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血族僵尸 > 棺王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三章:恶灵之首

作者:明月奇侠    更新时间:2010-10-27 17:39:22    状态:连载中
  青城山中道教第N代传人流光道长正在闭目打坐,忽听门外脚步声响起,接着房门一响,童儿来禀道:“师傅门外有客人求见,说是打成都府来的府上老爷姓尚名百义,找师傅说是有要事。”“噢,莫不是民间所云那个,蜀中名门,尚家世棺,百年老店,只为亡人,那个尚家……”流光道长沉吟片刻,一摆手叫童儿让来人进来。

  一个浑身风尘仆仆的汉子恭恭敬敬的见过流光道长之后,打怀里抽出一封书信递了过来。童儿接过书信双手呈上。流光打开一瞧,忽然就愣住了,并且暗暗倒吸了口凉气。他目光一转,双眼精光奕奕的看了那汉子一眼道:“府上真的出了这般的奇事,尚老爷离奇失踪,大少爷也无故不见了,这里面定有蹊跷,我且问你,尚家经营棺材铺可已经满百年之期……”“回道长,大太太说尚家经营棺椁这一行到今年为止,正好整整一百年。”“噢,这就难怪了,以贫道推算,尚家一门乃是九阴一脉之象,所经营的生意又为至阴,百年来已经积累的不少的阴煞之气,百年之期一到定然会生出无端恶事来,且叫你家主人快快关了铺子,全家远走他乡隐姓埋名或可保的苟全,否则,鸡犬不留……”

  “道长……道长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尚家呀,如今府里接连发生怪事,已经死了好些人了,大太太说了,千万千万求道长看在和老爷昔日的情分上救一救尚家满门,你要什么我们都答应……”汉子忽然双膝跪倒在地,眼中已流出了热泪。

  “咳——,也罢,看在尚老爷昔日曾与贫道有一面之缘的情分上,此番贫道就……逆天一回。”流光道长此言一出,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忽然回转身身对那童儿说道:清风去把你拂恶师兄叫来……”童儿答应着,转身匆匆出去了。

  十月初七六,天色晦暗,愁云紧锁,秋风越发寒冷。尚家大太太忽然病倒了,丫鬟迎春心里焦急万分,尚家如今可指望着大太太主事呢,她这一病家里可就群龙无首乱了。迎春一面伺候着躺在病床上的大太太,一面代为行使大太太的职权,当然这一切均是经过大太太首肯了的。

  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这阵子也不知是咋回事,全都窝在自己的房里不出来主事,尚家偌大的家业可就全仰仗着她这样一个黄毛丫头来打理,这可真苦了她。万幸的是,那个赶马的小五这时候竟然挺身而出,跑前跑后的替她分担忧愁,她心里着实好些感动。

  “大太太尚能回来了,还带回一位道长,求大太太接见……”门外忽然有下人禀道。迎春又惊又喜,可算等到了,尚能果然不辱使命,真把青城山的有道之士给请来了,如此尚家就有救了。”迎春轻声叫醒睡梦中的大太太,将她缓缓扶起半躺在床上。大太太睁开无神的双眼看了迎春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迎春是尚能回来了吗?”“回大太太,是尚能回来了,他还带来一位青城山的道长。”大太太闻听此言,脸上忽然掠过一丝喜色,她猛地坐了起来,大声说道;“快快请道长进来……”

  “无量天尊,贫道拂恶今奉师命前来叩见尚家大太太,请大太太休勿见怪贫道擅闯之罪……”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道号,时间不大,房门一响打外面走进来一位身材魁梧,满脸肃然,身穿灰色道袍,背背双剑的中年道士来。“道长请坐,敢问道长可是流光道长高徒……”大太太一看见这位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精神头立马似乎就好了不少,她连声招呼着他坐下。

  这位拂恶道长微微还礼后,也不落座,只是睁大一对眼睛仔细打量了尚家大太太一番,忽然就见他迈步走到床前,伸出自己的右手,迎空一晃,口中念念有词,随后缓缓的向着大太太推来一掌,一对大眼中散发出逼人的毫光,神态异常庄重谨慎。

  “道长你……?!”迎春被拂恶道长这突然的举动给惊呆了,她连忙出声想要阻止,却见大太太冲她摆了摆手,叫她不要出声。此刻,笼罩在拂恶道长手掌之下的尚家大太太,忽然就感觉到整个人似乎一下子沐浴在灿烂的春光里,浑身上下暖洋洋的,心里说不出来的舒服。原本藏在心里的那股子恶寒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久违了的痛快和爽利,人一下子就好了不少。

  “无量天尊,大太太方才贫道施展天龙手替你驱走了身上的一股恶气,此刻感觉如何?”忽然间,拂恶收了法式,退后一步沉声问道。

  “多谢道长援手,在下小妇人在此感激不尽,道长真不愧为流光道长的高徒啊,失敬失敬,迎春赶快带道长到前厅用茶,我换身衣服就来……

  “无量天尊,大太太请慢,且听贫道一言。”拂恶忽然竖起单掌沉声道。“道长有话请讲就是了,小妇人一定洗耳恭听。”“方才贫道进得尚家大门之时,观见整个尚家已经被一股极其厉害的阴煞之气所笼罩,这股阴煞之气来历非同小可,极是厉害,尚家如今可是大难临头了,大太太可一定得小心……”

