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8章:命中注定

作者:王正利    更新时间:2010-10-04 14:30:07    状态:已完结
  这条水洞时宽时窄,蜿蜒曲折,崎岖不平,倾斜向上,黑洞洞的看不到尽头。天生取出夜明珠,顿时照得洞里亮如白昼,奔行十分方便。不到半个时辰,他便发现了一条旱洞,并看到了一丝光亮。他判断这里一定是出口,顿时心花怒放,向那洞口疾驰了过去。忽然,他发现这洞中栖息着成千累万只蝙蝠,被他惊得像炸了营般狂飞乱舞,十分恼人。他脚下一紧,快速奔至洞口,手把洞壁探头向外望去,发现这洞口高悬于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这要是放在从前,想从这里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今却不同了,凭他目前的功力,飞跃千仞高峰,如履平地。

  他刚想纵身下跳,忽听山上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并感到这声音很熟悉,忙仰头望去,但见一条人影从空中飘坠下来,霎时间便飘落在他的眼前。他连想都没想,伸手将那人接住并拽入洞中。低头看去,发现这女人赫然是他朝思暮想的樊青青,惊呼道:“青妹,你怎么会从山上掉了下来?伤着哪儿没有?”

  青青被那金花巨蟒的尾巴扫到后腰,直击上半空,后又撞到岩石上,顿感胸腹欲裂,痛入骨髓,五藏六腑齐都翻转,大叫一声,忍不住连吐三口鲜血,人已半死。当她发现脚下是万丈深渊后,知道自己今番在劫难逃,必死无疑,眼前一黑便昏迷了过去。

  恍惚之中,她感到被什么东西托了一下,又听到有人叫她青妹,而且这声音十分耳熟,勉强睁开双眼,当她看到张天生后,惊呼一声:“生哥!是你——”她因惊喜过度,又昏厥了过去。

  天生仔细察看一下,发现她的脸色铁青,嘴角罗衫有很多血迹,双目紧闭,知道伤势不轻,忙喂给她一粒“乾坤百宝丹”,一手按在其背心处将自身真力徐徐注入其体内,为其疗伤。

  俄顷,樊青青在天生真力的作用下恢复了知觉,微睁双眼,喜形于色,喃喃地道:“生哥,真的是你吗?这不是在做梦吧!”

  “青妹,真的是我,这不是梦。你怎么伤成这样?是谁把你打伤的?”

  “是蟒——哎唷——我的腰——咳——咳——”青青连连咳嗽了几声,又吐了一口血,脸色蜡黄,似无力再说话,眼睛忽闪了几下,又昏了过去。

  天生见她内伤很重,短时间内很难救治,而且这里是蝙蝠的栖息地,粪便堆积如山,臭气熏天,不宜为其疗伤,忙抱起她向清虚妙天奔了回去。

  天生将青青抱回清虚妙天后,先放在了寒玉凉床上,再次为其作全面身体捡查,见其头部与四肢虽有些擦皮伤,但均无大碍,不可能致其昏厥,怀疑可能伤在了腰部和其它不宜检查的部位,一时有些为难。

  天生与青青虽在山神庙里私定了终身,但尚未成人伦大礼,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已有瓜李之嫌,倘若是解去青青衣衫裸视伤情,忧恐非礼。但若不查清伤情,何以调治?天生犹豫再三,最后还是不避嫌疑,救人要紧,小心翼翼地解下其腰间的配剑和一对大葫芦,脱去了青青的罗衫裙裤,只剩下兜胸和亵裤。他犹豫了一会儿,平心定气,终于鼓起勇气,伸手去解她的那抹粉红色兜胸。他刚褪去兜胸,“砰”的一下,饱满圆滚的山峰弹跳耸起,那冰清玉洁,玲珑剔透的半裸躯体,在穹顶缝隙透进的淡淡光亮斜照下,清晰可见。天生感到一阵晕眩,心头怦怦乱跳。他极力控制住自己冲动的yu火,屏气凝神地查看伤情,发现其胸口幽深至剑突处有些青瘀肿胀,又轻轻将其玉雕冰琢般的胴ti翻转过来,见其后背亦有一片青肿,与周围光滑圆润,吹弹得破的晶莹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天生见青青的伤主要在其身前和后腰部,虽然很严重,幸无性命之忧。他先用双掌抵在其命门穴上,以自身内力为青青理顺了经络,疏通了血脉,并调正了内腑脏器,然后将其抱入阴离泉水中理疗。

  天生将青青放稳坐正后,担心自己抗拒不了青青那撩人心弦的洁白如玉的胴ti尤祸,转身快步走出门外,盘坐在白玉屏风前打坐行功,平心定气,净化心灵。

  阴离泉水有伐毛洗髓,脱胎换骨之奇效,青青在那里浸泡不到半天,不仅伤势痊愈,完好如初,而且精神气力比以前更加旺盛健朗了。

  她醒来后,发现自己独坐在一池浪花翻滚的泉水里,感到十分惊诧,游目四望,见这里竟然是个大石厅,厅中陈设古色古香,十分典雅古朴。忽然,她那双美丽动人的大眼睛定格在那张寒玉凉床上了,因为,她见那张石床上堆放着的是她的衣裙。她十分震惊地将目光从那里移开,转注到自己的身上,发现自己全身除短裤外,几乎是全光着,她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更不敢想象发生这种局面的过程和后果。尽管她是江湖儿女,并不很拘泥于世俗礼教,但亦十分重视贞节。心想自己尚是冰清玉洁的黄花闺女,不知被谁扒光了衣服,也不知受到怎样的羞辱与非礼,顿时惶恐不安起来,不禁悲从心来,泪如雨下。她的大脑一片混浊,心乱如麻,羞惭地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敏感,仿佛感到并没发生什么变化,渐渐地冷静下来,努力回想着脑海里的记忆。她恍惚想起坠崖后不知怎么跌到了情郎张天生的怀里,难道是他?。

