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3章:击杀流星子

作者:玉竹仙仕    更新时间:2010-09-13 16:36:36    状态:已完结
少龙漫无目的的走着,大声喊叫,但是一切都是那么的寂静,根本没有人理睬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少龙开始觉得自己头昏脑胀,生机也是逐渐的消散。突然,不远处的空间一阵扭动,少龙大喜,急忙飞将过去。

  “白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这突然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白无暇,那个为了少龙而死的女人,见到白无暇,少龙也是一阵激动,连忙冲上去,可是一转眼,白无暇的脸蛋却是突然一阵扭曲,随即,一道凶恶的声音便是传了过来。

  “臭小子,你还记得我吗?”

  “冈村宁次!怎么会是你?”少龙惊愕的后退了几步,“你,你不是死了吗,白姐姐呢,白姐姐?”

  “哈哈哈,沈少龙,你也会有今天,就让老夫来取你性命,让你和死女人团聚!”

  说着,冈村宁次一双巨爪便是拍了过来,这模样,似乎是要把少龙整个人拍死。“混蛋,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两次,三次……我杀,我杀……”一道道狂暴的真元力带着强劲的罡风,袭向冈村宁次,无一例外的,冈村宁次瞬间便是被打散了。

  “桀桀,你是杀不死我的!”少龙刚想休息一下,身后便是再次传来了冈村宁次的奸笑声,猛然一回头,却是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满了人,“臭小子,你还记得我们吗?”“罗伯特…还有你们这些狼人,忍者,你们不是都死了么,你们都死了!”

  好几百人,这些面孔都是那么的熟悉,身材高大,满身鬃毛,衔着两颗锋利獠牙的狼人,一身黑衣,腰间配着武士刀的忍者,个个都是面目狰狞,阴冷恐怖!在他们的逼近下,少龙不住的后退,突然,后面也是传来了“吱吱”的叫唤声,少龙一惊,回头一看,上千头蛭猿密密麻麻的匍匐在地上,黑压压的一片,不住的对着少龙叫唤,领头那只蛭猿,少龙认得出来,正是那头六阶的蛭猿,差点将自己杀死,最后死于慈航静斋那些女弟子手中。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你们都死了!你们都死了……你们不可以出现在这里!”

  少龙声嘶力竭的吼叫着,与此同时,双手翻腾,一掌一掌的轰出,劲气所过之处,无论人还是兽,都是灰飞烟灭,不过不消一会,便是重新在另一面出现,依然是那么的狰狞,一步步的逼近自己。

  恢复之余,流星子也是睁开眼睛看了看发颠死的少龙,现在的少龙,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气质,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一双手胡乱的扑腾着,而体内的真元力则是以明显的速度流逝着,再看看下面的定闲,盘膝而坐,极力压制着,恐怕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苏醒的。流星子微微一笑,只要等自己在恢复一丝真元力,那么,这次的战斗就要结束了!

  清晨的太阳,像熔化的铁水一样艳红,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坐在东方的岭脊上,用手撩开了轻纱似的薄雾。阳光

  洒下,大地一片清明,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清静,安详。

  “都已经一天一夜了,少龙和定闲前辈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啊?”房间里,几个女孩子早已经坐立不安,神色紧张,她们昨晚一夜没睡,为的就是等那敲门声,在打开的一刹那,见到自己最心爱的人,可是,一夜过去了,少龙他们始终没有回来。

  “放心吧,师傅说了,关键时刻她会出手,相信以我师父和少龙联手的力量,那流星子就算是再怎么厉害,也绝对不会是他们对手的。”李欣拍了拍欣怡的肩膀,安慰起来,不过,这话连她自己都是有点迷茫。

  “可是,都已经一天一夜过去了,他们还没有打完吗?要不,我们去看看吧!”

