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五章 我也很无奈啊

作者:浣花流觞    更新时间:2017-03-21 12:33:54    状态:连载中
  “肖遥!”秦越急急地大吼一声,破门而出,只见他足尖点地,一身灰色长袍翻飞,人已在百米之外。

  “解药拿来!”秦越将一双肥厚宽硕的手掌伸在一脸讶然的肖遥面前,脸色惊慌,头上汗渍灰尘,油亮的光头有些隐隐发青。

  这却是为何?自从二十年前跟着自己进到谷中,何曾见过他有今天这般失态的样子,从来都是一副世事与我何干,怎的今日管起了他人生死?心头百般不解,但看他十万火急,不是讯问这些的时机。又见黑氅男子一拍座下的椅子扶手,咔嚓一声,弹了一个暗格出来,里面一个朱红色雕花锦盒。伸出三指拿捏了出来,疑惑的看了一眼秦越焦急的脸色,放在其手掌之中。秦越五指一握,将锦盒攥在手中,一翻手贴身收好,也不去管面前男子,返身疾奔回去。可谓来去匆匆。黑氅男子口中悠悠一声叹,起身也跟着秦越追了出去。这堕叶飘香留世仅此一颗,肖遥不由得不紧张。

  肖遥紧跟秦越追进屋中,一股刺鼻的腥味席面而来,连忙食指在鼻间闻香穴一点,封住了嗅觉,又觉体内翻滚,暗暗运功平息。心中对流觞所中之毒煞是骇然,这才向流觞看去。

  秦越一手扶起流觞靠在自己肩头,一手取出锦盒中的药丸,药丸拿在手中一股淡然的清香传出,令人呼吸一畅。秦越不敢耽搁,在肖遥注视下将药丸塞进流觞口中,取过一旁备好的水,灌了几口,随即掌中运功,自流觞咽喉至小腹之间几个来回,化开了药效。

  这堕叶飘香果然不负盛名,过的一时三刻,药效流转全身,流觞嘴角汩汩的吐了几大口黑血,带着令人作呕的腥味。至此,毒性已是解了大半,气息渐稳。却是由于中毒之深,又期间意外跌出,醒转不得,尚自昏迷不醒。

  秦越一拂光头,满手是汗,在灰袍之上擦干,表情轻松了许多。这才转身发现肖遥也跟了进来,又是茫然又是惊愕。想自己孤家寡人,向来清心寡欲,今日却慌乱到屋中闯进他人尚不自知。脸色一黑,将肖遥唤了出去。

  “如何到了这般地步?”午间听闻秦越要自己第二日才将解药拿来,想来流觞所中之毒虽然棘手,但一时之间也还受的。谁知自己才回到房间坐定,秦越就闯了进去,这期间定然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肖遥不由得不问清楚。毕竟那关乎到天下仅此一颗的解毒良药。

  “那臭小子体内有了内力。”

  “你给他那门内功心法,这么久了有内力有什么奇怪的?”

  “你懂个屁,那股内力至少有一甲子,单凭这股内力,虽不如老子,江湖之中也没有几人可以媲美。”秦越也是满肚子郁闷,说着将自己如何欲要压制流觞体内毒性蔓延,又如何引得一发不可收拾,一一的道来,听的一旁肖遥心中彷徨不能相信。

  “胡闹,既如此那小子之毒岂是一颗堕叶飘香可解,白白浪费了这世间最后一颗解毒良药。”听完秦越一番解释,肖遥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心中滴血一般疼痛。

  “不一定,我看那小子心性坚韧不似短命之人,若是逃得过此劫,日后定当百毒不侵。况那小子有了如此内力在身,以后修为也当一日千里,不可同日而与。”知晓肖遥心中意图,秦越出言宽慰一番,说到最后,自己心头也渐渐相信了几分。

  “但愿如此吧。”事情依然不可挽回,心中纵使百般不舍也得舍。肖遥不愿久留,交代秦越要是流觞醒转就差人告诉自己一声,也就转身离去。

  春去秋来,淅沥的小雨打落院中孤寂的树干上寥寥几片落叶,零落成泥。眨眼间自流觞中毒过去已是一个月光景,虽然服用了号称解尽天下百毒的堕叶飘香,但流觞还是一直在昏迷之中不得醒转。期间肖遥带着几位江湖有名的良医来了几次,奈何全部束手无策,开了几服药下肚也只能养养肠胃,仅此而已。几次三番下来,肖遥见得希望渺茫,只当那药丸自己不曾见过,也不再来。

  秦越见流觞始终昏迷,责怪自己当初不该鲁莽施救,若是自己没有用内力帮流觞压制毒性,早早寻来堕叶飘香,也许此刻就不是如此这般。整日忧愁满面,心中惴惴不敢轻易往流觞房间走去,一个月光景身形消瘦了许多。

  这一日,秦越神色黯然的来到了流觞昔日练功的悬崖处,想起这段时间以来跟流觞相处的时日,内心百感交集。天上一片树叶飘零,落在了他那光头之上,一个婉转的琴声飘飘荡荡的传进耳中。秦越只觉这琴声中透着莫名的哀伤,戳中了自己的痛楚,差点流下泪来。想要循着琴声找去,那琴声却又戛然而止。秦越恍惚叹息了许久,突然眼中亮光闪过,想起了什么似的,兴奋着离开。

  “秦越师叔在吗?”一个单薄的身影抱琴站在门口向里张望,怯生生的声音自她口中传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浣花,却是昨日秦越听得琴音,想起了一直陪流觞练功的女子也是弹琴的,冥冥中像是抓住了什么,权且死马当做活马医。找到肖遥,千求万恳之下在肖遥一脸阴沉中将浣花从闭关之地拉了过来。

