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一章 以眼还眼

作者:口口木可2    更新时间:2011-04-12 01:00:00    状态:已完结
  听到陈心远推脱,弥赛亚脸上掠过一丝失望,但马上就释然了,笑着道:“妈妈说,善解风情的男人是好男人;但有的时候,不解风情的男人更是好男人。拉菲,你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好男人。”

  陈心远心中内牛满面,脸上却只是笑笑,转移了话题:“前面有人过来了,应该是你的同伴吧。”

  弥赛亚踮起脚尖做了个张望的姿势,道:“咦,我怎么没有看到?”

  又等了一会,弥赛亚才看到了前面跳动的黑点,仔细辨认后发现真的是自己的大哥鲍勃和守备队的伙伴们,高兴的挥手大声呼喊着让他们靠近,又转头看着陈心远道:“你怎么能看那么远?而且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我的同伴?”

  陈心远摸摸鼻子没有回答,第一个问题答案是他有“鹰眼术”,看似悠闲,其实他随时都在注意观察周边的情况。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那些人穿的盔甲和弥赛亚之前穿的属于同一制式。

  但如果真这么回答,弥赛亚可能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早就躲在那里,不然自己皮甲都被打落、打碎了,你怎么还会知道它本来是怎么样的?

  弥赛亚没等陈心远回答,便朝着前面那些黑影跑了过去,开始时呼唤声还很开心,但随着双方越来越接近,弥赛亚已经带上了哭腔,之前经历的委屈和绝望终于在看到亲人后如火山般喷发。

  她一头扎进了为首的一名青年战士的怀中,放声大哭。

  那青年一时间被弄的不知所措,只能拍着弥赛亚的肩膀道:“不哭不哭,小妹,发生了什么事?”

  弥赛亚哭得越发的大声。

  青年战士自然就是弥赛亚的哥哥鲍勃,看到小妹穿着男人的斗篷,还哭的如此悲惨,不由得心里发急:“小妹,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你被人欺负了?”

  弥赛亚哭着点点头,想起自己差点要遭受的屈辱,她哭的更凄惨了,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她却不知道她所理解的“欺负”和鲍勃所说的含义完全不同。

  陈心远走近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发现突然之间十几号人看自己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极不友善,轻轻一笑:“我路过的时候正好看到弥赛亚力敌多名土匪……”

  鲍勃舒了口气,问弥赛亚道:“你遇到了清风寨土匪?”

  同时站在鲍勃身边的金发青年却对着陈心远喝道:“弥赛亚的名字,也是你这个小子随便能叫的吗?”

  陈心远微微扬眉,没有说话。如果一条狗朝你狂吠,你最好的反应就是不去理它,如果它再来的话,就给它一脚。趴在地上和它对吠,不但有失自己的风度,而且还会被别人认为是疯子。

  弥赛亚挣脱了鲍勃的怀抱,大声朝着金发青年道:“约翰,他冒着千难万险救了我的命,难道连叫我的名字都不可以吗?而且就算任何人叫我的名字,和你有什么关系?”

  约翰脸气得通红,指着陈心远道:“他一个刚出新手营的菜鸟,就能救你的命?蒙谁呢!”

  “那你是认为我们在撒谎?”

  看着怒视自己彷佛要把自己一口吞了的弥赛亚,约翰不知道她情绪为什么如此激动,当即服软,咳嗽一声,嘟哝着道:“他运气倒还不错。”

  “运气不错?”弥赛亚抑制不住冷笑,“你运气最好的时候能不能杀死托勒,杀死托尼,杀死法师皮特,杀死清风寨少当家埃伦,再杀死五名埃伦的护卫?”

  鲍勃睁大了眼睛:“就凭你们两人就杀死了托勒?”又看看陈心远,“这怎么可能?”

  陈心远将托勒的头颅取了出来,抛给了鲍勃。

  看着鲍勃惊讶的表情,弥赛亚心中负面情绪一扫而空,笑颜如花:“不,你说错了,不是我们。是他,是他一个人就杀死了他们九个人,当时我都已经被他们抓住了呢。”

  陈心远笑道:“不,是十二个人,之前崖上还有三个,地点在一线天附近,如果不信,你们可以过去察看一下,不过要注意土匪山寨派出的搜寻队。这么久不回,只怕山寨会派人出来寻找。”

  “要你关心。”约翰不知为何,看到弥赛亚说起陈心远光辉战绩时的崇拜眼神,心中就一阵阵的冒火,转身对着鲍勃道:“队长,请允许我去查验下真伪。”

  鲍勃如何不知自己一起长大的好兄弟的心思,点点头道:“好。老汉森,你稳重些,陪约翰一起去,注意有风吹草动就马上回来,千万别在那里耽搁,如实回报!”鲍勃着重强调了后面四个字,说完将托勒的头颅还给了陈心远。

  一名国字脸的中年人行了一礼:“是。”

  两人出列便朝着陈心远方向跑来,约翰经过陈心远身边时,看似无意一个肩膀朝着陈心远撞来。

  陈心远眼神一冷,微微扭腰侧身,等约翰旧力用尽,新力未生时,紫霞真气布于肩膀,猛地撞向约翰。

  约翰只觉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腾云驾雾般飞出了三米远,跌了一个标准的狗吃屎,他本来只是想用肩膀却撞一下陈心远,再发出一声冷哼表示自己的不屑,没想到陈心远会突然发力,一下子丢了大脸,再听到弥赛亚格格的欢笑声,心中大怒,跳起来“噌”地拔出了佩剑。

  鲍勃喝道:“约翰,你想要做什么?你难道忘记利剑为何而挥吗?剑尖永远不准对着自己的伙伴,否则我也袒护不了你。还不快走!”

