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九章 往事如风

作者:克影    更新时间:2011-03-25 16:29:31    状态:已完结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少女见状顿时急了,以前的法修何曾如此不羁地大笑过?她真担心法修可别变成了个神经病!

  “那个谁……别担心,我没事。”说完贺良顿时觉得一囧,自己竟然连这位无时无刻不在关心自己的美女的名字都不知道!“法修老兄啊,怎么我没有传承你的所有记忆呢?这样多纠结啊!难道让我现在走过去问她:不好意思,我在棺材里呆久了一不小心把你的名字忘记了,你能告诉我么?”

  这里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都是他不知道的,看样子想要在涉星大陆混下去,就必须多问问眼前这个算作是唯一的“熟人”的女子,法修在这一世的生涯。苦笑一下,他便注视着不远处的女子,一步步的朝她走去,心中还在不断盘算着如何才可以即问清楚自己的生事,又不让对方以为自己是神经病……

  “咦?少爷,你胸前这个挂饰我怎么没见过呢?”女子指了指贺良脖子上挂着的铜锁,在他发问前抢先问到。

  “哦?”闻言,贺良停下了脚步低头看去,自己的胸前果然有个挂饰,不过与其说是挂饰倒不如说是挂锁。那个铜锁正是他在华夏位面的时候脖颈上的所带之物。上面还有两个模糊的篆体古汉字写着“贺良”。他的名字就是自己如此取的。

  打量了一下自己此时的装扮,一身绸缎长袍,兽皮尖头靴子,明显是鲁尔法修死前的穿着。自己唯一得以保留的就是脖子上的这把锁。“奇怪,这把锁怎么也跟着我来到了涉星大陆?”心中疑惑,他不禁伸手去抚摸那铜锁。

  岂料指尖刚一碰触到锁面,就如同触电了一般浑身酥软。仓促之下他直接盘腿坐倒在地,可手指却怎么也抽不回来,如同粘在锁上了一般。“不是吧,难道这锁上有强力胶?”贺良皱了皱眉,便放出一丝灵力到手指上,企图借助它的力量强行移开手指。

  结果灵力刚一传输到指尖,他就觉得自己的大脑“嗡”的一声,庞大的信息量顺着指尖的灵力,一股脑的钻进了贺良的中枢神经。

  紧接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个看似破烂不堪的铜锁此时竟绽放出耀眼的金光,将贺良整个身躯都包裹进来,形成了一个半球形的金色光幕。光幕之上还时不时闪过丝丝暗绿色的光流,好像电光般一闪即灭。

  “少爷?”见到此景的少女对着法修唤了一句,见其没有动响便沉默不语了,只是关切的美眸一闪一闪的打量着发生在法修周身的又一奇景。短短几分钟的功夫,一个又一个超脱常理的事件接连发生在眼前这个男子的身上,叫这个美若百合花一般的少女此刻也见怪不怪了。

  “丫头,你别出声,少爷此刻好像在发生着什么变化,咱们最好别打扰到他。”说话者正是先前被那壮汉伤了的老奴,只见他现在一改颓废而又陈朽的神色,双眼炯炯有神地注视着发生在法修身上的情景。

  现在的贺良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的事物毫无感知力。只因灵力注入那铜锁的一刻起,他的脑海里便如同过电影一般,将此时已经被贺良附身了的鲁尔法修的生前所有记忆一一浏览起来……

  鲁尔法修,是鲁尔家族最小的公子(三公子)。他的父亲是鲁尔扎克,哈登帝国的红缨大将军。母亲则并非人类,而是“血妖族”的公主琳达。他们两人相爱并诞下私生子鲁尔法修。就在鲁尔扎克想要娶她时,却遭受到族内所有长老们的一直反对,就连皇室也全都是反对之音。无奈之下,鲁尔扎克为了挑起家族的大梁,不得不放弃了琳达。

  琳达一怒之下便带着满心的伤悲离开了哈登帝国,只将刚出生不久的法修留给了他的父亲扎克。可能是人类与血妖族这钟“杂交”血脉的缘故,法修一出生就无法修炼出斗气,也无法感知魔法元素,在这崇尚武力的涉星大陆他便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废人。再加上他那不纯正的血统,使得自己成了正真被人鄙视的存在。

