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七章 我只跪着,我不说话!

作者:口口木可2    更新时间:2011-04-22 01:00:00    状态:已完结
  该来的还是要来,铁门缓缓打开,三个人并排着走了进来。

  李筱竹这次本来是打算重重地惩罚陈心远一番的,毕竟陈心远的未婚妻李婉清是她的弟弟、也就是李家上任家主李乐博从小收养的义孙女,那小姑娘长的极是水灵,又是聪慧灵秀,她一见便喜欢的不得了,和陈心远在一起宛如是金童玉女一般,三年前便在她的大力促成之下,两家便早早定了亲事,算是亲上加亲,但没想到在自己面前如此听话的孙子,竟然专门在外面做这等事,这婚姻如果不幸,岂不是大扫自己颜面?

  正因为心中气恼,她才会对王玉清哀求的眼神视而不见。但是她一看到陈心远,心里不由自主地提了一下,满腔的怒火瞬间被雨打风吹去。

  王玉清更是‘啊’的一声站了起来,在陈啸天‘哼’的一声之下,才慢慢坐了下来,只是身体前倾,用手不停的揉.搓着衣角,她本来也是极其稳重和聪明的女子,可现在她只是一个焦急而伤心的母亲。

  陈心远的造型实在太过凄惨了些,整个人到处都是泥土和血污,一身范思哲变成了要饭都不穿的衣服,脸上更是血肉模糊,走一步晃三晃,好像随时都会倒下。

  但这些并没有让他像被痛殴一顿的混子,反而让他原本因为容貌过于秀美而显得柔弱的气质,增加了奇异的魅力。

  陈心远的腰挺的笔直,脸上也流露出一股厚重的沉痛之色,不像是来接受审讯的罪犯,倒向是被慷慨赴死的共产党员,只差喊一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

  其实陈心远脸上的表情倒也不完全是装出来的:二哥你下手也太狠了,说是要帮我搞造型,为什么打我的时候笑的那么欢畅,55555……

  铁木朗声道:“请二公子和大公子就坐。”

  陈心遥笑吟吟地在左手第一个位置坐下,这是他作为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所获得特殊的荣誉,但刚坐下他便发现这个位置实在不好坐,一只手伸过来在他手臂上重重的拧了一下,边上母亲的声音恶狠狠地传来:“你弟弟遭了这么大罪,你还笑的那么开心,我以前是怎么教育你们的……”

  陈心遥的微笑顿时有点发苦,低声道:“妈,你看到最后如果对结果不满意,再来惩罚我也不迟。”

  陈心逍却是隐隐带着不忿之色在左边末端的椅子上落座,老三被老二带走前虽然受了伤,但明显没有这么夸张,这算什么,想引起大家同情么?

  还没等铁木说话,陈心远却是上前三步,对着陈啸天双膝一软,便跪了下来,脸上却依然平静中带着悲愤,却并没有任何悔罪之色。

  如果陈心远跪下之后便嚎啕大哭,爬过去抱陈啸天的双腿:“父亲,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真是这样,陈啸天说不定会正反给陈心远几个巴掌,再一脚把他踢出来:“滚,过去跪好。”

  但是现在陈心远默默一跪,一股悲凉的气势却冲天而起,在众人眼里跪在自己面前彷佛是一个负气的倔强孩子,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你们都不要我了,我还是不哭,你们杀了我吧,我宁可自己死了,让你们以后去后悔……

  只是这一跪,众人便情不自禁地想到,这人再坏,也是我的儿子/孙子/侄子…,是陈家的直系子孙啊!

  这一跪让陈啸天都是心神一震,更别说是旁人了,李筱竹欲言又止,王玉清却是眼眶一红,险些落下泪来:“我的儿啊……”

  陈聚表情不变:“开。”

  铁木暗中叹息一声,不知道应该叫来人三少爷还是陈心远,最后干脆避而不说,对着陈心远道:“负心害死蓝冰,并在蓝冰哥哥铁锤束手就擒的情况下将他杀死,对于这两件事,你有什么话要说?”

  陈心远只是呆呆地望着地上,彷佛并没有听见铁木的话。

  铁木心中的叹息声变成了连串的咏叹调,又大声说了一遍,他的声音在大厅中激荡,整个空间发出了嗡嗡声。

  陈心远的回答还是沉默。

  铁木再次重复了一遍,这次他的声音低沉,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虽然声音不及刚才那么重,但刚才震动的是大厅,现在他震动的却是人心。

  沉默,又见沉默。

  铁木感觉背上的冷汗流成了小溪,突然福至心灵,转身向陈聚道:“属下怀疑陈心远耳部遭受重击导致失聪,请允许先对其进行身体检测和治疗。”心想不管怎么样,先过了这关再说。

  陈聚眼神厉芒闪过,喝道:“不。诱.奸,杀人,顽抗三罪,家族苦役十五年,立即即执。”

  话音刚落,大厅中悚然一惊,如果是寻常家族子弟,这样的判罚并不能算重,但是现在判的可是您老最喜爱的侄子啊,用不着这么狠吧。

  王玉清呻吟了一声,几欲软倒。

  李筱竹愤怒地站起道:“我反对!小三虽然有错,但还至于受这样的罪,你们谁敢动他,先得过了我这一关。”

  刚才说要对陈心远进行重罚的是她,现在第一个跳出来袒护的也是她。

  陈心远一句话也没说,就将一位‘敌人’变成了盟友。

  陈聚站起拱手向李筱竹行了一礼,却是对铁木道:“带下。”

  铁木躬身道:“是。”但刚走了两步,便被王玉清拦住,王玉清狠声道:“你们谁敢动我儿子!”接着又对陈啸天哀声道:“啸天,这是你儿子啊,你难道真的忍心让你儿子去做十五年苦役?那里能活到五年的人都是十不存一,你真的眼睁睁地看着你儿子去送死吗?”

