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血族僵尸 > 棺王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十二章:拔萝卜

作者:明月奇侠    更新时间:2011-03-17 10:54:03    状态:连载中
  清晨,薄雾蒙蒙,由于天气日渐转冷,山中的飞禽走兽也出来的迟了。整个棺材山一片死寂,仿佛没有一丝生气。忽然,只听得有人似乎在低语,接着那条崎岖的山间小道上陆陆续续走来一行人。

  领头的是一个干瘪的小伙子,看模样顶多二十五六岁,满脸的疲惫之色,仿佛一夜未曾合眼,显得很没精神头。走了一会,这小伙子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示意跟在他身后的人不要出声。

  “咋回事,到了?!”有人不解地问道。“不要出声,瞎吼啥,也不看看地方!”小伙子有些恼怒,狠狠瞪了出声的人一眼,吓得这人一缩脖子,不敢再言语了。

  “先歇一会,吃点东西再走,我他妈饿了,行不。”小伙子骂骂咧咧,伸手从自己口袋里拽出一个烤成焦黄的饼子。“谁他妈的有水没有。”他一边扯着焦黄的饼子,一边转头问其他人要水喝。

  “格老子,我还以为出啥事了呢,搞了半天你小子是饿了,妈的,耍我们是把!”有人怒气冲冲的说道。

  “哈哈哈,耍你们又怎样,要不,你们来引路?”小伙子嘴一撇,一副不屑的样子。

  “好了好了,都他妈的别闹了,我说张老六你小子到底行不行啊,就你也能带着我们找到那些稀有元素,不会是骗人吧!?”有人有点担忧的说道。

  “切,真是一群土包子,没见过世面。我告诉你们,在野狗村除了晁三炮那老家伙,可就算我张老六会看风水了。如今三炮两口子已经死于非命,特别是三炮,那叫一个惨啊,死无全尸啊。可能也是罪有应得吧,这老小子,阴着呢。有一回,我夜里拉肚子上村口的茅房,突然发现这老小子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背了一个大麻布口袋,也不知道里面究竟装了些啥。他背着这个大麻布口袋吭哧吭哧正从村外回来,行动十分可疑。”“他到底扛得是啥东西,是值钱的东西?!”这名叫张老六的小伙子的一番话,立时便提起了众人的好奇心,于是连忙追问下去。

  张老六狠狠咬了一大口饼子,又灌下去一大口水,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抹了抹油腻腻的嘴巴,这才说道:“我当时截住他的去路问他这黑灯瞎火的上哪去了。”说完这句话,这小子斜着一对斗鸡眼,横扫了众人一下。

  “你他娘的快说,别拖拖拉拉的吊人胃口。”“咳,三炮当时就瞪了我一眼,那神情阴着呢,我现在想起来都还直打寒战。”张老六说着说着,浑身就是一颤,脸都变色了。

  一旁的几人见他这副摸样,都是吃了一惊。心说这小子到底是在吹牛还是真有其事,反正现在晁三炮已经死了,这事也无法求证了,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随他。

  “这老小子根本不让我看他麻布口袋里的东西,瞪了我一眼之后,转身急匆匆地走了。那架势好像后面跟着个野鬼在追他似的,跑得可快了,一眨眼就不见了。你们说,他这口袋里究竟藏有什么东西。”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胡乱的猜想起来。”“得得得,别瞎猜了。依我说,这十有八九是在棺材山上发现的宝藏。”“宝藏!!?”“就是那位吴眼镜同志口中说的很值钱的稀有元素!?”众人一惊,有些不敢相信。

  “咳,你看看你们,一群头大无脑的家伙。三炮是什么人,棺材山有稀有元素的事这老小子早就知道了,他的眼毒啊,一看一个准,从不拉空。”“他能比得过那些省城来的地质专家,还有那位吴眼镜同志!??”有人怀疑地说道。

  “切,专家又怎么样吗,就那吴眼镜能比我们多生一个头,多长一条腿?他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也要睡女人,他能看出来的东西,别人就看不出来?!”张老六头一梗,颇为生气。

