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节 春风得意马蹄疾(二)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7-12-12 21:16:48    状态:连载中
  秦昌身边那麻衣怪人,正是春风楼的八供奉,湘西僵尸门的高手,言尸。这言尸本是湘西言家子弟,当年一套“僵尸拳”驰名江湖,少有人敌,兵刃哭丧棒更是诡异无比,上粘着浸染过尸毒的白沐叶,剧毒无比,人莫能触,若非体质特异之人,只要稍沾即亡。当年他出道不久,就闯下不小的名头,自诩为“鬼王”。孰料正触了帝飞的忌讳——那帝飞的别号正是“鬼剑”,怎容他称“鬼王”?当下去湘西搦战挑场子,要他摘了“鬼王”的名号。那时言尸才二十来岁,正是年少轻狂之时,所谓初生牛犊不畏虎,“鬼剑”帝飞的名号虽亮,他却丝毫不惧,慨然应战。但是一交手之下,才知道自己与人家实是差得甚远,连五十招都没接满,兵刃就被帝飞磕飞。但帝飞却也不伤他性命,只是要他更掉“鬼王”二字。言尸年少气盛,颇不服气,当下拣起兵刃又打,但二人武艺实是相差太多,斗不多时,又被帝飞制住。如此斗了一日一夜,言尸早已疲累不堪,帝飞仍是精神抖擞,逼他除名。言尸无奈,只好转身便逃,但无论他跑去哪里,帝飞都如影随形,若即若离。言尸一狠心,转身北上,直入大漠,心想老子大不了去那极北苦寒之地,难道你也跟来?谁知帝飞竟一步不落,紧紧跟随,除了吃饭睡觉,便是逼他动手。两人都是倔强性子,竟如此一追一逃到了大漠之中。言尸心中叫苦,恰好在沙漠中遇到一阵大风沙,竟就此将两人隔开。其时帝飞已至大光明教多年,对沙漠习性甚是熟悉,知道这荒漠昼夜温差极大,气候变幻莫测,最是无情,若无万全准备,只有死路一条,心想这小子南方人士,来了这大漠中,十有八九不得生还,当下放弃追赶言尸,回了昆仑。

  言尸却是不敢停步,一直向大漠深处逃去。他生平从未来过这荒幻离奇的地方,又正值中午,酷热难当,便将上身衣衫全部除去。谁知入夜后气温骤降,冷入骨髓,他想寻回自己的衣衫,但荒漠里浩瀚无边,去哪里寻找?只觉得血液似乎都已结成了冰,牙关不住打颤,内力似乎也被一点一点的消磨了干净。如此挨了一夜,终于坚持不住,昏死了过去。

  恰好此时秦桧出使西域诸国完毕,领队回朝,驼队经过,将他“拣”回营帐。队伍里的医者发现这人精赤着上身在荒漠过了一夜,竟还没死,大为惊异,将他救醒后,立刻有人认出这险些冻毙的人竟是湘西僵尸拳的高手。那时秦桧正着意重组春风楼,当下重礼聘他作春风楼的供奉。言尸一则感谢秦桧救命之恩,再则对帝飞那如附骨之蛆的追赶实是心有余悸,况且秦桧所应条件极丰,便即答应下来,从此躲在春风楼苦练武艺。他这一身功夫都是从尸中而来,练功时也极其诡异,需在月圆之夜,在乱坟堆中掘起死尸,在尸堆中吸纳尸气,以助长功力。想那秦桧势力庞大,掘去谁家坟头,百姓也是敢怒不敢言,倒是方便了他修炼武艺。几个月前言尸终于将一套“僵尸修罗手”修炼成功,这才又重新在江湖上冒头,自号“尸王”,欲与帝飞再一争长短。他自那日沙漠苦挨一夜后,冻伤了肺脉,落下了哮喘的病根,再加上修炼这僵尸功时日已长,整个人面色惨白,真是宛如一个快死的痨病鬼一般,也难怪让人望而生畏,退避三舍了。

  秦昌适才赶回秦府,得知叔父有事外出,众家丁见他面色铁黑,当下纷纷询问。秦昌知道这群家丁虽然平日看着如狼似虎,但也都是些欺软怕硬,狗仗人势之辈,他亲眼见了宁天的功夫,知道远非这些酒囊饭袋可比,当下一个人寻至春风楼。正逢言尸当值,他功夫初成,正欲寻人试招,一听秦昌诉苦,暗想反正楼中左右无事,当下就随秦昌来寻宁天的晦气。

  到了西门,那总兵兀自买力的盘查过往的行人。见了秦昌,正欲说话,突然看见言尸死尸般得模样,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只觉得腿脚俱软,勉力支起上身,强笑道:“少保,小……小的查了半天,也没见那画像上的贼人经过,您……”

  秦昌头一扭,正好看到宁天的画像,心中怒火再起,手一挥,怒道:“知道了,好好盘查,若是让我知道你漏了那小子,哼,自己提头来见我!”

  那总兵眼中的怒色一闪既没,点头应道:“是!”这秦昌不学无术,凭着秦桧的权势,竟然当上了少保,是个纯粹的二世祖,自己辛辛苦苦挣到这个总兵的位置,却要被这样一个花花公子吆五喝六,但官大一阶压死人,心中纵有千般不满,也压在肚中不敢声张。

  秦昌鼻子一哼,道:“你们几个给我好好盘查,千万不要漏了。”说罢命人牵过坐骑,与言尸二人翻身上马,望西湖而去。

  总兵见他去的远了,这才转身呸道:“哼,没用的二世祖,在老子面前神气什么?啊呸……等你有一日倒了台,老子要你端屎端尿!”话未说完,就听见有一个僵硬的声音在背后道:“背后……骂人……嫌命长……么?”

  总兵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眼前已多了一双翻白的眼睛,脸上的皮肤若被水久浸的死肉,一片腐白,白森森的牙齿更增恐惧,麻衣高冠,手持白幡,不是言尸更有谁?那总兵张大了嘴,瞳孔紧收了收,只觉得心猛跳了几下,接着就再也没了知觉。下体恶臭连连,竟是屎尿齐出,活活被吓死了。言尸一呆,挥手将他震出丈许,对旁边的官兵道:“谁敢……在背后……中伤……便是这般……下场。”惨白的眼睛寒芒一闪,腿也不弯,又飘出丈寻,倏的跨在马上,马蹄笃笃,去的远了。一干官兵早吓得口不能言,过了半晌,才有几个胆大的反应过来,正要看看那总兵生死如何,忽见一个绿影飘过,快若鬼魅,脸上似乎还有衣带抚过的感觉,登时肝胆俱裂,刚聚攒的一点勇气又不知丢到了哪里,叫声“妈呀!”四散逃去,霎时逃得一个不剩。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洞天诀 第四节 春风得意马蹄疾(二) 秦昌身边那麻衣怪人,正是春风楼的八供奉,湘西僵尸门的高手,言尸。这言尸本是湘西言家子弟,当年一套“僵尸拳”驰名江湖,少有人敌,兵刃哭丧棒更是诡异无比,上粘着浸染过尸毒的白沐叶,剧毒无比,人莫能触, 2007-12-12 21:16:4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