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19章

作者:另谋出路    更新时间:2011-03-01 19:40:08    状态:连载中
  家将们面面相觑,显是又信了几分,焦龙故作勃然大怒状,拍案道:“拿下!”众人顿时闹哄哄地拥上,把纪佐按倒,七手八脚地捆了起来。纪佐知说错了话,叫道:“是老爷叫我捉你的,你才是假传……”还未喊完,一个家将怒骂了一句,飞起一脚,把他跌得口角流血,再狞笑着除下臭袜,塞到他的嘴里。纪佐唔唔地暴跳着,可仍是反剪着被押下地牢。

  一家将代表立刻献媚地躬身道:“小的们不知实情,请总管大人开恩原谅。”

  焦龙哼了一声,“纪佐死罪可免,活罪不可免,给我狠狠地打。我这便要赶去见老爷,把这笔帐讨回来。”

  众人轰然应喏,兴高采烈地去整治纪佐的去了。焦龙这才放下心里的石头,暗道:吉人自有天相,我焦龙到了哪儿,都有救命稻草。嘿嘿,这又是焦富、纪佐之辈,可以相提并论的吗?不过见到章尚,如果劝说不成,还是立即溜走的好,此人变化多端,决不是易与之辈。

  章尚见到焦龙,不用说先吃惊,后是脸色大变。焦龙笑道:“章大人千岁千岁千千岁,您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指日还定当高迁。卑职焦龙这厢给您叩头了。此次卑职来见大人,一是向大人汇告战况。二是向大人提出一个忠告。还请大人一定要赏卑职个小面子。”

  章尚说不出是什么神情,想笑都笑不出来,喃喃道:“焦龙,你这嘴皮简直是哄死人了,我给你一说,本想发的怒气都发不出了。唉,我真害怕见你呢。”

  焦龙忙磕头道:“章大人息怒。卑职办事,向来以大人为重,我也知道大人您是朝廷重臣,万事都得为社稷着想,因此大人纵然是毁了小的,也必然是迫不得以。小的是决不敢……决不敢心不满。”说着,突然心潮涌动,忖道:老子常年累月地,老是遭到别人迫害,罪受得还少吗?我全身上下,哪处没过累累伤痕呢?顿觉凄怆,不觉假戏真做,呜呜咽咽地抽泣起来。

  章尚慌了手脚,赶过来搀焦龙,动容道:“原来你全都知道,还特意到我这儿来,唉,真是忠心的人哪!”咬牙切齿地道:“我真上冯旭那鼠辈的当了,他假意要退出宫去,把大权重让给我,但要迫我捉你……我真是老胡涂了。”

  焦龙大放悲声。章尚扶焦龙上榻,又是捶背,又是倒茶,凄声道:“你就不要哭了,你一哭,我……我也要哭了。”话还没说完,就像个女人一样掩面嚎啕起来。

  焦龙心里痛大骂他祖宗十八代。道:“章大人勿要伤悲,其实冯旭此人,其毒无比。他见朝中辩论失利,而主上对于他推荐之人遭到惨败,而致京畿图危,深感不满,便下决心先稳住大人,妄想借大人的手把我焦龙除掉,这样一可名正言顺地为国除贼,二则又可以胁迫大人,使大人再无法上表招安卑职。此来冯旭真是一石数鸟,说不定皇帝一喜,不究前事,那时不光大人倒霉,那些朝中大员,上至三公、九卿,下至亭侯国相,又有谁会不恨大人失策哩?”

  章尚一点就透,顿时跳了起来,脸色苍白。焦龙想起纪佐,猛然忆起焦富出卖自己的事情,狠声提醒道:“此次必然又有人出卖大人。”

  章尚恍然,站起身走向门口,又阴着脸走回来,怒气渐渐升上额头,“对,一定是有人出卖我!那厮说朝中有他的坐探,可他也没胆子敢探到我的头上。这小辈就像深知此事似的,一开口就问你是不是在我府上,而且威胁说你是朝廷重犯,禀告上去,要把我连坐革职,简直把我吓得半死。”

  焦龙更是无疑,道:“是副总管纪佐干的。”

  章尚抬眼瞪着焦龙,焦龙赶忙解释道:“他才有那么大的胆子,而且此人相当爱财,欲壑难填。冯旭定是打听到章府新换了职事,又闻说此人名声,这才以重金收买之。纪佐将我的事情有所保留地说了出来,冯旭正逢晦气,还能不大喜若狂么?他那么急着胁迫大人捉我焦龙,正说明他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章尚又气又怒,抓起一副茶具,咣地摔烂在地上。尖叫道:“来人!来人!”

