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9章:绝世秘籍

作者:王正利    更新时间:2010-10-13 04:48:07    状态:已完结
  青青听到这里,猛然醒悟道:“生哥好像对那个仙子姐姐特别钟情,自从他们分手后,他一直没……没再碰过我们,他可能被她迷住了!”

  何莹笑道:“二嫂子尽说瞎话,那天在船上,你呕吐时,大哥不是还帮你捶后背的么?怎能说他没碰过你呢?”

  碧云、青青两人闻听后,不禁噗嗤一声,大笑了起来。何莹一愣,叫真儿地道:“笑什么?我说错了吗?那天大嫂子肚子不舒服,大哥不是也给你揉过肚子吗?”

  碧云和青青两人愈发大笑不止,青青指着何莹笑道:“你真是个没被开垦的纯情少女,等将来你同你的大哥哥上了床,就会理解我今天说话的含义了!”他道罢,复又大笑不止。

  这时,寒梅走了进来,大家方止住了笑声。寒梅冲碧云道:“小姐,洗澡水准备好了!”碧云冲大家道:“请大家去沐浴吧!”

  青青、何莹、何玉三人互相瞅了瞅,谁都没动身。碧云见状笑道:“你们客气什么?噢!你们怕浴盆小,不能一起洗浴是吗?我们家有个汉白玉砌的大浴池,别说咱们四个人,就是十四五个的也容纳得下,快走吧!一会儿要开饭了!”

  碧云没说错,她家的浴池的确很大,就在她住的小楼后面的一间平房里。那间屋子很宽敞,四壁无窗,只在屋顶上开了个气窗,是排放蒸气和照明用的。地中央用汉白玉砌的水池,足能容下十四五个人同时洗浴。靠北面墙壁底端有个半尺左石的水洞,水从那洞孔中沿着一个小水槽流入池中的。这水是从后院的一眼温泉井里用木桶吸上来,并从墙外灌入室内的。水质很好,温凉适宜,清澈透明。水面上漂着很多鲜花瓣儿,是柳叶特意从后花园中新采摘来的,香气袭人。

  碧云和青青两人是结过婚的女人,并在峨眉山古洞中经常一起洗澡,对当众luo体毫不在乎。而何莹、何玉姐俩却从没有过与人共浴的经历,在家时,都是单独一人在木盆中洗澡,乍见碧云和青青赤着裸地进入水池中,感到很是害羞,不肯将亵衣悉数脱去,穿着兜衣和短裤就想下水。

  青青不依地道:“你们两人不可以这样下来,咱们都是女人,有什么可害羞的?似这样忸忸怩怩的,将来怎么嫁人?!再说,碧云姐家里没有多余的小衣,一会儿到前院吃饭,你们小衣湿漉漉的,印透出来岂不是要贻笑大方吗?”

  何玉哭丧着脸道:“二嫂就会欺负人,人家不习惯吗!非让人家像你们一样,脱得光光的,好不害羞耶!”

  碧云笑道:“青妹,她俩面嫩,不脱就不脱吧,小衣我这里还有些。”她说到这里,冲寒梅道:“去将我的小衣拿几件来。”寒梅道:“小姐,我已拿来四套了,都在这摞衣裳里呢。”原来寒梅早就取来四摞衣服,分放在一张春凳上了。

  何莹呢喃地道:“还是大嫂会体贴人,比二嫂强多了,连一点样份都没有,尽知道欺负人!”

  青青笑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真假人。不把衣服脱光,哪能洗干净身子?一个女人身体不干净,男人会厌烦的。”

  青青的这句话,让何家两姐妹听了心中一惊,再顾不得羞耻,急忙将小衣褪下,全光着擦拭着嫩如羊脂般的yu体,一丝不苟。

  青青见状,抿嘴一乐,心中暗忖:“看来,世上能征服女人的唯一法宝是男人,难道女人真的是专为男人而活的吗?女人真贱!”

  接风晚宴是在前院客厅中举行的。这顿晚宴,朱万通和张天生翁婿俩直喝到午夜方住,两人都喝得酩酊大醉,连被谁扶回房间睡觉都不知道。

  这一晚,是碧云伴着天生睡的,由于睡得较晚,两人直睡到日上三竿尚没醒来。

  他们俩人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但听门外一片吵嚷声,碧云先披衣起床将门开了个缝隙,探出头来向外张望一下,但见寒梅惶恐不安地道:“小姐,大事不好了!‘掩翠庵’妙语师太派人来请老爷去,说是她们庵中来了个头陀,十分凶恶,闹得庵里不得安宁。老爷临去时,让奴婢转告小姐,请新姑老爷去趟掩翠庵助助威。柳叶说,小姐昨夜睡得晚,不让奴婢叫醒你们,故此在门外争论。”

  碧云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她将门关上后转过身来,但见天生已起床穿衣,便冲他道:“生哥,实在很抱歉!大清早就把你给吵醒了,还得麻烦你去趟掩翠庵,你不见怪吧?”

  天生调侃道:“本想再同娘子多睡一会儿,怎奈老泰山严令催为夫前去什么掩翠庵!大清早的去见尼姑,真没劲!”

