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12章:琴仙真身

作者:王正利    更新时间:2010-11-16 07:14:25    状态:已完结
  “噢!原来如此!那这个妖妇怎么会知道我们住在这个店中的?”

  “少侠有所不知,你在仙霞岭与琴魔较技时,便惊动了很多江湖中人,当时暗中潜伏观看的人中,便有这位梅鹿娘。她一直在暗中跟踪于你。不仅是她,还有许多人也如此。我若不是追查另一伙人耽误了,也不至于让这个妖妇诡计得逞的!”

  “原来竟有这等事!我竟然毫无察觉,若非栾兄告知,我尚蒙在鼓里!我对栾兄多有得罪,尚乞栾兄勿怪,张某给栾兄赔礼了!”天生道罢,冲栾万臣抱拳一揖。栾万臣慌忙抱拳还礼道:“是在下举止不当,方造成少侠猜疑的,罪在我而非少侠!”

  “栾兄如此宽宏大量,在下很是敬佩!不知栾兄还有其它事否?若方便的话,能助我一臂之力吗?”

  “愿听少侠吩咐。”

  “今晚在下欲与琴仙会面,并非是想与她一较短长,而是想查清在下二位异姓妹妹的下落。所虑者,便是在下的拙荆和师妹无人照看,还请栾兄多费心,守护在这里如何?”

  栾万臣闻言思量了一会儿道:“少侠如此信任在下,令在下十分感激!非是在下不肯帮这个忙,实因所托之事干系太重。方才在下讲过,暗中跟踪而来的江湖人物很多,他们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实因恐惧少侠一人耳。少侠一旦独自离去,夫人们便成了他们的抢劫对象。届时,在下自保不成问题,但却很难保证夫人们的安全。一旦夫人们落到你的对头手中而成为人质,你将会受制于人的。届时会让你投鼠忌器,只能任人摆布了。在下建议,少侠还是带上夫人们一起走,在下也跟去,一旦遇着麻烦,也容易解决,你看行吗?”

  天生仔细想了一会儿,觉得栾万臣说得有道理,便点头称是。其实,他哪里知道,栾万臣也想看看天生与琴仙比试琴技,故意虚张声势,蒙骗天生。

  天生用手指了一下痛昏在地的梅鹿娘道:“既然店主是清白的,在下也不想再给他添麻烦了,请栾兄将这妖妇带到野外处理了,然后同在下去赴约好吗?”

  “行!”但见栾万臣抓起梅鹿娘穿窗飞掠而去。

  栾万臣走后,天生看了一眼青青和彭兰,见她们面色均有好转,似乎毒性已解,一颗紧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青青仍然惊魂未定,魂不守舍地边整理衣裙边看着天生发呆。而彭兰却羞惭地低着头,也在整理着自己零乱不堪的衣衫,但却不敢仰看天生的眼睛。她虽然没有失身给这位大师兄,但却被这位大师兄看到了她坦承的身体而感到羞怯。然而其心中却已暗下决心:看来此生只能嫁给这个男人,否则终身不出嫁。

  一个女人,一旦真心爱上一个男人,就会不惜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彭兰就是这种女人。在她的内心中,失去了武功固然让她很懊恼,但却借此机会让师兄看到了自己的身子,也许会赢得师兄的赏识或因怜悯她而娶她也说不定。权衡利弊,收获大于损失。因此,她表面上虽然仍是一脸沮丧,内心却是甜甜的。特别是栾万臣在跟张天生谈话时,四次用到过“夫人们”的字眼,而张天生并没有纠正,进一步证明了这位大师兄认可了这种称谓,她觉得自己俨然已成了师兄的女人,不禁又满脸羞涩地垂头不语。

  张天生冲二人道:“你们也别再沮丧了,既然发生了这种不愉快的事,后悔也没用。我会想一切办法帮助你们恢复武功的。快收拾收拾东西吧,等栾兄回来好走。”

  青青叹息一声,没说什么,拉着彭兰开始收拾行囊。当她触摸到自己的宝剑时,竟落下了几滴悲伤的泪水。心忖:如今一身武功既失,要这宝剑又有何用!但她还是带上了自己的宝剑。

  三人鱼贯地走下楼,看到老板萎靡不振地蹲在角落里发呆,天生忙从背囊中取出五十两白银,放在柜台上道:“店家受惊了,这五十两银子你拿去吧,算是包赔你的损失。”

  “官爷,小的不敢要你的银子,方才那个穿黄衫的人已付过银子了。”

  天生取回了那五十两银子,放回背囊中,径直向马厩走去。他牵出马来,把三人的行囊捆绑在马鞍后,刚欲动身,听一阵马挂銮铃声,抬头望去,原来是栾万臣骑马回来了。

  天生扶着青青和彭兰上了坐骑,自己也飞身上了马,迎着栾万臣走去。

  “栾兄,辛苦你啦!咱们进山吧”

  “公子太客气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皓月当空,光华匝地,起伏迭宕的群山峻岭如染上一层薄霜,亮如白昼。四人策马沿着一条蜿蜒崎岖的小路向山里走去,翻过几道低岭,直向最高峰挺进。山势越来越陡峭,山路也越来越狭窄,转过一道崖,路却突然变成了嶙峋陡峭的蛇形小道。除了栾万臣的坐骑外,另三匹马都不敢攀登。天生无奈,只好翻身下马,举头望去,眼前并列着三座高峰,黝黝的雄浑似铁剑,直插苍穹,不知琴仙居住在哪座山峰上。正在踟蹰徘徊时,忽听左侧那座山巅上响起悠然婉转的琴声,弹的是一曲《高山流水》。

