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节 敢叫圣听蒙蔽意(二)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7-11-15 20:12:07    状态:连载中
  岳飞明知他是在故意寻自己的不是,正犹豫是否该将此事坦诚相告,又觉得这事毕竟太过不可思议,嘴唇动了动,又打住不语。杨辰见他欲语还休,以为他心中有愧,更是恣意,马鞭指着岳飞面孔道:“难怪每次金人见了你岳飞都是全身而退,敢情岳大人故意放走来着,哼,岳大人好大的本事啊!”语调阴阳怪气,分明是暗责岳飞的不是,心下暗自得意,一时连疼痛都忘了。抬手示意司马青将他扶下马,才又道:“幸亏圣上英明,着我前来监军,否则咱们大宋这大好江山,被人断送了也还蒙在鼓里呢!”

  其实岳飞与完颜亮每次交战,都是竭尽所能,只有这次临阵想出这么个法子。牛皋在一旁听了半晌,早已忍耐不住,几步赶到前面喝道:“你这厮只懂作威作福,知道个甚!”一把向杨辰衣领抓去。他对这宦官厌恶由来已久,这次更是恼他颠倒黑白,这一抓含狠出手,气势凌人,那一声暴喝更是惊若炸雷,杨辰正说的兴起,忽被这一声晴天霹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牛皋那蒲扇般的大手已向他抓来,满脸煞气,似是恨不得将他撕成两片,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后面的话象被一把剪子剪断一样,再也说不出来。

  忽然斜里一道乌光一闪,岳飞伸手一挡,“嘿”的闷哼一声,哑声道:“司马侍卫何必出如此重手?”竟已受了内伤。牛皋只觉得手背一疼,已多了个红印,慢慢的肿胀起来,成了个血包。司马青慢吞吞的道:“杨大人是朝廷钦差,也是他一个小小的节度使可以随便动手的么?敢情岳家军都是这么目无法纪么?”言下之意竟是影射岳家军毫无军纪。他刚才那点穴撅上用足了内力,只要点实了,当场就能废了牛皋那只手。幸亏岳飞出手及时,但他功力本就比岳飞高出一筹,这一下岳飞就吃了暗亏。牛皋也是一时气极,才顶撞杨辰,见岳飞被自己累的受伤,猛的惊醒,收手退后,心中愧疚难受,连手上的疼痛都已忘了。

  听他二人口口声声指责岳家军的不是,旁边一干将士早已按捺不住,但苦于岳飞军令,不敢主动招惹他们,见牛皋受伤,更是脸蕴怒色。宁天几人虽也是心下不平,但岳飞还未发话,也不便发作。完颜亮枭獐之心,只是不死,在阵中见宋军自己起了内讧,便勒令军士停下脚步,静观其变。

  杨辰见司马青迫退岳飞,又伤了牛皋,不由得大喜。顿时又恢复了神气,尖着嗓子骂道:“狗奴才,咱家纵有千般不是,也轮不到你来说。你刚才冒犯本官,岳飞,你说这按军令该是什么罪?”他对这一干人实是心中厌恶无比,刚才被惊吓后更是口气恶劣,竟然直呼岳飞其名。岳飞脸色铁青,这以下犯上,本就是军中大忌,按令轻者杖责,重者斩首。牛皋刚才神色凶恶,出言不逊,按律已该斩首。但他自小和自己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况且这次也是看不惯这些人言语中讥讽自己,才顶撞杨辰。自己如何能让他来受罪?再者他虽是鲁莽,但也是一腔热血,只为抗金,若是折损,实非大宋之福。想到这里,暗下狠心,拼着给秦桧落下口实,也要替他开脱。正欲替他向杨辰求情,忽然卢铉从后面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开口道:“督军,小的有话要说!”岳飞知道这个兄弟自来智计过人,当即住口,要看他怎么说。

  杨辰白日里被他挤兑,对此人实无好感,白了他一眼,恶声恶气的说道:"说吧!"卢铉道:"是!"顿了顿道:"小的认为,这牛皋以下犯上,确实该打!"此言一出,众人哗然,牛皋更是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杨辰一听,转怒为喜道:"说的好!"

  卢铉又接着高声道:"况且岳飞身为大将,如不能秉公执法,怎能服众?杨大人贵为督军,正是万岁爷派来的救星,若能禀行这军职,小的们更是感激涕零."众人见他语气激荡,仿佛含冤数载般,都是越听越奇,牛皋的眼睛也是越睁越大.杨辰早乐的合不拢嘴,不住的道:"继续说,继续说!"却见卢铉看了岳飞一眼,欲言又止,暗想这人定是受了岳飞的气,这才倒戈帮我说话,哼,我若将这人推荐给相爷,何愁还扳不倒岳飞?看他还有话要说,只是怕岳飞的权势而已,若我为他撑腰,谅来岳飞也不敢说个不字.相到这里,大声道:"你放心,一切有我做主,你有什么只管说出来,本督军定会秉公处理,绝不徇私,若有人敢从中阻挠,哼,等咱家告道圣上那里,看他有几个脑袋够砍!"说罢又扭头对岳飞道:"‘军令如山‘这四个字还是岳大人教给在下的,想必岳大人更不会阻拦咱家了吧!"分明是警告岳飞不得插手.岳飞对卢铉极有信心,点头应道:"不错!".

  严怒心肠梗直,远远的看在眼里,早气的肺腑欲炸,恨恨的别过头,低声对宁天道:“这阉狗以前只不过是侍侯现今圣上读书的太监,谁料小人得志,竟是如此嘴脸!那姓卢的也恁的不仗义,竟在这时候翻脸,真是狼心狗肺,呸!”宁天刚才与他躲在一边,听他埋怨,微笑不语,这卢铉既然号称“武诸葛”,自然有锦囊妙计,自己又何用多心。当下轻拉严怒的衣角,示意他不可轻取妄动,只待静观其变。

  只见卢铉将牙一咬,似是痛下决心,点头道:“好,还请大人做主!”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件事物来。卢铉大声道:“督军白日签下的这军令可还记得么?”原来是白天与杨辰签的那张军令状。

  杨辰脸色变了变,道:“你不是要指责岳飞的不是么……”

  卢铉仍是那幅卑躬的神色,回答道:“小人只说有话要说,并没有说要指责大帅的不是啊。大帅向来军令如山,督军更是言出必践,想来不会为了小小的一张军令让小的这中证人难堪。”

  杨辰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得意之情瞬间荡然无存,颤抖着手指着卢铉道:“你,你……”半晌说不出话来。谁料卢铉装模作样唬弄了半晌,说的竟是这件事,前后态度变化之大,众人先是愕然,接着轰然大笑出来。严怒脸上一红,低声对宁天道:“这卢参军太鬼灵啦,若不是二弟刚才拉住了我,只怕又是酿下大错。”宁天微微一笑,此人词锋严利,先诱使杨辰入了圈套,这才发难,端得是机警无比,确是岳飞帐下一大臂助。

  注:宿舍连着几天停电断网,所以最近两天没有更新,还望大家海涵!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三节 敢叫圣听蒙蔽意(二) 岳飞明知他是在故意寻自己的不是,正犹豫是否该将此事坦诚相告,又觉得这事毕竟太过不可思议,嘴唇动了动,又打住不语。杨辰见他欲语还休,以为他心中有愧,更是恣意,马鞭指着岳飞面孔道:“难怪每次金人见了你 2007-11-15 20:12: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