  “这个,修真者之间的打斗不比常人,尤其是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更是长久,我听师傅说过,以前两个前辈比试,足足比拼了三个多月,后来其中一人灵气枯竭,才败下阵来,要不还会打下去,所以我们还是再等等吧。何况像少龙他们这样的高手之间的战斗,光是肆虐的灵气,就是会伤到我们,这就是师傅让我们你先回来的原因吧!”

  对于李欣的这一番话,紫璇和嫣苒也是点头赞同,她们不像欣怡,都是从小就修真的,有着慈航静斋的教导,所以对于这些事多多少少都是有所了解,对于这种强者之间的战斗也是知晓,一天两天并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所以也是纷纷安慰起欣怡来。

  “额~~呵呵~~哈哈哈,时间到了!”

  一直都是紧闭着双眼,等待恢复的流星子猛地睁开双眼,两道精光直射不远处的少龙,经过这一夜的调养,他的真元力已经恢复了近四层,击杀这种情况下的少龙和定闲简直就是绰绰有余。只是有一点他很是惊奇,虽然现在地球上的灵气很是稀薄,但是他发现光凭周围的灵气,根本满足不了他的吸收,这在以前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无奈之下,只得吸收了晶石的能量,这让他颇为郁闷。

  脚尖轻轻点地,流星子整个身子便是对着少龙腾飞过去,此时的少龙已经不像昨天那样,发疯似得乱打,反而是像一根木头般矗立在空中,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周身也是没有一丝的能量波动,要不是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流星子还以为他耗尽真力而亡了呢。

  昨晚发现少龙这种状况时,流星子还被吓了一跳,以为少龙是从幻境中苏醒了过来,要知道以他昨天的状态,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不过,好在只是虚惊一场。

  围绕着少龙转了几圈,流星子也是一阵唏嘘,“唉,想不到现在的修真界还有这样的奇才,二十岁便是达到了如此境界,要不是亲身经历,还真的挺难令人相信的。达到这样的境界的,怕是也只有传说中的他了。”流星子仰望着天空,脸上也是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神色,似乎是在追念某个人,又像是在感慨,不过,随即脸色又是一变,恶狠狠的吼道:“不过,你们这种天才又有什么用,你们都是那么的狂傲,天赋有个屁用,你和他一样,都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哈哈哈,你还不如他,至少,他出名了,整个修真界都是为他轰动,怕是整个仙界都为他轰动,不过,又能怎么样呢,他肯定也是死了,肯定死了,而你,也是必须死!”

  此时的流星子已经可以用面目狰狞来形容了,就算是少龙将他逼成那样的时候,他也没有露出这样的神色。又是一阵声嘶力竭的咆哮,这才将目光移向面无表情的少龙,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就是高高的举起了右手,火红色的真元力缠绕在右手之上,不住的游走,就像十几条火龙在不断的升腾,光是这气势,就足以令人窒息!

  定闲虽然心绪不宁,有点走火入魔的趋势,但是调养了一天一夜,神志也是有所恢复,此时的她,明显的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灵压已经流星子那浓浓的杀意!想要出声提醒少龙,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刚一催动,整个人心神就是一颤,要不是急忙运气,怕是又要吐血泄功了!

  “去死吧!”

  这一掌,流星子使出了十成力量,只要击中了,别说是少龙,就算是合体期的高手,也是会陨落,所以,在右掌拍下的一刹那,流星子的脸庞就是泛起了一丝邪恶的笑容,或许是为自己手上多了一条如此出众的生命而感到骄傲吧。

  可是,就在手掌即将接触少龙的天灵盖时,流星子却是突然感觉原本波澜不惊的少龙,脸蛋上似乎多了一抹神秘的笑容。这可让他吓了一大跳,不过,那手掌却是一点也不留情,反而是加快了下落的速度。

  “嘭~~”