  约翰脸一阵红一阵白,想要收手去又不甘心,最后在老汉森的劝解下才收剑回鞘,发出一声冷哼走了。

  陈心远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这时如果你表现的有一丝软弱,恶狗便会不停的扑上来,只有将他打的痛了,他才会知道要夹起尾巴。

  鲍勃看着陈心远的眼神中有一丝歉意:“实在非常抱歉,约翰平时其实是一名非常优秀的战士,刚才他见到我的妹妹、也就是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弥赛亚哭的如此伤心,不免有些乱了方寸,如有失礼之处,还请你见谅!”

  闻弦歌而知雅意,陈心远岂会不明白鲍勃的意思,笑道:“令妹青春飞扬,活力四射,让人一见就产生喜爱之情,如果我有这样一个青梅竹马的玩伴,听到她被人欺负,我想我也会情绪失控的。如果不是我已经有了未婚妻,我会追求她也不一定。”

  边上李婉清“哼”了一声道:“算你识相。”脸上却是浮现出甜蜜的笑容来。

  听了陈心远的话,两兄妹的表情迥异,妹妹脸色由红转白,哥哥的脸色却是由白转红。

  放下了一桩心事,鲍勃笑道:“谢谢!我们是放心不下小妹,才出来寻找,既然已经没事了,我们就回去吧。”

  看到妹妹发白的脸,鲍勃忍不住关心地道:“你怎么样?”

  弥赛亚摇摇头,低声道:“可能刚才战斗的时候脱了力,头很晕,睡一觉就会好了,走吧。”

  鲍勃点点头道:“好。”

  一行人开始地往回走,约莫又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走出了独秀山,又走了近半个小时后,山脚下一座方圆超过数十里的巨大石头城市便印入陈心远的眼帘。

  走近再看,陈心远发现每一快石头都堆砌的整整齐齐,不留一丝缝隙,显示出了建筑师精湛的技巧,穿过吊桥真正进入黄石镇,他心中微微一惊,整个黄石镇的整洁大道,如茵绿树,花鸟喷泉,无不令人心旷神怡,来往的行人也大多带着富足的神态,建筑物全由巨石磊成,却有一种优雅的自然美感。

  可是这种建筑风格和被十三头黑龙毁灭的亚昆城十分相似,这里难道是精灵的城市?

  陈心远虽然对黄石镇的建筑风格和规模吃了一惊,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刚才弥赛亚说的都是家庭的琐事,对于整个宏观的游戏世界涉及的非常少,看样真的有必要恶补一下这个游戏的知识,可惜刚才远远看到黄石镇石,李婉清就化成光点消失,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出现。

  之前恨不得李婉清立刻消失,现在李婉清真的不见,陈心远反倒有点想念。

  鲍勃看到陈心远进入黄石镇时的眼神闪过一丝讶异,马上就恢复了如水的沉静,心中也不禁暗暗为他的沉稳和大气折服,加上又救了自己的妹妹,对陈心远更有好感,笑着道:“整个黄石镇从无到有其实不过短短的二十年的时间。以前我们的父辈都住在山谷之中,每年都会爆发几次山洪,冲毁房屋和掠走家畜,村民生活状况苦不堪言。

  后来幸而一位满怀智慧的吟游诗人来到了村里,在听取村民的诉苦之后,他笑着告诉大家‘问题的解决办法很简单,搬家就可以了。’

  大家以前想的都是如何抵抗山洪,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可以从整个源头上解决问题,听了大师的话之后,众人茅塞顿开,虽然遭到了一些顽固老人的反对,但村里大多数人不想再受山洪之苦,又有大师的帮助,便决定一起搬到山外,最终选定在这里开始建设新的城镇。

  刚开始,大家只想建一个村子,凑合着能住就行,道路从来没有想建这么宽,更没有想过还要建设什么地下卫生系统,但当时大师的精神感召了大家,众人虽然不以为然,还是一丝不苟的按照大师的图纸建造城市。

  三年之后,村镇初具规模,又有其他村子的村民也开始陆续搬来,贩卖魔兽晶石的商队和佣兵队伍也开始进驻,商业带动了整个村镇的繁荣,那时才显现出大师的远见卓识来,他的每一个设定都独具匠心,刚开始觉得大而浪费的物品,都变成恰到好处,比如说花大力气建立的城墙、护城河和守备队,当时很多人认为没有必要,因为附近根本没有什么危险,现在大家才知道这个决定有多么的英明。”



温馨提示:
网游之纨绔箭圣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网游之纨绔箭圣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网游之纨绔箭圣全文阅读和网游之纨绔箭圣txt全集下载。网游之纨绔箭圣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网游之纨绔箭圣 第二十一章 以眼还眼 听到陈心远推脱,弥赛亚脸上掠过一丝失望,但马上就释然了,笑着道:“妈妈说,善解风情的男人是好男人;但有的时候,不解风情的男人更是好男人。拉菲,你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好男人。” 陈心远心中内牛 2011-04-12 01: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