  闻声顿时从厅堂四周涌出不少家丁,章尚切齿道:“把纪佐给我抓进地牢去,若有人敢向外私自通风报信,格杀勿论!”

  那些人都是一脸惊讶地看看焦龙,焦龙干咳一声,心道:这小子早给我抓进去了!嘟哝道:“……等什么呢,给我狠狠地打,问问他到底和冯旭有什么勾结,吞没了多少银两。”

  章尚怒气不息,道:“别让他死了,我还要留着活口剥皮呢。”

  待众人退下,焦龙这才上前道:“章大人切勿气坏了身子。此时最要紧的,却都在大人和邵常侍身上。”

  章尚急道:“此话怎讲。”

  焦龙凑上去低声道:“此时冯旭尚无防备,大人可与邵常侍立刻进宫,陈其罪状,须得摆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天子若有犹豫,但说此次只为惩害,决不妄杀。那么骗到了诏令之后,冯旭还不任由我们摆布吗?”

  焦龙自顾自嘿嘿地笑起来,章尚高兴地道:“对极!我不能再等,否则定给他占了先机。”刚欲吩咐备车,又转头沉吟道:“还有一事,主上不舍得杀他,却是留下了后患,依你之见,我该当何如?”

  焦龙毫不心软地道:“大人可借黄小姐一事,重惩冯方一家,诛其三族,男子皆斩于市,妻女徙边。这样既树立了大人威信,又会赢得众臣好感。此外,须立逼冯旭辞官,不奉诏令,今生今世不得入宫,囚杀其一干朋党,剪其羽翼,断其翅膀,让这贼子生不如死,又不能进宫面陈陛下,想说都说不出来,嘿嘿,这才是大快人心了呢。”

  “好!”章尚喝采,重重地一顿脚,神采飞扬。“此次若不显显手段,还不叫别人小觑了我章尚么。”

  回房时,俞翠儿正坐着和碧莲叙话。她神采照人,眼光中掩映不住地流露出自信与果决,像是碰到了高兴的事儿。而碧莲却又敬又畏,处处拘礼地小声答话,显出自以身份低微的自卑心态。

  焦龙进来的时候,碧莲正说着话,被焦龙听进一句。“……公子是奴婢的大恩人,他本事那么大,一定不会丢下夫人不管。夫人说笑了。”

  见俞翠儿斜睨着眼看着门口,赶忙侧过头,脸儿顿时一红,伏身道:“公子!”

  “不必多礼。”焦龙微笑,走过去坐在俞翠儿旁边,“你又说我焦龙什么坏话?嘿,你夫君再不好,至少夫妻情分,是一点儿也不少的。他什么时候丢下过你不管的?”

  俞翠儿故作思索状,看着焦龙,快乐地展颜笑起来,“别追究了嘛,是我不好。可是人家这话也是有点根据的,因为有人对我说,你今天可在黄莺的闺房里,不知道干了什么坏事哩!嗨,要不要解释给我听听呢。”

  焦龙尴尬地敛住笑,道:“你的耳朵这么尖吗,好的不听,偏要打听别人的隐私。我可有权保持沉默!”

  俞翠儿“嘿嘿”地道:“你可是我夫君呀,如果是旁人,我才懒得打听,你就这样对付我的吗。”

  见她不悦,焦龙连忙赔笑道:“夫人别气,为夫知道错了。不过我焦龙可绝对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温馨提示:
三国蛟龙传奇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国蛟龙传奇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国蛟龙传奇全文阅读和三国蛟龙传奇txt全集下载。三国蛟龙传奇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国蛟龙传奇 第119章 家将们面面相觑,显是又信了几分,焦龙故作勃然大怒状,拍案道:“拿下!”众人顿时闹哄哄地拥上,把纪佐按倒,七手八脚地捆了起来。纪佐知说错了话,叫道:“是老爷叫我捉你的,你才是假传……”还未喊完,一个 2011-03-01 19:40:0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