  一阵轰鸣声骤然响起,与此同时,流星子整个身体却是倒飞了出去,而那在爆炸的的地方却是没有了少龙的踪迹。

  “你…你怎么可能破除我的落魂盅,你怎么可能苏醒过来!”虽然刚刚那爆炸让流星子也是受了不轻的伤,但是对他打击最大的还是少龙居然可以破除幻境,苏醒过来。要知道这落魂盅可是他最为得意的法宝,他这一生也只是使用过五次,前四次都是成功了,这次对这么一个小辈使用,已经让他颇为难堪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居然还让他破解了。这怎能不让他惊呆。

  “哈哈哈,小小的一个落魂盅也是想让我沉沦,你不觉得有点可笑么?”一阵嘲笑之后,不远处的空间就是一阵扭曲,紧接着,一道身影便是逐渐清晰过来。

  虽然少龙说的轻巧,但是其中的凶险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幻境中,面对上千的蛭猿以及近百个狼人,而且都是直接的或者间接的死于自己的手上,此时都是虎视眈眈,一步步的逼近自己,那凶恶的眼神,让少龙也是不寒而栗,更恐怖的是,无论他怎么使力,都是不能将他们打散,这让少龙很是恐慌!

  但是就在少龙濒临绝望之际,怪老的身影却是凭空的出现在了上空,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时的乖老脸色苍白,气息也是很弱,那身体也很是暗淡,显然是受了不少的折磨,但是他的眼神,还是那么的慈祥,只不过,少龙却是看到了一丝无奈。面对这将自己从平凡拉到了如今这地步的老人,少龙忍不住热泪盈眶,满心的不甘,满腔的歉意都是涌向心头,在撕心裂肺的痛楚之后,既然莫名其妙领悟了‘责任’二字,正是这一点,让他的心性再次提升,顺理应当的踏入了分神期。

  而随着心性的提升,那虚幻的幻境也是被少龙一眼看破,这落魂盅的蛊惑自然也是清除了,当一清醒,就是发现流星子要对自己下黑手,于是少龙将计就计,一个幻术便是逃离了,只剩下一个幻象,只不过这幻象中却是凝聚了不少真元力,当流星子拍向‘少龙’时,就产生了刚刚的爆炸!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突破了,进入了分神期!”由于刚刚突破,少龙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气息,以流星子的见识,自然是可以一眼看出来,惊讶之余,却是一阵狂笑,“哈哈哈,虽然你的运气很好,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突破,不过,这只不过是让你多活一段时间而已!”

  “哦?是吗,呵呵,我知道,你应该也是在不久前就突破至分神期了!”面对流星子那狂妄的笑声,少龙一脸的讽意,根本不在乎。

  被少龙看穿了,流星子显示一怔,随即又是大笑起来,紧接着,一股不弱于少龙的气息便是弥漫开来。“老夫早在一年前就突破到了分神期,原本为了隐瞒实力,不让别人知道,所以一直使出来,既然今日到了这份上,就显露出来吧,小子,你应该很荣幸了,能成为我使用真正实力后,死在我手上的第一人!”

  “死?还是算了吧,我有着三个漂亮的老婆,有着大好的前程,而你,老不死的一个,所以,今日,死的还是你吧!”说完,少龙便是一拳轰了了过去。

  见少龙不顾一切冲了过来,流星子微微一笑,少龙这一招,已经露出了一个极大的破绽,只要自己使出必杀技,那么,此子,必死无疑!

  “哈哈,看我的‘蚀骨销魂针’!小子,去死吧!”就在少龙离自己只有几尺远的时候,流星子猛地一甩衣袖,成千山万的细针便是铺天盖地的涌向少龙,这要是被击中,就是一只人造刺猬,流星子可以得意的笑了,不过,他的笑容在少龙将‘游龙战甲’召唤出来之后便是彻底的僵住了!

