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5章:自恋的白衣情圣

作者:沉睡夜    更新时间:2011-03-12 15:00:00    状态:连载中
余斌饮着茶,看着刘裕起身朝着这边走来。一见刘裕带着客套虚伪的笑,便知道刘裕也是认出来他来,不过却不知道刘裕此举动的是何意。

  余斌咽下略带苦涩之味的茶水,不动声色。只听刘裕彬彬有礼,带着关怀之意地道,“呵呵,真没有想到在如此偏远之地竟然也能巧遇余师弟,在下当真是同于师弟有缘啦!不知余师弟来此地有何要事?需不需要师兄帮忙?”刘裕说着客套之言,还是真的对余斌特别关心的模样。

  余斌语气不冷不热,淡淡笑道,“此地师兄来得,师弟我便来不得?至于在下之事,实在不敢劳烦师兄费心。再说,在下同师兄好像并不相识。在下又且能厚着脸皮让师兄帮忙呢!”

  刘裕自然也是知道余斌忘记前世地事情,余斌不知道他是谁也很正常。余斌的语气虽然算不得热情,但也没有太过冷淡。再说刘裕来接近余斌本就是别有用心,又怎么会如此就打退堂鼓。

  刘裕摇了摇手中纸扇,风度翩翩地道,“余师弟忘记了前世之事,不记得在下也是理所应当。在下刘裕,文刀刘,衣谷裕。余师弟与我所属同门,便是让师兄帮个小忙也是应当地,不必觉得不好意思。凌云观的同门都知道,我这人最喜助人为乐。”刘裕一脸我是大善人地表情。

  余斌本就知道刘裕同候平关系不好,又怎么会真的要他帮助。再说了,刘裕一脸的虚伪之色,也不知有何目的,多半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怀好意!余斌不想同此人过多纠缠,心中隐隐有些不耐。脸色冷淡地道,“师弟之事,在下自会定夺,也不用劳烦刘师兄费心!”

  刘裕主动来同余斌交谈,本就没有打什么好主意。心想讨好余斌,然后再利用前世之事挑拨余斌同候平之间的关系,来报复候平。若是自己辛辛苦苦找回来的师弟对自己怀有仇恨之意,怕是候平再潇洒豪情也难免会伤心吧!

  此时刘裕见着余斌一脸冷淡之色心中而已隐隐有些生怒,平时哪个见了自己不是客客气气,巴结讨好的不计其数。刘裕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识好歹之人!但一想着自己同余斌说话的目的,也就压了压心中的怒火,心中暗道,来日方长,以后在收拾这小子!此时这小子对我还有敌意,不便太过假装亲密,还是暂时留些距离的好。反正这小子出现在此地多半也是去越岭幽谷,到时候再给这小子点甜头,帮他寻几样宝物来,这小子还不对我感激涕零,惟命是从!

  刘裕一向是个极度自恋之人,心中一直认为自己即使算不上天才,也是难得的奇才!总是认为世间万事都在自己掌握之中,所有之事都会按着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走。

  过度自信的刘裕为了自己心中所谓的计划,也就拿定了主意,没有打算再多打扰余斌。朝着余斌露出一个自认为温和亲切的笑,语气柔和地道,“既然师弟用不着师兄帮忙,师兄有其他要事,也就不多打扰了。”然后风度翩翩地摇了摇手中纸扇便要离开,却一眼看见余斌身旁呆愣愣地直盯着花想容看的张豪。

  张豪从上了二楼,就一直都没有注意那个同花想容交谈的刘裕。不管是心中,眼中,脑中都只剩下花想容笑得翩然动人的笑容,都只有花想容绯红小嘴中吐出的巧笑嫣然。张豪入迷的状态,连他闭关的认真劲都比了过去。脑中一片混乱,只有一个美妙姣好的女子花想容在脑中转来转去,翩翩起舞。直把张豪迷丢了三魂七魄,迷迷糊糊地,就连余斌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

  刘裕见着张豪被花想容迷得恍恍惚惚,眼中闪过一丝蔑视。只是被一个女子便迷成这副模样之人,实在为刘裕所不屑。再怎么貌若天仙的女子,也不至于被迷得神魂颠倒。像张豪因为一个女人便失魂落魄的男人,刘裕很是看不起。

  刘裕眼中带着嘲讽之意正想离去,脑中却突然闪过一丝念头。余斌个性冷淡不易讨好,那何不从这个一脸花痴模样的愚笨之人身上下手?看他和余斌一起同行,最起码也算得上是同伴。若是客气与他交好,这样也能拉近余斌同自己之间的关系。退一步说即便是余斌依旧无动于衷,但也可以从此人嘴里套出些事来。

  刘裕鄙视地看了看忘我模样的张豪,心中暗道,别说是套出些事,只怕花想容媚眼一抛,此人连他祖宗是八代都得交代出来。不过正是张豪中毒已深地模样,倒让刘裕觉得此计可行。

  刘裕眼中掠过一丝亮光,眼中对张豪的不屑之意隐去,勾起一个人畜无害,绝对亲切友好的笑容,身形一动,挡住张豪入迷的视线。

  张豪专注入神地看着不远处花想容的一举一动,眼中满是痴迷之色,脑中晕忽忽的,全世界只剩下花想容的绝世容颜。她的一颦一笑便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她的一言一笑便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张豪的心扑扑直跳着,就好像要跳出身体,跑到她那边去。就这样痴痴地望着,张豪便觉得这是件让他最快乐的事了。直到一个洁白的人影挡住了张豪的视线,张豪这才云里雾里地抬起头来。

  张豪心中有些恼怒,不知是哪个瘪三挡住了花想容的倩影,恨不得给他两拳。抬起头来,却见着穿着一身白衣,样貌英俊,气质翩翩的男子正站在自己面前,用很温和很亲切的眼神看着自己。张豪心道,难道又是一个对自己有爱慕之意的青年才俊?张豪这样一想,身上的鸡皮疙瘩又忍不住冒了出来。这一进凝幻城,对张豪抛纸扇抛媚眼的男子算不得少,实在是让肌肉发达,头脑简单,人高马大的张豪消受不起,着实怕了!

