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魔佛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总第八章风云刀神挑天下

作者:阿木七狼    更新时间:2007-10-03 07:29:07    状态:已完结
  总第八章风云刀神挑天下

  第二集侠客镇风云

  透视人间一切物,

  遍听天下一切响。

  吓死阴间鬼一邦,

  天下无敌已成佛。

  自从木七狼纵横百万大军中如走平地后,这四句七言简单豪气诗就传遍了整个江湖。不但如此,还有这么一句顺口溜:

  木七狼狼中王,若遇七狼敌必亡。

  足可以见木七狼在天下英雄眼中是什么人物?是什么身份?达到了什么境界?

  虽然他只出过三次手,一打亲爸爸,二打白双敖,三打四大坏仙。但是他打的都是什么人物?自不必言。后来江湖人一讲起木七狼的故事一个字:

  爽!

  话说白双敖奸计得逞,但是他也没活几年,7年后,由于旧伤复发,如七狼所言;他想再次习武伤人时,自己先一命呜乎的死了!

  临终前,白双敖有气无力的病卧在床,他把三个儿子叫在床前道:“该死的木七狼,是他杀了我呀,儿子们呐,一定为爹报仇。”

  白天寒气得咬牙切齿,眼睛喷火道:“爹,您放心孩儿一定苦练白家刀法,不杀木七狼誓不为人。”

  白丑子亦握拳格格作响道:“爹,一定,一定杀了木七狼。”

  可白双敖再想说点什么?一翻白眼一蹬腿,死了,好听点说叫驾鹤西去,去西天旅游去了。

  去了。人一死万念俱灰,万事皆空,万财撒手。撒手西去。

  “爹,”

  一片哭声,惨叫连环,数日后天下第一老人家的葬礼异常隆重的举行

  灵棚高搭,孝布百里。

  天下第一老人家死了也是很气派的。纸钱就洒满三千里。天下数以万计英雄来悼念。

  而白双敖死后,白天寒背背两把白家千古神刀继承了父亲的宝位与遗产,他7年苦练白家阴阳刀法,已练到了至阴至阳,至刚至柔,无人能敌,无战不胜的白家刀法最高境界。如今的白天寒比当年的父亲厉害何止万倍。白天寒自封天下第一刀神挑战整个天下,不服的人尽数让白天寒杀了。而且他用白家阴阳剃骨刀法在刹那之间就把对手雕刻成了恐怖的骷髅。

  谁不服谁会刹那之间在白天寒面前变成一架标准的白骨标本?

  YES。

  最精彩当属决战佛家高僧金禅佛大师。

  大漠风烟起,决战在此时。

  那一天风云翻滚,风沙漫天。

  大漠风景,绝美画卷。

  两位高手,傲立在滚滚风云中对峙

  白刀神道:“大师请出手。”

  白刀神风采奕奕,紧握神刀,神刀即将威震天下,光芒万丈的出鞘。

  金禅佛道:“奉劝白施主一句,人生如梦境,得也空,失也空。何必执着前行。”金禅佛一身佛衣,面目慈祥,他说着千古不变套路的佛理。

  白刀神道:“大师不出手,那就得罪了。”

  猎猎风烟中,白刀神拔出千古难觅神刀,刀光一闪,神刀化风烟已到金禅佛眼前。金禅佛也得闪人,二高手大战在一处,但见如今的白刀神刀法,快得已然无法形容,只有八个字可以简单形容,那就是登峰造极,出神入化。

  金禅佛大师自知不敌,只有闪躲,一出手已然被逼得没有了进攻的机会。

  而白刀神手下无情,快刀如电,连环劈出,并且十九刀时他忽然换招,使出必杀绝学白家阴阳剃骨刀法,金禅佛大师还没看清,大叫一声:“怎么回事??”

  一句话说完,他一瞬间变骷髅。

  他在风中圆寂了。

  白刀神二话不说,帅气异常的收刀,转身走人,不留片刻。

  大漠之上,只不过多了一具凄凉的白骨伫立在风中。

  是的,没错,天下第一刀神白天寒已无战不胜,刀法分寸拿捏得天下第一,瞬间用刀可以把一个高手雕刻成白骨。天下皆震惊。但是又没有人能胜得了他。

  白丑子想和大哥白天寒争白家主人宝座,结果一夜之间白天寒杀了亲弟弟一家172口,白天寒狠到什么程度?