  “神甲?!”痴痴地望着少龙身上那银白色的战甲,以及那似动非动的神龙,流星子一时居然没有反应过来,所有的针都是停留在战甲的外围,根本进不了他的身体。

  “额——噗!”他可以发呆,但是少龙可没有留情,对他,少龙也是起了必杀之心,所以,这一拳他并没有留情,用出了十足的力量,拳头落在流星子的胸膛上,直接是凹陷了下去,流星子一口鲜血喷出,夹杂着破碎的心脏,显然,这一拳,已经让他的生机流失了。

  曾经的辉煌,对于流星子而言也成了历史,而这一切,都是他曾经对少龙说过的,或许,这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只不过,这三十年的时间太短了,仅仅是一天一夜罢了!

  成功的击杀了流星子,少龙也是舒了一口气,这次赢得还真是有点侥幸,要不是在关键时刻突破了,现在死的恐怕就是自己了。而且要不是流星子托大,以为那‘蚀骨销魂针’可以击伤少龙,就算是最后可以击杀他,恐怕也不会太

  容易,受伤也是在所难免的,毕竟一个分神期的高手临死的反击是多么的恐怖!

  心神一收,那神采奕奕的‘游龙战甲’也是收入了体内,对于这战甲,少龙也是颇为喜欢,这一次如果没有它,情况怕是不容乐观。

  稍稍调理了一下,少龙就是将目光移向下面正在极力控制着的定闲,看她的状态,恐怕是不那么容易稳定下来,少龙轻轻叹了口气,就是准备下去帮她一把,毕竟定闲会弄成这样,他也是有着不小的原因。

  刚想出手破除那阵法,就是感受到一股能量波动,少龙大惊,难道流星子还没有死透,急忙身形一转,就是将‘游龙战甲’披上了身,随时准备应付突发情况。

  “嗖”的一声,一道白光便是由流星子的体内弹射出去,看那速度,就算是少龙,也未必可以在第一时间将他擒获住,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声凄惨的尖叫声,“吱吱”原来那白光撞在了少龙的阵法上,虽然他的速度很快,但是依然无法冲破阵法的束缚,只是引起了一阵涟漪。

  少龙定睛一看,这到白光赫然便是缩小版的流星子,稍微一想,便是明白了,这应该就是流星子的元婴,虽然少龙一拳毁去了他的肉身,但是对于元婴期以上的修真者,肉体不是生命的全部,只要元婴不灭,那么就有机会重生。

  流星子一被少龙毁去了肉身,就想元婴出窍逃跑,可是他也知道,以自己的状态,想要从少龙手中逃跑是不可能的。

  所以想等他失神的时候逃窜,刚刚少龙想要撤去阵法,所以思想不是很集中,流星子见机会成熟,就想逃走,怎么也没想到,这四周居然是被布下了阵法。

  现在他才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少龙那异常的举动,以及周围的灵气波动,原来这小子一开始便是布下了阵,防备自己逃跑。这么一想,就是一阵害怕,真是没想到这小子心思如此缜密,而且心狠手辣。流星子已经后悔了,他感觉从一开始自己就掉进了少龙的陷进,那所谓的上风,只是他玩的手段而已。

  知晓了一切,少龙也是邪邪的一笑,随即单手成爪,猛地一招,一股强大的吸力就是将流星子的元婴吸入了手中,稍稍使了使力,就是发现他有点喘不过去来了。

  “不要杀我,小子…,不不,少龙,少龙爷爷,求求你,不要杀我,我错了,我不敢了,你看我的肉身都是被你毁了,就算是我真的有错,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再说了,以现在的我,根本威胁不到你了,你就放了我吧,求求你了,”在死亡面前,任何的尊严都是浮云,尤其是像流星子这样的修真者,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日的修为,有着大好的前程,对于死亡,他们更是恐惧。

  对于流星子所说的一切,少龙嗤之以鼻,放虎归山这种事情他从来不干,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如果现在化为元婴的是自己,而掌握生死的那人是流星子,少龙敢肯定,他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元婴捏爆,或是将自己炼化,吸收,无论怎样,结果都是极其恐怖的。