  “喀拉——!”犹似在耳旁突然响起一个惊雷,震得大太太身躯一阵摇晃。她面色极度苍白的的颤声说道:“我尚家近段时间连连出现可怕之事,小妇人早已心胆俱裂,不得已之下这才派人前往青城求流光道长施法救我尚家一救,道长你可一定要施以援手啊,小妇人给你跪下了……”大太太不顾身份之尊,话应刚落便猛的下了床,双膝突然跪倒在地。

  “无量天尊,大太太快快请起,此番贫道就是为此事而来,奉师命定要插手此事,大太太尽管放心,那股阴煞之气虽然极其厉害,然我青城道门法力无边,自有收拾它的手段,今夜三更亥子相交之时,我自有定夺……”

  深秋时节的白昼很是短暂,这一晃眼,就到了夜晚。今夜,尚家大太太发下话来,尚家所有人等皆不许踏出房门半步,谁要是不听话,定严惩不贷。

  就在尚家的后花园内,在正当央之处,一座法台高耸,青城道士拂恶一身法衣,披发仗剑,足踏七星,左手掐莲花,口中念念有词,围着刚刚搭好的法台正快步疾走。

  一圈,两圈,三圈……拂恶披发仗剑游走在法台四周,身影越来越快,都最后几乎就连成了一条线。夜风凄凄,星月暗淡,就连以往声声悲鸣的秋虫此刻也停止了鸣叫,一切归于寂静,一切笼罩在一股极其不安的氛围当中。

  “嘿嘿嘿,臭道士,竟然想跟我们姐弟作对……!”

  幽夜里,寒风中突然传来一声瘆人的诡异童声,霍地光芒一闪,后花园角落里猛然射出三道灵光,三光一经出现,夜风突然变得猛恶起来,仿佛如厉鬼在呼号,声声夺人。

  “孽障来得好,贫道等你多时了……!”正快步游走在法台四周的青城道士拂恶将身形一定,闪动双目死死盯着眼前的一切,他知道,决战之时已经到了。

  “姐姐,那个臭道士想干什么,我怕……”一声奶声奶气的童声划破沉沉夜空,就在离拂恶两丈开外的空地上忽然显出三个小小的孩童来,一个全身玄青,一个一身赤红,一个满身恶黑。这三个突然出现在黑夜里的神秘小孩浑身皆散发出一股邪恶诡异的光芒,令人不敢正视……——

  “娘,我怕……我怕……”宝儿一把抓住四姨娘,小脑瓜上满是汗水。“宝儿,别怕,娘在这儿呢。”这孩子是咋的了,怎么老做梦,一天到晚说怕这怕哪的,莫非是撞了邪……四姨娘紧紧楼着怀里的宝儿,心里惴惴不安。三日前,一觉醒来,她忽然发现宝儿满身的泥土,脸上脸着一股莫名的笑容,一双小脚也是沾满了湿泥,就仿佛这孩子夜里偷偷跑出去过,可是这怎么可能,自己一直也没离开过孩子,再说孩子又这么的小,黑灯瞎火的夜里,他一个未满三岁的幼童能有胆子悄悄溜出去玩耍,这说给谁也不会信啊。然而,孩子那满身的尘土和一脸的灰尘,又当作何解释呢,这可真是怪事。联想到最近尚家所出现的一系列恐怖之事,四姨娘心都揪紧了,宝儿,你可千万别吓娘啊……

  “娘……哈哈哈哈,姐姐……“睡梦中的宝儿忽然发出了一声梦呓,他翻了一个身,躺在娘的怀里又沉沉睡去了。四姨娘心头越发紧了,她坐起身来,眼往屋外沉沉黑夜,心里默默的念道“发哥,发哥,你死的好惨啊,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会落得如此下场,难道尚家真的有鬼吗……

  一想到青梅竹马的发哥死得如此的惨烈,四姨娘的心啊,就感到在默默的流血,一股难以表诉的疼痛瞬间溢满她的全身,几乎令她难以自持……——

  “嘭!喀拉——!”红光一闪,三个诡异孩童惊声尖叫起来,忙不迭的慌忙后退了好几步。他们眼中充满了一股难以置信的神情。“孽障,小小尸童竟然自不量力,敢跟我玄门正宗斗法,找死……!”

