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0章:情深义重

作者:王正利    更新时间:2010-10-26 06:31:55    状态:已完结
  香妃也闻讯赶来了,她看到这种景象后,心中暗吃一惊!这个女人十分聪颖,猜到这件事肯定是三老爷干的,但她不敢点破。心中暗忖:“没想到老三是个比毒蛇还毒的人,非常狡诈而且又狠心辣手。他为了谋夺宫主宝座,竟然害死了他的亲哥哥,而且还会移祸江东,让人怀疑不到是他所为,这实在太可怕了!今后对他要格外小心,别把自己的小命也搭进去。”

  梅姬心地比较善良,也比较聪慧,她与香妃同龄,都是侍女出身,是香妃设下的圈套才被陈氏兄弟俩玷污了身子。尽管她很厌恶这两个色狼,但为了生存,不得不忍气吞声,强颜为笑的侍候他们兄弟俩。对于陈世雄的死,她从心眼里感到快慰。她从直觉上感到娥娘不是毒死陈世雄的凶手,但她没有怀疑到陈世龙,因为,陈世雄死时,陈世龙正在她身上干事。她认为,另有高人潜入西苑,说不定是宫主或者是她的手下人干的。她不忍心让娥娘当替罪羔羊,冲陈世龙道:“三老爷,娥娘姐一直对你们俩兄弟很好,有时想你们茶饭不吃,盼得望眼欲穿,怎么可能会毒死二老爷呢?奴家以为另有高人暗下毒手也未可知。”

  陈世龙嗔怪道:“我何尝没想到这一点,但谁肯相信呢?我做为宫中主管保卫的,出了这种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会遭到嫌疑。你只知道保护娥娘,让我怎么办?”

  梅姬道:“只要别让娥娘姐受委屈,三老爷怎么办都可以,我们三姐妹会为你保密的。”

  香妃也插话道:“对于二老爷不明不白地死去,我们与三老爷一样,都很悲痛,但因死的场所特殊,即便处死娥娘姐,对三老爷的声誉也很不利。人死不能复生,请三老爷看在我们姐仨平常对你的情分上,还是放过了娥娘姐吧,奴家相信三老爷会有办法妥善处理此事的。”

  陈世龙道:“我与二哥手足情深,与你们姐仨也情深意笃,此事让我好生为难!我个人的荣辱倒无所谓,但二哥死在娥娘屋里,又是中毒身亡,此事虽与娥娘无关,但若传播出去,就是娥娘浑身是嘴也难辩清白。而且二哥也会背个小叔偷嫂的罪名,贻笑大方!唉!非是我无情无义,此事实乃关碍碧波仙宫的清誉,让我不得不采取薄情寡义的手段来瞒天昧地偷埋二哥于地下了!”他说罢,竟然落下了几滴泪珠,让娥娘感动地匍匐在他的脚下,吻着他的皮靴泣不成声地道:“三老爷,你如此疼爱奴家,奴家甘愿终生伺候你,就是为你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陈世龙冲娥娘道:“我为救你才不得不昧心偷葬二哥了。你,包括所有知道此事的人,必须严格保密,倘若谁泄漏半点风声,可别怪我心狠手辣杀了她。大家听清了吗?”

  娥娘、梅姬、香妃和她们的使唤丫环们,都异口同声道:“请三老爷放心,我们保证不向任何人泄露此事!”

  陈世龙趁夜黑人静,将其二哥背出宫外,找了一处荒山野地掩埋了。他埋了自己的亲哥哥,同时也为自己种下了祸因。这是后话,暂付阙如。

  其实,真正毒死陈世雄的凶手不是别人,正如香妃判断的那样,的确是陈世龙所为。

  陈世龙早想图谋宫主宝座,但他武功不如二哥好,势力也不足于同二哥抗衡,只好耍弄阴谋诡计。他早就从南洋商人手中买了几种毒药,其中有一种叫“隔日断肠散”。这种药,粉状无味,人服下后,隔日才发作。不仅能使人肝肠寸断,同时也能散去人的内力,是专门对付武林高手的毒药。昨日晚上,他与陈世雄对坐饮茶时,趁陈世雄转头它望时,悄悄的将“隔日断肠散”弹进了他的茶杯之中,陈世雄在不知不觉中,喝下了那杯绝命茶。

  第二天,陈世龙对外宣称其兄到中原寻找宫主陈婉秋去了,委托他掌管碧波仙宫的一切事务。此事不仅族中长老相信了他的谎言,就是降龙岛上的家人对此事也相信十之八九。因为,陈世雄曾多次暗中派遣他的儿子和亲信去中原探听有关张天生和陈婉秋及其那三十名女卫队等人的消息。

  陈世龙用瞒天过海的手段除去劲敌,终于实现了他统率碧波仙宫的梦想,但他仍然感到焦躁不安。因为,他的侄女仍在,那支代表碧波仙宫宫主的信物——碧玉箫还没有弄到手,他只能算是个伪宫主。

  庐山狂客朱万通带领女儿朱碧云和彭兰回到了五老峰,恰好病书生魏真人和酒丐倪龙两位风尘异人也刚到他家门口。双方互相见礼后,朱万通请两位老友进了客厅,尚没等人家坐稳,便叹了口气道:“老了,不中用了!连亲人都保护不住,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用?!”