  秦越正在焦急等待,此刻闻得人声,连忙跑过去讨好一般将浣花请进屋中。倒是浣花被秦越这么热情的招待,浑身难受,局促不已。自打上次跟流觞别离,一直被义父罚去闭关,自然不知流觞中毒之事,此时还是一头雾水,不知跟自己曾相处了一个月的师叔怎么换了性子。

  秦越将浣花邀请坐定,知她心中疑惑,也不拖延,将流觞中毒前后之事解释一番,当说到由于自己的鲁莽导致了此刻这种情况,脸上颇有愧色“老夫怎么知道会这样,老夫也很无奈啊!”这话倒是说出了秦越的心声。浣花心中虽紧张流觞体内伤势,听得秦越此话也不禁莞尔。紧接着秦越又将如何在山崖听到了琴音,如何想到让浣花来试图用琴音唤醒流觞,一一解释给浣花听。

  浣花听的明白,非但不怪秦越,反倒想起流觞自幼孤苦,此刻能得秦越如此照拂,暗暗替流觞内心欢喜。又想起此时流觞的状态,心中担忧,以前自己闭关不知也就罢了,此刻被自己知晓,也不知自己的琴声能否唤醒昏迷中的流觞。内心七上八下,一双眼盯着手中的琴,忐忑不已。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尽力一试。

  院中几多落叶,鹧鸪和着琴音,屋中如仙子般不临尘世弹奏之人正是浣花,柔软婉转的正是那日流觞所做的《竹林小憩》,一曲一曲,一遍一遍,就连秦越也放弃了希望劝说浣花不要弹了,浣花轻轻摇头,面色带着忧愁,又是担忧又是急切,急火攻心,再也难以忍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点点滴滴落满了琴身。

  秦越悠悠一叹,毕竟活了几十年,看出了浣花对流觞用情至深,也不知这小子哪来的福气,又不知是否有命享受。此刻见浣花吐血,便知她只是急火攻心,无甚大碍,修养几日便可。起身欲带着浣花离开,也算是尽力了。就在起身之时,仿佛看到流觞的手指微微一动,揉了揉眼,立马凑上前去。

  却说流觞昏迷之中宛若进入了一片迷雾,目不能视物,四周朦胧找不到路,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琴音在耳边回响不断,便跟着琴音一路走来,穿过了迷障,泥泞,沼泽,越过了重重山峰,来到了一处石屋门前,欲要推门而出,却是发现这石门重愈千斤,勉力将之推了开来。入眼的却是一颗斗大的黑痣,伸了手就要去抓。那原本就是秦越脸上的一颗黑痣,一时不察被流觞抓在脸上,吃痛哎呀叫了一声出来。流觞整个人混乱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来不少,使劲的睁着眼思索着经历的一切,地上一老一少,一男一女见此虽然眼中透着关怀,却不出言打扰。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流觞终于理清了头绪,顿觉腹中空空荡荡,饥饿不已,本能的想要起身,却是体内一点气力都没有。浣花眼疾,出手扶住了流觞,又觉得自己表现太过急切,羞红了脸颊,赶忙将流觞交到一边同样伸了手过来的秦越那里。秦越嘿嘿两声,知她心中羞臊,也不点破。

  “事情就是这样啊。”流觞接过秦越手中递过来的第三碗粥,呼噜噜的接着吃了起来,声音呜咽间将自己离开谷后的遭遇诉说了一番。期间关于孤鸿羽的部分却没有说,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至于问起自己体内的内力,流觞只说我也很疑惑啊,我也不知道啊,一个劲的搪塞。秦越看出他压根不想跟自己说,也就跳过不问。当问起他既是落水,又如何出现在门口,流觞一翻白眼“你也知道我都昏迷过去了,哪里还知道,不是你骗我的?”而此时的浣花也因为方才表现太过急切,站在地下羞臊不已,早已离去多时。

  秦越不听流觞所说还好,一听流觞所言,心中一阵气堵,拂袖离去。枉自己日日担心,到头来只知道这小子莫名其妙被人追杀,然后莫名其妙就中了毒,还莫名其妙有了内力。每当自己细问其中原因,这小子总是一句“我也很疑惑啊,我也很无奈啊。”还配合着一脸的苦涩,倒像是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要不是念在他大病初愈,非乱棍把他打出门去不可。

  “事情就是这样,按着小子所说,应该是遇到仇家寻仇,误认了人,也怪这臭小子乱跑,祸及无辜。只是这施毒之人不知与当年的杜氏一门有何关系?体内内力也令人费解。”秦越将自己跟流觞的交谈以及一些自己的判断与逍遥交谈一番,不得不说秦越猜对了一部分,流觞的的确确是遭受了无妄之灾。

  肖遥也是思索一番,默认了秦越的猜测,只是追问了一番那施毒之人,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也就作罢“本来还想着一年之后再让他二人出去历练,既然这小子有了如此内力,等浣花此次闭关出来,就让他二人出谷去吧。”



作者的话:
第一次写作,写的不好,只要还有一个人在陪我,我就会坚持下去,感谢!

温馨提示:
浣花流觞曲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浣花流觞曲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浣花流觞曲全文阅读和浣花流觞曲txt全集下载。浣花流觞曲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浣花流觞曲 第十五章 我也很无奈啊   “肖遥!”秦越急急地大吼一声,破门而出,只见他足尖点地,一身灰色长袍翻飞,人已在百米之外。   “解药拿来!”秦越将一双肥厚宽硕的手掌伸在一脸讶然的肖遥面前,脸色惊慌,头上汗渍灰尘,油亮的光头有些 2017-03-21 12:33:5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