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血族僵尸 > 棺王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3章 妖棺 灵棺

作者:明月奇侠    更新时间:2011-05-04 10:00:00    状态:连载中
  “不好意思,惊扰两位的雅兴,深感抱歉。”斯斯文文,一脸和善的吴眼镜同志,满脸微笑的看着叶非凡和老陈。好像那几只对着他们二人的枪是玩具。

  叶非凡就讨厌和这种面带微笑,心里算计别人的家伙在一起。他看不惯象吴眼镜这种两面三刀,外表和善,内心城府很深的家伙。这种人,实在太可怕,最好是敬而远之,不沾染为好。

  “原来是地质队的吴同志啊,哪阵香风把您吹到这儿来了。”叶非凡故作镇静的说道。

  “哈哈哈哈,话说得不错,只可惜你们如意算盘落空了。”“什么如意算盘,我打小就没学过珠算,哪会打什么算盘。吴同志这不是高抬我了吗。”叶非凡这张嘴,那也是久经战阵的,一旦发挥出来,几无敌手。当然,象虎妞那样的女人除外。

  “嘿嘿嘿……叶非凡,我今晚不跟你多言,挑明了说吧,我要你们二人听我的。”吴眼镜神色忽然变得阴沉,两只眼睛在镜片后面闪烁着一丝邪光。

  “何必搞得这么隆重,至于吗。”叶非凡一指那几只黑洞那个洞的枪口,颇为不屑。

  “你们二位可都是高人,我不得不防啊,请见谅。”吴眼镜冷冷地说道。同时手一挥,一个青光流转的东西攥在了手里。老陈这时忽然脱口道:“今夜地虎噬天龙,诛邪易发,这位同志看来也是精通阴阳风水的高人,看出了其中的门道吧。”

  “哈哈哈,过奖了,在下只是略懂皮毛而已。不敢在二位高士前卖弄。”一番文绉绉,酸溜溜的话,说的叶非凡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我斗胆问一句,吴同志是东北虎家的人吗,也是来寻棺而非找矿脉的?”叶非凡似笑非笑的看着吴眼镜。

  吴眼镜身躯下意识地微微一颤,脸色变了一变。随即面色一冷,沉声道:“这个不用你操心。今晚天生异象,我就拜托两位替我找一找那具传说中的绝世灵棺。若是找到了,两位将功德无量。请吧。”他忽然脚步一错,伸手拿出那个攥在手心的东西。

  叶非凡和老陈这才看清楚这个东西的本来面目。这是一个巴掌长大的弧形物体,浑身青光闪烁,耀人双目。在它上面,雕刻着许许多多的蝌蚪文,曲里拐弯,非常的神秘。

  “两位,没见过吧。这是我家祖传之物,对于寻龙定位,搜山揭海,再好不过。”叶非凡一阵反胃,心说,这玩意有那么厉害吗,你就吹吧吴眼镜,反正吹牛也不上税。

  “好了,没工夫和你们磨牙,想要保全自己的性命,最好乖乖地听话。否者,我可不管你是什么高人矮人,一枪下去,让你永世不得翻生。”吴眼狰狞毕现。完全失去了一位革命工作者的风范。

  但见他身形一闪,脚下步伐奇特,眨眼来到叶非凡的身前,五指激张,一把抓将下来。叶非凡岂是非等闲之辈,双手一错,接住了他的招数。电光火石间,两人就在原地交手十几个回合,互有胜负,竟然谁也奈何不得谁。

  吴眼镜咦了一声,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他忽然停住手,再次上下打量叶非凡一眼:“好小子,身手不错嘛。”“马马虎虎,胡乱现学的,吴同志见笑了。”这小子,也学着拽上了。

  “哗拉——!”旁边有人拉动了枪栓。叶非凡一哆嗦,心说,打不过就动枪,算什么好汉。

  “哈哈哈,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再厉害,能打得过这几支枪吗!”吴眼镜伸手捋了捋头发,颇有些得意。

