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2章:差点走火

作者:王正利    更新时间:2010-10-07 07:49:00    状态:已完结
  “这样吧,为防止意外发生,让两个兄弟坐在舱门口看着,一有异状,也好采取对策。”艾香主道。

  “好吧,不过不准他们染指那几个女人,否则,按帮规严惩不贷。”尚天知道。

  舱门复开,有两个手握钢刀的劲装大汉坐在舱门口,贼眉鼠眼地俯看着舱中五人,十分警惕。天生借着舱口射进来的数缕微弱月光,发现压在他身上的人是他的义妹何莹,左边紧挨着他的是青青,碧云斜倚在一角,脚下横陈着的是何玉。他还发现除了他之外,这四人都没被绳索捆绑,心想,对方主要是防他逃跑或生事,并没把自己的夫人和义妹放在心上。因为有人监视,他无法将身上的何莹移到一边,只好面对面的保持原样。这种姿势让他感到很难堪。尽管他紧闭双眼,不敢偷瞧这个貌若天仙,充满少女生机和芳香的义妹,但她那柔若无骨的,富有弹性的肌肤,穿透夏日穿的薄衫,传递到他的肌肤上,随着船体的摇荡,产生了很强的诱力,让他难以忍受。他虽然努力抑制自己的大脑不生邪念,但生理反应却让他难以控制,他的下边不由自主地膨胀起来,呼吸也逐渐加重加粗。

  正当他yu火如焚,难以遏制邪念之时,忽然天际响起了一阵隆隆的雷声,风也骤然而起,那轮皓月被乌云遮住了,眼前一团漆黑。洞庭湖水顿时波涛汹涌,船摇摆得更加厉害。天生借机运功将何莹的身体移过身边,深吸了一口气,平抑了一下体内的冲动。这时,随着当空两声炸雷,雨像瓢泼般哗啦啦地浇灌下来,船上的人也像炸了营般东躲西藏,监视天生他们的那两个人也失去了踪影。

  由于这雨来得又急又猛,那两个监视者临走时忘记将舱口盖板盖上了,雨直淋进船舱里,竟然把碧云等四个昏迷酣睡的人给浇醒了。她们刚欲开口惊叫,却被天生及时制止了。天生先默运玄功,驭气将头顶上舱口盖板关闲上,然后又将在“揽月村”发生的一切悄声告诉了四位佳丽,并将自己的打算也通报了给大家,让她们继续假装昏迷,不要开口说话。

  此时,这条船像失控了般摇晃得更加厉害,船体吱嘎吱嘎裂响,雨水顺着盖板的裂缝像断线珍珠般滴落了下来,船舱里很快就汪起寸许深的水,大家浸泡在水里,感到一丝丝凉意,不得不靠拢在一起,用体温互相取暖。

  天生他们是被关在船甲板下层,原是储藏鱼或食品的地方,出口靠近船尾端。此时,艾香主他们都躲到船板上的舱室里避雨,距离储藏舱出口有六七米远,加上风大浪高,雨骤雷响,根本就察觉不到天生等五人的动静。

  这个艾香主叫艾兴风,绰号“洞庭龙君”,原是洞庭湖上一伙势力很大的水贼头领,去年被飞鹰帮给收编了。艾兴风现在是飞鹰帮白虎堂的一名香主,归紫衣尊者胡桥山管辖。他与太行双鹰余氏兄弟,鬼判韩良,山西小霸王单勇等平起平坐,都是香主级别。

  飞鹰帮目前只设内外两堂,外堂就是白虎堂,专司扩展组织和征伐之事。内堂是执法机构,堂主是寒江钓叟屠龙刚。两堂统归护法直管,而帮主除了护法之外,就连堂主一级的人物也没见过其真面目。帮主的指令都是通过护法及护法使者传达,有时也用信鸽直接向堂主下达命令,标识是一只金色飞鹰。

  雨仍然下个不停,风也愈刮愈烈,渔船颠簸在风浪中,随时有被湖水吞没的危险。此时,船上边的人也个个惊惶失措,乱成一团,就是久在风浪里打滚的洞庭龙君艾兴风也没了主张。他声嘶力竭地催逼着水手将船桨摆平,尽力保持船体平衡,自己则亲自冒雨掌舵。船甲板下舱中的“五个囚徒”,因看不到外面浊浪排空的恶劣场面而有惊无恐,只是感到肠胃有些不适,总想呕吐。何玉死劲抱住了碧云,很怕被甩出舱外,掉到水里。何莹醒来后便发现了自己紧挨着张天生,两人身体本来就贴靠得很紧,借着船体的颠簸,索性伸出玉臂,半扣住天生的腰,像蛇一样缠得更紧。她的脸颊也偎贴在天生的脖颈上,天生感到一股吐气如兰的芳香扑鼻而来,全身愈发燥动不安。他此时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因为他的手脚被绳索捆得很紧,无法回应义妹这种不知是惊恐还是有意示爱而作出的异常举动,但内心中却很不平静,也很矛盾。因为他已经有了两个女人,义妹是大家闺秀,又是忠良之后,怎么可以给他做小星呢?但少女的体香和那缠绵之情,让他欲罢不能,剪不断,理还乱,不知如何是好。

  女人的神经最敏感,尽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尽管外面的风雨声聒耳和渔船剧烈地摇晃,青青还是察觉到了何莹的异常举动。她虽然预感到丈夫早晚会将这两位义妹收进房中,但心中却百感交集,暗生妒忌,情不自禁地伸手掐了一下丈夫的大腿。

