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节 西子雨晴碧如洗(三)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7-12-08 22:12:28    状态:连载中
  两个刀客生死间走了一回,惊魂甫定,一时瘫在地上动弹不得,只是偶尔嘴的张合间吐出灌入的湖水。秦昌倒吸一口冷气,这才知道眼前这人不是易与之辈,酒意登时清醒了两分,提马稍稍退后几步,这才给手下使个眼色。手下一群恶仆平日跟着秦昌欺压百姓,狗仗人势,从来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宁天这一手虽然漂亮,但落在他们眼中,也只是一时震慑,见主子有令,登时胆气又壮,相互吆喝着冲了过去。

  宁天猛的转身,双目射电,冷冷的盯着他们道:“哼,上梁不正下梁歪,奴才尚且如此行径,主子想来更加不堪!”

  那群恶奴中有个疤脸汉子狞声道:“小子,昌少看中了你身边这个小妞,你若是识相,就赶紧将她献给昌少,否则,哼……”只见他赤着胳膊,黝黑的皮肤下是虬扎的肌肉,显然力气极大。这人名叫“疤头李”,平日打架斗殴,最是凶猛,极得秦昌赏识,是秦昌手下的得力干将,一听秦昌有令,领着两个身着花衫的青年冲在了最前头。自从秦桧给秦昌配了这两个浙北的刀客后,自己的风头就被抢去不少,刚才眼见二人吃瘪,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暗想:“哼,你们两个蠢材,看老子给昌少立下这一大功!”说着一手向林卿卿抓去。

  宁天听了“疤头李”这句话,脸色一变,袖子一拂,桌上两杯兀自冒着热气的茶水尽向“疤头李”三人飞去。那“疤头李”首当其冲,措不及防之下,倒有大半泼在了他的脸上。登时痛的扑倒在地,捂住面门,哀号起来。后面几人被他阻个踉跄,愣了一愣,又犹豫起来。想这“疤头李”平日最是凶悍勇猛,今日却被人一杯茶水泼倒在地,暗自对比一下自己,都停下了脚步。秦昌怒道:“饭桶,老子平日养你们都是吃白饭的么?给老子上,将这臭小子给我剁成肉泥,谁敢再退半步,老子回去将他全家剁了喂狗!”他平日借着叔父的熏天权势,欺男霸女,鱼肉百姓,乃是家常便饭,即便是天子脚下,偶尔草菅人命,也混不当一回事。几个恶仆自然知道他秦家的权势,眼看那“疤头李”还在地上呼号,但听他拿自己家人要挟,浑身一个哆嗦,只觉得背心发凉。互相望了一眼,又鼓足勇气,咬牙呼喊着冲了上去。

  宁天冷冷喝道:“恶贯满盈,仍是不知悔改!”倏地转身,跃入人群中,左扭右转,忽进忽退,如一只游鱼,轻巧灵动,十几件兵器,竟没有一只能击中他的。宁天伸出双手,施展开小巧的擒拿功夫,或拍或打,或捏或弹,片刻的功夫,那十几件兵器就全到了他手中。再看那些恶仆,已全被宁天将手脚扭至脱臼,扑倒在地,辗转哀号。林卿卿拍手娇笑道:“嘻嘻,大哥,这就是哀鸿遍野,对不对……”说着别过螓首,眉似黛染,眼若星镶,如花玉容上已满是浅笑,衬着背后的西湖远山,真的是“湖光山色俏,美人玉容娇”。秦昌瞪大了双眼,他几曾见过这等美人了?一时竟看得痴了,半晌才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诞笑道:“美人,你长得可真美,不如跟哥哥回去,保证你从今往后穿金戴银,享不尽得荣华富贵,怎么样?嘿嘿……”

  却见林卿卿这才将眼睛扫到他身上,仿佛突然才看见他一般,皱起眉头道:“大哥,这人是谁?满身的铜臭,真是臭死人了。”

  宁天冷冷的道:“不知哪家野狗跑到这里来吠,哼。”

  秦昌暴怒道:“什么?你……你……”额上青筋怒起,将牙咬得吱吱作响,但突然瞥见宁天眼中暴出的寒芒,只觉得喉头一窒,后面的话竟说不出来。听宁天将他骂成是一只野狗,心中又气又怒,他身份显赫,几曾有人这么辱骂他了?突见那“疤头李”又从地上爬起,搬起旁边的一个石凳,喝道:“昌少放心,看我将这小子砸死!”脸上满是烫起的水泡,配上原本那条刀疤,本是暗红的脸更是狰狞可怖,用力将那石凳举过头顶,喝道:“狗娘养的,烫了爷爷一脸得泡,爷爷今天非把你砸成肉酱不可!”说着用力将这石凳掷了出去。这石凳乃是匠人用大石削刻而成,实则便是一个大石墩子,又厚又重,少说也有三百斤上下,看他能轻易举起,这份臂力实是非同小可。

  那石凳挟着劲风向宁天飞去,风声呼呼,若是砸中了,定是血肉模糊,秦昌大喜道:“好,李二,干得好,将这小子给我砸死,注意,可别伤着那个美人,好,好,回去我便让叔父给你求个知府去当。”

  “疤头李”一听,更是兴奋,跟在那石头后面,两步冲上,左手握成拳头,右手拔出把匕首,狞声喝道:“杂碎,爷爷今天活剥了你。”

  忽见那石头停在空中,宁天一手将那石头托住,嘴角挂着讥笑,轻嗤道:“就这么点功夫,还敢放出大话,哼,给你。”也不见他收臂用力,手腕一拨,那巨石就顺着原路飞了回来。力道之猛,还在刚才之上。那“疤头李”惊恐无比,双手挥摆着转身后退,但那石头去势奇快,“疤头李”只跑了两步,只觉得背心一痛,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接着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秦昌惊恐无比,这等身手,自己几曾见过了?又看了满地的手下一眼,心中惊怒交加,春风楼虽然有不少高手,但都各司其职,他虽然是秦桧的亲侄子,但平日也无权调动,因此身边跟的都只是些普通的打手。他自己又好逸恶劳,功夫极差,欺负那些弱女子还行,见了宁天的身手,哪里还敢再去动手。恶狠狠的盯着宁天看了半晌,咬牙道:“好小子……你……你若有种便别跑,看大爷找人来收拾你!”又依依不舍的看了林卿卿一眼,满地的手下也顾不上招呼,转身策马急去了。

  宁天那日见了秦昌一次,知道这人外强中干,色厉内荏,因此才故意羞辱于他。心想只要他回去搬救兵,自己到时候就可以混进秦府。因此也不阻拦,任他逃走。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三节 西子雨晴碧如洗(三) 两个刀客生死间走了一回,惊魂甫定,一时瘫在地上动弹不得,只是偶尔嘴的张合间吐出灌入的湖水。秦昌倒吸一口冷气,这才知道眼前这人不是易与之辈,酒意登时清醒了两分,提马稍稍退后几步,这才给手下使个眼色。 2007-12-08 22:12:2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