  病书生闻言一惊,看到朱碧云和一个小尼姑站在朱万通身后,像是等待拜见自己,却没见到自己的徒儿张天生和另三位姑娘,顿时猜到可能是天生出了什么事,便冲朱万通道:“莫非劣徒又出了什么事?竟让你如此心灰意冷了?”

  朱碧云上前一步,向病书生盈盈一福,带着哭腔道:“魏伯伯,生哥在庐山遇到了悟非和司马云飞,他杀死了那两个恶人后,自己也受了重伤,后被东海碧波仙宫宫主强行带走了。目前生死不明,还望魏伯伯拿个主意,救出生哥哥。”

  病书生和酒丐两人闻言都惊愕地从椅子上站起,两双眼睛齐盯着庐山狂客,似乎是在求其证实碧云说的话是否属实。

  朱万通从两位老友的目光中看出他们似乎对女儿说的话不大相信,道:“生儿的武功进步得让人吃惊,但所遇到的怪事和波折同样也令人吃惊!说来我也感到很惭愧,若不是我让生儿去掩翠庵助拳,生儿也不会遇险……”朱万通让两位老友重新坐下,自己也紧挨着病书生坐了下来,遂将发生在庐山上的事,向两位老友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

  病书生听完后,沉默了一会儿,又屈指算了算,然后又看了一眼朱碧云,叹息一声道:“生儿有惊无险,目前虽然像有土牢之灾,但无凶象,两个月后便会自解。不过,哎!这孩子真是花星照命——但若无此命,他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朱碧云闻言轻叹一声,幽怨地道:“那个宫主的确长的很美!她若真能救活他,也算是一宗大功德呀!”

  酒丐倪龙闻言“哈哈”大笑,冲庐山狂客道:“老伙计,你有个贤德明理的好女儿,真让老花子我好生羡慕啊!我的酒瘾上来了,想讨杯水酒解解馋,不知肯赏脸否?”

  朱万通展眉笑道:“朱某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交了你这位酒鬼朋友!天塌下来都忘不了喝酒。”他转头冲碧云道:“云儿,快让人准备一桌酒席,并取两坛陈年老窖来,让你倪伯伯喝个够。”

  碧云应声离开了大厅,去厨房安排酒席去了。

  病书生望着碧云的背影拂髯赞道:“真是个难得的贤惠淑女呀!”他将目光移向站立一旁的彭兰,向朱万通问道:“这位小师傅是谁?怎么从未见过?”

  朱万通道:“她是彭义斌的孙女,叫彭兰。”接着他将彭兰的身世告诉了病书生和酒丐两人。

  病书生闻听这位妙龄尼姑坎坷的经历后,顿生悲悯之情,冲彭兰道:“原来你是彭义士之后啊!老夫与你祖父有过一面之缘,若是你不嫌弃的话,就跟在老夫身边吧!”

  彭兰从大家交谈中,听出了这位老者是张天生的授业恩师,早萌生了崇敬之心,如今又听出这位老人有收留自己为徒之意,感到喜出望外,忙跪地叩头,道:“师父在上,徒儿彭兰给您老人家磕头了!”

  病书生拂袖托起彭兰,笑道:“兰儿勿须拜老夫为师,你师父妙语师太与老夫很熟,老夫怎能夺她之爱呢!”

  酒丐闻言“哈哈”大笑道:“你这个病鬼好狡猾,明明想传人家艺业,又不许人家叫你师父,是何道理?若是怕妙语老尼骂你的话,老花子帮你说道说道好了!”

  病书生笑道:“彭义士一生抗金抵蒙,乃民族英雄也,令人敬仰。彭家仅存此一脉烟火,吾辈当竭尽全力呵护之。老夫不认这孩子为徒,是不想让她背上叛师的罪名,只以长者身份,朝夕传给她些本领,使其能安身立命,不受外人欺侮而已。你这个酒鬼勿要多事,免得多惹麻烦。噢!对啦,老夫听说彭义士当年曾救过你一命,你总该有所回报吧?莫不如将这孩子收为义女,亦好名正言顺地传她些技艺。”

  酒丐爽朗地道:“老叫花子早有此意,但不知这孩子肯不肯认老叫花子做义父?”

  彭兰闻言,又扑通一声跪在酒丐身前,拜了三拜,口称义父。

  酒丐见状,“哈哈哈”开怀大笑,道:“兰儿快快请起。义父一生四海漂泊,游戏人间,从不拘泥俗礼,以后见面勿须跪拜。”

  庐山狂客手捻银须,笑容满面地道:“这孩子好有福气,刚出佛门,竟然同时得到两位高人的青睐,它日必能成为一代耀眼的女侠!”

  病书生得知彭兰身世后,就一脸慈祥地看着这位故人之后,忽然眉头一动,目射锋芒,脸色顿变,似发现了什么端倪,须臾,又神色顿敛,叹息一声,转头望向窗外,沉默无语。

  庐山狅客见状,满腹狐疑地道:“你这个病鬼是怎么了?为何叹气?”



温馨提示:
琴剑双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琴剑双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琴剑双绝全文阅读和琴剑双绝txt全集下载。琴剑双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琴剑双绝 第90章:情深义重   香妃也闻讯赶来了,她看到这种景象后,心中暗吃一惊!这个女人十分聪颖,猜到这件事肯定是三老爷干的,但她不敢点破。心中暗忖:“没想到老三是个比毒蛇还毒的人,非常狡诈而且又狠心辣手。他为了谋夺宫主宝座, 2010-10-26 06:31:5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