  天生正沉湎于飘飘欲仙,魂不守舍之际,被青青这一掐,猛然回过神来,将头转向青青一边,看到这位已成为自己的女人的那双明眸正幽怨地望着他,心中感到有些愧疚,叹息一声后,无奈地合上了眼睛,沉默无语。

  这一切虽然发生在黑暗里,但却被斜倚在角落里怀抱着何玉的朱碧云看得一清二楚。她的通天眼已炼到了七八层境界,夜晚视物如白昼,船舱中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她的法眼。她早就发现了何莹的行为超越了兄妹的界线,也发现了丈夫的表情很怪异,对何莹的肢体攻势有点欲拒还就,很难猜测其心理状态。

  青青的醋劲让她感到好笑,心中暗忖:“这个妮子好不识趣,男人既然将这两个女人认了义妹,形影不离地带在身边,并向何守忠大人承诺过,愿意照顾好这姐妹二人,并承诺不让她们受到半点委屈,表明他早已有意将这两姐妹收入房中,只是碍于乘人之危,施恩图报的嫌疑,不好主动表露爱意而已。而这两姐妹也很钟情这个‘义兄’,早就隐约流露出以身相许的迹象。今晚,何莹趁黑偷偷用肢体表达爱意,虽然有点不正大光明,但也是在情里当中的。你当初何尝不是像她们一样,明知我与这个男人约定了终身,不也是横插一脚,并先于我献身给这个男人吗?男人好色是天性,像馋嘴猫一样,见腥则喜,谁见过不贪腥的猫?美女爱英雄也是本性,这个男人刚出道就名闻遐迩,与生俱来就是招风惹蝶的情种,连那个年愈五旬的‘琴仙’都对他垂涎三尺。既然你选择了他,就别想独享其爱,争风吃醋只能自讨没趣。他那声叹息,是可怕的信号,若不是他与你尚处在燕尔新婚时期,兴趣正浓,你这一掐,非掐断他对你的宠爱不可!”

  青青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奇女子,对何莹暗中挑逗其丈夫的行为虽然有些醋意,但天生那声叹息却让她猛然醒悟,后悔不该干涉这件事。她向丈夫身边靠了靠,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武器,发现他的那件宝贝异常,忙用手紧紧攥住,嘴贴在他的耳旁,声若蚊蝇地悄声道:“生哥,要不要解开你的绳索,放松一下?”

  天生气喘吁吁,刚想回答青青的话,忽然船体猛烈地震颤了一下,大家不禁惊呼一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此时,船舱上传来艾堂主沙哑的声调:“尚左使,谢天谢地,咱们终于到岸了!”紧接着便听到一阵急促地脚步声,像是朝这边走来。天生忙低声道:“大家别出声,仍装昏迷,依计行事!”

  舱门盖被打开了,风雨随之潲进舱来,淋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不禁都打了个寒战。因为,外面的风雨虽然没住,但天已蒙蒙亮了,五个人的细微反应,没能逃过艾兴风的眼睛,但听他惊呼一声道:“不好了!尚左使,他们好像都苏醒过来了!”又忙从自己双肩上拔出一对短戟,外强中干地封住了舱门,神情万分紧张。

  尚天知腾身而至,向舱中看了一眼,冲艾兴风道:“艾香主勿要惊慌失措!是你看花了眼,如果他们真的苏醒过来,那个姓张的岂能不解开身上的绳索?快派人下去,把他们押上来带走。”

  艾兴风是个老江湖,虽然觉得尚天知说的有道理,但仍狐疑不决,仔细观察一会天生等五人后,狞笑一声道:“几位别再演戏了,是这场暴风雨帮助你们解除所中的迷药,既然苏醒了,再躺在湿地板上多遭罪!”他只畏惧张天生一人,并没把那四个女人看在眼里,见张天生身上的绳索的确没有解开,故而才敢如此猖狂说话。

  何莹、何玉两姐妹对江湖上的事一窍不通,以为人家既然看出了端倪,竟然应声坐了起来,睁着两双大眼晴左顾右盼着,满脸惊惶之色。天生知道无法再装下去了,立即挣断了捆在身上的绳索,人如大鹏鸟扶摇升起,手指连弹,分袭艾兴风的天突、璇玑、膻中和鸠尾四处要穴。艾兴风见到张天生崩断绳索,便知大事不好,刚欲挥动双钩,忽觉眼前一花,全身一麻,直勾勾地僵立在那里,满脸惊恐之色。

  天生飞出舱口,像旋风一样满船飞舞,刹那间,除尚天知外,船板上所有飞鹰帮的人全都被其用点穴手法制住了,个个呆若木鸡地僵立着,流露出恐惧的目光。

  “尚兄别来无恙乎!兄弟给你添麻烦了,实在是很抱歉,尚企多多原谅!”天生向尚天知抱拳一揖道。



温馨提示:
琴剑双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琴剑双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琴剑双绝全文阅读和琴剑双绝txt全集下载。琴剑双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琴剑双绝 第72章:差点走火   “这样吧,为防止意外发生,让两个兄弟坐在舱门口看着,一有异状,也好采取对策。”艾香主道。   “好吧,不过不准他们染指那几个女人,否则,按帮规严惩不贷。”尚天知道。   舱门复开,有两个手握钢刀的 2010-10-07 07:49: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