  夜如此的黑。

  明月被遮,乌云盖顶。

  风卷残云,幽幽月光飘落下天际。

  这一天天下第一大孝子白天寒在白双敖灵位前一跪就是三个时辰。白天子忽然也跪在了白天寒身旁。

  白刀神道:“三弟有什么反应?”白刀神紧闭双眼,目不微动,一副魔鬼般的表情。

  白天子道:“他当然还是不服大哥你当白家主人。”

  一个信使无耻道真言。

  白刀神道:“哈哈,找死。”白刀神的表情忽然扭曲得魔鬼一般可怕。

  白天子道:“大哥要不我再劝劝他。”白天子虽然无奈也有点良知。

  白刀神道:“不必了。”

  白刀神愤然起身,异常威风的一甩衣袍道:“来人呐。”

  “在。”

  无数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黑衣刀客站满门外。

  黑压压齐刷刷,一眼望不到边,

  就在那黑夜的不尽头。

  “按原计划行事,杀,一个不留。”

  “是。”

  白天子道:“大哥,亲兄弟一场——————”

  白天子良心发现一拦白天寒,白天寒却早已六亲不认,一脚就踹飞了白天子,白天子重重的摔在了灵台供桌上。

  而白天寒看也不看,扬长而去。

  血光四起,惨叫连环,尸横满地。

  白三少府。

  无数武功了得的黑衣刀客,白衣刀客一进门,他们就兽性发作大开了杀戒。白丑子闻声出现,大惊失色道:“你们干什么?造反呐,这是我家。”

  来势汹汹的黑衣刀客才不和他废话,照他脑袋,举刀就剁。

  白丑子忙闪,空手夺刀应战,那白家排名第三的剑客白丑子那可异常了得,刀客根本不是他对手,他轻松挥刀,帅气出招间,下一刻已有数名刀客身首异处倒在了他脚下。

  “住手。”

  忽然一声异常响亮的温柔娇吓,站出一位异乎寻常美丽的青春美少女,来拯救地球来了,用极度惊人的爆炸声出场。

  “大小姐。”

  穷凶极恶的刀客们一见是她,他们心中大骇,冷汗立刻如雨落下并且尽数哑然木然的住手了。来者何方圣女?有着仙女放屁如此不同凡响的威力。只见她一身白衣如雪,眉目如画,娇美无方,身材小巧玲珑,美得万人谗。她的肌肤美白欺霜胜雪。美貌天上有人间无。她?她就是天下第一刀神的唯一千金大小姐白小妹。

  要星星不敢给月亮的主,白天寒都拿她无计可施。

  白小妹道:“你们疯了??干什么??想干什么?”

  白小妹扑上来一人给了一耳光,美人愤然的道:“谁让你们干的??”

  “我,你爹我。”

  话音未了,天下第一刀神白天寒,他又带领无数刀客来到,他们水泄不通的包围了白三少府。刀神背背双神刀,威风无比,帅气无敌,霸气无极,出场。

  “爹。”白小妹不疯狂了,崩溃的晕了。

  白三少道:“大哥,你干什么??”

  白三少怔怔地木然呆立于原地,急切想问个明白。

  白刀神道:“哈哈哈哈,应该我问你,你不服吗?今日较量一下,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白丑子一愣,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下一刻白刀神慢慢拔出神刀,千古难觅的神刀光芒万丈的出鞘,杀气逼人的白刀神也异常恐怖走向了亲兄弟。

  如此气氛,如此场面。今古难见。

  白小妹急道:“爹,你不能——————”

  白小妹焦急万分,心中大骇,她正欲拦截白天寒,六亲不认的白刀神一把将女儿推倒在地。

  与此同时刀神的一刀劈出,这一刀快如风雷动已然飞至白三少眼前。

  忍无可忍,被逼无奈,白三少连忙招架,亲兄弟大战在一处,血光再起,成千上万的刀客见人就杀,见财就搂,见美就抢。

  一片混乱,拼杀连片,惨不忍睹。白小妹立时愤然,夺刀大开杀戒,见刀客就剁,刀客们有几个躲闪不及,脑袋两半,死于刀下。

  骇于白大小姐的实力,刀客还不敢还手,只有狂闪。而白三少不容乐观,他如今的武功不如白刀神万一,刚十几个照面,扑扑扑——————已负七处伤,完全没有能力反抗。

  “灭绝人性的家伙,三叔我来帮你。”白小妹义愤满腔,猛得惊人,只见她一刀剁向了父亲的脑袋。

  “丫头,你干什么??偶是你爸。”