  青城道士拂恶剑花一挽,左手做了个古怪的法式,脚下踏动麒麟步,一招“万灵灭魔”就将三个诡异孩童击出老远。此刻,他信心满满,凭着在青城修道的四十余年,他已经深得青城派的真传,对付三个小小的尸童,应该不在话下。

  又一招“道本无敌”,身形一起,手中剑花疾吐,无数凌厉剑光就已完全盖住三个尸童,眼看三个尸童在劫难逃。

  “呀——!吼——!”突然,三个尸童仰天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吼叫,震得拂恶身形一慌,刺出去的剑招匆忙间有些凌乱。就在这当口,忽见角落里一阵青光闪动,一缕奇亮无比的光芒冲天而起,竟然引得震个花园一阵晃动,仿佛天塌地陷一般。

  “呜——!”夜风突紧,树叶纷飞,一个人影鬼魅般出现在拂恶的面前。

  “谁……你是谁……!?”拂恶大惊,凭着多年的修为,他隐约感觉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影子,其本身所蕴内涵的阴煞之力已絶非自己所能抵挡。

  “吼——!”怪影凌空而立,看不清它的面目。

  悲风愈紧,木叶凋零。猛听得怪影咬牙切齿的恨恨说道:“玲珑破碎,千年浩劫,吾本上灵,今归红尘……”

  刹那之间,一股铺天盖地的凛冽阴煞之气如滚滚波涛席卷而至,所到之处树木瞬间枯萎,花草尽为齑粉……——

  次日,十月初七,天气依旧阴沉寒冷。看着眼前的一切,尚家大太太浑身抖动不止,这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啊。整个尚家后花园内一片木叶凋零,无数花草树木被连根拔起,角落里那个已经破碎了的辟邪神兽此刻也失了踪影。后花园内如同遭受了一场浩劫,惨不忍睹。

  “道长呢……他人上哪去了……!?”大太太惊慌地喃喃说着,她身躯晃了一晃她身躯晃了一晃险些摔倒,幸亏一旁的迎春一把扶住了她。

  回到房中,大太太就坐在桌前一动不动,就好似一尊泥塑木雕,一整天,她谁也不见,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也不知她心里是咋想的,就连迎春也不敢去打扰她。

  华灯初上,傍晚来临。忽听得屋外人声吵杂,有下人慌慌张张来禀告,说来两个一身劲装霸道的汉子,非要见老爷不可,拦也拦不住。

  大太太这才缓过神来,连忙吩咐将两人带到前厅说话。脚步一响,尚家大厅内忽然出现两个一身劲装的凌厉汉子。这两人一个一身金色耀眼衣衫,另一个全身恶黑,只露出一双令人胆寒的精目。

  还未等大太太开口,却见其中一人一抖手扔出一个鼓鼓的锦缎包裹丢在桌上。“这是余下的三百两赤金,敢问尚家大掌柜今在何处,可否将玲珑棺椁制成,我二人此番一定的将棺椁带回,请大掌柜出来说话。”

  大太太一愣,迫于两人的满身杀气,她小心翼翼陪笑道:“两位壮士此话怎讲,我家老爷已经抱病很久,不见外客的,壮士口中所提到的玲珑棺椁所指什么……”

  “哈哈哈,休要搪塞,快请大掌柜出来答话,否则你尚家吃罪得起吗,这可是镇北王的手谕!”“什么,你们是奉镇北王的手谕来的,这是咋回事呀……?”大太太有些糊涂了,她转脸看了迎春一眼,心中满是疑惑不解。“可恼,二十日前我等奉镇北王之令送一根千载神木到尚家,大掌柜答应替王爷做成一具棺椁,难道你们忘了吗……”两个汉子眼睛一瞪,顿时显出一副凶恶之态。

  “有这回事吗,我怎么没听说过,迎春,你知道吗……”大太太又惊又怒。“回大太太,迎春也从未听说过此事。”

  “呀——!”忽见一身黑色装束的汉子身形一晃,眨眼来之大太太身前厉声喝道:“再不请出大掌柜,休怪我等无情,王爷之令岂可违逆。”

  大太太顿时面如土色,结结巴巴地说道:“回两位大人的话,我家老爷数日前已经失踪了,我们正在四处找寻,实不知还有这等事,望二位大人见谅……”

  一金一黑两个汉子忽然对视一眼,脸上顷刻间变了颜色。“大掌柜失踪了……?此话当真?果然?”“民妇绝不敢欺瞒大人,望大人明鉴。”大太太满脸的惊恐,人都快软在地上了。

  “嘎巴——!”黑衣汉子突然出手如风,一把拧下了尚家大厅内那张年代久远的八仙桌的一角,恶狠狠说道:“且不管你所说是真是假,本待拿你回去治罪,又看在你是一介女流的份上,也罢,再限你三日,三日之后我等定当来取玲珑神棺,倒是你若是再交不出来,嘿嘿,你尚家也就到头了……”

  说完之后,但见这两个汉子拎起桌上的包裹,身形一晃,就在大太太的眼皮底下失去了踪影,好可怖的身手。

  大太太一屁股坐在地上,满头满脸皆是汗,她瞪大惊惶的眼睛无力的望着厅堂正中间的祖先牌位,自言自语道:“天啊,你是要灭我尚家吗……



温馨提示:
棺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棺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棺王全文阅读和棺王txt全集下载。棺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棺王 第十三章:恶灵之首 青城山中道教第N代传人流光道长正在闭目打坐,忽听门外脚步声响起,接着房门一响,童儿来禀道:“师傅门外有客人求见,说是打成都府来的府上老爷姓尚名百义,找师傅说是有要事。”“噢,莫不是民间所云那个,蜀 2010-10-27 17:39:2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