞之色,这可是他颇为得意的法术,居然被少龙召唤来了流沙,一下子就给灭了,灭了他并不惊讶,恐怖的是,少龙居然拥有者三种属性,要知道在如今的修真界,灵气基本枯竭,别说是三种属性的修炼,就算是单修一种,都是极其困难,而少龙却是三种齐修,还炼的如此厉害,这不得不让他恐惧了。

  “嘿嘿,谁告诉你我是水火双属性了,这一直都是你在自言自语罢了,先是说我火属性,又说我水火双属性,现在又说我是三种属性,唉,我说你是不是老年痴呆症啊,如果真是如此,我可以送你去医院,不要夸我,呵呵,传统美德而已!”少龙又开始长篇大论起来。

  “哼,少贫嘴,你的确让我很惊讶,不过,仅此而已,接下来,我不会再客气,我会让你明白,一切的天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浮云!”

  感受到流星子阴冷的笑容,少龙也是明白,看来这家伙是要动真格了,当下也是谨慎起来,这家伙既然可以在修真界混得这么好,手段必然不会差,何况现在的他已经几乎暴怒了!

  “臭小子,能逼我使用法宝来对付,你应该也称得上荣幸了,毕竟,就算是定闲这老尼姑,我也没有使用任何法宝,哈哈哈。”流星子明知道定闲在下面看着,还故意大声说道,好像故意在气她似的。果然,定闲在听得这番话后,

  脸色猛然一变,自己与他打斗,光是法术和修为就差了一截,法宝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没有比就认输了,没想到,现在居然是沦为他的笑柄!

  定闲的神色自然也是逃不过少龙的眼睛,不由的苦涩一笑,流星子对于定闲的打击真的很大,如果她不能走出这个阴影,这辈子怕是要永远停留在现在的修为了,毕竟接下去每一级的提升,心性都是颇为重要,顶着这么大的一个包袱,心性如何提升得了。

  将视线从定闲脸上移开,转向流星子,此时的流星子一脸得意,长袖一挥,一个与碗差不多大小的盅便是悬浮在了流星子的身前,通体乌黑,泛着幽幽的光芒,似乎可以夺人心魄似的,光是看了几眼,少龙就觉得有点心绪不宁,赶忙默念起清心咒来,心中也是感叹,这落魂盅果然名不虚传。

  一个冒牌的落魂盅就是如此了得,那么昆仑派的落魂钟呢,黑白无涯对少龙说的是,只要落魂钟被施展,那么整个昆仑山的修真者都是会受到影响,少龙当时还不信,现在看来还真的是有可能。这也难怪昆仑派会成为修真界的泰山北斗,不仅是有着昆仑仙境这样的福天洞地,还有众多前辈遗留下来的法宝。

  “嗡~嗡~嗡……”

  正在少龙发呆之际,流星子可是没有放过这次机会,急忙就是催动了落魂盅,一道道可见的灵气声波随着流星子的输入,无休无止的扩散开来,众多的声波线围绕着少龙打转,侵蚀着他的真元力护甲,只一会儿,便是攻破了防御,彻底的进入了少龙的身体,不仅仅是耳朵,少龙的身体各个部分,每一个细胞,都是感觉有着无数的蚂蚁在撕咬,好像要将自己完全吞噬。

  “好难受,好痛……呃啊…受不了了!”少龙双手抱住脑袋,不住的盘旋,此时的他,脑袋里好像有着一把利剑在不断的刺着似的,无与伦比的疼痛,好几次都是差点晕厥过去,好在有着强大的真元力不住的修复,加上肉体强度远非常人可比,这才支撑了下来。

  “少龙,醒醒啊,用你的真元力抵抗他的声波!”见到少龙这副样子,定闲也是不忍,立马大声呼喊起来,还夹着真元力,想要将他唤醒,可惜,她的真元力还未达到上面的两人边上,便是诡异的被吸收了,所以在流星子与少龙听来,和一般人的呼喊没有太大的区别,而这样的喊叫,是根本不可能唤醒被落魂盅侵蚀的少龙。

  流星子还以为定闲是顾及身份才没有提醒,当下心中暗讽了一句“不懂变通的笨女人!”就是哈哈大笑起来,对着下面的定闲嘲笑道:“定闲,这就是你找来的帮手吗?哈哈,虽然比你强一点,但是绝不是老夫的对手,桀桀,接下去,老夫就让你知道,你找他,只不是害了他而已,你的那个漂亮徒弟还有那三个美人,老夫全收了,桀桀!”