  “呵呵,老头,我记得昨天你说过,绝不放过我,而我,很喜欢将别人说过的话付诸于他的身上,所以,今天……”少龙微微一顿,随即就是露出一个嘲弄的笑容,手中的力道也是增加了好几分。

  “不要,不要杀我,我求你了,我是开玩笑的,额啊……救命啊!”感受到少龙手中传来的力道,流星子恐慌起来,显然,少龙是真的想要将自己的元婴捏碎,一想到这么一百多年的修炼即将化为虚无,加上对生命的不舍,让他发疯似得乱叫起来。

  可是这样的乱叫却是没有一点用处,少龙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流星子彻底绝望了,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威胁到少龙,元婴自爆,也是因为没有了肉体那强大的真元力作为后盾而显得没有什么威力,他现在哪怕元婴自爆了,恐怕也就让少龙的手稍稍麻一下而已,怎么也没想到,风风光光的闯了这么多年,最后居然是因为抢一个女人,而被一个比自己小了这么多的小辈给来了个神魂俱灭!

  “少龙,不可!”

  就在少龙准备进一步加大力度,将流星子的元婴捏爆时,下面却是传来了定闲的叫声。本能的,手上的力量也是轻了一点,原本都已经快要丧失意识的流星子感受到这一切,立马便是清醒过来,看到定闲在说话,就像拉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忙叫唤起来。

  “定闲,定闲姐姐,救救我啊,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骚扰你和你的徒弟了,我改邪归正,我从此隐居山林,永不出世了,你救救我啊!”

  看到流星子一下子便是成了这么一副嘴脸,定闲先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却是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闹到了这样的地步,流星子虽然算不上修真界顶尖的高手,但是也颇有名声。今天居然是在一个小辈中落得如此境地,不但肉身被毁,就连元婴,都是要被捏爆。这不经让她怀疑,他们的时代是不是真的已经过去了,未来,属于这帮年轻人。

  “前辈,难道你想为他这种人求情?像他这样的,死不足惜!”少龙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流星子,手上的力道也是加重了一些,流星子气都有点喘不过来了,不过,却是不敢发出一丝的声音,生怕这煞神一不高兴,就是落得个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少龙,流星子虽然罪大恶极,但是我们修真界有个规矩,万事留一线,你已经毁了他的肉身,至于元婴,就放了他吧,这种状态下,他也很难对你造成危害了。”定闲始终认为作为一个修真者,一定要将就修真界的规矩。

  “前辈,虽然他的肉身被我毁了,但是还是有机会恢复的,以他的性子,只要恢复了,必然会找我们报复,我是不担心,我怕你和欣怡她们,毕竟,我不可能时时刻刻在她们身边,万一她们遭到什么伤害,我会自责一辈子,所以,他,我是不会放的!”

  感受到少龙身上的浓浓杀意,流星子脸色都是惨白了,连忙辩解道:“不会的,不会的,我发誓,我绝不会这么做的,请相信我,我改邪归正了!”

  “聒噪!”少龙又是加重了一分,流星子连忙闭上了嘴,连个屁都是不敢再放。

  “放心吧。”定闲撑了一下,便是站了起来,缓缓说道:“恢复肉身的条件很是苛刻,以他的地位,怕是很难恢复肉身了,就算是他侥幸恢复了,那么实力必定大减,这辈子怕也难以达到现在的高度,对我们已经产生不了什么太大的威胁了。”

  “可是……前辈!”

  “我知道,你不甘心就这么放了他。”定闲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让你放了他也是为你考虑。”“嗯?”见少龙一脸的迷茫,定闲就继续说道:“想必你也知道,我们修真者的毕生目标便是白日飞升,踏入仙界!以你的天赋,应该有这希望,但是你也知道,想要踏入仙界,那么就必须要经历——天劫!”

