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0章:必有后福

作者:王正利    更新时间:2010-10-02 19:04:04    状态:已完结
  碧云疑惑地道:“魏伯伯,您老人家说的是真的吗?天生哥既然还活着,为什么您老人家也跟着悲痛了七日?”

  魏真人手拈银须笑道:“贤侄女问得好!老夫乍闻噩耗后,也迷失了理智,懵懂悲伤了几日。方才偶然灵性开启,占卜一课,测知生儿有惊无险,早已逢凶化吉安然无恙了。不过,你们要想见到他,恐怕得在一年以后。”

  朱碧云虽然知道病书生精通数术,他的话不会有假,但还是不放心地问道:“魏伯伯,天生哥既然安然无恙,为何还得等到一年后方能见到他呢?”

  魏真人一脸诡谲地道:“天机不可泄漏,老夫已经多话了。总之,一年以后,老夫保证让你见到生儿的。”

  庐山狂客早知病书生深通玄机,对其说的话深信不疑,用手抚摩着女儿的后背道:“云儿,你魏伯伯胸罗万象,玄学通天彻地,神鬼莫测,一生不说谎语。须知,他一生仅这一个徒儿,别无亲人,比你更加关心生儿的生死祸福。要相信你魏伯伯的话,别再执迷不悟,作践自己了!”

  “爹!看您说的?多难听啊!”碧云脸色绯红,撒娇的道。

  樊青青此时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扑通一声,跪倒在病书生的身前,连磕了三个头,泪眼盈盈地道:“魏老前辈,晚辈樊青青给您老人家请安了!”

  病书生魏真人一脸慈祥地道:“樊姑娘快快请起,这几天让你吃了很多苦头,真是难为你了!”他说罢,忙伸手入怀,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交给了樊青青道:“初次见面,老夫别无所赠,这本《追风剑谱》是老夫自创的一套剑法,虽然比不上你们华山剑法博大精深,但亦别具炉锤,送给你把玩吧!”

  青青本是个冰雪聪颖的姑娘,知道病书生乃是当代奇人,其武学造诣深不可测,能得到他的垂青,是何等荣幸的事。此外,能得到这部剑谱固然让她受益匪浅,但更让她喜出望外的是,他如此关爱于她,表明她与张天生的事,已得到了这个老人的默许。她伸出双手接过剑谱后,复跪地大礼参拜,脸颊绯红,双目噙满了泪水,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樊光华见状,忙走上前来,向病书生躬身一揖道:“魏老先生,樊某这厢有礼了!您老和令高足先后救我华山派于危亡之中,恩同再造,功盖天地,没齿难望。如今又对小女如此垂青,让樊某更加感激涕零,受宠若惊。常言道:‘大德不酬’,但我华山派不敢苟同于斯语,有恩必报。从今以后,但有所命,我华山派愿追随在鞍前马后,效命于老先生左右,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病书生闻听樊光华之言后,依礼回拜道:“樊掌门言重了,贵派位列九大门派之中,声振林木,侠气四布,泽及枯骨,老朽攀鳞附翼尚恐不及,岂敢贪天之功为己有,妄自尊大!为武林伸张正义,乃我辈同仁之天职,稍有寸功,不足挂齿。樊姑娘与劣徒缘分极深,连日来悲痛欲绝,哀毁骨立,感人肺腑,老朽赠与薄技聊以酬谢,乃人之常情耳,何足道哉!”他道罢,回头望了一眼庐山狂客,叹息一声又道:“朱贤弟、樊掌门,两位之千金对劣徒似乎情有独钟,感情甚笃,想大家有目共睹,并非老朽管窥蠡测。但有一件事,十分棘手,如骨鲠在喉,老朽不得不向两位言明,免得将来引出诸般烦恼来,有伤和气。”

  朱万通没等病书生说出是什么事,朗笑道:“哈哈哈……病鬼,你莫不是想说令徒一生,命犯桃花,多妻多子是吗?并担心令徒会陷入感情纠缠之中而闹得沸沸扬扬,影响你的形象对吧?风萍偶聚,也是因缘。姻缘乃前生注定的事,人力无法改变。年轻人的事,就让年轻人自己处理好了,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就别跟着瞎操心了!这事我早就听你说过。生儿是远山兄弟唯一的一点血脉,为延续张家之宗祧,就是他多娶几房妻妾,也并不为过。我想樊兄也不会反对吧?”

  樊光华早就觉察出自己的女儿一直暗恋着张天生,而且甘愿为其殉节,即使自己反对,也是徒劳无益的。此外,张天生是华山派的大救星,理应有所报答。他斜视一眼女儿,发现女儿也正以企盼的目光望着他,遂向庐山狂客点头道:“朱兄之言正合吾意,好男儿有三妻四妾无碍风化,何况张少侠这样的人中龙凤乎!”

  病书生魏真人闻听后,长嘘一口气,并向朱万通和樊光华两人拱手道:“二位不愧为当世名家,胸怀坦荡,走得车马。老朽代劣徒致谢了!”他道罢,转身冲酒丐倪龙道:“老花子,咱们该走了!狂客去留悉听尊便。”

  朱万通闻听骂道:“好你个病鬼,太不仗义了!你想撇开朱某同倪花子去喝酒开心去是吧?真是岂有此理!”他匆忙地向女儿嘱咐几句话后,转身同病书生魏真人、酒神倪龙两人一起逐一向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拱手告别,然后这三个风尘异人便风驰电掣般地向山下驰去。

  少林掌门人尚智大师,望着远去的三个风尘异人的背影,慨然道:“阿弥陀佛!三位施主真乃世外散仙也!”他转头冲武当掌门人郭松道长道:“郭道长,我们也该走了!”

