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章 穿越

作者:风岚之歌    更新时间:2010-10-11 15:58:49    状态:已完结
  林毅然静静的盘坐着,胸前破开一个大洞,隐隐看的见跳动的心脏,他已经逃不了了,也厌倦了逃亡的日子。

  “你们真的想要么?”林毅然淡漠的看着七个老头,这些人都是修行千年的老怪物,虽然渡劫失败,转修散仙,但随便动动指头,林毅然也是灰飞烟灭的份。

  林毅然嘴角微微上翘,手中的玉简被他紧紧拽在手心,欲将它捏碎。

  “你不要乱来,我说过,只要你将那东西交给我,我答应你,你会活着离开这里。”为首的老头辉辉手,让随行的几位好友退后几步。

  “给你?”林毅然看着微微退后的几人,“呵呵,你们这些散仙,个个都不是我惹得起的人物,可是,却要追杀我这个小小不灭期修真者,真是好啊。如今,我被你们重伤,确实逃不了了,把东西交给你,你能走的掉吗?我又能走的掉吗?”

  老头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狡黠,这些随行者,也是认识百年的老友,只是各怀鬼胎,要是他们反戈一击,自己的确是吃不消的,不过……

  老头大笑几声,“各位都是我的老友,只要我得到那东西,愿意和各位分享。只是你,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放过你,你把东西给我,我帮你说说情,他们应该是卖我面子的。”老头说话间,紧紧盯着林毅然的胸。

  林毅然胸前如小小的喷泉,鲜血喷流不止。

  林毅然轻轻一笑,“可惜,你得到了,也是破不开这上面的禁制。”

  林毅然当然不相信这些散仙,苍白的脸已经开始灰败起来,“你们是可以放过我,以我的伤势,不必你们动手,我也会……咳…咳。”

  一缕鲜血从嘴中咳了出来,林毅然微微吸了口气,才将手中的玉简,微微抬起,“这东西确是仙帝流入人间的功法,师傅没能参破其中的玄机,你们也不能的,而我,哈…哈…”

  林毅然放声大笑起来,那老头静静的看着,却没有打断他的意思。

  待林毅然稍稍有些喘气,老头才问道,“你能破除禁制?”

  林毅然摇摇头,“我不能,但我知道谁能。”

  “谁?”几位老头齐声问道。

  林毅然直指上天,缓缓说道,“仙帝。”

  那老头被林毅然戏弄,也不生气。

  “敖仙,动手吧。”旁边的老头耐心全无,“我们追了他几个月,真不知道这小东西是如何躲藏的。”

  “吴老头说的对,一掌下去,玉简不就是我们的了,不必在等了,仙帝留下的,一定能让我们飞入仙界的。”

  众人诺诺点头,那敖仙皱了皱眉,“不急于一时,那小子的师傅对阵法研究颇深,修为也不在我之下,却弄得魂魄皆散,等等看吧,说不定那小子能将玉简打开。”

  其余几位散仙点点头,无赖,吴老头摇了摇头,“说不定那小子将玉简毁了,你们就等着哭吧。”

  敖仙看着吴老,眼神凌厉起来,“如果他真的将玉简毁去,你就给他陪葬吧。”

  吴老缩缩头,暗自祈祷林毅然不要将玉简毁去,他可不想做冤大头。

  林毅然笑笑,体内的真元缓缓流逝,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林毅然看着手中的玉简,“既然我不能凭借你崛起,那么,你就为我陪葬吧。”

  “遭了。”

  “不要。”

  几位散仙大叫一声,敖仙闪身上前,一掌拍在林毅然胸前,将林毅然震飞,可已经晚了,玉简已成碎末。

  就在玉简破碎的一瞬,一道粉色光芒从玉简飞入林毅然脑中。

  ‘心欲无痕’,仙界无上心法,修炼此心法之人,百年可飞升。

  真是好笑,濒死之人,拿你来做什么?

