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8章 陈歌借水总无功

作者:叶千飞    更新时间:2017-03-21 11:00:00    状态:连载中
  第十八章 陈歌借水总无功 还是友真最有情

  上接王昌济吩咐陈歌去找一碗水来化药,陈歌心中忧心其父,所以满口应允。

  他也不知王昌济是否真能救得了陈刚,但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就要去尝试。

  陈歌沿街一路向北,首先到了陈记面馆门口,他歪着脖子向内看了许久,但见里间坐着六、七个食客,在那儿有说有笑,老板陈不旧此时正忙着下面,一脸的和气。

  陈歌大着胆子走将过去,冲着陈不旧咧嘴一笑,道:“陈老板好!”

  陈不旧低眉看了一眼陈歌,见他一脸脏污,牙黄体瘦,当即心中暗道:“准是来要饭的!”

  陈不旧一念至此,根本无心搭理陈歌,反倒哼起了小曲:“阿妹阿妹你真好,哥哥今夜把你约!”

  “陈老板,能不能给我一碗水?我爹爹病了,需要用水化药,谢谢你了!”陈歌眼见陈不旧无动于衷,只得实情相告。

  陈不旧听到此处,当即皱起双眉道:“什么?你爹爹病了?那你就该去找郎中才是,找我做什么?我又不会看病!”

  “只因有个先生说是能救我爹,但是需要用水化药,所以我才来求你舍我一碗水。”陈歌道。

  “唉!不是我吝惜一碗水,我开饭馆的还能没有水吗?只是如今你爹病了,若是喝了我的水,病情加重甚或一命呜呼,我岂不是烧纸反倒引了鬼吗?小孩,你还是去别处问问吧!”陈不旧道。

  “陈老板,我爹爹命在旦夕,求你大发慈悲,我给你跪下了!”陈歌心中一急,当即跪在了陈不旧身前。

  “快滚,我还要做生意呢!你挡在门口,哪个客人能进得来?”陈不旧怒道。

  “求你大发慈悲!”陈歌急忙连连叩首。

  这时,陈不旧舀起一碗冷水,照定陈歌脑袋兜头泼下,口中喝道:“水给你了,快滚!”

  陈歌无故被人浇了个冷水淋头,当即浑身打了个冷颤,心知在此求不到水,所以只得就地起身,带着一脸怨气继续向北。

  行不数步,又见清香酒坊正在营业,他急忙信步过去,未到门首,但见掌柜刘多水远远的就向外摆手,口中道:“别来,别来!”

  陈歌当即止步,继续往前,心中暗道:“必是这刘多水听到我与陈不旧的对话,所以连面都不愿见我!我须多走几步,或许才能求得到水。”

  一念至此,陈歌放开步子,又往前行了三十步,这才停在街边,却见丰和米店里面,掌柜程半斤正蔫拉巴叽的靠在柜台旁,浅饮慢酌,品味着杯中良茶。

  陈歌看到此处,不禁心头一动,暗道:“程掌柜店里没有生意,又在独自品茶,想必这回定能借到茶水。”

  一念至此,陈歌大着胆子走进米店,程半斤一见有人进店,当即打起精神,口中叫道:“小孩,可是来买米的?”

  陈歌答道:“不是,我是来借茶水的。”

  程半斤听到此处,一脸的不悦,当即低低地道:“哦!”

  “老板,能不能借我一碗茶喝!”陈歌问道。

  程半斤上下打量了陈歌一眼,然后问道:“瞧你这样,平白倒了我的茶瘾!真是晦气!”

  陈歌听他此番讲话,心中虽有不悦,但见程半斤伸手为其斟茶,也颇觉欣慰,急忙频频点首,道:“多谢老板!”

  程半斤倒完了茶,端起杯子递与陈歌,道:“喝吧,喝完了快走,省得在这儿招苍蝇!”

  陈歌并不计较他话中带刺,反而赔起笑脸道:“老板,既是担心我在这里招苍蝇,可否允许我把这杯茶带走?”

  “怎么?喝了茶还想贪我的杯子?”程半斤斥道。

  “不是,我想拿去让我爹爹喝!”陈歌急忙辩解道。

  “好小子,你倒有几分孝心,算了,你拿去吧!”程半斤道。

  “多谢老板!”陈歌欣喜万分,当即谢了程半斤,就急急出了丰和米店。

  正行间,忽见一对爷孙迎面赶来,老头手上提着一包草药,孙子却一脸腊黄,这时,老头对那孙子道:“先生说了,吃这药时不能吃辣椒,更不能喝茶叶水,不然这药就起不到作用了。你小子这回可给我记好了,要再吃辣的我可饶不了你!”