  “天劫?这我知道!”对于天劫,少龙自然是了解,当初突破武者,进入修真界时,便是经历了开光劫,那种痛楚,让他毕生难忘,不过,这和流星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见少龙迷茫的样子,定闲就是解释起来:“这天劫可不同于以前的劫,它是因人而定的,如果一个人杀戮太重,或是心性不行,那么这天劫也是会加强,很多大乘后期的修真者,一直压制着自己,就是怕那天劫,他们想将心性再次提升些,或是多积善,来增加渡劫的成功率!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替他求情了。”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随即少龙就是一头冷汗,天哪,自己修真才多久,直接或是间接死在自己手上的生命便是上千了,那日后的天劫还不有点变态,这么一想,少龙就是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深思了一会儿,少龙便是开口说道:“好吧,那我就不杀他了!”听到少龙说不杀自己了,流星子顿时忘记了痛苦,脸上也是露出了菊花般的笑容,不过,少龙接下去的一句话就是让他感到了前途的一片黑暗,“饶了他可以,不过,为了防止他去找什么帮手抱负,你就一直呆在我的身边吧!”

  对于少龙这个决定,定闲也是无话可说,随即就是在流星子的尖叫声中,将他收入了储物戒指中,这储物戒指虽然没有像天狼紫灵戒那样存储活物,但是,元婴基本上不算生命,加上定期放他出来,应该不会有事!又将流星子手指的储物戒指拿了下来,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收藏应该不会太差,这对少龙而已无疑是一大财富,这可绝不浪费!

  一个控焰决,将流星子的尸体彻底焚化之后,少龙便是撤去了阵法,与定闲一道离开了。

  “少龙,你可算是回来了,吓死我们了。”“呜呜呜,少龙,我们真是担心死了。”“少龙,我好害怕,我好怕失去你,如果你有了什么不测,我们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李欣的住处,少龙的三个俏媳妇就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述说起了自己的担忧,少龙也是能够理解她们的心情,毕竟自己逃离的时候装作落败的样子,而流星子又是如此的心狠手辣,所以她们的担心也是情有可原的。

  “少龙,谢谢你!”等到少龙的三个老婆都是冷静了下来,李欣才是走上前,轻声说了一句。“谢这种话还是不要说了,你我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而且又是多年同学,我怎么会见死不救呢。”少龙平淡的说道。

  听到少龙这么说,李欣张了张嘴,就是没有再次搭话,冲着他微微一下,不过,明眼人便是可以看得出,这一笑,是多么的无奈,带着苦涩!本以为借着这次机会可以和少龙重回旧好,不过,从现在看来,少龙还是没有真的原谅自己,“他还在恨我!”李欣小声嘀咕了一句,便是将视线转向了定闲。

  “师傅,流星子呢,他真的死心了么,会不会……”李欣以为流星子是在少龙和定闲的合力下才败退的,所以担心他不服气,会找机会单独下手,到时候真的是防不甚防。毕竟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少龙根本不是流星子的对手,这要

  是两人分开之后,流星子找了上来,那就真的不堪设想了。

  “哦,不会的,他已经……”

  “他已经承诺退隐修真界,到一个人间罕至的地方去修炼,而且还当场立誓,如果违反,肉身和元婴具灭!我想以他的资历,发了这么毒的誓言,应该不会反悔才对,你们就放心吧!”

