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3章:擂台搏命时

作者:北斗七杀    更新时间:2010-12-04 11:06:55    状态:已完结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一个纵身跳上擂台。他用黑布蒙着脸。这个人就是米南丰丰。

  这时,又跳上了两个人,一个是威虎山二当家扑地狼,另一个是金大成两个人急忙架起了三当家纵空鹰。急忙架起他,跳下去。

  米南丰丰慢慢拉来架式,他的全身的衣裳无风而自动涨起来,如一个天下无双的球慢慢涨起来,他的两只掌慢慢伸开,一种更大厉害的杀气慢慢逼来,他慢慢后退几步!两只掌慢慢推出,竟然发出一阵闷雷般的低响。站在擂台前面的人只感觉有一把刀子直直扎进了耳朵。

  东条井二慢慢撑起来,他的身子摇动几下,又晃了几晃,却慢慢站稳了,站在擂台上是一个黑衣蒙面人,这个人用黑布紧是蒙着脸,只露出两只眼睛,那两只眼睛射出杀人的光芒。他穿一身黑布衣裳,个子不是很高大,比东条井二要低大约半头。可是,稳稳站在那里,却是有一种铁钟一般稳固的感觉。

  但是,他的眼睛一盯米南丰丰的眼睛,就感觉有一种杀气迎面而来,让他不由自主地倒退几步。现在,他才明白,什么是绝顶高手,什么天下无敌。刚才与纵空鹰对战的时候,感觉有一种从脚一直冷到头的寒冷,那种寒冷是慢慢而来,而现在,就如一下子跳进冰河里,是一种极寒的寒意,从头直直砸下,一下子把他在砸进九尺深的冰窟窿里。那种感觉,只有遇到真正的高手,才能体会。

  而一般练功之人,根本无法感觉到!那是一种无紧不摧的杀气!

  刚才纵空鹰的杀气只是一种铺天盖地的席卷天下的之杀气,而这个蒙面人的杀气却是一种凌厉无比的杀气,就如一把无形的刀,只要一下子,就能深深扎进你的心里,从你的后背直真穿出来!

  东条井二感觉有一把无形的刀直直扎来,正顶他的脖子上。他不由得有一种想跪下去的感觉。

  可是,他是一个真正的武者,是一个永远不服输的武者,一个宁愿战死,也不服输的武者。能死在高手的手上,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最好的归宿。

  他慢慢吸了一口天地之精华之气,这口气慢慢从鼻子往下慢慢腾腾游走,经三十六道大穴,然后,汇合在丹田之处,

  一种丹田之气慢慢从他的双腿间的会阴穴为起点,一直往上慢慢游走,从身体正面沿着正中央往上到唇,最终到达头顶天突穴,这条经脉就是任脉;然后又慢慢天突穴慢慢往下,顺着脊椎往下慢慢游走,最终回到丹田。又从督脉则是由会阴穴向后沿着脊椎往上走,到达头顶再往前穿过两眼之间,到达口腔上颚的龈交穴。任脉主血,督脉主气,为人体经络主脉。任督二脉若通,则八脉通;八脉通,则百脉通。

  他慢慢腾腾运用混合元气运行大周天,小周天,各一个来回。他的眼睛慢慢射出一种杀意,四只眼睛直直盯着,就如两把剑在半空来来回回撞击着,一霎时,就已经交战不知多少回合。

  他的脸慢慢流下一滴滴的豆大的汗水。一滴豆大的汗水直直滚下来,从他炎热的额头上滚下来,慢慢经过他的眼睛,流过他的鼻子,流进他里。他的两只腿慢慢踏下去,竟然深深陷进结实的擂台里。那擂台都是几百年的做成的。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他的脚下竟然出现两个深深的坑。

  米南丰丰的脸慢慢变了色彩,变得如红血一样红,他的额头也悄悄滚落了一滴汗,一滴豆大的汗水呆呆立在那红色的额头上,如一粒珍珠。他的两眼变得一片通红。整个空气都一种要爆炸的感觉!他的两只脚也深深陷进擂台里。可是,他一步也没有退。

  擂台下的人一个个直直往后退,因为,前面的人的人衣裳竟然开了,如用一把刀子一个个割开一样。

  突然,东条井二发出一声低低的怒吼,这一声怒吼,就如一只受伤的狼在咆哮。这一声吼叫,虽然声音不高,可是,就是站在最后面的人也听得雷声一样炸响!前面的人用双手紧紧捂住了耳朵!

  米南丰丰明白,这个东条井二就要开始进攻了。他慢慢把两只扬起的手,挡在胸膛前,这表面是一种没有什么招式,可是,这种法子,就是一种最难练就的境界,这是无招胜有招,每一种招式,再厉害,也有破解之法,唯一的没有招式,见招拆招,见招变招,招招变化莫测,才是练武之人的最高境界。

  两个人正要交手!

