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3章:又收二美

作者:王正利    更新时间:2010-10-04 14:38:31    状态:已完结
  天生见这两位峨眉老道满脸惊疑之色,微笑道:“两位道爷,在下有事待办,不能相陪了,暂先告辞,容后再见!”他转头又向碧云和青青道:“云妹、青妹,咱们该上路了!”道罢,取过行李和琴囊背在肩上,转身向门外走去,临了抛给店家五两银子,算是酒饭及包赔损坏的桌子餐具费。店掌柜的拿起银子掂量一下,惶急地道:“张爷,用不了这么多,二两足够了!”

  碧云笑道:“你收下吧,余下的权当给你们压惊了!”她与青青俯身拾起宝剑和包袱,莲步生风,紧随天生飘然而去,霎时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外。

  “这三人是人还是神仙?像阵风似的去得无影无踪!”清正惊叹道。

  “那张少侠一身武功深不可测,轻功自然不会太差,没想到朱姑娘和樊姑娘刚刚暌别月余,似乎也有了半仙之体,真是奇了!”清明摇头晃脑地道。

  “二师兄,你揣测他们能去哪?”

  “秦岭。”

  天生携二美果然被清明老道言中了,他们去了秦岭。

  秦岭在陕西境内,山势雄伟,气势磅礴。据说中国的气候是以秦岭为界的。秦岭以南地区属北亚热带温润季风气候,温暖湿润,雨量充沛;秦岭以北属温带季风气候,春暖干燥,夏热多雨,秋凉湿润,冬寒干旱。秦岭横贯东西,山间多横谷,因此也是南北交通孔道。

  这日午后,天生同碧云和青青三人,刚踏入秦岭,蓦闻前面山路传来女人呼喊“爹——娘啊——救命啊——”三人闻听呼救声,迅即飞掠前去,但见一伙山贼正在挥刀杀人,其中有两位妙龄少女被两个大汉强行架走,她俩挣扎着并声嘶力竭地哭喊着,那惶恐与悲凄之情,令人目不忍睹。路中央已经被杀死了八九个人,几个凶神恶煞般的匪徒擦拭着刀上的鲜血,其中一个长得獐头鼠目的暴徒,正从一个身着官服的老者腹部拔出钢刀,狞笑道:“嘿嘿,你这个老东西,真不识时务,既然拿不出买路钱,又舍不得你的女儿,只好送你上西天了!”那小子正在得意忘形之际,没想到一只利剑抵在了他的咽喉上,一股寒气直透肌肤。他转动鼠目沿着那柄剑上望,但见一位绝色俏佳人,杏目圆睁,满脸怒容,冷若冰霜,不禁打了个冷战,哆哆嗦嗦地道:“姑——姑娘——这——这是——何意——”

  “想要你的命。”那俏佳人冰冷地道。

  这时,但听一阵金铁交鸣声,接着又是一片鬼哭狼嚎之声,瞬间又恢复了宁静。那个獐头鼠目的小子,用眼角余光向两侧瞄了几眼,发现另有一位素缟美少妇正插剑还鞘,他的几个伙伴全部倒毙于地,没一个喘气的。他恐惧得魂飞魄散,体如筛糠,汗流浃背。

  这时,忽然从空中飞落下三个人,那獐头鼠目的家伙打眼望去,但见一个英俊少年男子,左提右挈着两名少女,那两个少女正是被他们抢走的人。

  那两个少女一落地,悲鸣一声,齐扑向那个身着官服的老者身前,哭喊道:“爹爹——爹爹呀——”那个英俊少年男子也走了过去,先给那位奄奄一息身着官服的老者喂了一丸药,又飞快地在那老者胸腹上用指点了几处穴位,封住了血流。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光天化日下行凶杀人?”那用剑尖顶在獐头鼠目者咽喉的俏佳人冰冷地问道。

  獐头鼠目者此时似乎预感到了自己必死无疑,眼前这位俏佳人之所以没有马上杀了自己,是想盘问自己的根脚,问清楚后便是自己的死期。他似乎冷静了许多,野性逐渐复生,桀骜不驯地道:“老子是黑龙寨的人,你敢杀我吗?哎哟——”他的狠话尚没说完,但觉咽喉一凉,接着奇痛难忍,凶相顿消。

  “快说,你们为何在这里抢劫杀人?”

  “大——大王——喜欢——美女—小的今—今天巡山——正好遇见了这——这两个绝妙——女郎——就动手——哎——”还没等他把“哟”字喊出来,那柄利剑已穿透了他的喉管,结束了他的罪恶生涯。

  那个身着官服的老者目睹了这一切,知道遇见了仗义行侠的好人,强打精神道:“谢天谢地!何守忠感——感谢三位少侠救回小女——我,我恐怕要不行了,我,我一生光明磊落,上对得起朝廷,下也对得起天下黎民百姓,没想到会——会落到这步田地,我死不足惜,只是——只是抛舍不下这——这双小女,她们还小——孤苦伶仃没——人照看,让我死不瞑目!敢问少侠尊姓大名?”

  天生道:“原来你就是何大人!在下叫张天生,这两位是……”还没等天生介绍碧云和青青时,但见何守忠急不可待地道:“你可是昔年威震两河的张远山张大侠的儿子?”

  “在下正是,何大人认识家父?”

