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0章:毒酒断肠散

作者:北斗七杀    更新时间:2010-12-17 12:59:35    状态:已完结
米南丰喝了太多的酒,他把这个秋月当成了他的媳妇玲子。他一把秋月扛起来,跌撞撞扛回了自己的住处。

  米南丰一下子紧紧抱住了秋月,嘴里低低叫着:“玲子,我的玲子。”他的大嘴,就在秋月的脸上胡乱啃着,那要命的舌头在她白嫩的脸上胡乱扫着。

  秋月用两只小手一把推开他的脸,她用一只手轻轻按住那要命的地方。她轻轻说:“米大哥,米大哥,我就是你的玲子,我就是你的媳妇,玲子。”

  秋月用话哄着米南丰。她白嫩的手轻轻滑进了米南丰的衣裳里,在那宽厚的胸膛慢慢来来回回。她用一只手慢慢解开了他的衣裳,她一下子扑进了米南丰丰的怀抱里。

  秋月低低说:“我,玲子,也想你呀,想你,想得我睡不着,吃不下饭,每个黑夜里,我都在想你,想你想得我好难受。你不知道,你一走,我的心里就如扎了一把刀子,一把刀子一下子插进我的心。”

  米南丰一把紧紧抱紧了秋月,把秋月扑到在床上。

  秋月喜欢上了米南丰丰,她就想把米南丰丰从刘红叶的手里抢过来。

  米南丰丰喝了太多的酒,他把这个秋月当成了他的媳妇玲子。他一把秋月扛起来,跌撞撞扛回了自己的住处。

  米南丰丰一下子紧紧抱住了秋月,嘴里低低叫着:“玲子,我的玲子。”他的大嘴,就在秋月的脸上胡乱啃着,那要命的舌头在她白嫩的脸上胡乱扫着。

  秋月用两只小手一把推开他的脸,她用一只手轻轻按住那要命的地方。她轻轻说:“米大哥,米大哥,我就是你的玲子,我就是你的媳妇,玲子。”

  秋月用话哄着米南丰丰。她白嫩的手轻轻滑进了米南丰丰的衣裳里,在那宽厚的胸膛慢慢来来回回。她用一只手慢慢解开了他的衣裳,她一下子扑进了米南丰丰的怀抱里。

  秋月低低说:“我,玲子,也想你呀,想你,想得我睡不着,吃不下饭,每个黑夜里,我都在想你,想你想得我好难受。你不知道,你一走,我的心里就如扎了一把刀子,一把刀子一下子插进我的心。”

  秋月是一个会哄男人的女人,她知道如何哄一个男人。如何把男人哄得高兴。

  秋月张开嘴,一条细长的舌头一下子钻进了米南丰丰的嘴里,她轻轻说:“米大哥,给你吃一条小鱼儿。”

  接下来,两只手慢慢去解臭虫的衣裳。两只如白玉一样的手慢慢抚爱着他的肌体。接下来,那只要命的小嘴一下子压下来,就紧紧压在米南丰丰的大嘴巴上。

  米南丰丰一把紧紧抱住秋月,两只大手一下子紧紧按在那光滑的肌肤上。他两只手胡乱撕扯着。嘴里低低叫着:“玲子,我的玲子,你真是让我想死了,我做梦都是你,我醒过来,还是你,哪一夜,我都要叫你的名子。,”

  他一只大手压住了那光滑的身子,另一只手就钻进了小红菊的衣裳里,轻轻捏造着那可爱的小小的突起,用大嘴紧紧咬着那可爱的小嘴。

  米南丰丰低低叫着:“老子是属虎的,,老子在床上就是一只老虎,今天夜里,要好好收拾你!”

  秋月说:“我是属大龙的,我比你小了一轮,今天,就在这里,我和你,来一个龙虎斗。看看谁厉害?”她一下子紧紧扑到米南丰丰的怀里,用洁白的牙咬住他的肉。

  米南丰丰紧紧抱住了秋月,两只深情的眼睛凝望着秋月,他喃喃着:“玲子,我的玲子,我也不会离开你了,我要一辈子都和你一起,活和你一起活,死就和你一起死。”他紧紧抱住了秋月,嘴里却叫着:“玲子。”

  秋月也紧紧抱住了米南丰丰,秋月嘴里低低叫着:“,我的米大哥呀,我想死了你,我想你呀。你天天都在我的心里,都在我的梦里,每一回梦里,你都紧紧抱着我,可是,我一睁开眼睛,你就不在了,我的泪就打湿了床。”

  米南丰丰一把推倒玲子,这时,他的左手一下子撞在一根冰冷的东西,他一下子把那根东西紧紧抓在手里,然后,抬起来那根东西,那只左手仿佛不由自主般抖动一下,啪,一声大响,炸碎了寂静的夜。

  这一下子,米南丰丰睁开了迷离的虎眼,他的酒一下子醒了,他看清了自己怀中的女人根本不是玲子,而是秋月。

  米南丰丰一把推开秋月。低声说:“秋月,你走吧,走吧。我要去打枪了。”

  秋月泣不成声了,她的泪悄悄滑下来,她一把紧紧抱住米南丰丰。她说:“这深更半夜了,你能忍心让我走吗?我一个人好害怕呀。”

  米南丰丰扬起那支三八大盖,他说道:“我送你回去!”