  本来二十几招足以致白三少于死地,可白小妹的意外出现,打乱了几乎完美的计划,白天寒由于练功走火入魔,生不出第二个后人,所以万千宠爱集白小妹一身,对女儿格外疼爱有加,就算今日女儿如此放肆,白刀神也只是闪躲,根本没有还手的意思。

  给了白三少喘息的机会,生的机会,心中大悲的白三少一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三十六计,走人吧。”白三少逃心一起,挥动钢刀,杀开一条血路,他上房而去,要溜之大吉了。白刀神一见立刻大吼:“万刀齐发。”

  瞬间无数刀客把手中刀投射向了白三少。顿时壮观异常的灿烂刀光满天飞舞飞向白三少。由于重伤在身,动作有些迟缓,白三少中了一刀,身形一镇,但是凭借多年深厚的功力,也没见他如何动作,他还是鬼魅一般消失于夜空的正前方了。

  “追,要死的。”不见死尸不甘心的白天寒,他率领手下依然穷追不舍。

  只留下一个悲痛欲绝的白小妹哭得异常伤心,美人珍珠泪洒满地,她亲眼所见昔日最可爱的最仁慈父亲疯狂得无了人质本性,三叔又生死不知。

  再看眼前,血流成河,尸横满地,惨不忍睹,那都是亲人呐。

  “三婶。”“四姨奶。”“五叔。”“六爷?”没有一个活口,心痛已绝的白小妹坐地上就异常滑稽的嚎啕大哭起来。

  “王八蛋,白天寒,你是人吗?这都是亲人呐——————不能骂你,你是王八蛋,那我成什么了?对,我得杀了你。”

  白小妹拎着明晃晃的钢刀追父亲去了。

  而白刀神也没有追上白三少,但灭门惨案发生了——————

  江湖震惊,群雄愤怒,骂声四起。

  这个惨案也为显威名。只有武功了得的白丑子负重伤,背插一刀,逃出了一条生路。

  又一个灭门惨案,血海深仇!

  白天子老二与世无争,臣服于刀神白天寒刀下,幸免杀身之祸。

  但是即便如此白天寒心里明白:他就算练一辈子武,练到老死,恐怕他也不是天下第一剑佛木七狼对手。

  虽然七年了,震惊天下的击败四大坏仙一役后,木七狼从此销声退隐。但是,暂时没有下文。

  风清月明,小镇平静,人梦团圆。

  就在即将黎明之时,黑暗的夜色依然很浓。

  白三少浑身是血,而且背插血淋淋的钢刀,他一步三晃,踉跄在无名的小巷之中,其实白三少已然浑身无力,精疲力尽,到了极限。

  精神状态就在那崩溃的边缘。

  忽然他的脚下一拌,他就地取材的摔昏过去了。他不知道脚下踩的是人,只听那个人痛道:“呀呀,谁踩偶,打死他个王八八。”

  待这个露宿街头的乞丐被踩醒了,睁开他脏眼睛一看:眼前是个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血死人,他先心中大骇的一蹦三尺九高道:“呀呀,大半夜见鬼了,怎么发生了什么级别的世界大战,有人伤得如此严重,来我看看————。”

  乞丐神仙小心翼翼的把血人抱起来翻过来一看,白三少就剩一口气了。浑身上下血肉模糊,面目全非,奄奄一息。如果再不及时医救,恐怕华佗再世也无可奈何了。

  乞丐神仙道:“遇上我你死不了了。活————”

  救人如救火,深知其中道理的乞丐神仙,他迅速拔下深插入骨的钢刀,然后一掌猛然砸下,只见这一掌带着灿烂夺目的金色火光拍在了白三少的伤口上。令人目瞪口呆的奇迹立刻出现,白三少的伤口顿时痊愈,血停伤愈口无。

  连续几掌后,世界上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白三少的伤口消失无踪了,就似乎根本没有受过伤一般无二。

