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2章:有你这个兄弟,不枉此生!

作者:沉睡夜    更新时间:2011-04-02 15:00:00    状态:连载中
身形一动,一阵风过,黑衣人的身影已从此处消失。

  余斌拉着张豪拼命的逃,疾风从耳边呼呼而过,压抑得胸口出好像更疼了。刚才的冒险之为已经让余斌受了内伤,胸口处疼痛阵阵。余斌随意扔了颗疗伤丹药吞下,便不再理会。此时也没有时间让他调理内伤。张豪也知此时危险,忍住身体各处的疼痛,一言不发,只是脸色越发的苍白,冷汗直冒,衣袍一直都如同泡在水中一样。

  黑衣人很快就追了上来,余斌故技重施,在黑衣人接近自己的时候便抛出一些高阶符咒同一颗自制的烟雾弹。虽然起不了什么大用,但每次都能阻上一段时间。但烟雾弹必须要接近黑衣人才能起到效果,每一次余斌为了接近黑衣人,都会受到或大或小的内伤外伤。如此一来,即便是有这个法子拖延时间,余斌两人恐怕也熬不上多长时间!

用着自制烟雾弹同高阶符咒掩护,余斌带着张豪好歹是拖延了不少时间。但即使这样,两人还是难以逃出黑衣人的追逐。余斌身上的伤是越来越多,一件青衣早已布满血迹,内伤更是严重,逃亡的速度渐缓。而且,更重要的是,烟雾弹一旦用完,两人便只有拼死一搏。

  黑衣人又追了上来,余斌无奈,只好故技重施,靠着迅速的接近黑衣人后,拼着腰间被刺一剑,抛出了烟雾弹。余斌趁着此时带着张豪逃脱,但余斌并没有丝毫乐观之意。心中苦笑不已,烟雾弹只剩最后一个了,这一个一旦抛出后,自己出了拼死一路,真的是别无他法了!

  余斌如此一想,心中一狠,就算自己会死之黑衣人手中,也绝不让罪魁祸首好受!

  余斌全身疼痛不已,却不能稍作歇息。呼吸之间,已是痛得一身冷汗。却是咬紧着牙,不发一语。张豪也好不到哪里去,黝黑的脸色已是苍白发青,旧伤早就在逃命过程中复发。若不是余斌扶着,只怕立刻变回倒地不起,瘫作一团。

  狂风从耳边呼呼而过,余斌片刻不敢停息,用尽全力的奔逃。张豪耳边突然传来余斌的传音,“张兄,我手里只剩下最后一颗烟雾弹!此烟雾弹一抛出,也就只能最后一次稍稍阻拦黑衣人!张兄,等下我趁机抛出烟雾弹后,我们分开逃吧,如此一来,说不定我们两人中还有一人能幸存下来!”

  张豪胸闷气燥,内脏在越岭幽谷中受到的重创因为张豪没有好好调理,虽然没有加重,但也没有痊愈。本来不影响行动,不过刚才张豪同利剑之斗把旧伤给引了出来,再加上逃命所致,现下只觉得身体各处隐隐作痛,神智也有些模糊不清。但余斌所言,张豪还是明白的。两人此时的确是难逃与黑衣人之手,即便是两人齐心协力,恐怕也在黑衣人手中撑不了多久。若是分开而逃,被追上那人拼死倒也能拦住一时半刻,说不定还真能逃脱一人!

  张豪知道,即便是这种方法能逃出一人,那人也绝不会是自己。先不说自己早就有伤在身,就是脚程也比余兄弟慢了不少,也比不过余兄弟的机智。再说余兄弟的灵根比自己不知好上多少,若是余斌逃脱,以后还能查出凶手为自己报仇!

  张豪此时有种超脱生死的感觉,平日里平淡无奇的眼中竟然出现锐利的光芒。张豪心中一叹,唉,别说自己逃不出去,即便是自己逃出去了,以自己的灵根、慧根,只怕是不能为余兄弟报仇了!眼色一沉,张豪心里已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余斌帮助过自己,也曾救助过自己,现在自己为他拼死拦住黑衣人,就算是还了余兄弟的恩情吧!

  黑衣人离两人越来越近,余斌心里也突突的直跳。突然听见张豪有些虚弱而又坚定的传音,“余兄弟,等下抛出烟雾弹后你就用尽全力快些逃吧!咱是不想再逃了!而且即便是逃,恐怕咱也逃脱不得,还不如拼死为余兄弟拦上黑衣人一会儿,给兄弟你增加一点时间逃跑!嘿嘿嘿,余兄弟,你不要介怀,咱不逃可不是因为你,而是咱本就有重伤在身,恐怕黑衣人第一个要杀的便是咱。咱不是怕死之人,就是死,咱也要给黑衣人两分颜色瞧瞧!”张豪故意说得轻松,不想让余斌愧疚。

  余斌心中微震,这种时候,张豪想着却是拼死救下自己!虽然心中猜测此次黑衣人拦截同张豪肯定有关,有些隐隐的怨怼,但在此刻,什么怨怼,全都消失无影无踪!张豪,他就是余斌的兄弟!

  余斌的心一瞬间有些混乱,分为两派。一派说,张豪是你兄弟,余斌你不能丢下他!要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一派则说,张豪说的是对的,余斌你要按着张豪所说的去做。若是你们两人都死在一块儿,那这仇就没法报了!修真路途才刚开始,你甘心死在这个不知何人的黑衣人手中!

  张豪见着余斌脸色忽青忽白,眼神也有些晃动,知道余斌心里不平静。张豪眼中有些湿润,故作潇洒地传音道,“余兄弟,你就不要在乱想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婆婆妈妈!这事是咱自己心甘情愿的,只求兄弟你定要保住自己性命。咱的仇,可都要靠着你报了!”