  今晚,他决心将祖传的湘西秘术用在这两人的身上,看看效果到底如何。这种秘术非常的凌厉霸道,被施者往往因承受不住寒恶之气的侵蚀而丢掉性命。

  一股青气自吴眼镜手中那个神秘的圆盘上弥漫萦绕开来,衬的此地如同九幽冥域。吴眼镜神情肃穆,左手掐诀,右手擎着那个光华流转的圆盘,喃喃念道几句,叽里咕噜的,也听不懂他说什么,也许是湘西本地的一些土话,或是咒语吧。

  “你是湘西吴家的传人!”老陈忽然厉声问道。

  吴眼镜脸色一变,惊讶道:“怎么,你也知道湘西吴家!”“哈哈哈哈,湘西吴家惯以寻龙勘穴之术闻名天下,其中有些手段却很是歹毒嘞。陈某虽身在香港,却也有所耳闻。你一定就是吴家的后裔,我不会看错的。”老陈陡然说出这一番话来,惊得一旁的叶非凡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吴眼镜,有些不敢相信。

  “哈哈哈,不错,吴某坐不更名,站不改姓。老伯好眼力,我正是湘西吴家的后人。此次来到四川境内寻找灵棺,还请老伯鼎力相助。吴某在此谢过了。”“湘西吴家也在找玲珑神棺,这可怪了!”老陈暗暗心惊。想不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湘西吴家竟然也知道有玲珑神棺这一说。看来,寻棺一事将更加难了。

  “老伯,今夜地虎噬天龙,乃是绝佳的机会,不能再错过了。就请老伯成全吴某。”吴眼镜话刚说完,手中圆盘一转,一股凌厉青气直奔叶非凡二人袭来。

  不好,他这是施展他们吴家的歹毒巫术,想要摄取我二人的元神出窍,用来引诱玲珑神棺出世。老陈虽然生在在香港,从未到过大陆。但是对于大陆阴阳风水的各大门派还是颇为知晓得。阴阳风水一派,自晋朝名士郭璞开创以来,历经千余年发展,不断被后世有道之人发扬光大,时至今日,已经形成了许许多多的大小门派。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四大派,分别是:八角、玄空、杨公风水、过路阴阳。老陈就是香港过路阴阳一门的嫡传弟子。

  “呼啦——!”眼见形势危急,老陈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安危,双手连挑带指,施展本身所学之术,与吴眼镜霸道的湘西巫术相抗衡。

  “吱吱吱吱……!”一股白色烟雾自两人手中喷薄而出,老陈和吴眼镜两人分别往后一退,脸上同时露出一丝惊呀。“妈的,老东西,再动我一枪打死你!”吴眼镜一招失误,当时就火了。

  他抬头看看了天色,略一掐算,神情陡然变得急躁起来。他知道,时间不多了。若是再施法不成,就将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他会因此而抱憾终生的。

  为了心中那个宏伟的计划,他也顾不得许多了。怒喝一声,左手一晃,手中忽然多了点点寒光。凄风冷雾间,吴眼镜脚尖一点,身子临空拔起,手臂一扬。一捧寒光奔着叶非凡与老陈二人激射而来,快的间不容发。

  “起!”“噗噗噗……!”那一阵飞驰而来的点点寒光尽数被老陈挥起的衣服挡住。

  “小叶快走,这是一捧毒针!”老陈高声招呼叶非凡快逃。他没料到吴眼镜手段如此毒辣,一出手就欲致人死地,当真是蛇蝎心肠。

  叶非凡虽然心惊,但是怎肯抛下老陈独自逃命。他怒喝一声,也不管四周都是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脚步急进,就挡在了老陈的身前。恰好这个时候,吴眼镜手中那个青光流转的圆盘已经递到身前。

  猛然间,叶非凡就感觉到一缕奇寒刺骨,丝般柔软的东西蹿进了他的体内,继而,顺着他的七经八脉在整个身体内游走,直逼他的心脉。

  一股巨大的令人难以忍受的痛楚瞬间笼罩住他。叶非凡牙关紧咬,拼命强忍住这份疼痛,嘶声吼道:“老陈,快走,不——要——管-——我——。”