  下一刻乞丐神仙一边大叫一边摸着伤者的肌肤道:“偶这么厉害吗?那还露宿街头,可怜呐,可怜。”

  “啊,好痛。”

  白三少立刻会叫疼了,虽然是在蒙胧的梦中。而且十指连心,他下意识的紧握双拳。

  乞丐神仙道:“好现象,待偶给你找个安身之所在。”

  只见力乞丐神仙大过人,背起白丑子就走,活像个卖肉的,就差精彩连环的吆喝了。

  旭日东升,太阳就象初生的婴孩,懒懒的趴在最温暖的大山怀抱。

  一家不大不小的药铺前,打着阿气的老板伸着懒腰刚开门,下一刻乞丐神仙一脸鲜血,绝对恐怖的出现在他眼前。

  药老板惊道:“哎呀,妈呀,你干什么?吓死我了。”

  药老板心中大骇,不停颤抖,就地取材的一蹦多高,已然面无人色,心灵承受着巨大的打击。

  乞丐神仙道:“救人。学习雷锋。”说罢,神仙乞丐一指血淋淋的肩上人肉,表情十分卡通可爱。

  药老板道:“不救,走走走。”

  老板知道今日走霉运,血兆当头,他随手就关门,生意也不做了。恐怕谁遇见了这种事也不会好过。

  乞丐神仙道:“别呀。”

  吃了闭门羹的神仙乞丐目瞪口呆,一时口拙。

  咣当,可是大门紧紧的关上了。无可奈何,一生以助人为乐为事业的的乞丐神仙只有一家一家的求,一直求了七七四十九家,闭门羹吃了七七四十九个。

  只见那凄凉的身影不停的游荡在大街之上。

  只要活着,我就为别人活的。

  虽然坚定的信念不可动摇,最后依然累得没吃饭的乞丐神仙,他还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异常滑稽的大口喘气,拍着怀中人肉道:“卖肉来,一斤人肉一个铜钱。”

  顿时引来无数人看动物一样看他,其中有一位白衣玲珑女子一眼便认出乞丐神仙是自己恩公。

  “这不是恩公吗??”白衣玲珑女子惊喜望外,美人芳步急移,上前搭话。

  乞丐神仙道:“偶是,白小妹,买人肉不,刚拣的。”神仙乞丐那不是一般的含默。,目光流转,神情自若。

  他的风采足以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白小妹道:“死毛病不改,又开什么玩笑?”

  可笑容灿烂的白小妹走到风采不凡的乞丐神仙近前,美人无意中一看那异常熟悉的血人,她立刻花容变色千万种的大叫道:“三叔,你在哪拣的我三叔?”

  乞丐神仙道:“是你叔叔呀,那明天多捡几个?”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一身破烂不堪的脏衣服,头三个月没有梳,脸七个月没有洗的神仙乞丐,他笑得前仰后合,捧腹大笑。如此境地的他老人家活得竟那般忘我的开心

  白小妹道:“放屁。”野蛮的抢过三叔,一把脉发现人已死多时了。要说白家大小姐亦不简单,闲来无聊学过多年医术,包括相当深奥的相当不简单的兽医。

  白小妹道:“死了,三叔呀。”

  同时也学过戏剧的白家大小姐立刻痛哭失声,美人珍珠泪大雨一般落下。不过她鬼哭狼嚎一般的哭声远听象狼嚎,近听象鬼哭。那是相当的恐怖

  乞丐神仙道:“怎么可能?有本神仙在。”说罢乞丐神仙又是一掌,他这一掌带着金色火光拍在了白丑子百汇穴上。这一掌神奇到说有多神奇就有多神奇,下一刻白丑子迅速从鬼门关归来,他立刻说话:“这是哪呀??”

  吓得白小妹就地取材的就是一蹦,回头再找乞丐神仙已然踪影不见,就这么神,就这么仙,就这么怪。

  思量再三,白小妹管不了那么多,抱着三叔狂奔向遥远,恐怖,神秘的地狱岛——————

  离了小镇侠客镇,一路之上,白小妹就象侍奉亲爹一样把白丑子照顾得无微不至。久病床前无孝子,其实这样的亲姑娘也少有,加上乞丐神仙的绝对无限奇妙那几掌,没等到地狱岛,遍体鳞伤的白丑子竟然神奇的痊愈了,又会大跳了,又会练剑了,又会飞了。

  看到三叔竟然如此神速的康复,一旁的白小妹满意的笑了,道:“三叔,英雄不减当年。”

  白三少道:“别提了。”

  白三少一脸茫然,眼神中竟然满是悲伤与愤怒的火焰。

  白小妹道:“此去地狱岛,三叔是想找昔日情人地狱皇娘帮忙,杀了我爹。”白小妹义愤填膺,美人紧握玉般小拳头,格格作响。

  白三少道:“这个?”