  “真是谢天谢天地!今天遇见了故人之子,我死亦瞑目了!当年——当年,我在河南被金兵围困时,是——你父亲救了我一命。”他咳嗽了几声后接着道:“那时,我们就成了好兄弟。去年听说江湖上出了个少年侠士,传说是张大侠的后人……”他说到这,又咳嗽了几声,并感到胸闷得紧,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叹息一声,又道:“张贤侄,我,我恐怕——要去了——没时间同——同你多唠——”他说到这里,又呕出了两口血,双目直瞪瞪地看着天生,颤巍巍地用手指着他的两个女儿道:“贤侄——她们姐俩就托付——给你了——给你——”但听他喉咙“咕嘟”一声,头一歪,断气了。

  “爹爹……我的天啊!你怎么真的去了!爹……”何守忠的两个女儿抚尸嚎啕大哭,声嘶力竭,直哭得天昏地暗,云停风歇。

  碧云和青青见状,亦跟着泪如泉涌,忙上前各搀扶一人,慰劝安抚。天生见何守忠虽然咽气了,但双目圆睁,似有心事未了,忙双膝跪地,用手轻抚了一下他的眼帘道:“何大人,您老放心走吧,我张天生一定会照顾好世妹的,决不会让她们俩人受到半点委屈!您老安息吧!”

  说也奇怪,天生开始拭目时,何守忠就是不合眼,直待他许过愿后方闭上了双眼,面孔也转为祥和了。

  天生早就听过师父跟他讲过,当朝何守忠,为官清正,敢于直言,是个大忠臣。并与其父张远山有八拜之交,情如手足。他站起身来,见何守忠的两个女儿仍然啼哭不止,如梨花带雨般凄楚可怜,忙安慰道:“两位贤妹,请节哀顺便,多保重身体,哥哥我会照顾好你们的。对啦,还没请教你们俩人的芳名呢?你们这是从哪儿来?准备到哪里去?”

  那两姐妹中的老大凄婉的道:“张大哥——不,是张恩公,两位侠女姐姐——呜呜——我叫何莹,妹妹叫何玉,我们是孪生姐妹,今年十四岁。我们是从杭州逃难——呜呜——是被奸贼逼——呜呜——逼得走头无路……”

  原来,蒙古大王忽必烈率军南侵,逼进鄂州,右丞相贾似道被理宗皇帝派到前线督军御敌。因贾似道畏敌如虎,密令私人宋京去蒙古大营请和,并表示情愿称臣纳币。忽必烈开始不肯,后因蒙古遭大丧,神器无主,忽必烈急于回国争汗位,方与宋京定议,令纳江北地,以岁奉银绢各二十万,然后退兵北去。贾似道闻忽必烈退兵,竟将称臣奉币和议之事隐匿不报,反而谎称大捷,请功封赏。理宗不知就理,览表大悦,以为贾似道有再造之功,召令还朝。

  要叫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此事能瞒得了皇帝,却瞒不过随征将士。很快朝中就有人知道,并在暗中议论纷纷。何守忠时任左谏议大夫,对贾似道所作所为非常气愤,遂上书理宗皇帝,弹劾贾似道。他没想到奏章却被贾似道暗中扣压,理宗根本就没看见。

  一个谏官,得罪了当朝宰相,哪会有好果子吃?贾似道在皇帝面前稍进谗言,何守忠便被罢黜回家了。贾似道见理宗只罢黜了他的官,并没有杀他,岂能善罢甘休?于是利用手中权力,假传圣旨,以“莫须有”的罪名,暗中指使杭州知府将何守忠全家抄斩,彻底根除。杭州知府明知何守忠是个忠臣,但又不敢得罪贾似道,他先暗中派心腹去何家报信,然后再派捕快去何家公开抄斩。

  何守忠得到秘报后,原想引首就戮,以全臣节,但不忍看到全家跟他一起罹难,这才遣散了仆人,带上家人和几个心腹离家逃难。因贾似道大权在握,各地爪牙很多,南宋国土很难安身,只能逃向江北敌占区。何守忠在江北举目无亲,无处安身,因老管家何邕的老家在京兆府,他力劝主人到老家避难,何守忠别无选择,只好前去何邕老家京兆府。

  何守忠的夫人苗氏,身体原就病弱,不堪长途颠簸,刚入湖北境地就病故了。何家主仆没想到在路经秦岭时,又遭遇到了灭顶之灾,除何莹、何玉外,全都被草寇杀死了。

  张天生、朱碧云、樊青青三人听完何莹的哭诉后,无不义愤填膺,大骂祸国殃民的奸贼贾似道。他们愤愤不平地表示,一定要为这姐妹俩报仇雪恨,先剪除这山中黑龙寨上的贼寇,然后再伺机去临安刺杀奸贼贾似道。

  何莹、何玉两姐妹此时如漂浮不定的浮萍,无所依托,闻听这三人不仅愿意照顾她们,而且还欲为她们报仇雪恨,无不感激涕零,双双跪到尘埃叩拜。但听何莹眼泪汪汪地道:“难女姐妹大难不死,皆三位恩人所赐,恩同再造,虽结草衔环也难报答隆恩之万一。如能仰仗三位恩人之力,埋葬了家父已是望外,何敢企及恩人再去犯险报仇?常言道:‘大德不酬’,但难女姐妹岂敢知恩不报!今后情愿为奴为婢,一辈子伺候三位恩人,聊尽绵薄之力,还望三位恩人允诺!”



温馨提示:
琴剑双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琴剑双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琴剑双绝全文阅读和琴剑双绝txt全集下载。琴剑双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琴剑双绝 第63章:又收二美   天生见这两位峨眉老道满脸惊疑之色,微笑道:“两位道爷,在下有事待办,不能相陪了,暂先告辞,容后再见!”他转头又向碧云和青青道:“云妹、青妹,咱们该上路了!”道罢,取过行李和琴囊背在肩上,转身向门外 2010-10-04 14:38:3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