  陈啸天皱着眉,叹息了一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做了什么样的错事,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如果大过小惩,甚至不惩,心中那杆尺一旦失衡,家族的纪律还怎么维持?家族战士还如何能够忠心效力?”

  王玉清厉声道:“好好好,你们陈家要家族纪律,要战士,不要这个儿子,我们王家要了!小三,走,我们去找外公替你做主。”说着便去拉陈心远,但是陈心远却是如石头般跪在那里,任由母亲拉扯。

  李筱竹也站起踢了边上好像睡着了的陈靖龙一脚:“死老头子,现在什么时候了还睡,如果你们陈家真的不要这个孩子,那我们李家要了。”

  陈靖龙一脸茫然的睁开眼,哪里还像是陈心远进刑堂前那个不怒自威的老人,倒是有点像老年痴呆症患者:“不要这个筒子?那万子要不要啊?”

  李筱竹知道陈靖龙这么说,明显是想两不相帮置身事外,又接连踢了他两脚,然后跑上去指着陈聚的鼻子骂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铁面无私’的儿子,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现在倒是有一说一了啊,你年轻地时候做了多少荒唐事,是不是要我一件件都说出来,看看都要判什么罪?”

  陈家一直是男子掌权,妻子行事甚至思想也都是以丈夫的家族利益为根本出发点,不再与自己以前的家族有任何利益上的联系,但如果她们不顾一切地站出来,陈氏家族的执政者们就不得不考虑她们身后所代表的巨大势力。

  看到陈聚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边上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无所谓地道:“不就是一个女人么,而且她是自杀,又不是小三杀的,算得上什么大罪?是不是我丢了跟香蕉皮在地上,三个小时后一个老太婆踩上摔了一跤死了,那也要算我杀人罪?

  铁锤这兵死了确实可惜,如果能再活十年,前途倒真是不可限量,但是早夭的天才在历史上比比皆是,也不独缺他一个;再说了,是他先来杀小三,小三只能算是防卫过当。对阿聚的判罚,我也不认同。”

  边上另外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摇手道:“非也非也……”但他只来得及说上一句,李筱竹就朝着他吼道:“死胖子,你给我闭嘴!”

  如果在有外人敢这样对他这样大喊大叫,不管那人是谁,他一定会把那人的胆挖出去看看到底是不是比他的人还大,但是面对自己的老妈,胖乎乎的中年人只有摇头苦笑。

  很快刑堂就分成了三派,一派要求严惩陈心远,维护家族纪律;一派要求宽大处理,争取陈心远能够在家过年;另外一派则是一言不发,稳坐太师椅,就当是看免费戏,只是可惜这场戏上演的时间迟了一点,而且还不能中途退场。

  铁木大喝道:“威严的家族刑堂,可不是你们家族大乱斗的地方,要不请你们到外面吵去?这么迟了,人家还要不要睡觉了啊!”当然以上的话他只能在心里吼吼,脸上可是一点不耐烦的表情都没露出来。

  陈心远发现下跪原来也是个力气活,不但腿麻、腰酸、背痛,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难保持,刚开始他还有兴趣听听大家的争吵声,后来就一门心思的等着二哥给他做手势,那样他的戏份就到此结束,接下去就是看二哥的发挥了。

  可陈心遥却只是一直笑一直笑,所以陈心远也只能一直跪一直跪,但至少现在的情势已经对他很有利,也是一个很好的心理安慰。刚进来的时候众人的表情真吓了他一跳,现在他一句话没说,形势就已经转变,二哥计策果真不错,这顿胖揍算是没有白挨!可是二哥怎么还不动动,奶奶身体可不是很好,还有点哮喘,再这么不停歇的骂下去,只怕对她身体有影响。

  陈心远刚想到这里,便看见奶奶捂着胸口不停的喘起气来,边上众人大惊失色,一起过去扶着李筱竹去椅子上坐下,而这时陈心远也终于看到陈心遥转了转他中指上的戒指,陈心远舒了一口气,将藏在舌底的药丸翻上来吞了下去。

  只过一秒,他便觉得无尽的黑暗如潮水般涌来,身体左右摇晃了三次后砰然倒地,之后他好像听到了母亲的尖叫声,接着又有人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想要睁开眼睛却又觉得疲惫欲死,好像被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拉扯着,一圈又一圈的被吸下去,最后迷失在了无边的黑暗中。

  接下来陈心远就是在圣光仪中醒来,也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但是他却不知道,在遥远某个地方的实验室,身体已经恢复完好的铁锤,也躺在一个营养仓里,同样插满了管子。如果铁锤的大脑没死,那割腕自杀的蓝冰……

  陈心远正回忆中,突然感觉到一阵冷风袭来,下意识的一侧身,只见一个矫健的人影一把将边上正画圈圈的杜紫藤撞倒在地。



温馨提示:
网游之纨绔箭圣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网游之纨绔箭圣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网游之纨绔箭圣全文阅读和网游之纨绔箭圣txt全集下载。网游之纨绔箭圣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网游之纨绔箭圣 第三十七章 我只跪着,我不说话! 该来的还是要来,铁门缓缓打开,三个人并排着走了进来。 李筱竹这次本来是打算重重地惩罚陈心远一番的,毕竟陈心远的未婚妻李婉清是她的弟弟、也就是李家上任家主李乐博从小收养的义孙女,那小姑娘长的极 2011-04-22 01: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