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8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作者:黄皮老道    更新时间:2012-03-03 18:14:00    状态:连载中
铃铃铃~铃铃铃~一阵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一只戴满钻石、翡翠戒指的大手慢慢的拿起放在桌上十分名贵的古董电话,轻轻的放在耳边,很随意的说了一声:“谁!”声音十分深沉,平淡的语气无形中透露出一股寒意。

“老板!我是马全!”马全的身份十分神秘,身手更是深不可测,他拿起手机拨通了邓长富的电话之后,听着这种语气既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很随意的说了一声。

邓长富一听是马全,厚厚的嘴唇微微上扬,带着轻笑声对电话中的马全开口道:“哦~是小马啊,有事?”

马全随口说了一句:“老板,少爷出事了。”

邓长富听后只是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很平静的说道:“继续。”

马全站在重症病房的门口,从容的拿出一包中南海香烟,点燃之后面无表情的对着电话说道:“少爷在学校调戏一个姓秦的女老师,被一个学生给打了一顿,现在再重症病房。”

邓长富听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让电话那头的马全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眼神十分复杂的看着手中的电话,随后再次贴在耳旁,开口道:“老板,你为什么发笑?”

邓长富的笑声瞬间止住,冰冷的语气带着一丝杀意,对着电话中的马全带着一丝命令的语气说道:“马全,你的能力和身手我一点都不怀疑,我把儿子交给你我很放心,我这个儿子从小被我惯坏了,吃点苦头应该的,但是!我邓家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欺负的,现在你替我去办一件事。”

马全手指夹着的香烟很快就烧完了,轻轻的将烟蒂随手一弹,心中隐隐已经猜出老板让自己做什么,静静的听着电话内的一切。

“把那个打我儿子和那个姓秦的老师给我抓来,还有,上次打了邓飏的那个小子,一起给我抓来。”邓长福语气很平淡,这种绑架的事情在他邓长富眼中如同吃菜一般,靠着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实力,得罪了他邓长富的人,他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电话那头的马全听后,阴冷着脸说道:“老板,你还记得我们四个兄弟跟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很清楚你想要得到什么,事情办成之后,我会给你们想要的。”

马全犹豫了片刻之后,开口道:“好吧,你什么时候要人。”

“越快越好!你知道我从来不喜欢等太久。”邓长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缓缓说道。

马全直接挂掉电话,转身推开身后病房的房门,门一打开立刻有三道凌厉你之前说过什么吗?”

邓长富靠着身后的真皮座椅,冷冷的笑道:“哈哈哈,马全,的目光锁定着自己,房间内的三人一见是马全,立刻收回了那种凌厉的目光,纷纷换上一种敬畏的眼神看向马全。

马全将目光偏移到病床上躺着的邓飏身上,看着被打的不成人样的邓飏,摇了摇头对身边的三人说道:“老二你留下守着,老三、老四跟我去办点事。”

被称作老二的男子背手站在病床的一侧,身高是这里最高的,接近一米九三的个头让这个房间看上去越显的狭窄,听见马全让自己留下之后,立刻两腿靠拢立正,举手敬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军礼,动作迅速、快捷,同时回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马全看后微微皱起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老二,老二突然像是反映过来什么一样,看着老三、老四一个个低着头,老二慢慢的将手放下,眼中显露出不甘与愤怒,最后忍不住对马全问道:“为什么!我们错在哪里了,为什么他们不肯容下我们!!!”

“住口!如果你还记得你曾经是军人出生,就不需要问那么多,我从来都没有怀疑我们的能力和实力,但是,优胜劣汰是不可避免的,既然我们的实力没有那十个人强,那就应该做好被淘汰的准备。”马全捏紧着铁拳,眼眶中隐隐蒙上一丝雾气,说完直接转身快速拉开病房的房门走了出去,房间内的老三、老四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看着老二,摇头叹息了一声,转身跟上了马全。

老二咬着牙,看着马全已经离去的身影,身体抖动的十分厉害,如同一只将要喷发的火山一般,忽然一转身抬起手肘对着一旁厚实的墙壁猛的砸了过去,将全身的愤怒透过这一肘击狠狠的发泄在墙上,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整个粉刷了白色乳胶漆的墙体顿时龟裂了开来。

“天剑!天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只要十个人,为什么!!!”老二眼中充满了不甘与愤怒,心中不停的问着自己。

与此同时,邹耀和秦双双两人纷纷坐在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审讯室,分成两个房间被审问,审问他们的不是别人,秦双双的面前坐着穆伊雪,而邹耀比较幸运一些,坐在他对面的正是那天和胡九龙对拳的王霸。

“姓名、年龄、性别、职务!”王霸手中的笔重重的敲击着身前的木座,几乎是用带吼的声音,问着对面的邹胖子。

邹耀看着王霸那种恶狠狠的眼神,心中发憷的厉害,回答的语速十分之快:“邹耀、16岁,男”说完顿了顿,反问对面的王霸一声:“警察叔叔,什么只职务?”

王霸铁青着脸,两眼冒火的看着面前这个长得肥头大耳的胖子,忽然,抬起那只布满老茧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审讯桌上。

砰!!!

