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2章:你就是凶手!

作者:北斗七杀    更新时间:2010-12-27 08:00:00    状态:已完结
米大哥,你是一个痴情的人。我就是你的玲子。张青衣说,

  他喝了许多酒,他已经醉了,他有些糊涂了。他摸了摸眼,“你就是玲子,你就是我的玲了。”由于,感觉这个女人在自己的眼前晃呀,晃呀,一会就成了自己的女人,玲子。

  玲子,俺的媳妇,俺的女人。他一把紧紧抱住了张青衣。张青衣也紧紧抱住他。一弯桔红色的月牙悄悄看着他们。

  哗,一下子就撕开了她的衣裳,露出雪一样白的皮子。米南丰丰一把抓上去,两只手紧紧抱住她。哟,一下子两个人就倒下去。

  米大哥,你还是带我走吧,我听说,那个臭虫要害你。我刚才听见一句。那个臭虫说是做了你。再说,你在这山里成了我的男人。其它的男人都会红了眼睛!一定会想法子害你。二当家,也不会放过你。我也是他的女人。

  米南丰听见臭虫两个字,他的眼睛一下了瞪大了。他一把推开张青衣。这一推,只是胡乱一推。可是,就是看起来似乎不着力的一推,就一下子把张青衣推出几尺远,一下子摔倒了,她发出一声尖叫,她的头恰巧撞在一块石头上,那红色的血慢慢就顺着脸流下来。因为,他是一个武林高手呀,他胡乱一下子,就能要一个人的命!

  可是,米南丰根本没有看张青衣。他用双手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头。

  他感觉一阵天昏地转。这一下子,他的酒一下子醒了!他似乎感觉那个臭虫就在他的身边。他似乎看见那个臭虫正拿着刀子扑过来!

  他又想起了,那个奶头山的王在行。那个老当家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样了?

  再说,他想去看大当家,二当家滚刀肉为什么不让他去呀?

  他又想起了,王在行对他的考验。他又想了,那个秋月。那个秋月哪里去了?还有,大当家,王在行为什么不让人来找他。难道?难道,大当家王在行让谁杀了?

  还有,那个臭虫上一回去去刺杀王在行,这一回,臭虫回来了,他会不会再来刺杀大当家王在行呀

  米南丰的心里突然感觉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他一下子捏紧了拳头。就要走。

  张青衣被他一推,脚下一滑,她的脚一下子踩在一块石头上,一下子摔倒了。这一下子,她的头撞在一块石头上。立时,鲜血顺着她的脸慢慢往下流。她慢慢爬到米南丰的身边,她大叫一声:“米大哥,米大哥,你就这样走吗?她一下子紧紧抱住了米南丰的腿。

  米南丰回过头。?看见张青衣的脸上流出了红色的血。米南丰急忙蹲下去,用一只手紧紧按住了她的伤口。另一只手从衣裳上扯下一块布,给她包扎好了。

  米南丰没有想到自己的这样一推,就这样要命。就差一点要了这个女人的命。他看了看伤口,那个伤口就差点撞在她的右边太阳穴上。只要撞上了太阳穴,恐怕就是神仙来了,也难以救她的命。

  米南丰抡起拳头,就要打自己。他自己大声叫着:“我真浑呀,真浑呀。我差点把你推死了。”

  可是,张青衣紧紧抱住了他的胳膊。她的泪又滚下来。她叫着:“米大哥,米大哥,我不恨你,你是喝醉了。你救我的命,我的命是你的。”她的高高的突起紧紧沾在他的手上。那种温情让他的眼睛迷离了。

  幸亏,那个伤口只是小伤,流了一会儿,就不再流了。可是,张青衣还是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

  张青衣是一个会哄男人的女人。她想把这个男人抓在手里。她用一只如玉一般的小手,慢慢捏住了米南丰丰的大腿。另一只手轻轻钻进他的衣裳里,在他要命的地方轻轻捏着。

  渐渐,米南丰丰的手也动了起来,毕竟,他是一个热血沸腾的二十来岁的人呀。哪个男人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任何一个男人,在这样的怀抱里,不陶醉吗?

  米南丰胡乱叫着,玲子,玲子,两只手在她的雪白的皮肤上胡乱摸着,一会儿按住了那雪一样白的胳膊,一会儿撞着那两条雪白的腿。那张嘴也胡乱亲着,一会亲着了那张可爱的脸,一会儿亲着雪一样白的肚皮。

  “米大哥,你真是啥也不懂呀。我就是玲子,我就是你的女人玲子。我就是你的媳妇。你要带我走,带我下山,这个鬼地方,我一天也不想呆了。”张青衣说。

  “我带你走,我带你走,我也不想当土匪。我把金大哥一起带走。我带着你回城了,回老家,回那个温暖的小屋子。我和过过,一辈子。”

  张青衣倒在他的怀里,她轻轻地说:“米大哥,你是一条好汉子呀。我能撞上你,就是我这一辈子的运气。你就是一个知道心疼女人的人。那帮人根本不把我当女人。你看见别人让我脱衣裳,你就要发火。我听见了,你的话。我看见了你大哥用脚踢你。”