  同父异母的兄弟,他的大哥法罗和二哥法德也都经常欺负他,就连他们的家奴和佣人们都可以随意违背法修的意愿……法修就是在这样一个备受欺辱的环境下慢慢成长。

  直到他十六岁那天,他的父亲一方面为了不再让他被欺负,另一方面也确实不太喜欢自己这个废物儿子,所以将他发配至炬梁城下的一座名为“达拉瑞尔”的小山村中,想让他在此处自生自灭。

  但,他的两个哥哥并没有因为这样就放过他。因为他们看上了法修身边的侍女,从小和他玩到大的基尔纳芮。也就是此时此刻正站在贺良对面的少女。基尔纳芮是扎克早年征战沙场时的一位护卫将军的孙女。十年前他阵亡后便将纳芮托孤于扎克。

  自那时起,扎克便安排纳芮是自己三儿子的侍女。可善良的法修从来没有将她当佣人看待过,他从没有像别的贵族那样随意使唤自己的侍女,反而常常将欢快与幸福带给她。

  法修生前虽然无法成为一名战士,更没法成为一个法师。但他从小就对星象有着极其深厚的喜好和深入的研究,对其他诸多方面的知识也都熟记于心。温文尔雅,又博学多才的他一直是纳芮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不论别人如何贬低他,甚至欺辱他,法修都是一笑置之。可当法罗与法德想要欺负纳芮的时候,手无缚鸡之力的法修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出现为纳芮解围!虽然最后的下场无一例外是被自己的两个哥哥狠狠的暴打一顿……在法修的心目中,纳芮就是自己的亲人,是对自己来说最最重要的人!正是他这种敢于舍弃自己性命也要保护纳芮的举措,让这个少女真正开始为他动心了。

  可法修的两个哥哥又怎能忍受这么美丽善良,温柔似水的女子对这个没用的废物如此在意?两人便想方设法的拆散他们。可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下,纳芮一直都是刚毅非常,使得兄弟两个始终无法得手。

  知道法修和纳芮一起被发配到这个偏远的村镇之后,法罗和法德才找准了机会。没过几天两人就以看望弟弟为由一起前来请法修他们吃饭,还美其名曰:兄弟一场的分别宴!实则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法修的酒菜之中下了毒。法修真正的死因就是被他的两个哥哥下毒毒死的,而不是什么突发怪病!

  至此,原本的法修逝去了,几乎是同一时间,贺良的魂魄就被鬼谷祖师杨晟送来了涉星大陆,附体在已经死去的法修身上。由此,这一世的贺良便成了“鲁尔法修”。

  直到最后死去,法修都没能再见上母亲琳达一面。过去的十几年来,每当他身处险境的时候,总会有一个蒙着紫红色面纱的窈窕女子前来为他解围。她望向法修的眼神,是那么的清澈,那么的祥和!法修知道,那个女子不是别人,一定就是自己的母亲!奈何她从来都是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始终不曾让法修看清自己的真面目。他这一生最大的夙愿,就是能和自己的亲生母亲相认啊!

  “母……母亲吗?想来我也从没见过自己的母亲,我甚至连这个词语都没有机会说出口啊!现在我的命有你一半,你未达成的愿望,就由我来帮你完成罢!”贺良眉头一皱,继续陷入了其他一段段记忆之中……

  整整一个钟头后,笼罩在法修周身的金光渐渐暗灭。他缓缓睁开双眼,心里豁然明朗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已全然了解,通过那枚铜锁作为媒介,贺良已经完全承载了法修所有的记忆,他已经认清了自己脚下的路该如何走。



温馨提示:
三世重缘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世重缘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世重缘全文阅读和三世重缘txt全集下载。三世重缘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世重缘 第二十九章 往事如风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少女见状顿时急了,以前的法修何曾如此不羁地大笑过?她真担心法修可别变成了个神经病! “那个谁……别担心,我没事。”说完贺良顿时觉得一囧,自己竟然连这位无时无刻不在关 2011-03-25 16:29:3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