  “嘿嘿嘿,想走没那么容易。一个也跑不掉。湘西吴家的巫术,也不是浪得虚名。”吴眼镜手中圆盘一晃,欺身到两人的中间,左手法诀疾换,一股腾腾烈烈的青气把老陈和叶非凡困在当中。

  冷风呼啸,星光黯淡。老陈须发皆动,豆大汗珠自头上滚滚跌落下来。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一生中的劲敌。这个看似文质彬彬,平易近人的高瘦汉子,实在深不可测。

  “啊——!”这时,叶非凡突然发出一声凄楚的叫声,霍地脸色一变,一把抓住老陈,将他整个人忽的举了起来。老陈大惊,伸手紧紧攥住他的手,大叫道:“小叶,我是老陈……!”猝然巨变,惊得象老陈这样的老江湖也毛发直竖。

  “吼——!”突然,叶非凡怪啸一声,一把将老陈由半空中摔了下来。若是换做旁人,恐怕早已没命。但是老陈身手何其矫健,顺势就地一滚,闪到一旁。“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寂静黑夜。吴眼镜这时突然开了枪!

  就在这时,忽听远处有人幽幽的吟道:“明月夜,短松冈,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声音苍老怀旧,让人倍感心惊。“谁……是谁……!!”吴眼镜浑身一颤,惊得手中的枪差点掉在地上。

  眼前人影一闪,一只冰冷的手已经牢牢捏在了吴眼镜的喉头,“年轻人,为何那么大的火气,须知火大焚身。”吴眼镜吓得一哆嗦,眼镜都快掉到地上了。娘列,这人是什么来头,好可怕的身手。自己根本没明白是咋会事,就被他控制住了。他是人是鬼啊……!

  “全都放下!”随着一声苍老威严的断喝。四周那几名手持长枪的人,突感手中一阵奇寒刺骨,就像突然捏了块千年寒冰在手,再也忍受不住这份寒意,急忙撒开了手,几支长枪一起掉落在地。

  “你……你是什么人……我可是县革委会主任…….”慌乱中,吴眼镜终于亮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原来这小子并非是什么真正的地质勘探人员。

  “哈哈哈哈,世人贪得无厌,只知道窃取宝物,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们不是要找寻玲珑神棺嘛,那就随我来吧……”话音刚落,这人手一扬,将吴眼镜扔了出去。

  随后一股玄青色龙形雾气拔地而起,势若狂飙,向着断崖处那个黑漆漆的洞口奔腾而去,一眨眼的时间,就消失不见了。

  包括老陈、叶非凡、吴眼镜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这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人给镇住了。老陈始终没有看清楚这人长得什么样子。他从头到尾,全身一直隐没在一股玄青色的雾气当中。听他的声音,仿佛是个老人,声音饱经沧桑,令人闻之心动。

  吴眼镜刚才那一枪差点就打到了老陈,幸亏老陈反应机敏,这才捡了一条性命。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禁不住一阵阵后怕。这小子,太狠了。我跟他无冤无仇,竟然说开枪开枪,这还有一点公道和天理吗。

  “啊——!”这时,一旁的叶非凡再次发出一声惨叫,显得十分的痛苦。他那张大白脸此刻都痛得变形了,双手不停在颤抖,体似筛糠。似乎在强忍巨大的痛楚。老陈满头是汗,想要上前扶住他,可是又怕他突然发狂。看情形,叶非凡已经遭了吴眼镜的毒手。这小子,竟然用歹毒的湘西巫术对付叶非凡简直不是人。

  正在无可奈何之际,忽听轰隆一声巨响。众人就感到脚下的地在不停颤动,险些站立不稳。众人顿时大惊失色,以为闹地震了,一时间惊的大声吼叫起来。

  “呜——!”一股怪风从那个黑漆漆的山洞喷薄而出,瞬间裹住了山坡上的几人。就在一阵惊慌失措的喊叫声中,就在夜空星光的照耀下,他们突然被裹进了一处诡异的地方。

  眼前是一片朦胧,极目处有丝丝薄雾在半空飘荡缠绕,四周寒风阵阵,若隐若现。

  老陈感到浑身一阵冰冷,仿佛进入到了寒冰密室当中。身旁的叶非凡,吴眼镜等人这时也感到浑身发冷。有些人竟然抵不住寒冷,开始簌簌发抖。

  “这是什么地方,好古怪!”吴眼镜低估了一句,小心翼翼的趟着脚向前走。虽然心中忐忑不安,但是好奇心始终牵引着他一步步往前走。前面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去处,是吉是凶,谁也无法预料。