  吴老木然的看着林毅然将玉简捏碎,心中咯吱一声,完了,吴老刷的移出几里的,飘入半空之中欲走,都是自己的乌鸦嘴。

  “想走。”空中一阵大喝,将吴老震了了下来,“虽然我们同为散仙,可是,你不行。”

  敖仙的声音适时传入吴老的耳里,“我说过,你要为之陪葬。”

  几位散仙冷眼看着吴老,“死吧。”

  几件法器忽然出手,吴老大叫,“你们真的不恋旧友之情了?”

  几人冷笑,法器去势不减,“如果不是你的那句,那小子真的能想到将玉简毁去?”

  吴老心中一冷,使出平生解数与几位散仙游斗。几人战成一团,暂时将林毅然忘去。

  林毅然忽然笑了,“没想到啊,连师父都打不开的玉简,原来要这样打开。仙帝想的不错,这东西留在修真界的确是一大祸事,如果有人将它毁去,便能将这玉简的禁制破掉,这玉简的东西,竟然在毁去的瞬间烙在那人头里。”

  吴老大叫一声,看到林毅然那似笑非笑的神色,凄惨的脸上一阵释然,“原来如此,仙帝果真不同凡响啊。”

  敖仙趁吴老失神之时,手中法器趁机砸到吴老胸上,“去死吧!”

  “噗,”吴老喷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撞在地上。

  敖仙飞落在吴老身前,法器指着他的头,“说吧,临死有什么遗言,说不定我闲着无聊,会帮你办成的。”

  吴老缓缓起身,像着林毅然道,“小友,对不住了,人要死了,果才发现我这千年来的错事,难怪修道这么久,却没有唔得大道,挺过九天神雷,的已飞升。一切都错了,唯有你是对的,冒昧问一句,那玉简里到底是什么、”

  几位散仙脸色一变,已是失望的眼睛里多了几丝光芒。

  敖仙将吴老从地上拽起,拖到林毅然身前,此时的林毅然已是回光返照,看样子已是活不了了。

  敖仙微微咪着双眼,“你把那玉简的东西告诉我,或许我会救你一命。”

  “是吗?你们真有兴趣听听我这个死人……咳,的话?”林毅然失神的眼里闪过一丝戏谑。

  “是。”敖仙也不多言语,说罢之后静静等待林毅然的话语。

  林毅然撑起身体,“我要死了,不过我在死之前是可以将玉简的东西告诉你们。”

  几位散仙向前凑凑身体,以便听清林毅然虚弱的声音。

  吴老那惨白的脸上也是饶有兴趣,虽然他也是要死之人,不过这仙帝的东西,的确是让任何人都拒绝不了的。

  林毅然轻轻的笑了起来,像敖仙钩钩手,让他再里近点,这才开口,“仙帝留下的东西,是他修炼的仙法‘心欲无痕’,修这仙法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会飞升成仙,最重要的一点,渡劫之后,修道之人才能把真元转化成仙元,而这功法,却是直接修炼的仙元,哈哈,你们想得到它么。”

  林毅然看着众散仙那兴奋的神色,暗中凝聚最后一丝真元,吴老似乎明白林毅然,微微向他点头。

  敖仙也暗自激动片刻,忽然感觉身边灵力波动强烈了许多,神色大变,那苍老的脸上带着丝丝惊恐,闪身离开。

  就在众散仙疑惑之时,林毅然将元神爆体大法施展出来,“你们为我陪葬吧。”

  吴老也大笑一声,“你们也为我陪葬吧!”

  一位不灭期的修者与散仙的自爆,庞大的能量将几位散仙瞬间秒杀,能量撕毁大地,就连空间也有小小的波动,一道空间裂缝一闪而过,将飘散在空气中的一缕粉色吸入其中。

  而后平静下来,仿佛一切都没发生似的。

  敖仙看着那深不可见底的裂缝,微微颤抖。

  “好险,一切都随之飘散了吧!仙帝交给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回天报到去。”

  斗之大陆,林家,林夫人今天分娩,全家上下洋溢着喜气,大家紧张的等待着婴儿的降世,只听产房内产婆高兴的扬声说了句,“夫人生了,是个男孩。”

  只是片刻后,产婆尖叫着跑了出来,喘息说道,“老爷,孩子没有呼吸,夫人晕过去了。”

  三天后。

  美妇人面容憔悴,红肿双眼紧紧的看着床上那小小的身影,双手轻轻抚着那婴孩的脸,“夫君,你看,孩子的你脸色还是那么的红润。”

  一旁的男人捏捏婴孩的手,“温软的,常理说,死人是会尸僵的,”男人眉头一邹,“难道……”

  “有救?”美妇人惊喜道。

  男人点点头,招来一下人,“林大,去看看神殿牧师来了没有?”

