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3章:火暴女人

作者:北斗七杀    更新时间:2011-02-18 09:43:17    状态:已完结
罗中天让兄弟们拿来一张桌子,在桌子上放了一块圆圆的铜盘子。然后,他把那把北斗七杀壶放在铜盘上。

  他大叫一声:“兄弟们,谁想当大当家,就请坐下来,各坐一方。”

  罗中天拉住米南丰,让他坐在北面,接下来,金大成坐在南面,臭虫坐在西面,二马子坐在南面。

  国中天轻轻把北斗七杀壶一转,那个酒壶就滴溜溜地转起来,兄弟们都一言不发,两个眼珠紧紧盯着那把滴溜溜直转的北斗七杀壶。

  那只北斗七壶滴溜溜转了一圈,一下子指着臭虫,臭虫大叫一声:“他奶奶的,老子是大当家。”

  可是,那只北斗七杀壶又往下转下去。滴溜溜的。

  那个北斗七杀壶慢慢转过来,然后,慢慢停下来,那个直直的壶嘴就直直指着米南丰丰。

  兄弟们一个个大声叫着:“米南丰,是真龙天子!是大当家的。这把酒壶是神壶,它会自动认主!”

  这下子,兄弟们就一个个跪下来,嘴里高声叫着:“大当家,大当家,从此,你就是俺们的大当家。”

  米南丰说:“好吧,我就当大当家,金大成是二当家,罗中天和张老头都是军师,刘黑子是三当家。”

  这下子,米南丰丰就成了奶头山的大当家。罗中天说:“这个东安城的鬼子司令土原井上一回派松本三五来攻打咱们奶头山,他打败了。下一回,他们一定会再来的,咱们要布置防守。”

  米南丰说:“这个松本三五在做啥?”

   土原井的第一大将松本三五,这个家伙和汪财一齐从奶头山上退下来。

  李汉同和松本三五带着马上仞鬼子退回去。汪财悄悄拿出一把银元塞给李汉同,李公子,能不能请你们一起去家里坐一坐呀。就算我给你陪罪了。

  李汉同把这话翻译给松本三五,松本三五拍了拍双手,你的良心大大的。是一个大大的良民。

  土原井就是东安城的司令,他的手下有四员大将,第一个大将,就是这个松本三五,第二个大将是山本归一,第三大将叫山田南,第四大将叫佐腾长桥。以前,那几个都是松本三五的手下。

  他们就跟着汪财到了他的家。汪财早就准备好了酒席。三个人坐在一起,大吃大喝。而林学森站在一边。汪财轻轻一拍手,就来了两个女人。松本三五的眼睛闪出了绿光,这些天,光顾着对付那个暗夜杀星了,根本没有挨过女人呀。他看见这两个女人,就想一把搂在手里。他一边喝着酒,嘴里不由自主地哼起歌来。

  樱花何时开放?

  何时在山中的小山村开放?

  樱花何时飘香?

  欢笑的七岁孩童玩耍时。

  樱花何时飞舞?

  唱歌的七岁孩童入睡时。

  樱花何时凋谢?

  死去的七岁孩童升天时

  这两女人是他花价钱从怡红院请来的。在他的前面有两个娇艳的女人正在边唱边舞,一个个美丽如花,两个人都是大约二十来岁,粉红的脸儿,含情的眼,一只只多情的手伸过来,又缩回去,雪一样白的肌肤,在薄薄的衣裳里若隐若现,扭动的腰摆来摆去,松本三五一边喝酒,他的嘴里一边轻轻唱着。多么有味道的夜呀。这样的生活,真是天上的生活。一个娇艳的女人一下子倒在他的怀里,他的手轻轻捏着她的脸蛋,然后,又松开了。手的酒一下子就喝光了。他就这样一杯,一杯喝着。他不知喝了多少杯,那三个女人舞来舞去,两只勾魂的眼睛含情脉脉望着他,那高高的突起在舞动中,抖来抖去,他的眼睛慢慢闪出了欲望的火花。他的手在慢慢摇着,他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他的桌子上摆了一个又一个空瓶子。而那三个女人一会儿用温暖的胸膛撞着他,一会儿又用软软的手去抚摩他的身子。一会儿又用香香的脸去蹭他的脸。

  松本三五是一个色中饿鬼,他离不开女人,这样的夜里,他更离不开女人。

  这两个美丽的女人,是怡红院里红角色,汪财为了讨这个马上仞鬼子的欢心,他花了大价钱。这两个女人都是吸引力极强的女人。看一眼就人着迷,看两眼就想入非非。看三眼就

  他轻轻伸出手,搂住了一个女人。另一个也伸出了手,紧紧抱住他。他的手慢慢钻进了那个女人的衣裳里,他的手按住了那软软的身体。那肌肤好软,好软,他的另一只手又搂住了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也紧紧抱着了他。

  他的嘴一下子咬住了那个可爱的小嘴,那个女人也紧紧搂住了他。

  这个女人轻轻说:“我叫菊花。一朵最美丽的菊花。”

  松本三五一下子把她抱得紧紧的。他嘴里尖叫着:“你就是最美丽的菊花。”

  菊花察觉到松本三五色眯眯的眼神盯着自己的高耸饱满的双胸看,那深邃幽黑带色的眼神,让菊花有点心慌意乱,仿佛有一种致命的诱.惑和吸引力般,她虽然是一个妓女,她故意摆出一种冷冻的样子,一把推开他的手,这一招就叫欲擒故纵。一味的服从的女人是没有味道的。有点野性的女人,才更讨男人的欢心。她一把狠狠推开松本三五,