  “小叶,你好些了吗,要不要紧……!”老陈关切的看着叶非凡,很是为他担心。“吴同志,请放过他,有什么事冲我来,他是无辜的。”为了救叶非凡,一向高傲的老陈也不得不低下了头。

  “救什么救,这只是小惩,要不了他的命的。只要你们两乖乖听我的话,这小子就会没事的。”吴眼镜冷冷地说道。

  一行人在半明半暗的空间内走了好一会,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空旷之地。在一块巨大的平台上,整齐的摆放着三具硕大的棺椁。

  吴眼镜心头一震,按捺不住激动,撒腿跑了过去。

  但见这三具静静摆放在巨大平台上的棺椁,浑身笼罩在一片薄薄的诡异雾气当中。这三具棺椁分别呈赤红、玄青、恶黑。在淡淡薄雾的映衬下,显得分外诡异神秘,令人咂舌。

  “灵棺……灵棺……整整三具灵棺呀……!“目睹此情此景,一向稳重阴沉的吴眼镜心喜若狂,满脸激动。他跑到平台前站住,贪婪的望着石台上的三具神秘棺椁,眼睛里闪射出阵阵邪光。

  老陈这时也被眼前的奇景给镇住了,他凝神观望,略感吃惊。随即掐指一算,倒吸口冷气,再往四周一瞧,脸色霍然就白了。此地非阴非阳,非实非虚,乃是处于混沌之地,象属九幽玄阴,主:大凶死地。

  看来,我们几人能否从这方死地出去,只有天知道了。十之八九,可能会葬生于此。刚才那个神秘的老人,绝非一般之人,多半就是潜藏在此地的邪灵。他故意将我们带到这来,不知道打的是什么注意。听他的口气,好像和玲珑神棺很熟……!老陈想到这儿,一阵恶寒。

  “三具灵棺……三具灵棺……我来了……!”激动之下,吴眼镜似乎忘了这一门应有的禁忌。但凡见到怪异神秘的棺椁,必得先焚香叩头,念往生咒,寓意送走棺中的阴灵恶鬼。这小子光顾着高兴了,一时间把这茬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随后,他狞笑着,腾腾腾迈开大脚丫子上了这个巨大的青石平台,直奔三具静静的棺椁而去。他估摸着,把这三具棺椁弄到手,想办法带回湘西老家,转手卖给一个神秘的人物,嘿嘿,那他可就大发特发了。有了钱,他就可以到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去了。

  来到三具棺椁前面,吴眼镜忽然停下脚步,他凝神看了看,胸中涌动起一股无法遏制的激情。这三具棺椁虽非玲珑神棺,但是,就它的品相而言,当今世上,已数罕见。他一生中见过无数的棺椁,但是还从未看见过如此令人咋舌的灵棺。

  所谓灵棺,一是指,制作棺椁的材质本身就世所罕见,稀有;二是指,棺椁做成之后历经岁月沧桑,久而久之会吸纳一些天地灵气在内。三是指,处在特定的空间里,这些蕴藏在棺椁内的灵气会和周围的生气相互交织,互相摩擦,并逐渐改变四周的环境,让人产生一种幻觉。

  “喀喀喀……!“猛然间,吴眼镜蹲下身子,一把推开那具闪烁着赤红光芒的棺椁。”啊——!“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幅诡异之极的画面。一个身穿大红锦衣,长相乖巧的小孩正满脸带着邪恶的笑容,定定的看着他。吴眼镜魂都差点被吓飞了,一个趔趄,险些摔在地。却见那个躺在棺材里面的小孩忽然一把紧紧抓住他,跟着用力往棺材里一带,一下就把吴眼镜扯进了这具神秘的赤红灵棺。

