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4章 陌生的四四

作者:秦四四    更新时间:2011-05-08 20:32:02    状态:已完结
  她冷冷的走近她,眼里嗜血的神色若隐若现,辣椒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紧抿了双唇不再言语。四四蹲下身,揪起她的头发,再一次问道:“刚刚你说什么?”

  “四四,够了。”

  舞舞终于开口说话了,四四松开辣椒的头发,转过头看向舞舞。这个女人她该如何对她?她比自已大六个月,却好似大了她六岁一般。四年前萍水想蓬的她摁掉手中的烟说:“丫头别怕,以后我罩着你。”也是那一年,她看上了她的前男友,为了那个男人自己跟她决裂,到后来才知道那是自己的错。

  四年后,再次遇上这女人,她无条件的原谅了自己的误解,仍就像四年前一样对她好,因为看得韩湘石的成熟稳得,就帮着韩湘石追求她,最后与韩湘石睡在一张床上。她让她听她解释,可是她什么也没解释。韩湘石消失了,她也躲着不相见。

  四四偏着头问:“为什么?”

  舞舞的唇角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了解四四,知道她是一个受不得背叛的人,一旦受激就再也不会是以前的她了。就像是四年前,因为那个男人,她让她听她解释,她叫她滚。

  四四自嘲的笑了笑,回过头再次揪起辣椒的头发再三的问道:“你说谁遭受打击了?”

  辣椒突然就倔强的大吼道:“你打死我好了,你不打死我,明天我就打死你。”

  “是吗?你确定你打得死我?”四四再次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狠狠的一巴掌掴在了辣椒本就浮肿的脸上。

  “四四你真让人失望。”

  四四抬起头,舞舞盯着她的眼睛。她很想跑上前去,阻止四四的那一巴掌,但是又怕她的怒气会更加的旺盛。她知道她的怒气不是因为辣椒的挑衅,而是在迁怒。

  舞舞再次说道:“我以为你已经长进了不少,没想到还是和四年前一样,为了男人可以放下很多东西。”

  四四松开辣椒的头发,站了起来走到旁边的一个保安面前,但出一只手。那保安以为四四要迁怒于他,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大步。这若是放在以前四四肯定笑的弯下腰了,但是今天,她没有这个兴致,她只是轻蹙着眉道:“有烟吗?给我一支。”

  烟,在四年前就已经学会,而且还是那个叫舞舞的女人教会她的,后来她看到一本杂志说女人抽烟很不好,所以就不再抽了,还霸道的阻止舞舞抽烟。隔了四年,再次拿起烟来,手一直抖过不停,点火点了很久,却怎么也点不上,四四作罢丢掉烟坐了下来。

  双手习惯性的抚上额头。这个动作,以前从来都没有过,如今却越来越频繁,舞舞曾说过,如果你习惯了抚额这个动作,那么肯定是你的心累了,而且心智也不再年轻。是吗?自己的心累了,不再年轻了?

  莫家兄弟走了进来,看到现场的情景,愣了一下,待看到舞舞和四四两人的时候更是一惊。才十多天的功夫,这两个女人竟然瘦成了这样。

  莫川北轻蹙了眉头问:“怎么回事?”

  四四抬头看他,一双深陷的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晶莹璀璨,虽是如此,那目光却让人看不出一丝的神彩,泪水在眼眶内悬渊欲滴,就在那泪水快盈出眼眶的时候,她突然就低下头。

  莫川北把头转上舞舞,舞舞眼睛直直的盯着四四。角落里的辣椒突然是轻嗤了一声:“两女争夫,牵怒外人。”

  四四头也不回的一脚踹在辣椒的心窝上,想必是踹出内伤来了,辣椒噗了一声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来。莫家兄弟吓傻,愣了好一会,莫川北冲上前去查看辣椒的伤口,四四伸出一双手挡在辣椒的面前,像小兽一样低吼道:“谁也别帮她,都给我滚!”

  莫川北怔怔的看着她,什么时候她变成了这样,倒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一个人的性情大变?

  莫川北说:“她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你想闹出人命吗?”

  四四不言不语,面对莫川北凝问式的劝解,仍就倔强的挡在面前。

  莫川北说:“你变了,变得都快让人不认识了。

  四四顿时怒火中烧,恨恨的说道:“我这不是被你们逼的么?”

  “你神经病!”

  四四震惊的透过莫川北看上那发声的女子,舞舞竟然骂她神经病。

  舞舞怒视着四四,仍就不依不饶的继续说道:“谁逼你了,是你自己反应太过自私,太过计较。要不是你喜欢着你面前的人,韩湘石会喝的不醒人事?会酒后乱性?况且我们又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我们想解释,你不听。这倒底是我们逼你,还是你逼我们?”