  “你是说,三炮那老小子竟然抢在那些省城专家的前头,发现了棺材山有宝藏,他一个人想独吞,是不是?!”有人惊呼道。

  “这就对了,分析得不错。所以说,三炮这老小子是该死啊。这发现宝藏的事,他非但不告诉全村的人,反而一个人偷偷的背着大家去挖宝去了。那麻布口袋里的东西,一定就是他所挖出的稀有元素。这老小子,心真狠啊,想吃独食。”张老六这一通瞎掰,把其他人都给说的心都提了起来。大伙纷纷开始相信他所说的话是真,同时也十分感激他带领大伙一起上棺材山寻找稀有元素的善举。

  无形之中,张老六的样子在这伙人的心目当中愈发变得高大起来。

  歇了一会,吃饱喝足之后。张老六转身催促大伙重新上路。他对大家说,今天一定要找到稀有元素。为了躲避戒严民兵的发现,大伙吃的苦还少吗,差点都快变成野人了。好不容易才突破了戒严圈,钻进了棺材山腹地,这容易吗,这是玩命啊,这次行动简直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太危险了。倘若被荷枪实弹的民兵所发现,弄不好就得吃枪子,小命玩完,谁不怕。

  可是话又说话来,这种稀有元素可是谁都没见过,到底长啥样,是长还是扁,是方还是圆,是软还是硬,谁也不知道啊。就这么满山瞎转悠,不是白费力气?

  张老六看出的大火的担心,这小子嘿嘿一笑,站起身来叉着腰说道:“我说你们他娘的都别在那叽叽咕咕,我知道你们心里在想啥,实话告诉你吧,这种稀有元素我早就知道了。”大伙闻听此言,顿时眼前一亮,一下凑拢过来,笑着问道:“老六啊,你说说看这东西都长啥样,让我们见识见识。”

  “见识过球啊,这都还没找到呢。等一会若是找到了,你们自然就知道了。一群猪啊……”张老六骂骂咧咧的转身向前走去。大伙一见,也只得尾随在他身后跟了去。

  又走了好一大阵子,一行人趟过一条湍急的小溪,又翻过一座陡坡,来到一片断崖下。大伙都觉着乏了累了,于是准备歇息歇息再走。张老六此刻心里也开始着急起来,这都眼看都大半天了,连根稀有元素的毛都还没见到,他能不急嘛。

  人一急就容易上火,这一上火就会感到口渴。随身带的那点水早已经喝完,再向别人要,这也太那个了吧,虽说他脸皮很厚,但毕竟还是要脸的。人嘛,谁不要脸呢,又不是畜生。

  口渴的难受,张老六无意中向四下里一瞟,忽然,就看见离自己近在咫尺的那片断崖上,霍然长着一株碧绿幽青,枝繁叶茂的山萝卜。

  张老六心中大喜,一个箭步抢了上去,伸手就拽住了这株生机勃勃,显得异常粗壮的山萝卜。这小子知道,山萝卜可是好东西,医书上有记载,说山萝卜性微寒,味甘甜,能化痰祛湿,温中理肺,特能去火败毒,治口渴也最是拿手。据说吃一个山萝卜,能保你一年不得怪病。

  张老六一把抓住山萝卜碧绿幽青的茎叶,正想一用力将它从断崖上拔出来。突然,他感到有点没对劲,这株山萝卜的叶子,有点与众不同,有点怪怪的。

  以往的山萝卜那枝叶水灵灵透着嫩青色,很是喜人的。可是眼前这株山萝卜这长势也过生猛了吧,那叶子油亮亮当中还泛着古怪的红色,瞧着让人有点心惊。这是一株山萝卜吗!?