  天生回头冲栾万臣道:“有劳栾兄啦!拜托你守护她们两人在这里好吗?”他道罢,也不管栾万臣是否答应,直接从马背上腾身而起,登岩踏枝飞身奔向左侧峰巅。月光下,但见一青纱蒙面人端坐在一块平滑如镜的石面上,看不出其有多大年龄,也不知道是谁。身前架着一张七弦古琴,前面焚一炉檀香,烟气缭绕,为这蒙面人增添了几许神秘色彩。

  “你终于来啦!为何来得这么迟?”那蒙面人停止抚琴,发话道。语声虽然低沉而冷淡,却不难听出是出自女人之口,也就是说,眼前这位神秘蒙面者是女性。

  “晚辈因被一桩事所羁绊,故而来晚了。前辈可是琴仙吗?”天生道。

  “琴仙不敢当,只是会抚几首曲子而已。听人说,张公子能弹独弦琴,而且琴技高超,能赐教一二吗?”

  “前辈是此道高人,晚辈不敢班门弄斧。晚辈此来,是想向前辈打听两个人,不知能见告否?”

  “公子要打听的可是何守忠的两位闺女吗?”

  “正是。前辈知道她俩的下落?”

  “这俩个丫头已被老身收为门徒了,现正在洞府里跟她们的师姐下棋哪,请公子勿忧。”

  “令高足是谁?”

  “你们不是见过两次面吗?怎么又明知故问?”

  “什么?我们见过两面?!这,这……我怎么记不得……”

  “啍!公子好健忘啊!据烟儿说她与你还认了异姓姐弟,事隔不到三月,怎么这么快就忘了?”那老妪像是很恼火地道。

  “噢!您老说的是仙子姐姐?她原来是您老人家的高徒,而不是……”天生想说“不是琴仙”,又觉得不妥,因为真的琴仙就坐在他的面前,毋庸置疑,那个“仙子姐姐”是假冒的了。

  真琴仙看出了天生心中的疑惑,平淡地道:“公子很奇怪是吗?近几年来,老身不喜出山,有些事儿都由烟儿替老身出面处理,江湖上有些人竟把她当成是老身了。烟儿也就将错就错,便以老身的名誉行走江湖,久而久之,除了少数熟悉老身的老朋友外,倒也都把她当成是老身了。”

  “噢!原来如此!”天生猛然想起琴魔说的小琴仙,可能所指的就是这老琴仙的徒弟,又想起在荆门初次见到被老琴仙称之为“烟儿”的仙子姐姐景象,那时,他心里就曾怀疑过她是假的,如今终于弄清了真相,心中很是快慰,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烟儿”的倩影,一时沉湎于遐想之中而忘了此来的目的。

  “公子在想什么?老身曾听小徒说过你的琴技很好,又听传言说你于前天在仙霞岭同琴魔沙天亮比试了一场琴技,那老东西竟然败给了你,并受了内伤。老身一生嗜琴道如性命,今晚愿与公子对抚几曲,还望公子能赐教一二。”

  琴仙的话如醍醐灌顶,立将天生从遐想中拉回到现实中,哪敢说出他方才心里想什么?心中电转,借急于想见两位义妺的理由来掩盖方才失神的内心真实活动,道:“前辈能否先让晚辈见一见我的两位义妹,然后再……”

  琴仙不悦的道:“公子赐教后方可入洞见人,否则请回!”

  “这,这,凭心而论,晚辈并不深谙琴道,除会几首伤人的曲目外,别无所长,还望前辈收回成命的好。”

  “哼!好狂妄的野小子!你是怕伤了老身吗?练武之人抚琴,若不能伤人,算什么操琴圣手?若是听风花雪月的曲调,去秦淮河画舫听好了!闲话少叙,准备试琴吧!”琴仙竟然挥指拨弄了两下琴弦,顿时发出铿锵裂帛之音,天生顿感身上血脉有逆流之象。他忙退至半里之外的一处石笋上,端坐了下来,不慌不忙地打开琴囊,取出独弦古琴,并先从琴箱中抽出了那柄太阿宝剑放到身旁,然后将琴平放在双膝上,朝琴仙抱拳摇施一礼道:“请前辈赐教!”

  “张公子的确是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令老夫万分佩服!”一个男声自远处山冈传来。

  天生闻言一愕,向远处一座山冈上望去,但见有个人影坐在上面,猛然想到那人是谁,朗声道:“没想到沙老前辈也来了!晚辈张天生这厢有礼了!”



温馨提示:
琴剑双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琴剑双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琴剑双绝全文阅读和琴剑双绝txt全集下载。琴剑双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琴剑双绝 第112章:琴仙真身   “噢!原来如此!那这个妖妇怎么会知道我们住在这个店中的?”   “少侠有所不知,你在仙霞岭与琴魔较技时,便惊动了很多江湖中人,当时暗中潜伏观看的人中,便有这位梅鹿娘。她一直在暗中跟踪于你。不仅是她 2010-11-16 07:14:2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