  武当掌门郭松道长,手捋银须笑道:“无量天尊!大师乃空门高僧,今天何以也古井扬波,仰慕尘凡了呢?滚滚红尘,不宜久留,是该回山了!”二人相视一笑,与各位掌门及江湖侠士互致珍重,依依惜别,联袂向山下行去。各路英雄大多数也紧接着先后离开了峨眉山。

  由于樊青青与朱碧云想在山上多待几天,樊光华不忍心催促女儿早返华山,又怕她们发生什么意外,只好住下来陪伴几日。峨眉派驻地在南峰,距这中峰很远。但峨眉派与华山派两家关系非常密切,清风道长又是个古道热肠的人,虽然知道本门道观被飞鹰帮破坏得一塌糊涂,急需修整,但还是亲自陪伴在山上,只委派了几位长老代他回道观主持本门事物。还有一些江湖好汉担心飞鹰帮会卷土重来,也自愿留了下来,为华山派站脚助威。

  午后,朱碧云与樊青青两人坐在一株古松树下,唠叨一会闲嗑,话题都是有关张天生的生死之事。两人尽管相信病书生的话,但仍不死心想到谷底看看。出行前,樊青青没有告诉父亲干什么去,谎说跟朱碧云一起出去散散步。她偷着带了一捆绳索,同朱碧云沿着山崖走去,想寻找一处容易垂入谷底的途径。两人转了半晌,方选中一处易于下到谷底的坡路。两人借助葛藤和绳索,历经两个多时辰,慢慢地滑下谷底。谷底有条湍急的河流,她们沿河岸向张天生可能坠落处搜索行去。

  由于河岸怪石嶙峋,荆棘载途,谷中雾霭迷离扑朔,林木遮天蔽日,给两人的搜寻工作带来了很多困难。若不是山顶崩落下来的石块及树木堆砌满地,她们很难判断张天生是从何处坠崖的。然而,她们虽然找到了张天生可能坠落的地点,但是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连一片衣服残片也没有发现。

  朱碧云呆望着那条湍急奔腾的河流,半晌后方道:“青妹,我怀疑生哥可能落入了这条河里,咱们何不顺流往下游去找找看。”

  樊青青道:“魏前辈说生哥没死,还活着,我想他一定落入这河中,被水冲到下游去了。姐姐想得没错,咱们就沿着这河岸向下游搜索,或许能找到他呢!”

  残阳将没时,这条人迹罕至的野谷,显得更加凄凉惨淡。怪石嶙峋,杂树浓郁,野草繁茂,溪流纵横。猿啼声声,夜莺啾啾,秋风飒飒,暮霭腾腾。两位少女穿行其中,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她们互相壮胆,披荆斩棘,手脚多处被带刺的枝条划破,状甚凄惨。

  夜幕降临前,碧云冲青青道:“青妹,天快黑了,我们今晚看来是走不出这荒谷了,只好在此找个安全之处准备过夜了。”

  青青闻言,四处望了望,手指一棵五人合不拢的大榕树道:“碧云姐,那棵树杈很宽敞,咱俩到那树上待一宿如何?”

  碧云道:“好吧。”两人携手飞身蹿上了树冠,但见这树中央有碾盘大一个平面,周围枝杈犬牙交错,盘旋伸向天空,冠盖如云,遮天蔽月,俨然就是个树屋。二人见状,十分欢喜,背靠背地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两人连日来,昼泣宵哭,身体早已疲惫不堪,刚坐下不久便沉沉入睡了。

  午夜时分,森林中忽然传来几声怪异的哀号,仿佛如婴儿啼哭,两人同时被这种怪声惊醒。

  “碧云姐,这荒谷之中怎么会有婴儿的哭声?莫非是山鬼在作祟吗?”青青有些紧张地将脸倚偎在碧云的肩上道。

  “这声音虽然怪异,但不像是婴儿的哭声,莫非是他们——”碧云拔出宝剑,全神贯注地戒备起来。

  “是谁?”

  “鬼府的人。”

  樊青青闻听后,忙抽出利剑,杏眼圆睁地默察动静。这时,忽地从附近一株高树上“扑楞楞”地飞出一只猫头鹰,绕过两人栖身的大榕树向远处飞去。

  碧云自服食了蛟龙眼后目力大增,夜间能看到一里远内的任何物体。她见方才飞过的是一只猫头鹰,嫣然一笑道:“原来是猫头鹰在作怪!”

  青青闻听,轻叹一声道:“鴞声如儿啼,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真晦气,竟被这个孽畜扰了你我的好梦!”



温馨提示:
琴剑双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琴剑双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琴剑双绝全文阅读和琴剑双绝txt全集下载。琴剑双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琴剑双绝 第50章:必有后福   碧云疑惑地道:“魏伯伯,您老人家说的是真的吗?天生哥既然还活着,为什么您老人家也跟着悲痛了七日?”   魏真人手拈银须笑道:“贤侄女问得好!老夫乍闻噩耗后,也迷失了理智,懵懂悲伤了几日。方才偶然灵 2010-10-02 19:04:0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