  孙子听到爷爷叮嘱,当即点头答应,道:“爷爷,我记住了!”

  陈歌听到这爷孙二人对话,当即放眼看向杯中茶水,但见里面浮着几片茶叶,不禁暗道:“唉!险些因茶害了爹爹!”

  一念至此,他急忙泼掉杯中茶水,然后,回到米店将茶杯还给程半斤,接着出了店门却又往北行。

  大约行了二十步,早见一条胡同向东转去,远远看见一个婆婆年约六十,此时正斜倚门口,独自发呆,陈歌心中暗道:“这婆婆生得慈目善目,若在她处求水,必然能应。”

  一念至此,陈歌信步转入胡同,很快便到了那婆婆身前,然后笑道:“老奶奶,能不能舍我一碗水喝?”

  这婆婆姓张,邻居都叫他张婆婆,其夫早丧,只有一子,名叫张牛儿,尚未婚配,皆因他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又好赌钱,所以,远近媒人没有一个肯为他说媒的。

  张婆婆上下打量了陈歌一眼,然后,叹道:“小孩,你来得不是时候,我家并无半滴清水。”

  “啊?”陈歌疑她不肯相借,当时竟然呆在当场。

  张婆婆再次一声长叹,鼻头一酸,眼中清泪瞬间涌出,道:“我有一子,名叫张牛儿,平日里,总是早出晚归,只因昨日为我打水有些迟了,害我半天没有饭吃,我便生气说了他两句,结果他就把水缸打破,今天也不来为我打水,我到现在竟连早饭都没吃上呢!”

  陈歌听到这里,顿觉心如刀绞,口中劝道:“老奶奶不要生气,一会儿我把爹爹救醒,就让他来帮你打水。”

  “你爹爹怎么了?”张婆婆问道。

  “他死了。”陈歌话到此处,忽觉心中一酸,眼泪也跟着涌出眼眶。

  “你这孩子净会胡说,他既死了,如何能再为我打水?”张婆婆问道。

  “只因有个先生,说是能救我爹,不过他要一碗水化药才行,可是我一连去了几家,也没借到水来,我真没用!”陈歌泣道。

  “唉!想必是人们担心借你水去救人,却救不了人,反倒惹上官司,定是如此!”张婆婆道。

  “那这可如何是好?”陈歌话到此处,不禁一脸悲怆,两只小手直急得互相对搓,一时竟然没了主意。

  这时,忽闻巷尾一人,远远叫道:“陈歌,你怎么找到这儿了?”

  陈歌听到此处,急忙扭头看去,但见胡同尽头,一个男孩,年约八岁,扎着冲天小辫,一脸童真,此时,正满脸兴奋地朝他跑来。

  陈歌认得此人,他便是刘家独子刘友真,只因以前陈歌被人欺负,是这刘友真为其出头,所以二人便从此结下友情。

  刘友真曾多次邀请陈歌去其家中玩耍,但陈歌自知家贫如洗,又得陪着其父陈刚贩瓜谋生,所以,一直没敢同意刘友真的邀请,却不想今日竟在此处撞见。

  刘友真一路飞奔,早冲到陈歌面前,当即二人抱在一处,互相逗乐。

  刘友真当即问道:“我家就在那边,难得你今日到此,要不要去我家中玩耍?”

  “不了,我还要为爹爹借水呢!”陈歌道。

  “借水?借什么水?”刘友真问道。

  陈歌当即便把爹爹晕倒,王昌济前来搭救,提出要用水化药的事说了一遍,当即刘友真便道:“此事何难?你等我一下!”

  刘友真话一说完,当即扭头便跑,很快就在胡同尽处消失不见,陈歌正等得焦急,却见刘友真忽然又冒了出来,手里端着一个水瓢,因为走得太急,瓢里的水不停地往外洒出,在他身后还追着另外一人,远远叫道:“友真,你给为娘站住!”

  刘友真一路飞奔,冲到陈歌面前,口中急道:“拿上水快跑!”

  陈歌接了刘友真的水瓢,果见瓢中清水见底,又见刘友真身后一个妇人一步一瘸的往此赶来,不禁张口问道:“她为什么追你?”

  这时,却闻那妇人道:“友真,你要敢把水给他,我就把你屁股打开花!”

  “快走!”刘友真急忙催促道。

  陈歌听到此处,道声“多谢”,便转过身子撒腿就跑!

