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1章:华山亮剑

作者:王正利    更新时间:2010-10-01 08:15:45    状态:已完结
  黄河老怪对天生如此处理虽然心里不太高兴,但嘴上也不好再说什么,一脸愤懑不平地拣了一张干净桌面坐了下来。天生冲碧云笑了笑,也走过去坐下,等待小二上酒菜,并没理会黄河老怪的态度。

  俄顷,小二先后将天生要的菜端了来,并提来三罐酒。他冲天生道:“这位客官,您要的酒菜齐了。小的另送一罐酒来孝敬各位。请各位慢吃慢喝,还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算你小子走运,碰上个大善人!快下去吧,别惹老子生气,叫你时再来!”黄河老怪不耐烦地道。

  黄河老怪虽然火气很大,但对天生还是很恭敬的。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年轻人知道他的底细后,已产生了反感。若是放在以前的脾气,他早就猪八戒摔钯子——走人了。但人家毕竟对他有恩,为报答人家只好委曲求全。他先打开一罐酒送给天生,然后又将另两罐酒依次打开,送碧云一罐,自己拿起另一罐冲两人道:“张少侠、朱姑娘,小老儿虽然性情粗野古怪,满身邪气,但并非是十恶不赦之徒。感念张少侠再生之大恩,甘愿弃邪归正,今后但凡少侠所遣,惟命是从。若有二心,天诛地灭。来!小老儿敬二位一口酒,以表诚意!”他道罢,举罐狂饮,直喝得罐底朝天,虽有些滑稽,但却很真诚。

  天生见状,颇为感动,举起酒罐亦喝得涓滴不剩。二人相视“哈哈”大笑,似乎所有嫌弃尽皆冰释。二人又要了两罐酒,直喝得畅快淋漓方住。

  朱碧云受到两人的影响,亦将最先那罐酒喝尽了,但见她玉面染霞,更加娇美动人。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喝这么多酒,竟然没有醉倒,甚至亢奋得还有潜力,连她自己都感到很惊讶。

  “碧云妹妹原来是有酒量的,为兄以前却一直蒙在鼓里!”天生兴奋地道。

  “虎父无犬女,朱大侠的千金岂能没有酒量!”黄河老怪称赞道。

  朱碧云闻听二人的赞誉,虽然有些羞涩,但心里却很受用,她冲动地刚想喊叫店小二给她再上一罐酒,但听天生道:“佟老前辈,华山离这有多远?”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黄河老怪闻言一愣,俄顷顿悟道:“少侠今夜莫非真想去赴紫衣尊者之约?”

  天生长吐一口气道:“这个紫衣尊者很是神秘,我想去华山探个究竟。”

  黄河老怪道:“小老儿与他甚熟,曾多次跟他交过手,谁也胜不了谁。这十年来我们从没见过面,没想到这位独往独来的怪人竟然也拉起了杆子,而且很神秘。不过去华山看看也好。华山离这里不远,一个时辰就能赶到。”

  天生扫视一眼黄河老怪和朱碧云,道:“啊,我想这就起身去华山,忧恐扫了你们的酒兴,奈何!”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喝酒的机会很多,何必在意这一餐之饮。小老儿已酒足饭饱了,若是去华山也真的该动身了。”黄河老怪见风使舵地道。

  “这主意太好了!我去把帐结了,咱们马上就走。”碧云兴奋地道。

  华山属秦岭山脉,在秦岭东段,北临渭水,是五岳中的西岳,又称太华山。

  华山有五座主要山峰,分别称之为:西莲花、南落雁、东朝阳、北五云、中玉女。最高处是莲花峰,有壁立千仞之势。

  近夜半子时,张天生等一行三人登上了莲花峰。他们刚到峰顶,蓦地听到兵刃互击声响,间有呼喝之声传来。三人悄然潜伏于一块奇石后偷窥。但见山顶上,有两伙人分站对峙着,双方都有人举着松明火把,照得山顶上亮如白昼。中间空场上有两人正在凶狠地厮杀。西面那伙人中赫然有紫衣尊者胡桥山在场,其身旁有四个身着锦衣老者陪立着,周围还有二十多个身着短服劲装的武士。

  东面站立的那伙人中,为首的是一位身着华服,童颜鹤发的老者,其身侧陪立着一位红衣妙龄少女。另有五人也穿着锦衣华服,年龄均在五十余岁左右,个个太阳穴隆起,目光炯炯有神,显见都是练家子。在他们身后,散立着二十余名劲装武士,个个仗剑虎视着斗场。

  中央空地上厮杀的两人,一着锦衣华服,手舞一柄宽刃长剑;一着青衫,巧弄一对判官铁笔。但见二人杀得愁云四起,煞气腾腾,一时难分高下。

  天生只与紫衣尊者胡桥山朝过一面,其余的全都不认识。他转头向身旁的碧云低声问道:“云妹,你认识这些人吗?他们都是什么来路?”

  碧云悄声细语道:“东面那伙是华山派的。那个白头老者是华山派现任掌门,叫‘小专诸’樊光华,他与家父是好朋友。其身旁站立的那位红衣少女是他的女儿,名叫樊青青。依次是樊叔叔的师弟‘摩云手’崔岩、‘小白猿’任春、‘水上漂’白展、‘闪电手’雷明。场上厮杀中使剑的是樊叔叔的三师弟,人称‘青龙剑客’陶运昌。对方除白天见过的紫衣尊者外,我也不认识。”

  天生又将头转向黄河老怪悄声道:“佟老前辈,你可认识与华山派对立的那伙人都是谁吗?”