  张豪冥思苦想着怎样拒绝这个风度翩翩的雅士,却见着那白衣男子温和笑着用柔和的声音道,“兄台可是余师弟的朋友?”

  张豪一听这话,明白定然不是对自己有意思的,可是可怜的张豪被凝幻城的‘艳遇’给弄昏了头,下一个念头竟然是,‘难道是对余兄弟有意思,自己不好意思说,让我转告?那我是转告呢,还是不转告呢?’张豪正在纠结,却见着余斌正淡然的站在一旁,眉头微皱,好似有些不悦。

  此时却又听那白衣男子道,“呵呵,我是余斌的同门师兄,刘裕。若是兄台不介意可以同在下去那边坐坐。”刘裕手一抬,纸扇轻晃晃地指向花想容花想颜一桌。

  张豪听了前半句,终于没有胡思乱想,纠结的大脑恢复正常,心中暗道,原来是余兄弟的同门师兄啊。然而又听刘裕接下来的半句,心中有混乱了。

  张豪顺着刘裕纸扇所指的方向,一眼便瞧见了自己魂牵梦绕的佳人。才一眼,眼神就有些恍惚起来。正在同弟弟谈笑的花想容好似也感应到了张豪炙热的视线,回过头来,就眼含秋波,嘴含柔情的那么轻轻一笑,瞬间便迷得张豪找不着北!张豪正两眼发直晕忽忽的找不着北,却见身前刘裕一遮,挡住了张豪痴迷的视线。

  张豪这才从神魂颠倒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可能也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丢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尴尬的嘿嘿笑了两声道,“让刘师兄笑话了。那,那姑娘太美了,真是天仙下凡也比不过!咱……咱……”

  刘裕看着张豪的丑态,心中自然厌恶,但为了自己的计划,这点小小的厌恶还是能忍住的。掩下眼中的厌恶之意,刘裕故作性情中人地模样,朗朗笑道,“兄台不必觉得不好意思。古人有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兄台这是真性情!呵呵,在下佩服都来不及,又怎么会笑话呢!兄台若是同在下一起过去,自然能同花姑娘聊上两句,兄台指不定还真能一举夺下花姑娘的芳心。就是不知兄台给不给师兄这个面子,同在下一起煮酒三杯?”

  张豪给刘裕说得更加不好意思了,不过尴尬之意倒是去了不少,心中对这个能说会道,翩翩君子的刘裕倒增加了不少好感,对刘裕是越看越顺眼。这仔细一看,这才觉得眼前的刘裕同刚才与花想容说话的白衣男子是同一个人!

  也不怪张豪眼神不好,只是张豪看着花想容已经进入了忘我的状态,一上楼,瞄了一眼花想容旁边的白衣男子,便目不转睛地盯着花想容,迷失在花想容妩媚动人的笑颜里。就是后来连余斌来了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注意到这个不重要的角色。此时听刘裕邀请他去花想容一桌,心止不住地怦怦怦怦直跳,脸上瞬间就火烧火燎,本来就不怎么活动的脑袋刹那便停止了运转,止不住地胡思乱想。

  张豪只觉得全身地热量似乎都在这时爆发出来,全身都在发烫,就连耳根都隐隐发红。脑中乱成一片,暗道,我是去呢还是不去呢?是不是那位姑娘注意到我在看她,所以让我过去?难道是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一这么想,张豪本就不够用的脑子更是乱忽忽一坨搅在一起,只觉得全世界都隐退了去,只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张豪还没有胡思乱想完毕,一旁地余斌却是为他做了决定。

  余斌本是在一旁皱着眉一直没有说话,便是想看看虚伪的刘裕突然对自己的朋友搭话到底怀着什么心思,也就不去打断。刘裕突然过来对自己表现得如此亲密友好,本就很是奇怪。此时又对自己的朋友也如此亲密,那要说刘裕不是别有所图,另有心思,那是谁都不会相信!

  此时见着刘裕邀请张豪与之同桌,余斌不得不出面阻拦。若是刘裕直接邀请自己,那余斌还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以余斌的智慧,便是同刘裕周旋上一番也定然可以全身而退。但是刘裕现在邀请的是神经大条的张豪,余斌就不得不为张豪拦了下来。以张豪的头脑简单,又对那妖魅般女子的一片痴情,只怕是有去无回,被刘裕耍得团团转都不自知。

  余斌淡淡的为陷入‘思考’的张豪道,“不必了!在下同张兄还有些事,就不耽搁刘师兄同两位美人煮酒谈笑了,告辞!”说完便手一作揖,扯了一旁正傻呆住地张豪便要离开。



温馨提示:
蕴神修真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蕴神修真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蕴神修真全文阅读和蕴神修真txt全集下载。蕴神修真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蕴神修真 第75章:自恋的白衣情圣 余斌饮着茶,看着刘裕起身朝着这边走来。一见刘裕带着客套虚伪的笑,便知道刘裕也是认出来他来,不过却不知道刘裕此举动的是何意。 余斌咽下略带苦涩之味的茶水,不动声色。只听刘裕彬彬有礼,带着关怀之意地道 2011-03-12 15: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