  米南丰抡起拳头,一拳头打在一块石头上,他一下子把那块石头打得粉碎!他发出恨声,

  “那些家伙,俺有机会,要好好收拾他们。让他们一个个给你跪下,叫你奶奶。”

  张青衣拉住了米南丰的大手,慢慢往下拉,让他慢慢放在那两个雪白的突起上,“米大哥,这个好东西,你要好好吃呀。”

  米南丰的手慢慢地按住了那高高的突起,那软绵绵的感觉,让他一下子抱紧了那个女人张青衣。他还叫着,俺的媳妇,俺的女人。玲子。玲子。

  那只小手拉着米南丰丰的大手慢慢往下拉,拉过了高高的山峰,那两只手在大山峰上来来回回推着。

  那弯月牙悄悄咬紧了嘴巴,它不敢说出一声什么,他怕惊了两个热闹中的人。那些星星悄悄闭上嘴,他们也在看着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人。

  这时,黑影一闪,有一个人悄悄走过来,他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把闪闪发亮的大刀。他悄悄走过去,那把大刀慢慢抬起来。

  那个人把嘴紧紧咬住了,把自己的嘴巴咬出了血,那把大刀高高抬起,他慢慢出现在米南丰丰的后面。他离米南丰丰就要十几步远,他就躲藏在一棍大树的后面。那棵大树足足有几搂粗细,在这样的夜里,很难发现他。

  他只要一个纵身就能扑到米南丰的跟前,再把那把亮闪闪的大刀,往下一砍,就能把这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人砍成两半。可是,他可能害怕了吧。他把大刀慢慢插在地上,又取出三只飞镖,三只带着红樱子的飞镖。他把一只飞镖慢慢拿起。对准了米南丰丰。他就是刚才悄悄跟着米南丰丰的那个人。

  可是,米南丰还是紧紧抱着张青衣,他根本没有发现那个人。张青衣也紧紧抱住了他,那只小手拉住他大手,慢慢往下走,慢慢走过那光滑的肚子,再往下,就过了那滑滑的肚子,两个人一下子发出一声大叫。啊!

  哗,张青衣翻过身子,把米南丰压下面。两个人来来回回滚着,把一片雪地都滚平了。两人在这里整整紧紧抱了一夜。

  太阳来了,月亮走了。米南丰一扳推开好好的她,你不是玲子。你是杏子。他抬起头,看见东方升起一轮红红的太阳。一夜就这样滚着,滚了过去。

  张青衣一把紧紧抱住米南丰。“你就是我的男人。”

  米南丰急忙叫着:“咱们快走吧,别让他们发现了。”

  他们急忙穿上衣裳。可是,刚刚穿上衣裳,突然,冲过来一伙人,一伙拿着大枪的的人,带头的正是臭虫。他们都拿三八大枪对着他们。

  米南丰抡起双手,一下子就几个人推倒了。突然,臭虫发出一声大叫:“米南丰,你好大的胆子,你杀了,杀了大当家!”

  米南丰一下子呆住了,就如中了雷劈一样,呆呆地立在哪里。半晌,他才回过神来,他大声问:“你再说一遍!”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臭虫对着几个兄弟使了一个眼色,他们急忙趁机把他绑了起来。接下来,把那个女人也绑起来。

  本来,这些人根本不是米南丰的对手。可是,现在,他一下呆住了。

  臭虫大叫着。“你杀了大当家。你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狼!”

  虽然,玲子和刘红叶都离开了米南丰,可是,这个张青衣又喜欢上了他。因为,他接住了那个北斗七杀壶!救了她的命!

  米南丰和张青衣在雪地里缠绵了整整一夜,那红色的太阳悄悄钻出来,悄悄看着他们。

  可是,他们不知道,奶头山的大当家,王在行让人暗杀了!

  他们急忙穿上衣裳。可是,刚刚穿上衣裳,突然,冲过来一伙人,一伙拿着大枪的的人,带头的正是臭虫。他们都拿三八大枪对着他们。

  米南丰抡起双手,一下子就几个人推倒了。突然,臭虫发出一声大叫:“米南丰丰,你好大的胆子,你杀了,杀了大当家!”

  “你就凶手!!!”

  米南丰一下子呆住了,就如中了雷劈一样,呆呆地立在哪里。半晌,他才回过神来,他大声问:“你再说一遍!”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臭虫对着几个兄弟使了一个眼色,他们急忙趁机把他绑了起来。接下来,把那个女人也绑起来。

  本来,这些人根本不是米南丰的对手。可是,现在,他一下呆住了。



温馨提示:
左枪右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左枪右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左枪右炮全文阅读和左枪右炮txt全集下载。左枪右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左枪右炮 第92章:你就是凶手! 米大哥,你是一个痴情的人。我就是你的玲子。张青衣说, 他喝了许多酒,他已经醉了,他有些糊涂了。他摸了摸眼,“你就是玲子,你就是我的玲了。”由于,感觉这个女人在自己的眼前晃呀,晃呀,一会就成了自己的 2010-12-27 0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