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八章 来一场灵与肉的交流?(第二更)

作者:口口木可2    更新时间:2011-03-30 19:00:00    状态:已完结
  “稍等,我拉满怎么通知教官啊?喂!”陈心远虽然尽量把话说的简短,但艾玛好像还是没听见,或者听见了也不理。

  等了半天没得到回应,陈心远只能在心中暗骂了一声,又开始拉起弓来。

  这个女人,不会是被男人甩过六十次以致于心理变.态的老处女吧?

  艾玛轻旋戒指,强烈要求退出游戏,系统提示音出现:第1002号游戏指导员,您的指导对象正在进行主线任务,您暂时无法退出游戏。如果您选择强制退出,很有可能将无法再获得测试的资格,请确认是否依然选择退出游戏,谢谢!

  “没有测试资格就没有测试资格,稀罕么!”但话虽然这么说,艾玛迟疑了下,终究还是没有选择强制退出,“哎,就当是为了大奶奶吧,我不是早就知道这个家伙不是个好东西么?为什么这次还是会这么生气?他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大混蛋。”

  在拉弓弦到一百五十次时,陈心远不得不坐下来开始休息,他的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再没有力气将弓弦拉满。

  刚盘腿坐下,陈心远就听到耳边传来悦耳“叮”声,眼前出现鲜艳的红字:“初级斗气,第一级,熟练度0。”

  再打开技能栏,陈心远翻到第二页,果然找到了“初级斗气”,再看介绍:“初级斗气,主动技能,使用之后可提升各项属性。”

  正在陈心远琢磨这玩意该怎么练习时,发现体身体内有一股热流出现,并着紫霞真气的运功顺序开始自动运行,驱散了疲惫,也再一次带来了活力。

  陈心远心中一动,闭起了眼睛,催动体内薄弱的紫霞真气,试着将真气和斗气融合。

  刚开始两股力量还在互相试探,稍微碰触之后就会立刻分开,但是两道真气在体内完整的运行了一周天之后,紫霞真气突然如毒蛇般露出了尖锐的獠牙,快速将斗气缠绕,并不停的收紧,收紧,再收紧,而斗气则是开始剧烈的抖动,彷佛想要将身上的紫霞真气甩开。

  两道真气在体内大战,却是苦了陈心远,他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想想也许能够借助斗气的力量一举突破紫霞真气的第一层,没想到会变成这种局面,现在就像是真假美猴王在他体内打架,又像是一条蛇和一只蟾蜍正在大战,他只觉得体内如焚,无处不痛,想要开口大叫,但又只能苦苦忍住,不停催动着紫霞真气。

  他有种感觉,如果这时他什么也不做,只怕立刻走火入魔,生活不能自理。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是把一个人的手放在火上烤,还要那个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上一样,这样的疼痛,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了的。

  等艾玛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弓箭训练场的时候,忍不住被陈心远的凄惨状况吓了一跳:只见他盘腿坐在地上咬牙苦苦支撑,全身的毛孔竟然都在不停的渗出鲜血。

  艾玛正考虑是将情况反映给系统,还是先通知岩石时,只见陈心远一跃而起,仰天发出一声清啸,左手拿起黑色反曲弓,右手勾住弓弦拉成圆月,一道紫色的光芒在陈心远右手指尖汇聚,再延长成一支箭矢模样。

  紫色瞳孔漠然注射着前方,陈心远低喝一声:“开”。紫色长箭化为一道肉眼难辨的光芒消失。而此时陈心远如同被抽空的麻袋,软软的瘫倒在地。

  由于箭枝太快,艾玛竟然没有发现这支箭到底射去了哪里,刚想说几句风凉话,就见到对面的栅栏处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并燃起了熊熊紫色火焰。

  转头看到陈心远满脸血污生死不知地躺在地上,艾玛把十指放在嘴里发出了骇人的尖叫。白光闪现,岩石身影出现在陈心远旁边,听到几乎能把玻璃杯都震裂的尖叫声,岩石皱了皱眉头:“发生了什么事?”

  艾玛结结巴巴地道:“陈心远死了,不…不…不是我杀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岩石发现遇到紧急情况时,女人的反应几乎可以用两个极端来形容,一个是冷静到极点,讲话做事都极其有条理;另一个则是慌乱到了极点,言行举止都毫无章法可言。

  而艾玛明显属于第二种,岩石明白自己现在想从她嘴里得到有用的情报,无疑是问道于盲。

  “我们现在身处游戏世界中,即使陈心远被大卸八块,也能够轮回复活。你先冷静一下。”没等艾玛回话,岩石身形再闪,已经来到燃烧的栅栏旁边。

  一个巨大的杉木中间有一直径约有半米的圆洞,周围全是紫色的火焰。虽然岩石并不感觉到炽热,但本来可以燃烧很久的木头很快就变成了黑色的木炭,这只能说明热量都集中在了木头上,减少了许多无用的散发。

  岩石没有直接灭火,而是凭空拿出一把斩马巨剑,挽了两个剑花,巨剑上发出金色的光芒,横削竖砍,几下就将两边还没蔓延到的栅栏劈开,然后三下五除二将边上的草剪除,形成了一个防火的隔离带。现在虽然火势凶猛,但将正在燃烧的木头烧完之后,火自然会停下来。

  在这种草原上,如果发生了火灾,绝对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所以火系法师在草原上绝对是最不受欢迎和最让人畏惧的人。一旦发生战斗,他们释放的滔天烈焰甚至会将整片整片的草场都付之一炬。

  这时艾玛也终于恢复冷静,是啊,现在在游戏之中呢,他死了直接复活就好了。看到岩石回来查看起陈心远的伤势,艾玛脸上浮起了不好意思的神情:“我都忘记了我们在《命运》里了,你…你…要干嘛?”