  “呸!”听了流星子的话,定闲终于忍不住大骂了一句,“流星子,亏你还是长辈,对付一个晚辈居然还使用落魂盅这样的卑鄙法宝,如果传出去,也不怕别人嘲笑你!”

  “哈哈,什么前辈晚辈的,定闲老尼,你就是这么迂腐,所以这么多年了,你的修为才只有这么一点进步,想当年,我赢你也是存在一丝侥幸,但是如今呢,如果你不是峨嵋派的人,放开了打,老夫敢说,十回合内,必取你性命!”胜利在前,流星子也是肆无忌惮的说道。

  “你!”被流星子这么一说,定闲也是哑口无言,他的话虽然说的难听,但是也是颇有道理,想当初,两人都是元婴期,流星子凭借着众多的法宝,也是不能占到她一点便宜,要不是最后自己一分神,被他有机可乘,根本不会落败,但是一别数十年,两人再次碰面,自己却是被他轻易打败,而且对方显然没有使出真本事,这样的反差,让她很是难堪。现在又被他这么当面提出来,定闲突然觉得情绪一阵波动,体内的真元力也是不受控制的乱窜。

  “噗~噗”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便是涌了出来,见到这一幕,流星子顿时一喜,定闲虽然对他构成不了什么危险,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能够走火入魔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最好是走火入魔后爆体而亡,这么一来,有关今天的事也就不会传出去了,虽然对于他而言,名声不重要,但是可以保得住,谁愿意自己名声臭呢!心中暗暗决定,等解决了少龙,就去“帮”她一把!

  “嘿嘿,接下来还是让你感受一下落魂盅真正的威力吧,臭小子!”

  对于少龙,他有着一股莫名的恨意,或许是因为嫉妒,少龙年纪轻轻便是有着如此高深的修为,身边还有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或许是因为掩饰,对付这么一个小辈,几乎让他使出了全身的解数,无论如何,都是让他对少龙起了真正的杀心。

  又是将一大股真元力输入落魂盅,落魂盅表面的光芒也是更加的鼎盛,而流星子的脸色也是有着一丝惨白,显然,一下子输入这么多的真元力,他也是有着一丝的虚脱,不过,接下来,就等着少龙进入幻境,最后沉沦,轻则修为尽毁,重则直接爆体而亡,这两种情况,都是他很愿意见到的。

  “乾坤无极,先天八卦,乾坎坤兑,震离巽艮,敕!”

  随着流星子的一阵念咒,原本杂乱无章的声波线却是井然有序的运行起来,而处于中间的少龙,却是不再那么的痛苦,双手也是脱离了脑袋,对于这一切,流星子似乎都是意料之中,只是微微一笑,便闭上了眼,分了一丝心神控制落魂盅,自己则是开始打坐恢复起来。

  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一下子失去了,少龙却更加迷茫起来,刚刚虽然痛,但是自己至少有着一丝的清醒,对于外面的事也是知道一分,只是提不起力气抵抗而已,可是现在,虽然不同了,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根本不认识的地方,

  白茫茫的一片,好无休止……



温馨提示:
龙吟浅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龙吟浅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龙吟浅水全文阅读和龙吟浅水txt全集下载。龙吟浅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龙吟浅水 第62章:我的女人 李欣自然也是明白,对于嫣苒,也是充满了谢意,这几天,一直都是紫璇,嫣苒和欣怡三个人陪着她,安慰她,想必她们也是知道自己和少龙以前发生的一切,但是她们还是这么热心的帮助自己,这一点,李欣真的是由衷的感谢 2010-09-12 14:03:5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