  看来看去,张老六也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这小子做什么事都是半吊子。口干舌燥的厉害,他想了想,管他的呢,先把出来再说。也许是棺材山土质肥沃风水好,所以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比其他地方的壮实特别。

  于是乎,这小子打消了疑虑,伸出猴爪般的手,一把拽住山萝卜的叶子,触手之下,顿觉滑腻腻的,好像叶片上抹了油似的。

  他轻轻一用力,心想着立马就能将地下的果实拽出来,然后糊弄干净,美美的吃上一顿。可没曾想,这株山萝卜竟然纹丝未动,这可真奇了。

  张老六自认自己的力气也不算小,怎么会连一株山萝卜也拔不出来,这脸可丢大了。这小子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在手心,咬了咬牙,心说,日ni山萝卜的祖宗,还反了你了,今天我张老六要不把你给扯出来,我他妈的这个张字就倒着写。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今天这怪事还真让一向自诩野狗村小神仙的张老六给赶上了。这小子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愣是没把这株顽固透顶的山萝卜给拔将出来。

  张老六吭哧吭哧一通忙活,把旁边的人都看傻眼了。大伙心说这可真是怪事,这长在断崖上的东西还是山萝卜吗?一个大活人竟然拔不出来,棺材山的怪事可真他妈的多,邪了!

  “日ni个仙人板板,都看个鸟啊,还不上来帮忙!”眼见大伙只在一旁大眼瞪小眼地看热闹,张老六火了。

  于是乎,一大奇观就出现在了。

  初冬的阳光透过树梢斜射下来,远远地就看见一片断崖之下,张老六站在最前面,手里拽着萝卜叶子,身后五六个人排成一列,你搂着我的腰,我拽着他的肩,大伙一同用力在拔萝卜。

  格老子,这可真是传说中的拔萝卜啊,邪了门了。

  “哥哥我想死你了罗,小妹妹你不要走,虽说我是一个穷光蛋,但是我有把子力气喔。三月里红花花开,我想妹妹睡不着喔,想牵一牵妹妹的小手,又怕你家的狗太凶,又怕你家的狗太凶……”

  大伙在使劲的同时,这嘴也没闲着,一曲撩人心魄的情歌也不知从谁嘴里蹦了出来,唱得大伙心痒痒的,恰似猫抓狗刨。

  “我*你个仙人板板,唱啥唱,快他妈使劲!”一首当地情歌差点没把张老六鼻子给气歪了。心说,真他妈的一群骚包,这时候还惦记着女人。

  也许是人多力量大,也许是感动了上苍。在嘹亮的哥声中,终于,这株千年难遇的山萝卜开始扛不住了。

  眼见山萝卜开始松动,张老六大喜,回头大声吼道:“再加把子劲,就快出来了!”

  “嘿呵,嘿呵,嘿——呵——!”“噗通,哎哟!”在众人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这株世所罕见的山萝卜终于被拔了出来。萝卜一出土,大伙还被摔了个嘴啃泥。

  “呜——!”一股阴冷刺骨的怪风从那个黑洞洞的萝卜坑中呼啸而出,众人一阵寒战,同时还闻到了一股令人恶心的怪味。

  紧跟着,黑洞洞的罗卜坑里面忽然响起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仿佛里面有一股激流即将喷薄而出。

  “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人的惊疑当中,一股猩红恶臭的水流竟然从那个黑洞洞的萝卜坑中激射而出,将摔倒在地的几人浇了个满头满脸。

  “喀喇——!”艳阳高照的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刹那间,阴云四合,遮住了温暖的太阳,大地变得一片阴暗。

  张老六颤巍巍站起身子,抹了一把脸上又腥又臭的水渍,他抬头望天,满脸惊恐,急忙掐指一算,忽然大叫一声,口喷鲜血,当场栽倒在地。



温馨提示:
棺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棺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棺王全文阅读和棺王txt全集下载。棺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棺王 第六十二章:拔萝卜 清晨,薄雾蒙蒙,由于天气日渐转冷,山中的飞禽走兽也出来的迟了。整个棺材山一片死寂,仿佛没有一丝生气。忽然,只听得有人似乎在低语,接着那条崎岖的山间小道上陆陆续续走来一行人。 领头的是一个干瘪 2011-03-17 10:54: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