  余斌深深地看一眼张豪,神色复杂,眼里水光一闪而过。眼睑低埋,掩下眼中若隐若现的水光,也掩下心中的感动。余斌声音有些暗沉,但却怀着不可动摇的坚定,“张豪,你是我余斌的兄弟,一辈子的兄弟!”突然抬起眼来,眼神不知何时已变得锐利幽深,坚决地道,“不报此仇,我余斌永生不安!”

  张豪忽然就愣了,而后抬起头来,脸颊上滑下两行泪水。一瞬间低下头来,嘴角咧得大大的,眼里全是幸运满足之意,看着余斌坚决的眼神传音道,“咱张豪有你这个朋友,不枉此生!”

  两人都不再说话,黑衣人已至两人身后。余斌身形一转,满天符咒唰唰而去,霎时此地发出轰然巨响。余斌此时可是毫无保留,所以的高阶中阶符咒倾巢而出!

  无数的符咒被引动,发出耀眼地光芒,冰火交加,雷鸣电闪,一瞬间闪出自己的生命之光。眨眼之间,方圆十里内,都受波及,完整地清理出一个战场来。

  余斌把烟雾弹抛出后,便头也不回地朝着认定的方向而去。余斌紧紧地咬住下唇,殷红的鲜血沿着嘴角流下。余斌也不去擦,只是拼命地朝着奔逃着。

  恍然之间,好似听见了张豪愤怒的声音,听到兵戈相交的声音,听见了张豪痛苦地声音,听见了张豪绝望的声音,听见了张豪死前一声悲鸣,快逃!

  余斌真是有些恍惚了,眼珠红丝遍布,好似要滴出血来。不知怎么地,心中悲痛极了,眼中却干涩无比,竟是落不下一滴泪来。嘴里有铁锈的味道,带着猩猩的苦味,直直漫入心脏。

  黑衣人(刘裕)是真的怒了,没有想到这个傻帽的张豪真的如此重情重义,拼死也要拦住自己。让黑衣人更愤怒的是,张豪不顾死活地打法,竟然让自己受了伤!

  黑衣人看向一旁倒地不起,奄奄一息的张豪,冷哼一声,手一动,利剑毫不受阻地插入张豪心脏。手一提,利剑拔出。血扑哧一声溅出不少,潺潺地流了出来,片刻便溢了一地。张豪睁着的双眼缓缓闭上,呼吸,停止

  余斌的身影已经消失,刘裕眉头微蹙,眼神冰冷。心中冷冷一哼,暗道,余斌,你是逃不出我的掌心的!

  刘裕定下心神,神识一扫,方圆三十里已无余斌身影。刘裕眉头皱得更紧些,神识全部放出,方圆五十里内全部皆晓。刘裕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在某个方向,方圆五十里处,刘裕刚察觉到有丝灵力波动,就瞬间消失。

  刘裕狠了狠心,右手食指伸入空中,用力一咬,指尖被咬伤,流出滴滴鲜血。奇怪的是鲜血并没有滴落下去,而是缓缓浮起,在刘裕眉间一印。刘裕全身一颤,好似受到了痛楚一般,而后放出的神识却是一涨,范围由五十里变为六十多里。

  如此一来,刘裕瞬间便察觉到了余斌的行踪。刘裕勾起嘴角,笑得温和,眼里却是嘲弄讥讽之意。身形一动,黑影一闪,已是朝着余斌方向飞速而去。

  余斌元神修为极高,若体内灵力充裕,神识范围起码比刘裕广上不知多少。可惜心有余力而不足,元神修为是高,但灵力可跟不上,且现在逃命在先,神识范围也就只固定在方圆十里之内。没有办法,神识所耗灵力也是不少的。

  张豪用生命换来的阻拦也起了不小作用,至少把余斌同刘裕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不少。也增加了余斌的逃命时间,如此一来,余斌靠着追风咒,倒也能避上一段时间。如此一追一逃,时间流逝,半日便不知觉见过去了。但刘裕离余斌也不过三四里远。

  余斌速度已经提不上去了,身受重伤,即使靠着丹药,还是疼痛难忍。气血翻涌之下,余斌已是吐了好些次淤血。体内灵力也支撑不上了,低阶灵力即便是全力吸收,也跟不上余斌的消耗速度。

  又是一刻钟过去,余斌在前方听闻刘裕的哈哈大笑之声,笑声其间,得意难以掩饰。刘裕嘲讽地道,“余斌,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你是逃不了的!若是你安分点任凭在下宰割,在下说不定还能留你一个全尸!”

  余斌一声不吭,陡然之间侧过身来。刘裕还没有回过神来,却见这余斌抛出一个黑色的圆球来。圆球之中含着巨大的能量,刘裕一心以为余斌已是黔驴技穷,一时没有防备,被圆球给击个正着。

  余斌抛出圆球后并未停下,而是马不停蹄的朝着前方而去。之闻身后噼里啪啦一阵巨响,幽暗地天色被照了个通明。看样子,这圆球实力不俗呀!定然让黑衣人吃了个闷亏!余斌也不多想,都不曾回头看上一眼。他知道,这个圆球最多能阻上一阻,让黑衣人受点小伤,并不能一次性灭掉黑衣人!



温馨提示:
蕴神修真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蕴神修真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蕴神修真全文阅读和蕴神修真txt全集下载。蕴神修真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蕴神修真 第102章:有你这个兄弟,不枉此生! 身形一动,一阵风过,黑衣人的身影已从此处消失。 余斌拉着张豪拼命的逃,疾风从耳边呼呼而过,压抑得胸口出好像更疼了。刚才的冒险之为已经让余斌受了内伤,胸口处疼痛阵阵。余斌随意扔了颗疗伤丹药吞下,便不 2011-04-02 15: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