  定闲刚想说流星子已经被少龙杀了,少龙却是立马制止,编了这么一个谎言。当下就是不解的看着他,少龙嘴唇微动,一段言语便是通过秘线传音之术传到了定闲的耳中。原来少龙不想让欣怡她们知道太多血腥的事,她们虽然也是修真者,但是本性单纯,少龙不想让她们被这残酷的现实吓到。

  明白了少龙的心思,定闲也是投以赞许的眼神,自己年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遇到这么一个真心为自己的男子,定闲不禁感慨起来,如果当初有这么一个男子肯为了自己这样,那么她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又是看了看李欣,看她那一脸的失落,不禁摇了摇头。

  欣怡她们不知道定闲和少龙之间的小动作,只知道流星子这个人从此以后不会在出现在她们的身边,她们很安全。

  不过,她们只猜对了一半,她们是安全了,但是流星子却是一直在她们身边,只要少龙在,他就在。因为他现在就剩下了一个元婴,乖乖的收在了少龙的储物戒指中。

  将众兄弟一起叫了过来,一来是报个平安,第二是给每人分配了三块晶石,提升实力才是修真者生存的本钱,所以对于这些兄弟,少龙倒是真正下了本钱,毕竟每人三块晶石,加上之前的,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这要是放在修真界,必然会引起不小的波动。

  对于这一点,少龙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众兄弟绝不会背叛自己,定闲和李欣经过这次的事件,对自己也是心存感激,以她们的个性,也应该不会出卖自己,更重要的是,少龙的实力摆在面前,定闲绝不会傻到因为晶石而得罪这么一个恐怖的少年。

  而少龙也是明白‘拿人手软’这句话,所以,李欣和定闲,他也是给了她们每人三块上品的能量晶石。虽然她们一开始拒绝接受,但是在少龙的强硬手段和晶石的诱惑力下,还是千恩万谢的接受了,毕竟有了这些晶石,对她们的修炼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而李欣更是如此,她虽然是修真者,但是却没有一点修真者的收藏,除了少龙上次给她的储物手镯和晶石,就剩下了一柄飞剑,而且等级还是很低。加上这几天与欣怡,紫璇和嫣苒的接触,发现她们或多或少都是有着不少的法宝,处于女孩子的攀比心理,她也是很想拥有一些修真者的东西。

  “前辈,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想我们就先回去了,我看你心神有些不宁,还是好好调养吧,不要留下什么隐患才是。这次战斗虽然我侥幸突破,胜利了,但是还未稳定,所以就先回去调养一下!”见一切都是搞定了,少龙就是决定告辞了。

  “老大,你又突破了!”朱勇尖叫起来,实在是太惊人,要知道少龙已经出窍后期了,再次突破,也就是分神期,这太伤他们的自尊了,他们踏入修真界时,少龙也才元婴期,他们在少龙的大力培养下,才达到筑基期,可是少龙却是这么快就达到了分神期,要知道元婴期之后,每一级的修炼都是需要很庞大的能量,而积累这些庞大的能量,则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唉,太自卑了,亏我还自认为千年难得一遇的修真奇才,少龙,和你一比,我他妈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庸才!太伤自尊了!”施伟伟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我擦!”方恒也是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叹息道:“少龙,和你一比,我们都显得有些差了,看来我也要加倍修炼,日后也好帮帮你!”方恒已经达到了筑基后期巅峰,本以为已经修炼很快了,但是和少龙一比,还是差了很多。

  李欣也很是惊讶,原来少龙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居然是再次突破了,而且是凭着自己的实力打败了流星子。这样的天赋,实在是恐怖如斯!这也让她暗暗下决心,为了自己的未来,有时候,该出手时或许就该出手了,不要等到日后才后悔莫及。

  被众人这么说,饶是少龙脸皮再怎么厚,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当下哈哈了几句,就是拉着三人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而众兄弟也是知道少龙需要休息,便没有跟去,纷纷回去修炼了。

  “少龙,你刚刚突破,还是先去调养一下,如果因为没有及时调养造成了根基不稳,怕是会影响日后的修炼!”一回到家,少龙刚想和三个老婆缠绵一下,嫣苒便是催着他进去休息,少龙无奈地耸了耸肩,给三人每人一个热吻,是在她们那娇呼声中冲进了书房。