  白小妹道:“我也帮你,我爹为权不仁,该杀。”此刻白小妹眼神中的火焰更胜一筹。

  白三少道:“别人可以这么说,你不能,那是你亲爹呀。”

  白三少骇然。因为他还有天良,不可能挑拨离间。

  白小妹道:“那你还是他亲弟弟呢。”白大小姐明眸流转,想的却是另一种境界:为国为民,学木七狼不惜一切。

  白三少道:“许他不仁,不许你不孝。”白三少突然愤然发怒,面色竟更加难看几分。

  白小妹道:“我不管,有机会我非杀了他。”

  白大小姐那也是绝对不回头的的牛脾气,九匹天马也拉不回的主。

  “嗨,孽帐呀。”

  白三少极度无奈,无法言语,甩袖而去。

  第二天,白丑子趁白小妹熟睡,他就不辞而别了,害得白小妹找遍了八个小镇,也没见白丑子人影。

  “三叔,你在哪呀??”

  白小妹坐地上想亲人,又痛哭流涕了。

  而白丑子并没有直接就去地狱岛,他又返回了平静如常的侠客镇,因他昏迷之中,朦朦胧胧之中觉得是个法力无极,风采非凡的神仙救了他。

  据白小妹讲:“那是什么神仙啊??我认识他,是个乞丐。”

  白丑子江湖老道,当然不信,因白小妹初出江湖,阅历和眼光尚浅,也不足为怪。

  回到异常平静的小镇上,看着熙熙攘攘的集市上的人流,白丑子感慨万千,如果自己是一个平民之子,那也不至于死一回了。灭门之惨,血海深仇,怎能不报?可是一切无奈的渺茫。

  忽然有人神秘的一拍他的肩头,转身就走。好熟悉的背影,白丑子随后急步跟了去,过了几条无人的街,一个无人的深巷之中,两个人一碰头。

  “老管家。”白三少惊喜望外,几乎呼叫,但又极度细心的扫视四周,压低了声音。

  “司马参见三少主人。”面前的老者老态龙钟,一身布衣,就是昔日的大管家老司马,只见他毕恭毕敬大礼参见。

  白三少道:“起来,老司马怎么会在此??”

  白三少双手扶起老管家司马,

  司马道:“不瞒少主人,白天寒已派出十万眼线,到处找你和你的老部下我们。”老司马一肚子委屈,却又似乎心甘情愿的表情。

  白三少道:“难为你们了。”白三少一肚子苦水却倒不出。

  司马道:“什么话,愿为少主人尽犬马之劳,走去我家讲。”

  老司马亲热无间的一拉三少主人。

  “好的。”

  白三少好像勉为其难,其实乐个逍遥自在。

  司马家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药铺,生意尚可。白丑子有了不愁吃穿的安身之所,就可以痛快尽情的去寻找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乞丐神仙了。

  名为侠客镇的小镇虽然不大,但也是大海捞针,想找到一个不认识的人,还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乞丐神仙,谈何容易?一直辛辛苦苦的找了七天,银子花了不少但是无果而劳。

  “三少主人好象在找一个人。”饭桌之上老司马关心主人的问道。白丑子一边吃饭一边道:“是个乞丐。”

  司马道:“什么??莫非是他。”消息颇为灵通的老司马似乎有线索,双眉紧皱,一脸骇然。

  白三少道:“谁??”白三少吃不下了,放下碗筷。

  司马道:“一个高人,来无影踪,去无何方。还曾救过镇地狱六侠的命。”老司马讲的极其顺口,对神秘无极的人物竟异常的熟悉。

  白三少道:“什么?恐怕就是他,我还不认识他呢。”白三少瞪大了牛眼睛,终于苍天不负苦心人。

  司马道:“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他想见你,自然见你,不想见你,哼,那小子————”老司马的眼神中精光四射,竟然一时间什么都明白了。

  白三少道:“为什么你这么了解他??”白三少不解,无尽的疑惑尽在心头。

  司马道;“他是无赖,当官的怕他,他见官就打,他是嫖客,可只爱一个妓女,他是好人,把钱给了别人,自己没饭吃,小镇如此平静,也全赖于他,没人敢惹事。”原来神仙乞丐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

  白三少道:“怪人,神仙不成。”

  司马道;“不知道,不过,上春花秋月楼一定能守株待兔到他。

  白三少道:“好。”老人指路,终于走出迷局。

  “不用了,找我干什么吧?”