  秋月一下子跳起来,她大叫着:“米南丰丰,我恨你,我恨你一辈子!”她就离开这个让人伤心的男人。而,米南丰丰又抄起那把三八大盖,去练枪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能打中远方的人头了。那个人头让他打碎了。每打碎一个人头,他就下山再去杀一个鬼子,再拿回来了一个人头。

  他的枪法有很大的长进。

  终于,有一天,他连连打了三枪,每一枪都打在人头的右眼上。他慢慢抬起手中的大枪。他大叫着:“我终于练成了,我练成枪神了,我的枪法能杀鬼子了!我的枪法比王列的枪法还要好,等什么时候遇上他,我和他较量较量。我比他更厉害!”

  可是,刘红叶说:“这打中不动的物体,才是第一步,在战场上,敌人不会等着你开枪去打,你还要练习打活的物体。”

  刘红叶说:“这样吧,我扔石头,你来打。”

  突然,来了一个兄弟,这个兄弟就是断头鬼。

  他悄悄走到米南丰丰的边,在他的耳朵边悄悄叫着:“米南丰丰,咱们大当家,有请!”

  米南丰丰一把紧紧抓住那个兄弟的肩膀。他摇了几摇,大声问道:“兄弟,你不是在哄我吧?他会请我?”米南丰丰根本不相信奶头山的大当家,王在行会请他。因为,这个大当家自从受伤以来,就很少露面了,奶头山上的大小事都由二当家滚刀肉一个人说了算。

  那个兄弟说:“我们大当家就请你一个人。你的面子很大呀。不过,你要跟着我从后面悄悄进去,记住,不要让别人看见了你。”

  于是,米南丰丰就跟着断头鬼悄悄进入了奶头山大当家——王在行的房子。王在行半躺在床上,整个人瘦了一圈子,两只大眼里没有一丝光彩。他有气无力地坐着。

  米南丰丰问“大当家,你的伤好多了吧?我一直在担心你的伤。”

  王在行慢慢伸出一只枯瘦的手,那只手就如根枯萎的树根一样。他摇摇手。慢慢腾腾说:“米兄弟,我就要走了,走了,那一回,你,还有金大成,还有一个不知道名子的汉子,咱们一起杀鬼子的情景,我一直记在心里。哪个汉子叫啥?”

  米南丰丰说:“那一个人叫王灭,人送外号枪神,他的枪法最准了,能百步之外打灭蜡烛。他是落同党的一个连长。”

  王在行艰难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点点头:“你,金大成,王灭,都是真英雄,是最值得信任的汉子。”

  米南丰丰说:“大当家,你这样叫我来,一定是要让我做什么事吧?你说吧,不论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去做。”

  王在行抬抬手,对断头鬼说:“去,我的三根小黄鱼都拿过来。”不一会,断头鬼就取出三根闪闪发亮的金条,慢慢摆在米南丰丰的面前。

  王在行说:“米兄弟,这三根金条,我也用不着了,就送给你吧,听说,你有媳妇了。就当我的贺礼吧。”

  这时,断头鬼悄悄走到米南丰丰的身体后面,他慢慢腾腾抽出一把乌黑亮的盒子炮,慢慢腾腾对准米南丰丰的头。那只黑洞一样的枪口悄悄地等待着。

  米南丰丰并没有回头,他只是用两只虎目紧紧盯着王在行,其实,他的双手也暗暗握成了拳头。他感觉到有一种杀机悄悄出现!

  米南丰丰摇摇头。他慢慢说:“大当家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这样的重礼,我不能收。大当家,你要我做啥事,我一定会去做,我这个人做事,不是为了这个。只要你说一声,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去做。”

  大当家王在行点点头。他连连说,“不错,不错。能在重金前,不动声色的人实在太少了。”

  断头鬼走过来拍拍米南丰丰的肩膀。“兄弟,你的命好大呀,刚才,只要你的手碰一碰那三根金条,我的枪就会要你的命!”

  米南丰丰慢慢腾腾站起来,他一把紧紧抓住断头鬼的大手,慢慢对他说:“断头鬼大哥,我不是一个贪财的人。别说这三根金条,就是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会动心。”

  断头鬼点点头。他慢慢说:“米兄弟,你果然是一条好汉!你能通过两回考验。真是一个当大当家的好苗子。当大当家,第一,要不在意金钱,第二,要不在意女人。”

  米南丰丰摇摇头,他问道:“这是考验我?为啥要考验我?第一回考验是啥?”

  断头鬼说:“就是考验你,有没有当大当家的本钱?看你配不配当咱们奶头山的大当家?我们大当家打算,让你当大当家!”



温馨提示:
左枪右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左枪右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左枪右炮全文阅读和左枪右炮txt全集下载。左枪右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左枪右炮 第80章:毒酒断肠散 米南丰喝了太多的酒,他把这个秋月当成了他的媳妇玲子。他一把秋月扛起来,跌撞撞扛回了自己的住处。 米南丰一下子紧紧抱住了秋月,嘴里低低叫着:“玲子,我的玲子。”他的大嘴,就在秋月的脸上胡乱啃着,那要 2010-12-17 12:59:3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