  随后棺盖“嘭!”的一声自动重重地关上了。隐约中,只听见里面出来一丝混合着凄惨叫声的桀桀怪笑。有人妈呀一声,被吓得尿了裤子。老陈这时也浑身发颤,他隐约感到,这里就是玲珑的巢穴了。而那三具摆放在石台上面的神秘棺椁,可能是玲珑故意在试探他们。若是闯过眼前的这道坎,一定就会见到真正的玲珑神棺。只是不知道,自己和叶非凡能否闯的过去。

  “快……快……开枪……!”惊惶无助之中,有人拼命大叫道。老陈急忙想出言阻止,可是一切都晚了。随着“砰砰砰!”的几声枪响。事态越发变得更加的诡异。

  “吼——!”一声恶啸猛然撕裂沉闷的空气。“嘭!嘭!嘭!”突然,三面沉重的巨大棺盖冲天而起,狠狠嵌入一旁坚硬无比的石壁当中,可见力道之大,实非人力所能办到。

  “姐姐,我们还是出来吧,闷在棺材里面好难受啊……!”一声稚嫩的童声霍然响起。

  就在众人惊恐的目光注视下,三个乖巧的小孩,手挽手的出现在那个巨大的情石平台上。

  老陈定睛一看,惊道,你娘也,又是这三个小孩子!

  突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惊恐的喃喃自语道:“童尸镇棺……童尸镇棺啊……”这是一门传说中极其阴毒可怕的方术,他只是听高人说过,却从未亲眼见到。今天目睹这三个诡异小孩从三具棺椁内飞出,顿时使他想起了这个可怕的传说。世上果然还有这样一门凶险毒辣的方术!

  老陈此刻汗湿衣襟,感到浑身无力,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身旁的的叶非凡忽然嘿嘿一笑,大步向这三个神秘的小孩走去,那情形就像是突然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显得有些激动。老陈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看见这个傻小子一步一步走上了那个巨大的青色石台。

  “姐姐,又是这个人,我怕……!”三个孩子中有人开始胆怯了。

  “怕什么,他只是一个人。我们是九幽怨灵,法力无边。”一身恶黑装束的小女孩恨恨的说道。

  这小子要干嘛,疯了吗!老陈暗暗为叶非凡捏了把汗。这小子身上的巫术还没解除,这会不是又发作了吧。对于叶非凡的关心,他甚至超过对自己的关心。一股莫名的亲切感始终在他心头荡漾,他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就觉着叶非凡好像是他的亲人。

  “吼——!”三个小孩向叶非凡发出一声怒吼,神情非常的可怕。

  叶非凡忽然嘻嘻一笑,跟没事人一样,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捋了捋头发,十分潇洒的一扬脖说道:“咋胡什么,吓唬人是吧。来呀,你叶大爷是被吓大的嘛,三个小屁孩一天到晚就知道装神弄鬼,格老子,还没有人管管了。”

  此言一出,把三个小孩唬的一愣一愣的。台下的老陈惊得差点没当场晕过去。好小子,竟然在生死之间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都说了些啥呀。

  “姐姐,他看不起我们……!”三个小孩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人是脑子坏了吧,竟然不知道害怕。

  “别理他,我们姐弟联手斗他,看他还有什么能耐!”一身黑衣的小女孩紧盯着叶非凡,寒意十足的说道。“我怕,他是那个灰衣人的徒弟,手段很厉害的,我们怕打不过他……”梳着一条冲天辫子,全身青色的小男孩怯怯的说道。

  “怕什么怕,我们打不过他,还有爷爷在。他再厉害,能是爷爷的对手吗……!”小女孩脸一绷,训斥道。

  爷爷……!?正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陈眉头一皱,难道他们口中的这个爷爷,就是刚才见到的那个老人,就是玲珑……!!老陈心中一阵狂喜,一阵惊惧,一阵不安……