  话音未落,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天神一般现身,只见他手握折扇,慢步斯文,风采相当不凡,已然走入门中。

  白三少道:“你。”心中大骇的白丑子和司马尽数起立了,忙去找兵器。

  无赖公子道:“不用了,你司马的老婆和女儿还在我手呢?”无赖公子一握铁拳,自信满满,目光中竟没有半丝愤怒。

  司马道;“什么?公子呀,我服了。”心中早有恐惧的司马,他立刻给公子五体投地的跪下了。

  白三少道:“你想怎么样?”也可能由于愤怒当头,他的表情竟然魔鬼一般扭曲,恐怖。不过他真是叶公好龙,见了真龙反手忙脚乱。

  无赖公子道:“不想怎么样的怎么样?你想怎么样??”白三少道:“本来你救我一命——————”

  无赖公子道:“对,我救你一命,赶快给偶下跪。”无赖公子相当傲慢无礼,下一刻他用手中折扇一指脚下,目光中突然隐约有火光。

  司马道;“偶给你下跪了,放了我老婆和女儿。”老司马可怜的象条虫。长跪不起在公子无赖的脚下。

  无赖公子道:“我说什么你信什么吗?还老江湖呢?不堪一忽悠,她们娘俩在逛集市呢?”无赖公子忽然狂笑如疯,人生得意需尽欢。

  司马道;“什么??你骗人。”司马雷霆暴怒的疯了,他站起就是一掌劈向公子哥面门。公子无赖随意一防,二人激烈交手在一起,明眼人一看,司马虽久经沙场,经验老道,而且数十年修身练功,但一伸手就已力不从心,根本处于下风,被帅气公子无赖轻松的压制住了。公子无赖的拳路技巧战术完全是大家风范,白家上乘秘籍的武功。只见他出手如电,身动如风。开山破石,一念之间。如此神功,天下无双。

  白三少道:“你怎么会我白家上乘秘籍的武功??”白丑子无限惊讶,目瞪口呆。

  无赖公子道:“你也一块上。”无赖公子得理不饶人,无理占三分。

  白三少道:“放肆,如此狂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白丑子,他也蹦上去了,主仆二人联手狂攻无赖公子。拳来脚去,精彩对决激烈进行中。虽然绝非仇敌,但是眼红如血的双方竟用全力。下手之狠,闻所未闻。

  劲风呼啸,电力四射的舞蹈级别大战开始了,

  近数十个回合的精彩大战黑白双方竟仍未分胜负。

  虽然以一敌二,。大战白家昔日何等了得,何等霸道的两大高手。公子无赖他却打得异常轻松,他谈笑间开折扇,飞来的拳脚大多数用脚接。

  下一刻由于加上个白家三少剑客也只和无赖公子拼个平手。攻势越猛烈,竟被化解得越快。几十个招术绝招必杀全用了,也尽数被无赖公子轻松化解了。

  渐渐心理不平衡的白三少有些阵脚慌乱了,拳路也同时出现了很大的破绽。

  可是公子无赖点到即止,王者风范,他根本没有落井下石,更没有继续不顾江湖道义的猛攻。

  无赖公子突然道:“不打了累了,走人,以后随时奉陪。”

  说罢无赖公子虚晃一掌蹦出圈外,纵身上房,只见他轻功了得,身轻如燕已然飞远。什么叫急流勇退?什么叫见好就收?什么叫高人一等,王者风范,深藏不露?