  黄河老怪低声道:“唉!怪不得姓胡的约小老儿来华山,没想到他竟然找来这么多的高手!那场上与青龙剑客厮杀的是‘鬼判’韩良,挨着姓胡的身边那几个人分别是:‘太行双鹰’余飞、余翔兄弟两,河南方家堡‘一掌震乾坤’方有兴、山西‘小霸王’单勇。这些人都是雄霸一方……”还没等黄河老怪把话说完,但见,张天生虎目圆睁,欲挺身而出。因为这伙人中竟有三个是当年曾参加过围杀其父母的凶手,岂能不让他怒火中烧,立即想出手报仇?当他刚欲现身时,忽被黄河老怪拽住了,但听他低声道:“少侠且慢出手,报仇不急在一时,先看看情况再动手不迟。这几人过去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互不往来,而今能相聚在一起,共同对付华山派,甚是奇怪?小老儿怀疑他们的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物掌控他们。若能摸清他们的情况,对你报仇将有很大的好处。因此,不到万不得已,先不露面为好,以免打草惊蛇。”

  张天生虽然火冒三丈,报仇心切,但听到黄河老怪说得有道理,顿时冷静了下来,心中暗服他不愧是个老江湖,遇事冷静沉稳。自己能交到这样一个人,真是天赐之福。

  “鬼判”韩良成名于二十年前,两支判官铁笔威震甘陕古道。他曾独战凶恶至极的“西北狼”十二兄弟,并将他们驱赶到大漠塞外,不敢觊觎甘陕境内和中原。

  华山派的青龙剑客陶运昌也是成名于二十年前的剑道高手,剑法出神入化,威名远场,许多江湖肖小之徒望而生畏,避之尤恐不及。

  两人这场厮杀,犹如虎狼相斗,直打到二百多招,仍没分出胜败。双方观战者无不瞠目结舌,鸦雀无声。

  陶运昌此时已打出了真火,一时求胜心切,故意卖个破绽,诱敌上钩,想用“败中取胜”的招法克敌制胜。没想到对方也是个老奸巨猾的硬手,左手握笔虚刺对方破绽处,待对方反剑撩挑时,忽地使了招“金丝缠腕”,格开对手剑尖,错步闪到一旁,右手铁笔急使了一招“灵蛇出洞”,向对方胸坎死穴点去。

  陶运昌发现诱敌不成,反遭对方铁笔突袭胸坎要穴,回防已来不急,忙使了个“铁板桥”招式,想避开上体要害部位,终因晚了半拍,左臂被刺了个血洞,败下阵来。

  这时,紫衣尊者见鬼判韩良取胜,朗声道:“樊掌门,何必硬做螳臂当车之举?本帮自创建以来,战邛崃,克崆峒,剑扫无极派,所向披靡,势如破竹,屡屡告捷。华山派虽然位列九大门派之中,然而若凭实力则无法与我‘飞鹰帮’相抗。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樊掌门肯与我们合作,共谋武林一统之大计,本座一定会向帮主力荐,保你位居本坐之上,决不会亏待于你的。”

  “你们‘飞鹰帮’为害武林,枉造杀戮,已引起武林公愤,人人恨不食尔肉,寝尔皮,除害安良。我华山派立派百余年来,从未向任何邪恶势力低过头。今日,本门宁愿血染华山,也决不会与你们合作的。姓胡的,勿再多费口舌,樊某绝不会像你那样奴颜婢膝地给别人充当走狗,助纣为虐,残害生灵,自掘坟墓。”华山掌门樊光华铿锵有力地回绝道。

  紫衣尊者闻听后,顿时勃然大怒道:“姓樊的,胡某念你也是个成名人物,不忍毁了你及你们华山派,但你却一直执迷不悟,竟想以卵击石。弟兄们,大家动手吧,务必要血洗华山派!”

  随着紫衣尊者一声令不,但见“一掌震乾坤”方友兴、“山西小霸王”单勇两人电射般直扑“小专诸”樊光华。这边“摩云手”崔岩、“闪电手”雷明见状,迅即挡在掌门师兄的身前,各仗宝剑迎战那两人。小霸王单勇与一掌震乾坤方友兴均以掌力浑厚著称,而摩云手崔岩与闪电手雷明两人则以剑术成名。使掌的,掌势如山,虎啸风生;用剑的,剑气弥天,龙蛇飞动。双方你来我往,杀气冲天,一时间难分高下。

  太行双鹰兄弟俩和鬼判韩良也不甘寂寞,三人不约而同地也冲入斗场。那边小白猿任春、水上漂白展和樊青青联袂杀出,迎战对方三人。顿时,华山绝顶冷月无光,凄风飒飒,呼喝之声不绝于耳,杀得十分惨烈。



温馨提示:
琴剑双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琴剑双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琴剑双绝全文阅读和琴剑双绝txt全集下载。琴剑双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琴剑双绝 第31章:华山亮剑   黄河老怪对天生如此处理虽然心里不太高兴,但嘴上也不好再说什么,一脸愤懑不平地拣了一张干净桌面坐了下来。天生冲碧云笑了笑,也走过去坐下,等待小二上酒菜,并没理会黄河老怪的态度。   俄顷,小二先后将 2010-10-01 08:15:4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