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节 耄耋四友存怪癖(三)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7-11-25 10:26:50    状态:连载中
  他这路功夫深奥无比,当日赤松子一见,便是赞不绝口。从此每日苦苦追缠,要学这路功夫,自己却没有答应。赤松子眼见苦求未果后,便逼翠杉翁和自己动手,只是无论他如何露出破绽诱使,翠杉翁都没有再用这“兑泽手”中的招式。赤松子眼见如此精妙的功夫却学不到手,更是心痒难耐。料来只要自己肯将这功夫传给他,只怕天塌下来他也会放下不管。

  果然,赤松子一听,先愣了愣,高声叫道:“三弟,此话当真?”翠杉翁哈哈一笑:“大哥,我什么时候反悔过了?”

  那赤松子喜道:“好!”赤松剑一抖,收手后退,对宁天道:“小子,你的剑法不错,老夫没赢了你,你却也没胜过老夫,咱俩打了个平手。但若论起别的功夫,你就未必及得上老夫了。”

  宁天躬身道:“前辈神技,浩瀚若海,小子愚鲁粗浅,实不及前辈一二,心中深感拜服!”适才自己正练的起劲,忽听有人临近,为首一人,正是这红袍客,见了宁天的剑法,眼睛一亮,二话不说便拔剑刺来,看他并无恶意,自己也将凤舞入鞘,与他以钝对钝。眼见这红袍客面容红润,与自己斗了许久,却连粗气也不喘,显然内力修为极高,更惊叹的是他剑法繁复,竟然精通如此多的武艺。看他年纪似乎不大,但那绿衣老翁等人俱叫他作“大哥”,想来是驻颜有术,虽然年岁已不小,仍是面目如昔。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人物,心下对他无比钦佩。

  那赤松子甚是满意,不再理会他,扭头走向翠杉翁道:“走走走,咱们去那边比划,可别叫人看见了。”竟是急不可待,马上要学。翠杉翁一只手被他攥住,忙叫道:“小姑娘,你可别忘了我的兔子……”说到最后两个字,人已在几丈开外,身不由己,被赤松子拉到一旁,片刻就消没在树林后。再看那墨竹生,又已鼾声大作,而玄柏公也是闭目聆听,不知听到了些什么,神色如痴如醉。

  宁天给林卿卿使个眼色,二人走远几步,宁天这才问道:“这几个前辈可真是怪人,卿卿,你认识他们吗?”他见林卿卿与那青衣老翁同来,知道她必定知道这四人的身份。

  林卿卿掩口笑道:“这四个便是有‘岭南四……友’之称的四位前辈了。刚才和你动手的是赤松子前辈,他最喜欢学人武艺,定是见大哥的剑法精奇,所以才和你动手啦!”

  宁天神色恍然,点头道:“原来是‘岭南四友’四位前辈,我记得义父曾和我提起过他们的,恩……那刚才的绿衣前辈一定就是翠杉翁了,这位安然卧睡的自然就是墨竹生前辈了,而那位萧不离身的,定是玄柏公前辈,对不对?”突然拍手笑道:“哦,我知道了,他一定是谗嘴病犯,闻到了你的‘果子兔’,所以才肯出言劝赤松子前辈罢战,对不对?”他聪明伶俐,前后联系在一起,登时猜出前后原由。

  林卿卿想起翠杉翁谗嘴的模样,也不禁芜尔,点头笑道:“正是!”看了林中两人一眼,笑道:“大哥,咱们去多捉些兔子,我答应翠杉翁前辈,要给他烤‘果子兔’吃呢!”

  宁天笑道:“好!你去拾些枯柴,我去捉几只兔子就来。”将凤舞交给林卿卿,身法展开,向不远处的一只兔子跃去,那兔子感到周围危险,刚要逃跑,耳朵已被宁天抓住。这一下快如鬼魅,自然是绝世轻功“青云逐日”了。

  忽听一人谓然赞道:“好少年,好轻功!”林卿卿循声望去,说话的正是那墨竹生。只见他仍是卧睡在地,但双目已张,迥然有神,一双眸子里精光四射,说道:“小兄弟,我来帮你!”右手一挥,面前的几粒石子尽数向宁天所在射去,破空声响,蕴涵着刚猛内力。他这一下显然时机拿捏的正好,宁天刚跃入兔群,俯身欲抓兔子,几粒石子尽向他腕处的“神门”、“太渊”、“内关”穴打去。宁天暗想:“墨竹生前辈是要考教我功夫来着。”精神一振,一式“要离断手”,手腕猛的向上翻起,扣起小拇指与无名指,其余三指疾向下拍落,在几粒石子上轻轻一击,那石子的去势登变,“扑扑扑”几声,全都打在了兔子身上,几只兔子登时翻身倒地,宁天抓起几只兔子,笑道:“前辈好暗器功夫,晚辈佩服!”这一下出手干净利索,借力打力,手法极快,落在旁人眼力,便像是墨竹生自己打中的一般。墨竹生看在眼里,心下暗赞,微微一笑,却不答话,又闭眼睡着了。那玄柏公仍未睁眼,却接话道:“好小子,你这招叫什么?”他精通音律,耳力极高,虽未睁眼,但听声辨形,就知道是宁天出手打落的石子。

  宁天听他说话总是如此特异,似唱似慕,如泣如诉,心下惊叹,恭声道:“回前辈,这招叫作‘要离断手’。”要离是春秋时期的勇士,为了刺杀庆忌,自断一臂,才行险成功。这招变化迅捷,精妙无比,“霜花九变”的功夫,确是不同凡响。

  玄柏公睁眼皱眉:‘要离断手’,名字怎么恁得古怪?自己竟从未听说过。这是什么功夫了?想来大哥他见多识广,定能知道这功夫的来历。他不愿再出口相询,便不再说话。

  宁天看他们行为怪异,心下好笑,摇了摇头,径自扭身去和林卿卿去洗剥兔子。林卿卿看那玄柏公一幅老神在在的模样,心下有气,暗想好你个臭老头,模样古怪,脾气也古怪,我便烤只古怪的兔子给你吃。故意挑了一只兔子,也不知寻了些什么东西,揉碎以后抹在上面,架起火烤了起来。宁天看她那只兔子烤的油光滑亮,竟似远比其他几只兔子都美味,心下疑惑,也不知她又要做什么。

  没有片刻,兔子的肉香就飘溢出来。树林里顿时弥漫起可口的香味。顿时听到翠杉翁的声音:“不教了不教了,我的兔子好了……”绿影一闪,人已如一阵风般赶了过来,任由后面赤松子的怒骂声不绝于耳。翠杉翁白眉一耸,用力的吸了吸鼻子,赞道:“好姑娘,老夫生平吃过无数的兔子,但没有一只能比得上你这只……恩,好香……”又是长吸一口气。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一节 耄耋四友存怪癖(三) 他这路功夫深奥无比,当日赤松子一见,便是赞不绝口。从此每日苦苦追缠,要学这路功夫,自己却没有答应。赤松子眼见苦求未果后,便逼翠杉翁和自己动手,只是无论他如何露出破绽诱使,翠杉翁都没有再用这“兑泽手 2007-11-25 10:26:5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