  菊花芳心楚楚含羞,花靥微红,玉颊娇媚,终受不住松本三五侵略性的眼神的她,慌忙放下交叉在胸前的双手,一时芳心意乱,不知该如何是好,像是情窦初的小女生开脸红心跳,仿佛回到了初恋时的青涩、美好。

  松本三五在她放下手的那一刹那更是睁大双眼,紧盯着那丰硕圆润的峰峦叠起的胸部,因为菊花的一离手而造成的上窜下跳的颤抖,凸显出丰满山峰的美好形状,急促波动,媚态十足,惹火异常。

  菊花不解按的正舒服的松本三五怎么停下来了,转身低头望去发现其目不转睛的往自己盯着看,问题是方向面下不对路,很快,菊花就发现松本三五不轨的行为,故意强行的挣扎着想摆脱松本三五紧握着脚的双手,这一动作把YY中的松本三五惊醒了,被抓着正着的他慌慌张张的低下来,也不管有没有按对地方,就不断的抚摸起菊花的小腿来。

  被看光了的菊花有意装出一片愤怒,双眼凶狠的瞪着松本三五,如果眼神可以的杀人的话,可能他早死了几千遍了。她知道这只是表面功夫而已,其实内心是另一番景象。感觉被松本三五看过的地方,仿佛有种酥麻、快感,炙热的双眼好像火焰一样,不断的燃烧着她的身躯,不看也知道,现在自己的脸铁定已经红的像个大番茄。摸过的地方,更是火热火烧一样难受。

  这一天,松本三五在汪财的家里喝酒,玩女人。然而,这个时候,在奶头山上,大当家米南丰却在担心,他担心松本三五会再一回带鬼子打过来。

  他就问罗中天:“你说这个时候,那个大将松本三五在做啥呀?他是土原井的大将,他一定来报仇的。”

  罗中天摇了摇扇子。他慢慢说了,:“本山人在大狱里,恰巧得到了一本宝书,这本宝书是《九天玄通大法》。本山人,就天天在里面练功。现在,已经有了小成。已经能看见三百里之内的东西,能听见千里之内的声音。我来看一看,我还能让你看见这个松本三五在做啥。”

  米南丰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大叫着:“你是神仙呀,能知道千里之外呀。你就看看这个松本三五到底在做?咱们好做好准备。”

  罗中天就让米南丰准备了法台,他拿着一把一尺长的木剑,嘴里念念有词。可是,米南丰丰根本听不清他到底在念些什么。他的嘴里轻轻念着:“米多西,米多西,来难”他慢慢双手合十,那把木剑竟然慢慢飞起来,从他的手里慢慢飞出来,直直飞上半空,那把木剑在半空里旋转着,正转七七四十九圈,又倒转七七四十九圈

  他张嘴吐出一片七彩的光芒,那七彩光芒慢慢溶合在一起,慢慢射出去一道红色的光芒。

  罗中天张开嘴,从他的嘴里吐出一个晶莹四射的宝珠。这宝贝在半空里旋转着。他慢慢闭上眼睛,他看见那珠子慢慢出现一个人,一个鬼子,那个鬼子就是松本三五,这个松本三五正紧紧抱着一个女人。

  罗中天慢慢对米南丰说:“大当家,你望着这个珠子。”

  米南丰看着这个宝贝,这个宝贝里慢慢出现一个人,一个模糊的人影,这个人就是松本三五。这个松本三五正紧紧抱着一个女人。

  两个小人就在这个珠子紧紧搂抱着。在那宝贝里,两个人就如真的一样,那个女人的雪白的胸膛,那俏丽的脸儿都如在镜子里一样,显得很清楚。

  米南丰看着这松本三五紧紧抱着一个美丽的女人,他的眼睛也射出一片光芒。他真想一下子钻进这个珠子里。

  这个情景,就如咱们看黄色电影一样。看得米南丰丰血脉贲张,他的脐下有一团火一下子燃烧起来。

  再说,这个宝贝里面的情景。

  松本三五的嘴一下子咬住了那个可爱的小嘴,那个女人也紧紧搂住了他。

  这个女人轻轻说:“我叫菊花。一朵最美丽的菊花。”

  松本三五一下子把她抱得紧紧的。他嘴里尖叫着:“你就是最美丽的菊花。”

  菊花察觉到松本三五色眯眯的眼神盯着自己的高耸饱满的双胸看,那深邃幽黑带色的眼神,让菊花有点心慌意乱,仿佛有一种致命的诱.惑和吸引力般,她虽然是一个妓女,她故意摆出一种冷冻的样子,一把推开他的手,这一招就叫欲擒故纵。一味的服从的女人是没有味道的。有点野性的女人,才更讨男人的欢心。她一把狠狠推开松本三五,

  菊花芳心楚楚含羞,花靥微红,玉颊娇媚,终受不住松本三五侵略性的眼神的她,慌忙放下交叉在胸前的双手,一时芳心意乱,不知该如何是好,像是情窦初的小女生开脸红心跳,仿佛回到了初恋时的青涩、美好。



温馨提示:
左枪右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左枪右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左枪右炮全文阅读和左枪右炮txt全集下载。左枪右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左枪右炮 第103章:火暴女人 罗中天让兄弟们拿来一张桌子,在桌子上放了一块圆圆的铜盘子。然后,他把那把北斗七杀壶放在铜盘上。 他大叫一声:“兄弟们,谁想当大当家,就请坐下来,各坐一方。” 罗中天拉住米南丰,让他坐在北面,接 2011-02-18 09:43:1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