  可是,王紫衣发出一声低叫:“啊,!”她一下子摔下去,米南丰丰急忙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紧紧抱住了她!可是,她的两只眼睛紧紧闭上了。

  这时,东条井二动了一动,两只斗大的拳头在空中闪了一闪,如果,这个机会出手,那就是最好的机会了,这种机会一纵就失去了,也许,这就是唯一的机会。可是,他没有再动。

  他低低说了一句。:“你带这个姑娘走吧,明天,擂台再见高低。

  可是,擂台后面悄悄伸出一只乌黑的枪管,那黑洞洞的枪口,如一只眼睛一样紧紧盯住了米南丰丰。

  米南丰丰抱着五紫衣一下子跳下擂台。他就这样抱着她,一直把她抱到她的家,她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见,一个蒙面人紧紧抱住她。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她低低叫了一声:“你,这个人,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米南丰丰轻轻把王紫衣放在地上。他说:“在擂台上,你晕了过去。我只好把你抱下来。我不会让那个鬼子动一动你。”他抡起拳头,一拳头打在一块石头上,哗,那块石头一下子打得粉碎!

  米南丰丰发现这个王紫衣很象他从前救的那个叫杏叶的女人,那一回,他用一个饼子救了杏叶,她就用身子相许。那一回,他一下子把杏叶放在身子那里。可是,却来了两个鬼子。

  米南丰丰扶着那个女人回了她的家。她的家是一个大院子,有十几间屋子,两扇破木门紧紧闭着,门上还有稀稀的几十大铜钉。显然,从前,她家是一个大户人家,可是,现在,败落了。

  米南丰丰把王紫衣扶进家里,天已经黑了。王紫衣一下子就要跪下去。“今天,要不是你,也许,我就要死在那个鬼子手里了。”

  米南丰丰急忙一把架住她:“王姑娘,其实,每有一个热血汉子,都不会眼睁睁看着咱们的人受伤害。”

  王紫衣突然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胸膛,她发出一声尖叫:“哎呀。好疼。”她的脸慢慢变黑了。

  米南丰丰急忙用右手扶住了她,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腰。他轻轻问,“王紫衣,你受伤很痛。”

  王紫衣点点头。轻轻问“大哥,你叫啥名子?来到我家,你还不相信我呀,放心吧,无论,你是谁,我都不会给别人说的。”

  米南丰丰一把扯开脸上的黑布,一张英俊的脸展现出来,两道剑眉直指云天,鼻子高大威武,两只虎眼闪出一片正义之气。他穿一身黑衣,往哪一站,就是玉树林风,如果在某个王朝,他一定是位王子了。可是,这是乱世呀,真是可惜了。

  王紫衣看着这个高大英俊的汉子,心里不由有了一种莫名的冲动,她的脸慢慢变红了,两朵红花悄悄绽放在她的脸上。

  这个男人又一回把她送回了家。也许,这一夜,就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了。

  米南丰丰说:“我再说一遍,我叫米南丰丰,我本来姓米,只因为家里穷,我的爹在那个马上仞国住过,他就给我取这样一个怪名子。因为,我们很少吃到米,就叫米南丰丰。就是大米难以丰收。”

  王紫衣笑了笑,她回过头说:“你这个人真怪呀,你说过一回,我就记住了,为什么还要再说一回。也许,我永远不会忘记了你。”

  王紫衣不由又一回紧紧盯住他。一双汪汪含情的眼睛闪烁着无限深情。她又调皮地笑了,她双手又紧抱拳头:“早就听说过,勾魂夺命脚的大名,本来,我以为是一个阴险狠毒的老头子,没有想到你这样年轻。听说,你一个人就打败九大高手。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米南丰丰一把紧紧拉住她的手,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玉腕上。三根指头轻轻碰住她的手腕。

  “坐下吧,你是不是心里好热,就如火烧火烤一样。”

  米南丰丰一声惊叫:“王紫衣,你中毒了,这狗娘的家伙鞋上有毒呀。这可怎么办?”

  王紫衣的脸一片潮红,两只眼睛迷离起来,她低低声说:“我知道一种法子也许,能救我,可是,可是,她的脸变更红了。

  米南丰丰说:“什么法子,只要是能救活你,就让我死了,我要救你。”

  王紫衣的声音更低了,就如一只蚊子在叫,她的脸比红纸还要红上三分。

  “就是把毒吸出来。只要这样才能我的命。”可是,这个伤口却在王紫衣的雪白的胸膛上,她怎么好意思让一个陌生的男人趴在她的胸膛上给吸毒呀。

  米南丰说:“为了救你的命,我只好这样做了。”

  王紫衣慢慢坐在床边,而米南丰丰就坐在她的身边,王紫衣轻轻吐出一口气,真是吐气如兰呀。这样的美丽人就在他的身边,两只汪汪如水的眼睛无限情深地望着他。那张脸儿白里透红,小小儿轻轻张开。细细的腰,高高的那儿,一种女人的香气悄悄放了他的鼻子。让他不由得陶醉了。



温馨提示:
左枪右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左枪右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左枪右炮全文阅读和左枪右炮txt全集下载。左枪右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左枪右炮 第63章:擂台搏命时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一个纵身跳上擂台。他用黑布蒙着脸。这个人就是米南丰丰。 这时,又跳上了两个人,一个是威虎山二当家扑地狼,另一个是金大成两个人急忙架起了三当家纵空鹰。急忙架起他,跳下去。 米 2010-12-04 11:06:5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