  “是,老爷。”林大恭敬的退了下去。

  不多时,林大领了一位老人回来。

  “林萧老爷好啊!”老人拱手到。

  男人还礼,“原来是7阶牧师格兰,在下见礼了。”说罢又鞠一躬——厢房内,格兰大牧师仔细检查了婴孩的全身,心中却恼怒林萧,娘的,老子大老远跑来,连口水都没喝上,便被拉来看这具‘病人’,没有一点生命迹象,但身体却如此的温润,仿佛活人一般,而且,根骨这么好,练武的奇才啊,可惜。

  格兰抬头看着林萧夫妇,摇了摇头。

  林夫人本有些血色的脸,顿时又苍白了下去,转身看了看丈夫,林萧面色却没多大变化,整个家是他撑起来的,喜怒不表于色,只听他淡淡说道,“请格兰大牧师休息吧。”

  格兰心中骂了句,老子还没吃饭喃,修娘的息。

  只是看这二人的脸色,林家是东华帝国数一的商业大家,自己还惹不起。

  林萧搂住妻子,身体微微颤动,“明天,把儿子葬了吧!”

  林夫人啜泣的点点头,林萧扶着妻子走到床边,“好好陪陪他吧。”

  林夫人渐渐止住啜泣,抚着婴孩的头,喃喃着说着什么。

  林萧走到桌旁,为妻子倒水去了。

  林毅然在无边的黑暗中,仿佛听见有人在他耳边重复着一句话,他有些听不清,却又想听清,想看看说话的人是谁。

  林毅然忽的挣开双眼,我不是死了吗?以元神自爆,我不可能还会活着。这到底是那?

  林毅然想开口说话,却只能发出“哇哇”声。

  “夫君,儿子哭了,儿子活了,儿子活了……看,他眼睛睁开了。”

  林毅然想起身看看这说话之人,可双手一丝力气也没有,双脚也十分软弱,就连爬行都做不到。

  这到底是怎没回事啊?

  林毅然发现脑袋也是十分不中用,只是想了一想,便头痛难忍。

  林毅然被一双大手抱了起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小小的脚,靠,我真的活了,只是变成了婴儿。

  小小的脑确实不够用,只是简单的问题想了这么久。已是接受现实的林毅然这才打量起眼前的美丽妇人。

  那妇人带着无比激动地笑容,但脸上却带着泪痕,美丽的容颜十分憔悴。

  “看,儿子他在看我呢。”妇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一张刚毅的脸庞凑了过来,“儿子,来看看爸爸。”那男人说完后便做起了搞怪的动作,似乎是要逗逗林毅然。

  真把我当小孩了,林毅然这样想着,不过,确是偏过脑袋看看男人,“丫丫”叫几声,双手舞动几下,小脚胡乱蹬几下,做足婴儿的样子,他可不想被人当做怪胎。

  “真可爱,”林萧摸摸林毅然的小脑袋,“这孩子肤如脂,眉如剑,呵呵,长大必然是个俊俏小生呢!”