  该出手时就出手,忽见叶非凡双手一扬,大喝道:“六阳在天,邪鬼入地,破!”身形急展,向着三个神秘的小孩扑了过去。

  您还别说,他这番突然的举动还真就把三个孩子吓住了。三个孩子哇的一声腾空而起,远远避开了。

  “老陈,快走!”叶非凡突然一嗓子惊醒了还在发愣的的老陈。

  老陈立刻就明白了,这小子先前是在装疯卖傻,为的就是找机会脱身。好小子,连我都骗啊。

  叶非凡装模做样的唬退了三个诡异的小孩,随后招呼老陈,撒腿就往前面跑去,也不管身后他们是否追来。三个小孩一见他们跑了,顿时明白过味来。

  只听那个一身恶黑装束的小女孩阴森森的说:“他是装的,他怕我们。嘿嘿嘿,一个也别放过……”突然厉啸一声,奔着那几个还呆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汉子猛扑过去。一瞬间,凄惨的叫声响彻了整个空间。

  “小子,你没事?”一边跑,老陈一边大声问道。“还好,死不了。不过还是很疼,出去后得上成都华西医大看看,听说那里的医生还不错,手段挺高明的。”这小子,没个正经。

  老陈喘着粗气说:“再高明,他能医得了湘西巫术,他们不是神仙,只是一群再普通不过的医生。”

  “你说咋办,就等着到英国(阴国)定居!?”叶非凡很是郁闷。

  “要不这样,实在不行。我把你弄到香港去,香港的协和医院亚洲一流,保准治得了你的疑难杂症。”老陈信誓旦旦,一脸的诚恳,不像在撒谎。

  就在这二位边跑边唠嗑之时,猛听得恍惚中有人喊道:“两位这是上哪儿,坐下来喘口气吧……”

  “妈呀,有鬼!”叶非凡回身一把紧紧抓住老陈,脸都绿了。老陈正跑着,冷不停被他一把紧紧揪住,一个没留神,摔了个仰八叉,后脑勺正好敲在一块坚硬的石头上,疼得他浑身一哆嗦。要不是常年练武,头骨比一般人的硬,恐怕此刻他早已经晕死过去了。

  “小子,你镇静点行吗。”老陈非常奇怪,这叶非凡一会胆大无比,一会又胆小如鼠,就像在打摆子,冷热不定啊。前面忽然闪出一片空当,几根挺直硕大的石柱拔地而起,直指幽幽黑暗深处。

  光芒一闪,一个浑身雪白的老者突然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你……!”老陈一把抓住叶非凡,惊愕的望着眼前这个老头。

  “两位,你们不是要找什么玲珑神棺吗,倒地了。请吧——!”老人低沉的说道,好像有些不爽。

  “这位大爷,您见过玲珑神棺,啥样?是长的、方的、扁的、还是圆的。说来听听……”一旁的老陈气得直哆嗦,满头白发根根竖起。叶非凡啊叶非凡,你能不那么幼稚吗!

  老头似乎被气乐了,一甩袖子,“自己看去,懒得理你!”

  青光四溢的空间内充满了一丝古朴神秘的气息,在靠墙角的地方凸起一个硕大的石块,好像是个石头匣子。叶非凡乍着胆子,一步步向那个凸起的石匣子走了过去。无形中,似乎有股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他。

  站在石匣子跟前,叶非凡两眼就直了。他看见这个巨大的石匣子当中,竟然还有一具通体绿意沉沉,长约七尺的神秘棺椁。不怎么的,他脑海中立刻蹦出四个令他肝颤的大字:玲珑神棺!!

  妈呀!格老子!你大爷的!这真是传说的那具具有莫大神奇功效的玲珑神棺???

  汗,唰的就流了下来!一阵阵血气直往头上涌,天旋地转,地转天旋。叶非凡两眼直冒金星,浑身打颤,像是得了很严重的病,真个人就快虚脱了。

  老陈在一旁奇怪,心说死小子,你又在搞什么鬼啊。至于弄得那样吗,跟真的是的,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嘿嘿嘿……!朦胧中,白衣老人飘然而立,很有一股子仙人的风范。

  “看见了吧,这就是世人一直苦苦找寻的玲珑神棺……!“老人淡淡的说道,好像根本就无足轻重。

  “老伯,您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老陈感到一丝奇怪。眼前这个神秘的白衣老人一身逼人的寒气,两眼蕴藏精光,不是一般的人啊。他就是三个小孩口中所提到的那个爷爷……

  他为什么要带我们到藏有玲珑神棺的地方,难道他和我们有着某种关系……!