  她又运功默察了一遍体内的伤势,觉得全身各器官完好如初,毫无痛状,又低头看了看皮肤表面,只见身上光洁如玉,连擦皮伤都消失得踪迹皆无。她感到十分惊讶和神奇,心中暗忖:“是生哥救了我,并为我治好了内伤?他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他现在是人还是鬼?大概是鬼吧!否则咋那么巧,失踪了一年多,恰在自己跌入深谷时突然现身并救了自己?他现在哪儿?怎么不见他的踪影呢?难道是他变成鬼后仍然惦念着自己,把自己接引到这里来,并治好了伤又走了?”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向这里走来,她的心吓得怦怦直跳,双目狐疑地向门口看去,但见来人正是她日思夜盼的恩人加未婚夫——张天生,心里又惊又喜,刚欲起身飞扑过去,忽然想到自己尚未着衣,一身赤着,怪羞的,忙将双目紧闭,装成仍然昏迷的样子,静待其变。

  张天生不知青青已苏醒过来,因长时间没进来看她,怕有什么情况,故而走进来探望。他悄悄走到青青身边,见其红光满面,娇艳欲滴,身上疤痕全都没有了,胴ti晶莹剔透,欺霜胜雪,光洁似玉,未免心慌意乱,意马心猿。

  他知道她已无大碍,很快就会苏醒,怕她一会儿醒来后尴尬,遂转身向门外走去。

  青青微睁双目偷看着天生的举动,见他看了她几眼后又走了出去,情不自禁地道:“天生哥!真的是你吗?你还活着?是你带我到这里来的——呜呜——”她竟然激动得哭了。

  天生闻听后,猛然转身,惊喜地道:“青妹,你好了?你终于……你的衣服在那边床上……一会儿我再进来见你。”说罢,又转身急匆匆地向门外走去。

  青青见状,知道他害羞,为避免尴尬和嫌疑,故意躲避出去。她心中电转,此身早被他看过了,而且又与他私定过终身,何须回避,莫非他变心了?否则,岂有看到自己的身子后而不动心呢?她故意“哎哟”一声,装出痛苦的样子,想吓唬他一下,看他有何反应。

  天生果然中计,急转回来,惊慌地问道:“青妹,你怎么了?难道你的内伤没好?”他道罢,流露一脸关爱之情,却又犹豫不决,是否该出手搀扶她。

  青青见状心中暗笑,表面却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手捂着胸口道:“大部分都好了,只是心里有些疼痛。”她说罢,又故意龇牙咧嘴地挣扎欲起身,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宛如病心西子,更加娇媚动人。

  天生见状,情不自禁地伸手将其轻轻托起,并小心翼翼地捧到了寒玉凉床上,但听青青惊呼一声道:“我的妈呀,好凉耶!”

  天生道:“这是一张寒玉床,虽然凉些,但却有疗伤增功之奇效。来!我帮你穿上衣服,然后再助你疗伤。”

  “生哥,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会在这里?”青青道。

  天生一边帮她穿衣服,一边将自己落崖后的经历简要地向她述说了一遍。青青听后,十分震惊,小鸟依人般地偎靠在天生的肩膀上,燕语呢喃地道:“魏老前辈算得可真准,果然不出他老人家所料!生哥,你真是吉人天相,因祸得福,将来必是洪福齐天之人!不过,自生哥你遇难后,小妹与碧云姐却痛不欲生,整天以泪洗面,苦不堪言。而今,小妹仰赖你的洪福,有幸得以与你重新团聚,却不知碧云姐如今怎样了!”她遂将她与碧云一年来的遭遇泣述给天生听,天生感动得泪如泉涌,将青青紧紧地搂抱在怀中,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青青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异性这样紧搂着,而且搂抱她的人又是她万分敬仰和托付终身的人,心中感到非常幸福与甜蜜。此时此刻,她感到天生的臂膀是那样的坚强有力,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男人独有的气味,让她感到奇异与迷惘。她紧紧地倚偎在他的怀里,啜泣道:“生哥,你让我想得好苦啊!若不是令师魏老前辈说你还活着,我的小命恐怕早就化成泥土了……”她的眼波泪花莹莹,含情脉脉,温柔似水。



温馨提示:
琴剑双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琴剑双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琴剑双绝全文阅读和琴剑双绝txt全集下载。琴剑双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琴剑双绝 第58章:命中注定   这条水洞时宽时窄,蜿蜒曲折,崎岖不平,倾斜向上,黑洞洞的看不到尽头。天生取出夜明珠,顿时照得洞里亮如白昼,奔行十分方便。不到半个时辰,他便发现了一条旱洞,并看到了一丝光亮。他判断这里一定是出口,顿时 2010-10-04 14:30: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