  “看把你乐的,这上下的事你还没打点吧,快去,留我娘俩单独处处。”

  见妻子解这衣衫,林萧释然,呵呵笑了两声,就在他走到门前时,林萧回过头,“柳儿,我吃醋了。”

  柳儿正将白嫩的兔兔凑到林毅然嘴边,看见丈夫吃味地脸,嗔了林萧一眼,“快去快去,跟儿子吃醋,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林萧又走了回来,看夫人哄儿子吃奶,“嘿,这小子还把眼睛闭上了,儿子,你也知道爹爹不是成心吃你醋的,把眼睛睁开,看看我呀。”

  林毅然心中靠了一声,这位大叔,我不是有意的,吃了你夫人的豆腐。

  心中这样想这,就更不好意思睁眼了,死死闭上眼睛,嘴里含着fen嫩的小樱桃,吮吸着nai水。

  “这孩子,还真小气。”林萧见林毅然不睁眼,轻轻拍拍林毅然的小屁股,嘴里嘟囔一句,出了房门。

  房外下人云集,个个面色喜庆,全然不见早晨那死气沉沉的样子,见老爷从房中走出来,齐齐叫了一声老爷。

  林萧笑着,挥手招来一憨厚老者,“大家有心,孩子刚醒,你们就来了,林大,吩咐账房,每人二两银子,还有,将城中有头有脸的人都请来,让那些笑老子无后的人看看,我儿子醒了。”

  “老爷,萧大人来了,说是有急事找您。”一小厮急急跑来道。

  林萧点点头,“账房领银子去吧,也不知这萧青霖这么急干嘛?”

  “谢老爷。”小厮又急急跑了。

  林萧快步步入后厅,萧青霖来回踱着步子,见林萧进来,急忙迎了上去。

  “林哥,这次,你要帮帮我们啊!”萧青霖说着,就要跪下去。

  林萧几步上前,将萧青霖拽起来,“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亲入兄弟,有什么话就直说,大哥一定帮。”

  萧青霖寻了个椅子坐下,平静下来,“大哥,你还记得我3年前办的那件案子?”

  林萧道,“记得。”也坐了下来。

  萧青霖面色凄然,“那件案子你也觉得蹊跷,但我却草草结了案。”

  “案子虽不大,但牵连了朝中一干重臣,草草结案,大哥也是同意的。”

  “大哥,你却不知,这案子的许多线索,都是王庆那混蛋伪造出来的,就因为早早结案,这些线索都来不急核实,等到案子办完,奏折送了上去,我在整理卷宗时,才发现,这些线索与口供对不上。只是这时,奏折已经送了上去,哎,不知害了多少忠良。”

  “事发了?”林萧问。

  萧青霖苦笑道,“王庆这几年步步高升,眼看这事已经瞒不住了,但事情过了这么多年,线索不能核实,他只需找只羊,这事,便与他无关了。”

  “这只羊,就是你了。不是大哥说你,年轻时浮躁的毛病就是改不了。”林萧重重叹了一声,“这事,不好办,何况大哥我身在商贾世家,朝中也不好说话。”

  萧青霖摇摇头,“大哥,小弟这次来不是这意思,事发了,重则处斩,轻则流放,我这生没什么牵挂,只是我那女儿,未满周岁,孩子他娘难产去了,这一去,也不知还有没有命回来。大哥,孩子就拜托你了。”

  林萧笑道,“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你忘了,我那妹妹可是皇后呢,放心,你不会死的,流放就流放吧,过几年你在回来,你放心,月轩我会好好照顾的,她可是我媳妇儿。”

  “大哥。”萧青霖双目通红,像林萧鞠了一躬,“我这就去了,来呀,把孩子交给林老爷。”

  孩子被抱了上来,萧青霖逗了逗女儿。

  “轩儿,以后爹爹不在你身边,你要多多听林叔叔的话,要多多吃,快快乐乐的······”

  萧青霖也不管听不听得懂,罗嗦了一大堆,然后一狠心将孩子塞到林萧的手里,头也不回的走了。



温馨提示:
修仙也纨绔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修仙也纨绔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修仙也纨绔全文阅读和修仙也纨绔txt全集下载。修仙也纨绔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修仙也纨绔 第一章 穿越 林毅然静静的盘坐着,胸前破开一个大洞,隐隐看的见跳动的心脏,他已经逃不了了,也厌倦了逃亡的日子。 “你们真的想要么?”林毅然淡漠的看着七个老头,这些人都是修行千年的老怪物,虽然渡劫失败,转修 2010-11-15 16:01:3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