  司马道;“高人也。”

  输得心服口服的白丑子和司马呆呆的望着,无话可说了。

  司马又道;“你还找谁对付他,三少主人。”

  老司马真的五体投地,无计可施了,因此立刻想到了纵横江湖,横行霸道的地狱派……

  白三少道:“我还是去地狱岛吧。”

  白三少真的五体投地,也无计可施了。

  “那我给你准备快马。”

  第二天,白云悠悠,漫漫长路,

  几多灿烂七彩光映照于天地间。

  青山绿水,美景如画。

  司马忠心可鉴一直送三少主人到小镇十里外,还依依不舍离去。

  白三少道:“好了,司马,就送到这里吧。”白三少也许亦有些烦了,又不是美女。

  司马道:“三少主人保重,我在这里等你回来。”老司马迅速为主人牵来了一匹上好的千里马。

  白丑子道:“好的。”翻身上马,快马加鞭直飞地狱岛。

  夜深了,明月当空,习习夜风吹在空中。

  幽幽月光飘落于天际。

  白天寒也睡不着,翻身起床,站在窗口在吹风,凉快真凉快,心里很郁闷,他白天寒和当年木牙光一样野心太大,想一统天下。

  白天寒的九夫人白九娘一见丈夫起床,如此焦烦,他为丈夫披一件衣服,道:“主人为何如此愁眉不展?”

  白天寒道:”我在怕一个人,我在心寒,想我白天寒,如今千杯不醉,武功盖世。身边美女如云,挥金如土。名气说我是天下第一刀神,谁敢不服:有意见立刻让他成白骨,心在跳,皮肉皆飞无。可我就是怕他!”

  想到此,白天寒不禁泪下,想起当年7年前,木七狼轻松打败白双敖,他和白天子,白丑子三兄弟吓得竟不敢出手。他们有自知之明如夹尾巴狗逃之夭夭,真是颜面尽失,但是当日若出手,恐怕不会活下一个人。

  白九娘道:“主人夫君,对呀,现在我们白家暗中拥兵80万,控制三省内外,只要您振臂一呼,天下百万高手皆应,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算了吧。”白天寒直摇头,哪儿敢呐。什么叫有那贼心,没那贼胆。

  白九娘道:“怎么了,主人夫君,您还怕?谁是您对手啊!”

  白九娘明眸流转,美人不解在心头。

  白天寒道:“有一个人。”

  一想到他,白天寒强而有力的大手一抓,竟生生拗下一块窗框。

  白九娘道:“谁?”白九娘美人目瞪口呆,煞是好看。

  “木七狼。”白天寒要吃人一般,一字一字吐出,清晰的很。

  白九娘道:“谁?木七狼,七年前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据说他一出生就会说话,8年打坐,10年云游,一心向佛。大战亲爸扬名天下,打伤先主白双敖,纵横百万大军中如走平地,四大坏仙四打一还败在他手的————木七狼。”白九娘七年没他的消息,几乎淡忘了。

  白天寒道:“没错,就是他。”

  白九娘白美如月的花容更白了。美人不言语了。

  白天寒道:“如果我白天寒想一统天下,如果没有木七狼的话,指日可待。可是有木七狼在,我一振臂一呼,那个绝对的混蛋正义使者木七狼还不现身,先打飞我一个胳臂?”

  白天寒又一抓。

  夜风习习,月光幽幽,

  心里真的很凉快。

  白九娘道:“夫君何必长他人势气,灭自己威风。”白九娘眨着宝石般的美人大眼睛,美人温柔的拍着马屁。

  白天寒道:“不是的。我野心比天大,没有野心的人没有能力,没有能力的人没有野心。我当然想一统天下。可是当年木牙光也想一统天下,可是他的下场看到了吗?。”

  白九娘道:“这个?”

  白九娘还是哑然了。

  白天寒一拍窗,窗飞九尺外,他愤然的道:“先主,白双敖他老人家临死也明白了,是木七狼杀了他,一切的一切我能不心寒吗?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只拥有眼前一切——————”

  窗外风景如故,江山如故,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只不过,多个少个木七狼。



温馨提示:
魔佛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魔佛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魔佛全文阅读和魔佛txt全集下载。魔佛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魔佛 总第八章风云刀神挑天下 总第八章风云刀神挑天下 第二集侠客镇风云 透视人间一切物, 遍听天下一切响。 吓死阴间鬼一邦, 天下无敌已成佛。 自从木七狼纵横百万大军中如走平地后,这四句七言简单豪气诗就 2007-10-03 07:29: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