  “站住!”那妇人高声叫道。

  刘友真看到此处,当即快步冲向那妇人,然后张开双臂,拦在她的身前,道:“娘,让他去吧!”

  那妇人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刘友真当时摔倒,然后骂道:“你这败家逆子,你把水借给他,万一喝出了人命,我们担待得起吗?”

  “一碗水能喝出什么人命?”刘友真怒道。

  “你懂个屁!我从街上回来的时候,那小孩的爹爹已经死了!”那妇人怒道。

  “我不管,他是我朋友,他向我借水,我不能不给!”刘友真道。

  “还朋友,我打死你个逆子!”那妇人话到此处,矮下身子就要去揪刘友真。

  刘友真急忙分辩道:“娘,他是我朋友,就算他爹喝了咱的水出了事,他也不会讹上咱的,你放心吧!”

  “还敢胡言,看打!”那妇人话到这里,冲着刘友真又是一个耳光。

  这时,忽听张婆婆道:“刘家媳妇,别打了,你们友真说的没错,他们是朋友,朋友岂会相害?”

  那妇人听到劝说,当即拉了刘友真向家赶去,口中骂道:“回去再收拾你!”

  却说陈歌得了水,一路飞奔,很快便赶到陈刚那里,却见王昌济一脸笑嘻嘻地道:“这水怎么找了这么久?”

  “爷爷,快别问了,快些救我爹爹吧!”陈歌满脸淌汗,一脸急切地道。

  王昌济伸手入怀,取出一颗丹药,投在瓢中,直等药化开了,便掰开陈刚的嘴,将药水灌入其口,侍候他咽下,然后口中念道:“唵嘛呢叭咪吽,敕!”

  话音一落,但见陈刚眼皮一动,立时清醒,当即从地上坐了起来,晃了晃脑袋,道:“唉呀,我怎么躺在地上?”

  “是他救了你!”陈歌急忙用手指去,却早不见了王昌济,不禁一脸疑惑,道:“奇怪,他怎么突然不见了?”

  “你说什么?谁不见了?”陈刚问道。

  “方才有个老爷爷,是他救了你,可是眨眼之间就不见了!”陈歌道。

  “哦!这必是遇到神仙了!快!”陈刚急忙将陈歌一拉,二人跪在当场,向天连叩三次,“多谢神仙活命之恩!”

  此语刚了,忽见一张字条从天飘落,陈刚伸手接住,反复看视,却终因不识文墨,难知其义,只得拿着字条去寻先生解疑。

  原来那条上写着一行小字:三日后将两车西瓜送往白马寺南洛水河畔,有人现买。

  陈刚听到这里,不禁喜得满脸带笑,道:“这必是神人指路,多谢指点!”

  看字的先生见他这般喜悦,当即笑道:“许是有人作弄你,也不一定!”

  “管它是真是假,我且依字条所言行事!”陈刚话到此处,谢过先生,然后便回到摊铺,打算收瓜回家。

  这时,陈歌从车上挑了一个西瓜道:“爹爹,有个老奶奶非常可怜,他的儿子不给她打水吃,她都没吃早饭,我答应她救醒你之后,就让你帮她打水,我还想送她一个西瓜,可以吗?”

  陈刚伸手摸了摸陈歌的脑袋,然后笑道:“好,咱们一起去!”

  “谢谢爹爹!”陈歌满心欢喜地道。

  “但是咱的摊子不能没人看着,要不先把摊子收了再去吧?”陈刚问道。

  “好!”陈歌笑道。

  这对父子当即收了西瓜摊,将车拉回城外家中,然后便一起带着西瓜去城里帮着张婆婆打水送瓜不题。

  这一切,王昌济都看在眼里,直乐得他心花怒放,口中道:“这就对了,也不枉我救你一场!”

  此语刚落,但见日已西沉,这时,一乘官轿行色匆匆,向着孙员外家健步如飞,王昌济当即一拍脑门,道:“是了,这必是陈知府的官轿,看来我花子又有得忙了!”

  毕竟不知陈知府因何登门,且看下文分解。



温馨提示:
神僧癫道怪捕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神僧癫道怪捕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神僧癫道怪捕头全文阅读和神僧癫道怪捕头txt全集下载。神僧癫道怪捕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神僧癫道怪捕头 第18章 陈歌借水总无功   第十八章 陈歌借水总无功 还是友真最有情   上接王昌济吩咐陈歌去找一碗水来化药,陈歌心中忧心其父,所以满口应允。   他也不知王昌济是否真能救得了陈刚,但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就要去尝试。   陈歌沿街 2017-03-21 11: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