突然这么一下,胖子吓了一跳,带着无辜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身材魁梧的王霸,见到王霸那种要吃人的眼神,顿时额头溢出一层细汗,抬起肥肥的手掌擦了擦额头,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要上厕所!”

“憋着!”

“憋不住了!”

“憋不住那你就尿裤子上,我告诉你,到了这里你最好老老实实的把你犯的事说出来,今天为什么打那个学生?”王霸两眼直视着邹耀,大声吼叫道。

“那小子耍流氓,非礼我们班女老师。”胖子实话实说。

王霸低着头,拿起手中的钢笔把刚才胖子的话记了下来,随后再次问道:“那女老师叫什么?”

“秦双双!”

“当时你既然发现了有人非礼你们班女老师,大可以出手制止,为什么还要将那个学生打成重伤!”王霸一拍桌子,再次吼道。

胖子此时已经满头大汗,对面这个家伙的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尤其是那种眼神,可怕地狠,心中一想,反正我是见义勇为,我怕什么,想到这里当下挺起了胸脯,以同样大的声音冲着王霸吼道:“当时我很害怕,手不听使唤,直到老师叫我的时候,那个家伙已经倒在地上了。”

“放屁!你最好老实交待,你所说的每一句话,将来都可以决定你的罪行!”王霸一看这死胖子既然跟自己打起了擦边球,顿时火冒三丈。

“警察先生,我才十六岁还没有到法定年龄,再说了,我是见义勇为,我老师可以作证,请你不要带着恐吓的语气对一个学生问话,我随时可以请律师告你的!”胖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看着对面这个家伙实在是讨厌的很,索性扔下最后一句话,将目光一瞥,不再理会。

“妈的,你小子再说一遍试试。”王霸一看这小子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当下愤怒到了极点,忍不住就想冲上去给邹耀几个嘴巴子。

“哐~哐哐~”审讯室外一阵敲门声响起,将王霸的怒火稍微压了一下,怒瞪了一眼邹耀之后,起身来到门旁拉开大门。

“小雪,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审问那个~”王霸一见门口站着的穆伊雪,顿时像一只发了春的猫,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样子十分搞笑。

穆伊雪头都没有抬一下,冷冷的扔下一句话,“有人来保释,放了里面的人。”说完直接扭头就走。

王霸看着穆伊雪的背影,走动的姿势让人看上去很容易冲动,挺立的翘臀随着走动左右的摇摆,一头瀑布般的长发垂直在脑后,让王霸看的不得不向往常那样楞神在原地。

“喂!警察同志,我听门口那个美女说让你放了我,我现在可以走了吧。”邹耀见眼前这个警察既然盯着刚才穆伊雪的臀部猛看,那眼神就跟多少年没吃过肉的狼一样,忍不住问了一句。

“妈逼的,给老子闭嘴,在吵我他妈揍你!”王霸正幻想着摸着穆伊雪那雪白的肌肤,傲人的峰峦,忽然被胖子一句话给惊醒了过来,连想也不想,直接转头骂了一句。

胖子一脸黑线,转头看了看身后墙壁上的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忍不住心中狠狠的骂了句:“操!这他妈还是警察局么,警察怎么他妈跟流氓一样,动不动就爆粗口。”

很快,胖子从审讯室走了出来,来到公安局大厅门口的时候,看着一个光头,脖子上带着一条拇指厚的金项链,身高约一米七三左右,两只手臂足足有一个成人大腿那样粗,膀大腰圆尽显富态,在那光头的身边,站着四个人,每一个都打扮的十分体面,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统一的黑色太阳镜,此时一个个正背着手站在光头的身后。

“舅舅!”邹耀一看是自己的舅舅,顿时热泪盈眶,远远的就喊了一嗓子过去。

光头慢慢的转过身,看着眼前的邹耀,顿时眉头一紧,大声呵斥道:“他娘的,你小子出息了,既然把人打进医院了!”

“舅舅~我~我那个~”邹耀摩拳擦掌,低着头很不好意思,唯唯是若的说道。

“打的好!娘的,没丢老子的人,哈哈哈”光头停顿了半响突然再次爆出一句话,整个警察局的警察纷纷集体无语,满脸黑线。

“肥牛,注意点,这是警察局!”一个女子的声音带着怒气传了过来,邹耀的舅舅绰号肥牛,以后就用这个简称了。

肥牛眉头一紧,心想刚直接称呼我绰号的人都他妈死绝了,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一看之后,顿时眼前一亮,连忙笑呵呵的走上前,来到刚才那个女子跟前说道:“哟~哟,这不是穆局长的千金么,嘿嘿,穆局长最近身体可好?”



温馨提示:
贴身坏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贴身坏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贴身坏蛋全文阅读和贴身坏蛋txt全集下载。贴身坏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贴身坏蛋 第28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铃铃铃~铃铃铃~一阵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一只戴满钻石、翡翠戒指的大手慢慢的拿起放在桌上十分名贵的古董电话,轻轻的放在耳边,很随意的说了一声:“谁!”声音十分深沉,平淡的语气无形中透露出一股寒意。 “老 2012-03-03 18:14: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