  拿出三块极品晶石,摆了一个小小的聚灵阵,少龙便是入定起来,虽然后来的战斗没有一丝的悬念,也没有那么激烈,但是少龙毕竟是刚刚突破,加上开始时消耗太多,所以一入定,三块晶石中的灵气便是以一种可见的速度涌入少龙的体内。少龙觉得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是张开了嘴,在尽可能的吞纳这恐怖的灵气。而他每一次的吐纳,都是会有着不少的浊气涌出体外,一吸一吐间,少龙觉得无比的欢畅。

  更奇妙的是,少龙一边控制自己的吐纳,另一边,一小股心神则是可以脱离精神力的控制,感受其他的事情,一心多用,分神期的特点,少龙微微一笑,以他现在的状态,如果再来炼制那冰火九龙鼎,肯定不会像上次那样虚脱了。

  近一个多小时的吐纳,少龙觉得体内的真元力也是恢复的差不多勒,刚想退出入定的状态,猛然间却是感受到储物戒指中的一阵波动,当下心念一动,一个白色的小人便是出现在了手中。那小人正是流星子的元婴,由于刚刚少龙的调养,灵气太过浓郁,使得他也是吸收了不少,一是控制不住,就是引起了一些波动。

  “呵呵,跟着我不错吧,还有这么充沛的灵气可以让你吸收!”少龙嘲笑道,他知道,元婴即使吸收再多的灵气,也是不可能恢复的,只是可以保证他不灰飞烟灭罢了。

  对于少龙的嘲笑,流星子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不过,自己现在的小命还在人家手里,所以不得不低头,当下讨好起来:“少龙小爷,不知道您将我召出来有什么事?”

  “哦,没事,看看你活得怎么样而已,关心关心么,呵呵。”对于少龙这样的话,流星子只是翻了翻白眼,生活的好不好,在你的手里能好的起来啊,不过,少龙接下里的一句话才是让他明白了他的真正意图,“额,我本着浪费是可耻的这一宗旨,所以将你的储物戒指回收了,我刚刚看过了,里面还是有很多好东西的,呵呵有些东西甚至连我都没见过或者不会用,所以想请你给我介绍一下!”

  杀人!夺宝!这也就算了,技不如人!可是哪有人还让那主人主动教他如何使用自己的东西的,这也太残忍了,还好流星子现在是元婴状态,要不然一定会吐血而亡。

  不过,在少龙那威胁的眼神以及正在握紧的拳头的施压下,流星子以带着哭腔的声音说了起来……

在少龙的威逼利诱之下,不,是只有威逼,没有利诱!流星子终于是将自己收藏了百来年的所有宝贝都介绍了一遍,期间,他也想过欺骗一下少龙,但是在少龙那犀利的眼神以及明锐的洞察力之下,终于是放弃了这一想法。等到将所有的一切都了解之后,少龙也是舒了一口气,不愧是活了百来年的老怪物,收藏之丰富,让少龙有点汗颜,其中光是炼器,炼丹的材料,就是有着不少,加上那三件法宝,无疑是丰富了少龙的小金库。

一把将流星子收入戒指中,又扔了块中品的晶石给他,少龙就是退出了入定状态。一出书房,欣怡,紫璇和嫣苒就是腻了上来,少龙也是来者不拒,给每人一个深情的拥抱,然后以双手各抱一个,背上背一个的奇异造型来到了沙发上。四人又是好一阵的缠绵,直弄得三个女孩子娇喘连连,粉面靥颊。



温馨提示:
龙吟浅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龙吟浅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龙吟浅水全文阅读和龙吟浅水txt全集下载。龙吟浅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龙吟浅水 第63章:击杀流星子 少龙漫无目的的走着,大声喊叫,但是一切都是那么的寂静,根本没有人理睬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少龙开始觉得自己头昏脑胀,生机也是逐渐的消散。突然,不远处的空间一阵扭动,少龙大喜,急忙飞将过去。 “白姐姐 2010-09-13 16:36:3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