  四四仍就怔怔的看着她,难道又是自己错了?四年前是,四年后也是吗?舞舞挪下一句话:“我不希望,重蹈覆辙四年前的遗憾。”然后转身离去。

  四四的嘴角抽动着,她的思绪很乱,舞舞说的话她理不清主次。玩客们见没什么热闹可看,纷纷离去。四四挥挥手,对那些还未离去的人道:“都散了吧。”她矮下身去,坐在舞台上,头深深的埋进膝盖里,眼泪无声不息的掉落,她无可抑制的抽泣着。

  原本躁动的酒吧,突然就静止了下来,外面的喧嚣若有若无的传进来。心静的不忍去躁动,头脑亦不想去思想。正可应了那句心如止水。如果一直都样逃避起来多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四四的头低着有点晕眩,轻轻的抬起头,突然间就骇了一跳,她本以为人都走了就只留下她一个人,没想到莫川北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她的面前,静静的看着她。他向她递出一张纸巾,四四对着他苦笑了一下,接过纸巾胡乱的擦了一把鼻涕,站了起来。很多事情不是逃避就能过去的。

  莫川北轻轻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他的声音是那么的轻,那么的柔,好似怕惊动了一池清水般,小心翼翼。

  四四摇摇头,并不作答。背后突然传来一声轻笑,四四转过头,被打的伤痕累累的辣椒坐在角落里,极其轻蔑的看着四四,嘴角好似还挂着若有若无的嘲笑。

  “真是一个烈女子。”四四突然就对她有了兴趣,挪动着步子走进她,莫川北以为四四又要对辣椒动手。急急的喊道:“四四。”

  四四仿佛没听到,蹲下身去,轻轻挑起辣椒的下巴。辣椒极其厌恶的拍开她的手,四四不在意的轻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辣椒偏过头去,不欲与理睬。四四再次轻笑一声:“真是一个烈女子,她们好像叫你辣椒是吧。”四四见辣椒并不理睬自己,仍就自顾自的说道:“你怎么还不走?”

  辣叔冷哼了一声,扶着栏杆站起来,还没走几步,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下去。她捂着心口拼命的咳了几下,用力的喘息着。四四冷笑:“你的朋友怎么不带你离去?是不是忌讳我的那句:“谁也不许帮你?”

  跟辣椒一起的那几个金丝猫,没有一点江湖意气,本不是什么为了姐妹两肋插刀的人,不过就是一些社会上无聊的人士,摆摆架子,凑凑士气罢了,若真遇事,只能拍拍屁股,自保。哪还有闲心去顾及同伴的死活?

  四四先前挪过一句狠话:“谁都不许帮她。”后来她挥手说:“都散了吧。”那些金丝猫有心想带辣椒走,但又怕四四再次发疯,所以就只能自保的离去。

  辣椒无所谓的揉着自己的心口,继续摆出一副轻蔑的表情:“你别只顾说我,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四四的怒气再次爆发,刚想再去踢她两脚,看到她蜷缩在角落里,突然就心生怜悯起来。她向她伸出手去道:“我扶你去医院吧。”

  辣椒冷哼一声,并不领四四的情,倔强的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攀着栏杆摇摇晃晃着再次爬起来。试着走了几步,咚的一声,再次摔倒,晕了过去。

  至始至终沉默着的莫川北,心突然就蹿到了嗓子口。辣椒显然伤的很重了。

  四四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惊慌,慢悠悠的走近她,把她扶到自己的背上,步履蹒跚的向着外面走去,她的肩膀被辣椒砸了一瓶子,现在还在隐隐的沁着鲜血,腿也被打的一瘸一拐的。

  莫川北说:“让我来背吧,”说话间就要动手去接四四背上的辣椒。四四微一侧身,躲过莫川北的好意,冷漠的说道:“不用了,我自己能解决。”

  曾经在JOY的洗手间,舞舞拿着酒瓶把辣椒的头打出一个血口子,四四急得不顾忌与舞舞为敌的危险,背着辣椒往医院跑,那时的她心里一定是急的火烧眉毛。但是今天同样是在JOY,同样是辣椒,但是那个打人的主换成了自己。甚至辣椒的伤比起上次不知道严重了多少倍。但是她仍就不急不缓,面色沉静的背着她往外走着。

  也许这就是一个人从单纯热心到冷漠淡然的有力证明。

  莫川北跟了出去,同样是那间医院,同样的伤者,同样的陪护人。但是陪护的人少了,医生变了,陪护人的心态也变了。莫川北清晰的记得,在几个月以前,有一个女人背着另一个女人,像急速的豹子一样,嗖的一下,窜过拐角,跑进医院。还记得,面前的这个女人因为受伤的人被舞舞打出一个小小的血口子,而吓的哇哇大哭。但是……

  辣椒还没有度过危险期,面前的女人就像是事不关己的模样,付了一点点的医药费后,冷漠淡然的离去。

  这样的四四让人觉得很是陌生。



温馨提示:
臭丫头追警察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臭丫头追警察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臭丫头追警察全文阅读和臭丫头追警察txt全集下载。臭丫头追警察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臭丫头追警察 第54章 陌生的四四 她冷冷的走近她,眼里嗜血的神色若隐若现,辣椒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紧抿了双唇不再言语。四四蹲下身,揪起她的头发,再一次问道:“刚刚你说什么?” “四四,够了。” 舞舞终于开口说话了,四 2011-05-08 20:32: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