  岩石将斩马巨剑对准了陈心远的咽喉部位:“不知为什么,他现在经脉俱废,五脏俱损,与其等待斗气缓慢自愈,还不如直接选择重生。这样的时间还更快一些。”

  艾玛急道:“可是……可是……”她虽然承认岩石说的有道理,但是如此真实的杀人,却还是让她一时难以接受。

  岩石没有理她,双手上提,再下压。艾玛发出了一声惊呼,双手掩面转过了身去,但迟迟没有传来“咔嚓”的声音或者是陈心远的惨呼,转回身去瞄一眼,发现岩石的巨剑离陈心远的咽喉皮肤只有零点零一公分,却是稳稳地停住了。

  再看陈心远,艾玛发现他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用灵动的眼神无辜地看着岩石。

  岩石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白光出现,斩马巨剑消失,咳嗽了一声:“拉弓到三百次之后再通知我。”说完退后三步,人影再次随着七彩的光芒消失。

  艾玛地飞到翻身坐起陈心远的身边,骂道:“你在搞什么飞机,小孩子吗?大人离开一会就出事。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省心呢!”

  “对不起。”陈心远真诚地道,因为他感受到了艾玛的焦急和激动。

  如果陈心远辩解,艾玛还可以接着骂,但一句“对不起”就将艾玛所有想骂的话和刚才所有的担心带来的气都堵在了肚子里。

  艾玛气哼哼地道:“说‘对不起’倒是显得挺熟练的,是不是以前经常和其他女孩子说啊?”又撅着嘴阴阳怪气地道,“对不起,你很好,可是我不能拖累你,我们分手吧!”

  陈心远大感头痛,这个艾玛好像说三句话不到就会扯到自己以前的风流韵事上去,这和她有一毛钱的关系吗?她又何必揪着不放。

  陈心远当然不知道,艾玛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有理由揪着他这个问题不放的女人。

  慢慢感受着身体的情况,陈心远又道:“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你只会说对不起么?哼。”艾玛气哼哼地道,“还没回答我刚才怎么回事呢?”

  “我以前练过一种叫‘紫霞真气’的功法,刚才我想让它与斗气的力量融合,没想到会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化,如果不是我学了基础弓箭术,最后一下将真气排出了体外,只怕我现在已经爆体而亡了。”

  艾玛冷笑道:“你以为你现在的情况很乐观么?岩石对你的评价是经脉俱废,五脏俱损,现在已经是一个十足的废人了,想要将你恢复,只怕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可也没这么多时间陪你耗着,你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听了艾玛的话,陈心远反而舒了口气:“这就是岩石要杀我的原因?‘紫霞真气’讲究的是不破不立,我现在虽然看上去像是废人,却是我进入第二层的基本条件。”

  他听到艾玛叫岩石,也就舍去了“大人”两字,他还真不习惯叫别人“大人”,只不过是上次跑步在他留下了严重的心里阴影。

  “这样的功夫我倒从来没有见过,有本事你现在给我站起来。”艾玛满脸不屑,“死鸭子,嘴硬。”

  陈心远笑道:“我不是鸭子,也没死,嘴唇也柔软的很。”在艾玛惊诧地目光里,陈心远不但慢慢站了起来,甚至还拿起了弓,全身散发出一丝淡淡的紫气,瞬间就将反曲弓拉成了满月。

  如果谁看到一个有严重肌肉萎缩症的人,突然从轮椅上站起来开始跑步,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奇迹,而艾玛就被这个奇迹震惊的话都说不完整了,只是吃吃地道:“你你你你你…….”

  “我我我我我,噢,噗……”陈心远感受着体内虽然薄弱但是却比第一层时精纯了不知多少倍的紫霞真气,心情大好,还唱起RAP和B-BOX来。

  艾玛做了几次深呼吸,记起之前几件事,发现在眼前这个家伙身上还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努力调整了心情:“音乐搞的不错么?是不是以前经常用这个来泡MM?”

  陈心远身体一抖,如果不是带着手套,差点就被弓弦割破手指,苦笑道:“既然你对我的风流韵史如此感兴趣。不如我们找个时间,两人来一次深入而多层次的灵与肉的交流?”



温馨提示:
网游之纨绔箭圣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网游之纨绔箭圣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网游之纨绔箭圣全文阅读和网游之纨绔箭圣txt全集下载。网游之纨绔箭圣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网游之纨绔箭圣 第八章 来一场灵与肉的交流?(第二更) “稍等,我拉满怎么通知教官啊?喂!”陈心远虽然尽量把话说的简短,但艾玛好像还是没听见,或者听见了也不理。 等了半天没得到回应,陈心远只能在心中暗骂了一声,又开始拉起弓来。 这个女人,不 2011-03-30 19: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