  一瞬间,老陈想了很多,很多。

  “不用问为什么,老夫只是不想看到太多的世人执迷于此,什么灵棺,神棺。那只是无稽之谈,要这些劳什子干什么。到头来还不是一杯黄土掩埋。存尸千年又怎样,金身不腐又如何!还不如一切随风而逝,落得清静自然…

  老人神情落寞,仰天长叹,显得很是伤感。

  “老伯说的话真是莫测高深啊,陈某佩服不已。” 老陈被白衣老人的出尘气质所折服,不禁暗暗赞叹。

  “年轻人,这具玲珑神棺就赠与你吧,你乃尚家后人,记住,切不可再执迷于此。好好找一房媳妇,替尚家留个香火吧……”说完之后,老人哈哈哈大笑,身形一起,就在半明半暗的屋内奔腾纵横,光芒一闪,就此不见了。

  突然,天际传来一声巨大的惊雷,“喀喇!”一道闪电劈中了山顶。

  “轰隆隆——!”巨大响声混合着滚滚雾气,令人难以睁开双目。

  隐约中,叶非凡就突然感到一股巨大无形的力道生生一把扯住了他,令他动弹不得分毫。他刚想回头招呼老陈小心,呼的一声,被这股大力一把扯离了地面,一头扎向烟雾弥漫的黑暗深处。

  ———————————————————————————————————————————————————

  “找死!丫头,今天我不杀了你为兄报仇,我就不是东北虎家的后人!”虎妞迎风而立,咬牙切齿。说罢,娇躯一晃,向阿慧发动了凌厉的进攻。

  阿慧岂能束手就擒,银牙紧咬,也大展身手和虎妞打在了一处。

  “格老子,又玩上命了,这可怎么办……!”猴子在一旁哭丧着脸,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刚才夜里起来上茅厕之时,忽然发现叶非凡和老陈都不见了。他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找到阿慧商量。阿慧算了一卦,秀眉微蹙,“他们去了棺材山。”“格老子,好小子叶非凡,竟然背着铁哥们和那个香港老头,半夜里头偷偷跑到棺材偶山去,真他娘的没义气。”猴子气狠狠的大骂道。随后就和阿慧一同连夜赶到了棺材山。

  他们刚到一处半坡之上,虎妞这边人也到了。两边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猴子只能在在一旁观站,他总不能和阿慧一起斗虎妞吧。那样会让人笑话的。

  忽然,一股无端劲风刮过,霎时间,树木哗哗作响。原本就紧张的空气里突然注入一丝慑人的寒意。虎妞咦了一声,似乎觉得有什么东西猛的挤进了她的身躯。

  “丫头,去死吧!”虎妞身形一晃,恰似恶魔一般向阿慧扑了过来。阿慧就觉一股凌厉的寒气,劈头盖脸罩了过来,呼吸都为之一窒。好厉害的虎妞……!她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惊。这丫头怎么突然间变得如此厉害,看那架势,功夫远在自己之上,真是怪事。

  再次交手之后,阿慧渐渐感到吃力,几乎招架不住了。正在危急时刻,忽听有人哈哈一笑:“丢你姥姥,怪不得世道不宁,原来是女人在打架……”

  一个灰头土脸,破衣烂衫的道人忽然出现在阿慧的身后。他目光一挑,看了一眼场上的争斗的两女人,鼻子哼了声,一眨眼,挥掌轻轻拍在阿慧的后备,同时低声道:“丫头,要想活命就别动。”阿慧大惊,正欲甩开这老道。忽然



温馨提示:
棺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棺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棺王全文阅读和棺王txt全集下载。棺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棺王 第83章 妖棺 灵棺 “不好意思,惊扰两位的雅兴,深感抱歉。”斯斯文文,一脸和善的吴眼镜同志,满脸微笑的看着叶非凡和老陈。好像那几只对着他们二人的枪是玩具。 叶非凡就讨厌和这种面带微笑,心里算计别人的家伙在一起。 2011-05-04 1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