  碧云边帮他整理衣服边笑道:“你别瞎说,那庵主可是我的师父呢。她那里可能是遇到了劲敌,否则不会请家父去的。看情形家父好像是知道那个闹事头陀的来历,故而才敢惊动我的好夫君前去助阵的啊!若是夫君感到委屈,晚上为妻一定好好补偿就是了!”她说罢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并用手捏了一下他的下边,妩媚一笑地离开了他,自己也匆忙地穿衣打扮起来。

  这时,青青不请自到地推门闯了进来,见二人刚穿好衣服,尚没洗漱,噗嗤一笑道:“你们两人是不是太贪欲无厌了,怎么这时才起床?也不怕别人笑话!”

  碧云一脸羞红地道:“这都怪他昨晚贪杯,醉生梦死地睡了一夜,若不是外面吵嚷,还沉睡不肯早起呢,累得我也跟着担了一夜虚名,真冤枉死人了!”

  青青道:“谁相信你的鬼话,他的德行谁不知道?酒喝得越多越疯狂,岂是肯饶人的主!得得,我也不听你们两人胡言乱语了。听说掩翠庵中来了个恶头陀,欺凌庵中尼姑,朱伯伯被庵主请去助拳去了,不知二位有何想法?”

  天生对青青道:“对了,你来得正好,一会我和云妹去掩翠庵,你在家保护好两位义妹,别出什么差错。”

  青青撅着嘴嘟囔道:“我成了你未来新娘子的私人保镖了,真没劲!”

  天生此时已装束完毕,顾不上洗漱,一手抓过古琴,另一只手用食指刮了一下青青的鼻子,转身向门外疾驰而去,临了甩出一句话,“她们两人要是少一根毫毛,回来我拿你是问。”

  碧云怕天生不认识去掩翠庵的路,顾不得梳洗打扮,披头散发地也随后追了去,把青青一人撇在屋中,弄得她哭笑不得。

  掩翠庵在庐山月轮峰下,离五老峰很近,不到盏茶工夫,天生和碧云两人就到了那里。但见庵堂石阶上有一群尼姑护在一个老尼周围,那个老尼脸色十分苍白,嘴角流淌着几滴血,显然是受到了伤害。再见院中央,朱万通正与一个头陀打得罡风四起,愁云惨淡,难解难分。

  天生不看则已,这一看,顿时让他剑眉倒竖,虎目圆睁,怒吼一声道:“悟非老贼,休要猖狂,小爷来也!”但见他一晃身形,插入场上酣战双方中间,一手挥琴引开朱万通的掌力,并将其轻推过一旁,另一手迎击那个头陀打来的大力金刚掌,但听“嘭”地一声巨震,对面那头陀庞大的身躯被震得向后蹬蹬蹬倒退七八步,张嘴吐出两口鲜血。当他抬头看到一掌震伤他的人是张天生时,不禁惊呼道:“张天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天生语气冰冷地道:“特来取你狗命。”

  原来那个头陀是飞鹰帮的护法悟非。他到掩翠庵来是想查清一个人,因为这个身上藏有一部武功秘笈。

  他要找的人,是妙语师太的徒儿慧贞。慧贞是原红袄军将领彭义斌的孙女,俗名叫彭兰。

  当年金卫绍王被权臣所杀,立宣宗继位。蒙古军趁机攻打金国中都,连夺下两河、山东等九十余郡。金宣宗被迫迁都南京(今开封)。河北义军为报金人昔日括地之仇,大肆屠杀女真人。山东红袄军首领杨安儿战死后,其部下李全、彭义斌和杨安儿的胞妹杨妙真合兵投了南宋,在淮南与金兵坚持作战,多次大败金兵。

  金兵败退后,蒙古大军却长驱直入中原。红袄军又转向与蒙古军队开战。一次在真定战役中,红袄军被蒙古人打败了,彭义斌战死。后来李全和杨妙真(杨妙真嫁给了李全)在青州投降了蒙古人,反戈攻宋土扬州。

  彭义斌生前曾救过一个病危的老道,后来那老道还是仙逝了。老道临死前送给彭义斌一本书,书中载有一门罕见的武功秘笈。这件事被李全知道了,多次向彭义斌借看,彭义斌对李全夫妇暗投蒙古人很愤恨,没有将书借给他。后来李全闻听彭义斌战死了,便暗中派了几名武林高手去抄彭义斌的家,并大肆杀戮彭家的人。

  当时,彭兰还在襁褓中,被彭义斌的部将童方救走了。在童方带彭兰逃走前,彭兰的祖母将那部武功秘笈交给了童方,委托他等彭兰长大后再教她学那秘笈上的武功,好为彭家报仇。

  李全派去的那几名高手杀死彭义斌全家后,并没搜到那本武功秘笈,有人怀疑到是被救走小孩的童方带走了,于是这些人又去追杀童方。

  童方带小彭兰逃到龙虎山中隐匿,不久还是被李全的人找到了,童方背着小彭兰力战五个强敌,终因寡不敌众,脱力倒地。这时,妙语师太恰好路过,仗义打败了那五名高手,救下了童方和彭兰。因童方伤势严重,不久亦死去了。他临死时,将彭兰的家世告诉了妙语师太,并将那本武功秘笈也转交其保藏。



温馨提示:
琴剑双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琴剑双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琴剑双绝全文阅读和琴剑双绝txt全集下载。琴剑双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琴剑双绝 第79章:绝世秘籍   青青听到这里,猛然醒悟道:“生哥好像对那个仙子姐姐特别钟情,自从他们分手后,他一直没……没再碰过我们,他可能被她迷住了!”   何莹笑道:“二嫂子尽说瞎话,那天在船上,你呕吐时,大哥不是还帮你捶后 2010-10-13 04:48: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